《杀楚》

第15章 花落满地

作者:温瑞安

方邪真唱着一首他心里常唱的歌,就像想念着他一个古远的回忆。

他每次哼着这首歌的时候,就想起从前的人,从前的事。每当他想起这些,他就会用手去触摸腕上系着的丝巾。

蓝色的丝巾。

他的手腕常在白色的衣袖里,除非是拔剑、举杯、在墙上题诗等动作,不然,看见他腕上蓝丝巾的人,也不能算多。

看见他的剑的,当然更少。

——虽然很有些人听过他哼的歌,但有谁能听出他的心声?

他到底唱给谁听、还是唱给自己听?

有谁知道?

不过,方邪真自己也不知道,就在这时候,有人正听着他的歌:惊心动魄的听着他的歌、肝肠寸断的听着他的歌、伤心慾绝的听着他的歌。

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方邪真随意的哼着一首曲子。

一首幽伤而哀怨的歌:

记起时正是忘记

怀念最浓时

没有了怀念,只有再见

像海在最汹涌时

没有了浪只有惊天动地的

寂寞

他这样哼唱着,眼里的神色更是落寞。他今晚是回得较迟一些,月已西斜,可是,他一生人都迟了,也不在乎再迟上一两回了。

不知怎的,他唱着那首叫做“忘记”的歌,心中像被蓝色丝巾系着的手腕一般,觉得一般深深深深、深深深深的痛苦,和浅浅浅浅、浅浅浅浅的痛楚。

歌,还是要唱下去的,正如路,仍是要走下去:

日东升。月西沉。我走下长长的山坡。

为了要上另一座自己也望不见的山。

或者就在这一刻

黑暗来时,渐渐吞蚀了我

我忽然想起

想起我是被想起者

并没有被忘记。

而我根本与你在一起

在一起一起忘记

方邪真唱到这里,忽然有一种很奇特的感觉。

他觉得有人在和着他唱。

只有风声、叶声、草声、晰蜴爬过石阶的声音,并没有人

声。

——难道有人正在心里唱着这首歌?

方邪真一怔停步。

然后他就看见落花。

一朵生长在牌楼旁的海棠,正好萎落了下来。

花落满地。

虽然在法门寺“通天阶”旁的确种有不少花卉,但落在地上的花朵,绝对要比石阶旁所植的花要来得更繁杂、更珍贵、更好看。

如果你种的是七里香,便不可能突然长出一朵紫丁香来。

谁都看得出来,这些花大部分都不是原本就长在这儿的,也不是自然掉落的。

方邪真自然也看得出来。

他也看得出来这儿曾有战斗过的迹象。

他当然也看见那个在月下托着腮、脸露愁容、没有眉毛的人。

所以当那个人一开口就说:“这儿刚刚发生过事情”的时候,方邪真一点也没有感到震讶。

他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就继续向前走。

反而是那个没有眉毛的人诧异起来了:“你不问我是些甚么人在此地打斗?”

方邪真漠漠地道:“甚么人在这儿打斗,跟我又有甚么关系?”

没有眉毛的人一怔道:“是没有关系。”

方邪真又转身行去。

没有眉毛的人急道:“可是,如果他们是为你而打架呢?”

方邪真反问:“我有没有叫他们打?”

没有眉毛的人只好答:“没有。”

方邪真道:“那么,他们便不是为我而打。而是为了他们的目标、意图、利益而战,他们自己打了起来,又怎能说是为我?”

没有眉毛的人又答不出话来。

看来方邪真又要转身而去。

没有眉毛的人叫道:“他们好歹也是因为要争取你才打了起来,你连他们是谁都不想问?”

方邪真转身微笑道:“我不必问。”

没有眉毛的人奇道:“为甚么?”

方邪真道:“因为有人会告诉我。”

没有眉毛的人问 :“谁?”

“你。”方邪真悠闲地道,“你在这石阶坐了那么久,为的岂不就是要等我来,告诉我这些!”

没有眉毛的人愣了半晌,才叹了口气道,“我现在才知道,为甚么‘洛阳四公子’都要争取你了。”

方邪真这才问道:“为甚么?”

没有眉毛的人说:“你有没有听过楚汉相争、大局未定之时,谋士蒯通如何分析韩信的才干?‘君助汉则汉兴,助楚则楚霸,自立则可南面称王,三分天下。’阁下之才,大有此势。”

方邪真只一笑道:“我不是韩信。”

没有眉毛的人道:“为你打架的人,是兰亭池家和小碧湖游

家。”

方邪真道:“中国人的家族有你就有他,有我就有敌,自己人打自己人,打了千数年了,仍然在打个不休,不打的时候,也会相骂个不休,这是至为平常的事。”

没有眉毛的人道:“可是这次为你而打的都是两家的精英。”

方邪真剔起一只眉毛:“譬如说?”

