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楚》

第20章 梦里的飞星

作者:温瑞安

方邪真醒来是两个时辰之后的事。他自一片焚烧的火海中辗转挣扎,突然醒了过来。

他醒来的时候,荷香阵阵,鸟惊喧。

蕉叶形的窗户之外,是一段矮栏杆,跟着六尺多深的屋檐,带出一片圆形的走廊,约莫二三十丈长,廊外是红莲绽蕊。翠盖浮波的莲池,清风送爽。

书案上放着两支三明子蜡台,红烛顷已烧剩残蜡,屋中陈设雅洁,房里十分宽敞,顶梁子还吊有琉璃灯;自己就躺在榻子上,侧边有一座小灶,上架着小铜壳,下面溅着星火,似乎烧得很旺。

方邪真一旦醒来,就知道自己没有死。

这么多年来,他已经不认为活着是件快乐的事,虽然,在多年以前,他曾快快乐乐、尽情痛快地活过,也一度以为生命是充满欢悦的,他享受每一分阳光的热力,每一阵微风的轻凉。每一刻的美、每一个人的好。

他曾觉得他是世间的幸运儿。

可是他现在已不那样想。

很久都不再这样想。

他曾经觉得自己不幸,心丧慾死。

——可知道心丧慾死是甚么滋味?那就是活着,而没有等待。

没有任何期待的活着。

自从那次惊变之后,他已只剩下一副残破的身躯。伤透的心,可是,颜夕离开他以后,他反而没有感觉到幸。或者不幸了。

他仿佛己失去了感觉。

他觉得生命的辉煌,已沉寂,绚烂已渐剥落,堆瑰而夺目的,已渐褪色,他的生命已像一声叹息的后半截,一张正在秋风中飘落地面的枯叶。

奇怪的是,他的武功和学问,却在这种他自嘲为“活着的死去”的情形下,突飞猛进,翻越一座又一座的高峰,抵达耳目一新、前所未有的境界。

——难道人生要有所得,必先有所失?

——难道非要有所失,才能有所得?

——究竟得失之间,有多少得失?

也许是因为他抛开了一切,进入了无生无死。无慾无求的心境,摒除了一切后的剑法,也到达了亘古寂寞。黯然销魂、问天天无语的境界。

他真的从“天问剑法”再练成了“销魂剑法”。

也练成了轻功提纵术中的惊人成就:“万古云霄一羽毛”。

可是他没有喜。也没有不喜。

他只是一个平常人,有平常的心,想平常的过活,平常的过去。

不过他仍是一个不凡的人。

——一个不凡的人,是不可能平凡的过一辈子的。

洛阳“四公子”之争,终于像灶里的火,把壶嘴逼出了水。

他也逼出了剑。

然后他便见到了一个千思万盼而又最不想见的人。

颜夕。

铜壳发出嘶嘶的鸣响。

方邪真觉得一阵昏眩,耳际还有点痒痒。

——那一点流星划破了他的耳际,他的生命也几乎滑出了苍穹。

活着不是一件快乐的事,但死也不是。对方邪真而言,快乐是他过去的红粉:颜夕,平静是他现在的知音:惜惜。

他不认为自己有未来。

可是现在忽然见到过去向现在走近。

因为他从纱窗见到一个丽影。

一个姗姗的人影。

人停在房门前,丫鬟替她推开了门,那声“呀”的一声,单调而无惊喜,但在晨光里,却出现一个宜嗔宜喜的人,乍嗔乍喜的脸。

——就是这张脸,令人梦魂牵系。

一一就是这个人,使他失去了自己。

他看到了这张清水样般的脸靥,第一件事却是先想起了火。

火海。

死在竹栅上的方灵。

死在沸锅里的老爹。

那一片毁尸灭迹的火焰。

那个像雷殛不死神木般的巨人。

颜夕见他坐起,脸上漾起欢忭的喜意,“你醒来啦?”婢女手上还托着一个锈金的黑釉木盘,盘子上还放着一个白瓷蓝花的盅子,里面漫绽着葯香;颜夕的神色很高兴,但一对眸子,却有些红丝,显然这一夜间,她没有休息过。

方邪真开口就问:“我爹爹呢?”

颜夕一愣,下了极大决心似的,对他摇了摇头。

方邪真语气极冷,“小弟呢?”

颜夕也咬着chún摇了摇头。

方邪真沉默了片刻,再问:“回万雷呢?”

颜夕道:“重伤,有人把他救了回去。”

方邪真缄默。

他挺起背脊,坐在竹榻上,太阳还未升起,晨光苍白无力,他的轮廓深刻,但看去却不像一个剑出人亡的侠客,只像一个白首空帷的文弱书生。

一个文秀苍白的书生。

方邪真好一会才道:“我的剑呢?”

