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楚》

第08章 那一刻的心动

作者:温瑞安

只听黑暗里,一人森冷地道:“方邪真,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

方邪真眉毛一扬,笑道:“我一向以为喜欢躲在黑暗里的大部是耗子和蝙蝠那一类的东西。”

他这句话一说,就看见一张脸。

一张人脸。

一张不像人的人脸。

这张脸其实并不丑陋,五官也相当端正,而且还相当年轻。

不过这张脸予人一种不正常的感觉。

他的眉毛粗浓,但根根眉毛通乱;他的脸色惨白,就似涂上了一层厚厚的粉圣;他的嘴chún紫红干燥、chún角完全下弯、再紧紧的抿合;他的眼神淬厉,却似把最后一点光华都要在瞬间耗尽;他满腮胡碴子,根根如刺;他散发蓬乱,偏偏发上又戴着金箍、佩玉,他笑起来的时候刚刚才“像人”一些,却又露出白森森的锐齿。还有一张血盆大口。

这张脸令人印象最深刻的不是他的轮廊、他的五官、甚或是他那一只有一个拳眼般大裂纹的鼻梁。

而是他脸上布满了青筋。

像地图上河流的分布一般,错综复杂的布满在这张年轻的脸上,使他看来像个恐怖的人。

人,本来就躲在黑暗之中。

方邪真开口讥讽的时候,他就抹下脸上的黑布。

月亮刚自云层里闲了出来。

月光正好在他脸上一映。

——如果月色有知,敢情也会被这张脸孔吓了一跳。

方邪真却笑了。

他笑着说:“原来是回绝。”

黑衣白脸青年森然笑道:“你害怕了么?”他就是“老公子”回百应的独子回绝。

方邪真叹了口气,道:“你太贪功了。”

回绝的眼睛里布满血丝,怒道:“你说甚么?!”

方邪真道,“这一定不是你父亲的主意。你父亲见我来了,还未打定主意究意要收揽我还是要除掉我,犹在举棋不定,你不服气,要来杀掉我,好证实给你老子知道,你自己就是人才,回家根本就不需要另外招觅人才。”

回绝的厉目变得诧然,怒道:“不错,我的确就是人才!”

方邪真笑道:“你就是生气你老爹看不见你。”

回绝恨意入骨地道:“所以我才要杀掉你。”

方邪真道:“你难道要把你老子眼中的人才全都杀光不成?”

回绝狞笑道:“那也不尽然,如果他们服从我,不但会有活路,而且大有前程。”

方邪真道:“我明白了。”

回绝奇道,“明白甚么?”

方邪真道:“我明白了为甚么以回百应的精明强干、不世武功,居然没啥可用之人,而且近年来的声势,已远落于‘小碧湖游家’之后,且渐为‘兰亭池家’赶上,就算比诸于‘千叶山庄葛家’,也好不了多少……原来,回百应膝下有这样的儿子!”

回绝目光赤红,厉声道:“你说甚么?!”

方邪真冷笑道:“你是聋子?!才说了七八句话,你问了两次这种无聊话!”

回绝咬牙切齿地道:“我要杀掉你,我一定要杀掉你,我要你尝尝我的手段!”

方邪真似想起一事,道,“我知道你们‘妙手堂回家’有两门绝艺,叫做‘回天乏术’和‘妙手回春’,一个是医人的绝活儿,一个是杀人的绝招。

回绝脸上的青筋都似在跃动:“你待会儿就可以试试。我杀了你再医好你,医好你再杀你,让你一个人能尝到死十次八次的滋味。”

方邪真道:“我听说‘回天乏术’一共只有六式,但已揉合了十一大门派的三十九种最犀利的绝招,另外还蕴含了十九种正邪夹杂刚柔并重的内力,如果六式俱成,一旦发动,就算是当年叱咤京城的‘金风细雨楼’楼主苏梦枕亲至,也未必抵挡得住。”

回绝冷笑道:“不错,你打探得很清楚。”

方邪真道:“不过我却有一点不清楚。”

回绝做然道:“趁你还能说得出话来的时候,可以请教我。”

方邪真道:“像这样深奥的武功,像你这你种人,能学成几招?”

回绝狂怒,咆哮道:“姓方的,我教你知道我的厉害!”

方邪真不慌不忙地道:“说到你的厉害,我正想知道:听说你很喜欢捏碎人的骨头,一根一根的捏碎,直至他痛死为止?”