没有眉毛的人道:“豹子简迅。”

方邪真道:“石阶有七八个淡淡的足印,若不是简迅,洛阳城中有谁能够藉一点之力,掠身攻向敌人,再退回从阶上借力再攻,这种‘晴蜒冲霄’的轻功,再没有第二人能使。”

没有眉毛的人侧头看去,果见石阶上有几个淡淡的足印,既不是泥印,也不是湿痕,只是简迅飞腾借力时,在石阶上刮落一点点的痕迹,不细看是绝看不出来的。

没有眉毛的人道:“还有洪三热……”

方邪真道:“当然是他。”

没有眉毛的人忍不住问:“为甚么?”

方邪真用手向牌楼下的石板一指道:“洪三热使的是七驳软柄枪,你看这地上划的花纹,要不是洪三热的膂力,谁弄得出来?”

没有眉毛的人不禁问:“那么还有谁?”

方邪真眼光瞄着地上的花:“当然还有花沾chún。”

他顿了顿,又道:“池家也还有一个人。他是乘轿子来的。”牌楼下仍端端整整的停放着两顶轿子。“如果不是池日暮,就是池大夫人,想必是其中之一。”

没有眉毛的人吁了一口气,终于发现方邪真也有不确定的事情:“你知不知道他们都到哪里去了?”

方邪真手按剑柄道:“我不知道,也不关心。”

没有眉毛的人道:“你可以不关心他们,但你不能不关心令尊和令弟。”

方邪真一震道:“他们……”

没有眉毛的人道:“这就是池家和游家请你的方法:既然请不动你,只好先把令尊大人请了过去。”

方邪真怒道:“这算甚么?!”遂又平伏,“池日暮不是个心狠手辣的人,他不会这样做。”

没有眉毛的人道:“可是你别忘了池日暮有个军师叫做刘是之。”

方邪真道:“就算是,游玉遮的谋上顾佛影也决不是把好事办成恶事之辈。”

没有眉毛的人诡笑道:“也许这件事进行的时候,顾佛影完全被蒙在鼓里呢。”

这次轮到方邪真忍不住问道:“他们现在在哪里?”

没有眉毛的人笑了。

“你终于还是要问我了?”

他胜利了。

——方邪真终于忍不住,还是得要问他。

——只要方邪真肯问他,下面的计划,自然就可以顺利进行了。

他虽然还不曾跟方邪真动手,但已知道方邪真肯定要比洪三热、简豹子、花沾chún加起来都难惹。

而且难惹得多了。

他一得意,额上又隐现了两道诡异的眉毛:“你想问我他们在甚么地方?”

方邪真居然摇首。

“我只要问:你是谁?”方邪真的目光剑一般似地望着他,“我只要知道你是谁,便可以找到我要找的人。”

没有眉毛的人忍不住问:“为甚么?”

方邪真道:“因为我看得出来,池家和游家的人都没有成功,但却给你或你们的人得了手。”

没有眉毛的人脸露诧异之色,但他心境却很愉快:他就是要方邪真那么猜,他果然就那么猜了,当一个人以为他处处都猜得对的时候,定必感到很满意,很满意的时候,定必很有信心,正当最有信心的时候,就难免会有一点儿疏忽,只要有一点疏忽——

就得死。

一个自作聪明的人往往就是最笨的人。

所以没有眉毛的人很有信心。

他有信心自己一向都能把握到敌手一丝微儿的疏忽,从来不会失去让对方致死的良机。

尽管他心里非常满意,嘴里仍讶异地道:“你猜对了,所以你要问我是谁。”

方邪真忽道:“现在,我已不必问。”

没有眉毛的人奇道:“为甚么?”他在方邪真面前,似乎只剩下了问“为甚么”的份儿。

方邪真道:“因为你衣襟上的徽号已经告诉了我。”

没有眉毛的人衣袖旁绣着小小的二枝横斜五朵金梅。

方邪真道:“你是‘女公子,葛家的人。”

没有眉毛的人立时好像被瞧破了身份,吃了一惊的样子。

方邪真道:“因为你也是个人才,也是高手。”他观察着没有眉毛的人的表情,“‘千叶山庄’除了女公子葛铃铃和他的小表妹葛想想之外,称得上高手的,就只有庄里精擅‘大泄神功’的司空总管。”

