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追命》

竟然,有一只晴蜓

作者:温瑞安

在哪里跌倒,就在那里爬起来。

我来也

梁癫与蔡狂,要决战于泪眼山上、倒冲瀑下。

梁养养会去观战。

因为梁癫是她的父亲。

蔡狂又是爱她的人。

她关心他们。

关心战果。

杜怒福也要去观战。

他去是因为梁养养去。

他爱养养。

所以养养关心的,他都一样关心。

婢女小趾也会去。

因为她的“小姐”养养去了,她当然不能闲着。

“青花四怒”:风威、凉苍、寞寂、烈壮四人,也一道出发。

他们去是因为要护着会主杜怒福。

只有长孙光明和风姑没有来,他们要为杜怒福把守七分半楼重地。

其实人的关系际遇就是这样,全坠入因果里,受机缘带动,没有几件事是可以完全由己的。

有了生之后,就有爱恨嗔喜悲怨苦,然后仍逃不过一死,可是,如果真有转世投胎的因果轮回,没有死,又焉有生呢?

说来,就算梁癫和狂放不羁的蔡狂,何尝不是因为“五泽盟”和“南天门”的宿怨而致结雌!

然而,若无王安石与司马光的新旧党之争,“五泽居士”蔡般若也不会跟钟诗牛反目成仇了;当然,蔡京也不致借此得势,而诸葛先生更不会重掌军机,以制衡姦相作恶,如此,也便不会训练调教出“四大名捕”来了。

可是历史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它是由许多伤口和偶然串成的。历史部掉入因果孽障里,更何况是孤独而无力可挽天的人了。

所以当同一所在的人,都往奢靡、狂妄、荒婬、嚣张、浮夸、物慾的方向妄然前行,全无顾碍,故而造成了一种共业,直至堕劫披祸,已回首无及。

同理,如果同一处的人,都只顾争权、夺利、杀戳,禁制、伐异、迫害的路线悍然猛进,不生悔念,届时,这聚合的煞气会自毁反扑,苍生难免永劫沉沦,祸亡无日。

或许,积善不见得即有善报,但人人行善助人,这地方想不兴旺发达,强盛繁荣亦庶几难矣。

就算不说因果轮回,但在常理推度上,这也是合理的。

铁手也会去。

他当然去。

除了他想观战以及要劝战之外,更重要的,是因为他从李镜花处知晓:

李国花就把守在“倒冲瀑”附近。

——“青花会”,慎防“大连盟”的袭击,正加派人手,严密布防;“鹤盟”与“燕盟”chún齿相依,赶来助拳,自然也把手下大将交予杜怒福调度;“大相公”把守“倒冲瀑”,位居要津——“倒冲瀑”位于“青花会”要寨“七分半楼”之后,若给敌人夺此阵地,如刃抵背。

铁手要见“大相公”李国花。

因为他要向李国花传达口讯:

——李镜花在等他。

抵达倒冲瀑之前,水声从潺潺到轰轰,未见瀑已感到水气。

愈近瀑布时,月色愈模糊。

开始的时候,铁手以为是水气所致,此际只上了半山,水气已如此浓密,要是上到山上,岂不是难以辨物?他走上了山坡,身上衣衫尽湿,像沐浴一般,但又比沐浴更清爽多了,仿佛全身都沾染了月华的仙气,那种清清、凉凉、沁沁、醒醒的感觉,心头舒快,是洗澡所不会有的。

后来他才知道,待他上了山顶,水气反而没那未密布,空气更为清爽,仿佛这时候流的汗也是香甜的。

月色模糊是因为天将破晓,渐见曙光了。

原来这口瀑布,长达百尺,分成三段,每段长数十丈,是在第二层后才遇上突露坚硬的巨岩,是故水花四溅,互相激撞爆发,化成千万亿颗珍珠,高涌天半,遍洒如雨。在山下的七分半楼和久久饭店等村镇,天色尽为水气所湿,便是因此之故。

到达了崖口,瀑布挂落之处,反而水雾不聚,清朗舒快,水瀑所掠处是一个百丈深洞,水流顿失依靠,便像珠帘一样,化作千亿水线,一泻而下,势甚洪烈,除非劲风急袭,才会送来如雨水雾,否则,人到这里,山高月近,在万马奔腾、千声同鸣中,却生出尘之静。

这瀑流清奇绝美,万壑奔涌,气势磅礴澎湃,顺流直下,一坠千里,但依然秀美清丽,却不知因何名为“倒冲?”

在瀑布第一段及第三段处,都各有一潭,因山势斜陡,在山下亦可得见,此二潭与第二段突出之奇岩相隔,恰映成像两颗眼睛的般的奇景,注入了湖水,就像两只汪汪泪眼,难怪称之为“泪眼山”。

铁手一面欣赏奇景,一面上山。

他心中不免感叹:

如此良辰美景,他却是要去看人相斗。

——更煞风景的是:声音。

拖重物磨擦地面的声音,响在如此山色月意、水气潭影之中,破坏了如此良宵静夜,吓得兔走雀飞。

那是梁癫拖着他那口大房子上山的声音。

实在不可思议:梁癫凭他个人之力,竟能拉拔整座房子上了这座山。

一路上,梁养养怪嫌烦的对她老爹说:“你别把这山色美景全毁了,你这样拖着走,过一处毁一处,花给压死了,树给压断了,好好一处胜景,给弄得面目全非,满目疮痍,你可让我这做女儿的怎么向杜会主交待?”