回绝脸上的青筋又一突一突的跳跃着,眼睛闪着一漠邪光:“错了,不是痛死,而是吓死。有一个得罪过我的人,被我吓得撒了八次粪,才吓破胆而死。我杀一个人的时候,一向高兴才杀,而且喜欢从他的最不重要的部分捏起,譬如从小指头。耳骨、睾丸捏起,一分分、一寸寸的捏碎,那表情真是好看极了。我不高兴的时候,就不杀,留他在那儿,等我高兴的时候,又过去捏他一两根骨头。有一个不听话的小妾,我捏碎她七八根骨头,就把她给忘了,锁了两三个月,忽又记起了她,过去看时,她的碎骨居然又痊合了,我再过去重新捏碎,这样碎了又合、合了又碎,足足把她‘捏’了一年又三个月,才把她‘捏’死。”

方邪真脸上渐渐煞白。

他一字一字地道:“听说你很喜欢姦污女人?”

回绝脸上竟充满了得意之色:“你怎么知道?”

方邪真目光的悒色,已化作寒意:“听说你更喜欢杀女人?”

回绝居然嬉笑道:“你不知道,我在杀人的时候,听她们婉转哀啼,看她们痛不慾生的表情,是件绝妙的享受!”他那张扭曲的脸一旦嘻笑之际,看去就似疯子一般。一个月下的疯子。

方邪真微叹一声,摇手道:“听你这般说法,我真的不能留下你一条胳臂,或两只手掌。不能。”

他一个字一个字的把话吐出来:“像你这种人,我只要留下你少一点,都是对不起我自己,对不起死去的这许多冤魂。”

回绝龇起了牙齿。

他的指骨已捏响。

长街里忽然响起一种橡宝爆裂般的声音。

这种声音很像骨头碎裂的声音。

极像。

现在已有月色。

月色模糊得就像昨夜的梦,撩动窗纱的风。

月色不能让长街的景象清晰人目,但至少可以看到两个影子:

一黑一白。

四周都是黑黝的暗影。

忽然黑影子呼啸,疾掠了起来,像一阵龙卷风。

龙卷风所过之处,任何事物都要被毁灭。

完全不能抵挡的毁灭。

黑影化为黑风。

黑风转为狂飚。

狂飚越旋越急,越转越快。但范围越来越大。

白影愈渐缩小,在黑暗的漩涡里,快要完全被吞噬,消失不见。

惜惜一向信任方邪真。

他说有办法解决,天大的困难都会有办法解决的。

——但现在的情形,方邪真就算有办法,也解决不了。

准能解决得了龙卷风?

惜惜万分着急,这一下与下一下心跳之间紧密得像迸出了火花。

她急得又想掏一盆水往街心淋下去。

——刚才的一盆水能助得了方邪真,现在还行不行?

惜惜觉得这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

只要能对方邪真有所帮助,无论甚么她都愿意去做。

就在这时候,忽然有人在她身边冷冷地道:“你要干甚么?”

惜惜转过头去,就看见一一个人。

一个“黑人”。

这个人全身都穿着黑色鱼皮紧靠劲装,就连鼻了通风小孔,还有一对民睛,都黑糊糊一片,竟似连眼白也无!

这人手上拿了一根摈铁杖,当然也是黑色的。

这人沉声道:“回公子要你,走!”

惜惜一听,心绝如裂,落在回绝手里,真不如速死,她想往后退,忽觉撞在一人身上。

她惊叫回首,只见又是一名“黑人”。

这“黑人”手上拿着刀。

黑色的刀。

要不是他有头有手也有脚,而且房内的灯光隐照,要不然,在夜色里,他就是夜色,不可能判别得出这竟是一个“人”!

这后面的“黑人”也冷冷地道:“你最好别想自杀,公子要你活着去见他,你要是死了,我们也别想活了。”

惜惜只叹了一口气。

她决心要死。

她只想往楼下跳去,撞着回绝,让方邪真缓得一口气,她这样死也算值得。

她委婉他说:“好吧……”手中那盆水,忽然向前面那人兜头兜脸就淋了下去。

然后她贴在栏杆之上,准备翻落下去。

但在她一望之下,却是怔了怔:

朦胧的月色下,没有了白影,也没有黑影,只有一抹灿亮的火花,似翻滚。似辗转、但肯定迅疾的越入了远处的黑暗中。

“你在栏上,一见着绿色的剑光飞上了天,立即倒一盆水下来;如果你看见街心有一团火光掠过,便等于告诉你;我正要回家睡大觉。”惜惜记得方邪真刚才对她说过这样的话。

——街心的战局究竟怎么?

——难道方邪真真的回了家睡大觉?

惜惜因为大过心悬于方邪真的安危,一时忘了自身的危机,再想起时,回头只见那被她一盆水淋着的人,已倒下地去。

地上潮湿。

楼板上染着血迹,混和着水迹,正往楼角滴落。

——这个“黑人”竟然死了!