他一字一句地道:“你是高手,也是人才,所以,你必然就是司空见惯。”

没有眉毛的人先现愧色,然后赧然干笑道:“好眼力!我就是司空剑冠。”

“千叶山庄”的老庄主葛寒灯逝世后,把继承灯火重任交给葛铃铃,唯一能替“千叶山庄”繁琐杂务、大小事情都能料理妥当的,便是当年曾在武林中以“大泄神功”称绝一时,后又昙花一现,投靠葛家的司空见惯。

司空见惯原名司空剑冠,因音接近,江湖上人人都称之为“见惯”。

葛寒灯死后,“千叶山庄”更显凋零,许多好手一一离散,高手他投,只剩下这名司空见惯仍耿耿忠心,鞠躬尽瘁,依然留在葛家效命。

司空见惯在武林中,是出了名的好人。

这也可能是致使“千叶山庄”在近年来没有甚么进展的原因,至少,在“洛阳四公子”的势力中,葛家是最弱的一圜。

因为一个太好的人,通常都不能算是强人。

“强人”的特色是:遇强愈强、遇挫更强、以强凌弱、弱肉强食。

这些“特色”司空见惯也许都没有。

所以方邪真一旦得知他眼前的人是司空见惯之后,手也就离开了剑柄,然后才道:“现在你只要告诉我,这儿到底发生了些甚么事,就可以了。”

没有眉毛的人搔搔脑袋叹道:“看来,甚么都瞒不过你了。池家的大夫人和洪三热挟持了方老伯和令弟,经过法门寺前,被游家的简迅和花沾chún拦截,交手了老半天,忽然,来了个石老幺——”

方邪真“哦”了一声道:“断眉石老么?”

没有眉毛的人道:“天下还有哪个石老么?”

方邪真道:“以前倒有个石老么,是个武官,听说淮南派便是因为他太过横行霸道,出手管了,才致与凤尾帮结怨的。”

没有眉毛的人道:“那只是个小脚色而已。”

方邪真道:“对。这个断眉石是有名的辣手人物,他的‘伤天叉’固然可怕,但他要杀一个人,往往连叉也不必动,对方就已经死定了,也就是说,他杀人的手法,比他的绝门武器还要绝。”他似乎有点忧心忡忡地道,“而且,我还听说过此人就是最近崛起江湖上一个神秘杀手组织的领袖之一。”

没有眉毛的人诧然道:“杀手组织?可有名目?”

“我也弄不清楚,”方邪真道,“只知道他们有一个非常笼统的名字,就叫‘秦时明月汉时关’。”

没有眉毛的人皱眉道:“秦时明月汉时关?”

方邪真忽把话题一转:“断眉石可有加入战团?”

没有眉毛的人忙把话题接了下去:“他现在是‘妙手堂’雇用的人,当然会出手了。”

方邪真眉心一蹙道:“他若出手,只怕简迅、洪三热等都决非是他敌手。”

没有眉毛的人道:“不过,就在这时候来了个七发禅师。”

方邪真笑道:“七发来了,有他的成名暗器‘心细如发’和奇门兵器‘袋袋平安’,游家的人大可以反败为胜了。”

没有眉毛的人笑道:“却是巧好蔡旋钟也来了,他的九尺七寸长剑,把七发禅师逼出丈外,并克制住石老么的伤天叉,几人苦战不休,结果谁也没有讨好,打到大隐丘后山阴去了。”

方邪真剔眉笑道:“所以你就在这里捡了便宜?”

“哪有便宜可捡!我只是留下来保护方老爹和方小弟。”没有眉毛的人受了委屈似地道,“游家、池家、回家都不是蠢人,他们自也派出高手来劫走人质。”

方邪真道:“他们自然都不是司空见惯之敌。”

没有眉毛的人道:“故此我也放倒了十二个人,就掩在草丛里。”

方邪真更正道:“是十六个人,不是十二个人。”

没有眉毛的人无奈地道:“反正你都看出来了,却可知令尊和令弟藏在那里?”

方邪真一笑道:“当然是在轿里。”

没有眉毛的人发出赞叹道:“你实在是个聪明绝顶的人!”

方邪真走向轿子。

然后掀帘。

没有眉毛的人打从心里乐了出来:

——这个自以为聪明的人,终于也为自作聪明而付出代价!

------------------

一鸣扫描,雪儿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杀楚》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