颜夕忍不住摇手,忍不住把手搭在他扎着蓝丝巾的腕上。

然后她省觉到,抚娑着丝巾,然后还是缩回了手。“你的伤未好,你不能去。”

方真只是再问了一句:“我的剑呢?”

颜夕幽幽叹了口气:“你还是以前一样的脾气。”

方邪真站了起来,颜夕吃惊地道:“你要干什么?”

方邪真漠然道:“没有剑,我也一样能去。”

颜夕道:“你要干甚么?”

方邪真道:“报仇。”

颜夕道:“你能不能不去?”

方邪真忽然有些激动了起来:“如果你父亲无故惨死,弟弟也遭人杀害,你能不能不去报仇?”

颜夕不能回答这个问题。

因为答案太过明显。

方邪真也不等她答复,往门外跨去。

颜夕道:“你找谁报仇?”

“一切有关这个阴谋的人,所有参与杀害爹爹和弟弟的人。”

“可是……你只有一个人,伤毒未好,就要去妙手堂,这不是报仇,而是送死!”

“谁说我现在要去妙手堂?”方邪真道,“一个人要真正的报仇,可以等一年,可以等十年,可以等到最好的时机、最适当的时候,一个人如果急着要杀死仇人,那不是报仇,而是泄愤。”

他顿了一顿又道:“何况,回万雷在杀人的地方出现,不一定就是他杀人。”

颜夕顿感放心:方邪真在此时此际仍能保持理智,这点若换作是她,自问也不一定能做到,“那么……你要去哪里?”

“相思林。”

“游家?”

“小碧湖。”

“为甚么?”

“爹爹已经死了,小弟也被牵累;”方邪真道,“我还有一个朋友,现在可能在相思亭上作殊死战,危在旦夕,我不想连他也丧失性命。”

颜夕惊异地道:“你是说追命?”

方邪真已走到门前,门仍是敞开着,外面长廊荷塘,幽雅如画,心中不禁一阵隐痛:想这些年来,她住在这儿,算是天上人间了,这些美景雅阁,大概也出自她一手布置的罢?他却人在陋巷,连跟他一箪食、一瓢饮的老父和小弟,竟都横遭毒手!

可见人生里,真的会有幸与不幸的。

——如果当日她跟了给自己,又是怎样一种局面呢?

他这样想着的时候,心中被无名的怒火和莫名的妒火交织着,没有回答颜夕的话。

颜夕却仍然把话说下去:“洛阳四公子,千方百计,重金厚聘,威迫利诱,你都不肯相助于一指之力,可是,你跟追命只不过才见过一次面,你明知他是七发禅师、蔡旋钟、断眉石等人非铲除不可的对象,你仍是要为他卖命!你……!”

方邪真淡淡地道:“我怎么样?”

颜夕道:“你一点也没有变……你还是那样的脾性!”

“这句话你刚才已经说过了。我风流成性、浮萍一般的不安定,不求闻达,孤芳自赏……”方邪真道,“不错,我还是老样子:我仍然会对人死心塌地做傻事,只要我心甘情愿不惜洒尽一身热血……这些当日使你离开我的坏脾性,我倒一样不缺。”

颜夕看着他,看着他,看着他好一会才道:“你真的以为我是因为这样才离开你的吗?”

方邪真摸摸耳垂,看看天色,道:“我不知道,我走了。”

颜夕道:“你为啥不披上长衫才走?”

方邪真循她手指处看去,只见近墙的竹椅靠上架着他那一件白衫,他这样看去的时候,忽然想起当日很多他和她在一起的情境,他觉得十分震诧:老爹和小弟刚遭人毒手,他怎么还会想起这些往日缠绵、过去伤情的事?

他拿起白衫的时候,才发现衫服之下就是斜倚着那把剑。

灭魂剑。

他把剑拿在手里,仿佛久违了的爱人,回到他的怀抱里。

奇怪的是在这时候,他忽然想起惜惜。

他在要走出门槛的时候,忽然停住了脚步,问:“你真的要我加入兰亭池家?”

“不。”

这答案出乎方邪真意料:“为甚么?”

“因为这的确是个是非之地,而且是一个极大的陷饼,谁掉进去,都以为自己在布下大罗地网,其实成了网中人还不自知。”颜夕道,“这儿不适合你,里头的人都疯了,没疯的人爬不出来,除非疯子才会想进去。”

方邪真观察着她:“为甚么你先前又希望我加入?还亲自跑到大隐丘来游说?”

“因为我先前不知道你就是你。”

“可是你在知道是我后,仍要我留助池家。

“我乍见你,我……没有办法控制,想要你留下来,现在我已冷静了,平静了,想过了,很明白你作的选择是对的。”

“我的选择?甚么选择?”

“置身事外,远离洛阳。”

“我选择了么?世事能容让我选择吗?”方邪真道,“好,如果我能够选择,我就选择你觉得我不该选择的,我要留下来。”

“你……”颜夕气白了脸,“你为甚么偏要……那值得吗?!”