——难道她手中那盆清水真能杀人不成?!

惜惜倒是吓了一跳。

她记起身后还有一人。

她蓦然回首,那“黑人”所立之处,立着一个衣白不沾尘、洒脱沾微愁的人,正似笑非笑的望着她。

惜惜哀唤了一声,眼泪就籁籁地落到脸颊上来,她此时才想到惊怕,想扑到方邪真怀里,却给地上的人绊了一下。

方邪真忙扶着她。

地上的那名“黑人”,当然也是个死人。

方邪真扶着弱柔的惜惜,只觉得她弱不胜衣,心中起了一种不忍的感觉。

——江湖风险多,自己可决不能连累她,可千万不要连累了她。

“你不是已经走了吗?”惜惜很不好意思地揩去脸上的泪,方邪真捉住她的手,细心的为她拭去,专情得就像一阙为一个千思万念的人写的词。

惜借还没来得及感动,就被撼动了。

方邪真凝注了她一一会,忽然眼光又不经意了。

不经意得就像一抹远山,淡入天际闲云间。

惜惜回味那一刻,仍觉依依。

那一刻的心动,那一刻的动心,只有情人特别多情的眼里能看得到,只有情人特别跳得快的心里能感受得到,只有情人特别流得激动的血里能够体味得到。

惜惜似痴了。

好一会她才能接下去说:“你不是已经回去了吗?我以为你已经回家睡大觉了。”

方邪真笑了,看她轻嗔薄怒的怨,温暖地道:“是啊,我回去睡了觉,又梦里游魂的回来了。”

惜惜鼓着腮儿道:“多难听。”忽又喜滋滋的跨过了死尸,欢忭忄地道:“你是怎么把回绝打跑的?那一丝火光又是甚么?”

她这样问着的时候,眼色是非常痴迷的。

当然,一个正在爱恋中的女子,看她的情郎,多是这种眼色,尤其她的情人真的是个英雄侠客的时候。豪情激起几许柔?惊起多少如痴如醉?就算英雄侠女,又有谁能忘情?

方邪真敛容道:“没有,我没有把他打跑。”

惜惜不明白。

方邪真道:“我杀了他,然后叫他燃成一团火走的。”

惜惜更听不懂。

方邪真明白惜惜的不明白。

“妙手堂回家的绝艺叫做‘回天乏术’,听名字,十分的平凡,但却是把五十八种犀利绝招、正邪内功揉合融会在六招以内,十分可怕,我想先迫他施出来,看是不是可以应付。”

惜惜奇道:“迫出他的绝招、万一应付不了,岂不更加危险?”

方邪真道:“如果接不下回绝的杀手锏,就更不可能应付回百应的杀手。”

他淡淡地道:“迟早都是一死,不如死在回绝手上——至少,在他手上我还来得及自杀,落在回百应手上,不得他同意,谁要死都不可以。”

惜惜又担心了起来:“反正……你都接下了。”

方邪真摇首道:“没有。”

惜惜又吓了一跳:“没有?”

方邪真沉声道:“我弄错了一点,‘回天乏术,原来是有六十一种的武功揉合其中,而不是五十八种。‘回天六式’是要用一种叫‘回魂大法’的内力,才能以五昧真火之力,运行十九种不同的功力,使出‘回天乏术’。回绝很不长进,功力不济,只使得出两式来。我一剑破了他的玄关,再以一片火篾引发了他的五昧真火,他收蓄不住,真火自焚,最多只能熬到妙手堂,回百应医术再精通,也断救不活一个五脏全焦、七孔尽焚的儿子。”

惜惜听得心惊胆跳,只说:“哦,原来你一下楼,就准备用这招了,不然怎会吩咐我泼水,以及叫我等着看那一掠的火光了。”

方邪真道:“是。不过,那时候,我以为来的是回百响和回万雷来了,他们只是该死,回绝却是该绝。”

惜惜惊粟地道:“你杀了回绝,回百应他们是绝不会放过你的。”

方邪真笑道:“我不杀回绝,难道他们就会放过我吗?”他向惜惜溜了一眼,笑道,“至少,回绝若活着,便连你也都不会放过。”

惜惜唉了一声。

方邪真即问:“什么事?”

惜惜忧愁地道:“现在要你去做这件事,你当然不会答应的了”

方邪真道:“你说说看。”

惜惜用一种低速的语音道:“如果现在要你委屈一下,去躲躲,避一避风头,你是决不会答应的了?”

“不。”方邪真道,“我答应你。”

------------------

一鸣扫描,雪儿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杀楚》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