“就算是我中了你的激将法好了:你要我留下来的时候,我不留;你不要我留下来的时候,我偏留。”方邪真道,“就像当日你对我一样。”

“你不可以留下来,”颜夕语无伦次的说,“你留下来作甚么?”

“昨夜以前,我不留下来,是怕连累了人,怕连累老爹、小弟和惜惜……”方邪真道,“现在老爹死了、小弟也都死了,我要留下来替他们报仇,而且决不让惜惜再受牵累。…

“你记住,”方邪真长笑出门,把颜夕留在房里,“我不是因为你才留下来的。”

他漫笑着走出长廊,得意非凡。

只有迎面见着他的人,才能看见他笑得十分痛苦的脸容。

此际才是卯未辰初,池日暮在一间很特殊的房里,精神非常的好。

谁也看不出他昨夜根本没有休息过。

他在聚精会神的看一件东西。

他并没有用手拿着那件东西,而是一枝白钢打铸的细钳,钳着那件事物细看,手上还带着三层的小牛皮手套。

至于说那是一间奇特的房子,那是因为这间房子挂满了各种各类、各式各样的兵器。

这些兵器有常见的,有不常见的,甚至有的根本还未在江湖上出现过的,有的还在实验中,仍未出世。

有的兵器挂在墙上,有的置于兵器架上,这些兵器应有尽有,不应有也尽有,有长的有短的,有软的有硬的,连鎏金凤翅镗这种独门兵器,也占一席位;就连子母离魂圈这类绝门武器,也一样列在架上。甚至还有江南霹雳堂的“雷公弹”,以及川中高手唐月亮的奇门暗器:“中秋月里的小雨”,在这里竟然也可以见得到。还有一些不是武器的武器,包括铁笛、绢帕、烛台,如果这也算是“兵器”,连方邪真也不知如何使用法。

不过只要一个对武术稍窥门径的江湖人,一旦踏入这个地方,必会被这些琳琅满目、多不胜数,而且绝对难得一见的兵器所慑住:要收集这些各家各派的兵器,究竟要花多少时间、多少精力、多少心血、多少金钱?那是难以估计的。

池日暮的座位,正面对着窗。

他的位置也非常特别,无论在任何时分,只要有阳光或月亮,光线都定能会照在这里。

现在阳光还不是很强烈,所以他点燃了案上的八支巨烛,把他的脸容,映照得一片明黄。

他正在聚精会神的看手上钳着一件细微的物件,那事物在烛光和阳光流照下,偶然绽出奇异的光芒。

他看得那末专心,以致方邪真走进来的时候,他似乎一点儿也不知道。

方邪真在他背后仁立了好久好久,然后才道:“你知不知道,像刚才那样,我可以杀死你几次?”

池日暮居然没有吃惊,也没有回头,只说:“我知道。”

方邪真顿了一顿,负手看墙上的兵器,道:“我也知道,如果没有兰亭池家大公子、二公子的允可,谁也休想踏入‘兵器房’半步。”

“不错这儿是有埋伏,平时当然都不显露出来,不过对方少侠例外。”池日暮说,“我已颁布下去,兰亭池家,只要方少侠喜欢,往那里走、做甚么都行。”

方邪真沉默。

池日暮忽道:“你好了点没?”

方邪真道:“你为甚么要救我?”

池日暮问非所答:“七发大师很是费了点功夫。”

方邪真道:“那想必是因为你的命令之故。”

“七发大师是我的上宾,我只敢要求他,不能说是命令;”池日暮道,“何况,嫂子对阁下,十分关切,像这样一位绝世才人,我又怎能不竭力保全呢?”

他一笑道:“若是保全不了,那是池家的不幸,我的耻辱。”

方邪真只问:“七发大师呢?”

池日暮道:“他出去了。”

方邪真紧张了起来:“他到哪里去?”

“小碧湖,游家,相思林中相思亭。”

“他去了多久?”方邪真紧接着问。

“他走了才不过是你来这儿的一盏茶时间,你放心,相思林中“口果设宴,那么鸿门宴尚未开筵;如果是一场战局,那么战端仍未启……”池日暮语锋一转:“你知道我在看甚么?”

方邪真没有问。

他知道池日暮一定会说下去。

池日暮果然说了下去。

“飞星,”他赞羡地道:“梦里的飞星。”

方邪真皱起了眉头。

他不明白池日暮在说甚么。

但他知道池日暮这样说,必定有他的原故。

——这池家二公子,看来要比他所知道的更不易应付,而且不易应付得多了。

“暗器,”池日暮仍然感叹的道,“那颗划过你的耳际的暗器。”

“我从来没有看过那么精巧、那么细致、那么可怕、那么毒而又那么美丽的暗器。”池日暮眼睛发着亮,与他手中的飞星对闪:“简直像一颗飞星,在梦中才会闪现。”

------------------

一鸣扫描,雪儿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杀楚》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