梁癫果真是听他女儿的话。

他绕着走。

他专选坚硬的岩石上走。

——这样才不致把树根草茎刮起。

可是有巨岩挡路之处,也定必更为难行。

更陡。

所以梁癫是往陡处走。

他背着间大房子,居然走得稀松平常。

铁手跟着他的路线走。

他看梁癫年纪大了,万一掮不下来,他也可以接个援手。

——如今看来,似不必了。

——用不着了。

这间房子就像他的“壳”你几时看过鸟龟、蜗牛、田螺会丢掉了壳脱身而走?

——它们不兴着“躶奔”。

路上,铁手不禁向梁癫好奇的问:“你为何不把房子放下来,而要背着走呢?这样不辛苦吗?”

梁癫畸怪的望着他,张大著口,瞪大着眼,好像刚才听到的不是人话,他现在看到的不是人一样儿。

“那你呢?你又为什么背着那么多那么重的东西走?”

“我……?”

“你背着一大堆劳什子的国家民族、义气侠心、法理人情、鸟七八拉的东西,岂不是比我更笨更重!”

“……我……那是我的责任。”

“责任?谁没有责任?一生下来,亲情职分、爱恨情仇,全掮在肩上,无形的比有形的更多牵绊,看不见的比看得见的更难解决,何独我一人背房子上山!”

“是……借问前辈,您何时才能放下背上之物?”

“放下?人死了,就什么都放下了,不放下也得放下了,也不由得你不放下。人生下来,出世的时候,不是我们可以控制的,偏偏又是人一生中最重要的两件大事之一。出世之前的事,不知何来。出世之后,便开始有责任了,就得背上东西了。一直到人生另一件大事:那便是死。死也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你不可以长生不老,就算自杀也不是可以求死,而是一种求生不能的力量倒过来扼杀了你的生命,到头来死仍是无常的。死后何去,谁知?所以一生一死之间,便要掮上重物,一天比一天沉重的走一天比一天陡的山路,如此而已,你问我几时卸下来,莫非是要我死不成?”

铁手无言。

他领悟了一些事理。

他常向人发问,从不会为了表现自己的博学睿智,只真心诚意向人讨益,让对方发挥之余,自己更可以多学一些东西。

其实他的话并不算多。

必要说时他也能口若悬河。

但他向来听得多、问得多,没有必要,便不多说,所以人人都喜欢跟铁手交谈。

因为谈话贵在相契,不在争辩。

俟到了山上崖顶,铁手才顿悟“倒冲瀑”之由来。

原来,在瀑布源头看下去,水流争道,顿失所倚,千帘挂断,激冲而下,一越十数丈,到了第二层突岩时,水花激溅,有的反射了上来,造成第二层瀑与第一、三层间一层水雾,冉冉而升,像瀑布流到此处又陡冲了上来似的,但又未能升上崖顶那么高,在月华照射之下,水天浩渺,石流相映,竟幻起了一道色彩诡丽的彩虹。瀑布映照出灿烂的彩虹,铁手是见得多了,今回却是第一次得观月华也可映出彩虹来,只不过这彩虹比日间黄昏的彩虹清奇诡异得多了,也更幻丽无端,不禁更衷心感叹这妙造自然,美不胜收。

梁癫不看瀑。

他没兴趣。

他左看看,右看看,前看看,后看看,然后说:

“那小子,不敢来了,”

他跟蔡狂不同路上山。

蔡狂本跟他是不同道的人。

梁养养生怕她爹爹毁了山景,所以跟铁手、梁癫同行,杜怒福和青花四怒、小趾等,则和蔡狂一道上山。

而今,山上不见蔡狂。

只见飞瀑和月。

梁癫嘿嘿笑道:

“那小子终于还是怕了……”

话未说完,只听“嗖”的一声,黑里上突扔落了一物,劲急无比。

梁癫一掣腕,接住了来物。

原来是一块黑岩。

石仍湿濡。

——这显然是第二层瀑布旁的石块。

石块上刻了几个字:

“咱嘛呢叭咪眸”

左边部首,原是“口”字,但都刻成“①”形,一看便知是蔡狂手笔。

梁癫接石在手,冷哼一声,怒叱:“既来了,鬼鬼祟祟躲着作甚!”

只听一人吼道:“我来也。”

这正是蔡狂沙嘎的语音。

语音自第二层瀑传来。

原来他才上得第二层瀑布,但在此万流奔坠、击石溅花的巨响中,仍能听到第一层瀑崖顶梁癫奚落的话语,并一扬手便把刻石听声辨位准确的扔向梁癫,这份耳力和手劲,当真是非同小可。

这时,铁手忽听一人冷哼道:

“怎么杜会主没有一道上来?”

铁手一回头,就瞥见屋顶上、金牛旁,不知何时、已多了一个汉子,双眼精光炯炯,像一只蝙蝠般倒挂在那儿,正往瀑布下层凝望。

我去也

梁癫怒喝:“滚下来!”

那汉子道:“这地方是我把守的,你弄得山摇地动,只不过为了拖间破房子上来,还敢嚣张取闹!”

梁癫嘿声道:,“你是什么东西!?有眼不识泰山!我的房子是神龛佛殿,怎容你亵渎!?快滚下来!”

那汉子冷然道:“你不用‘滚’了,而用‘请’字,我早就下来了。好好一座房子,平平凡凡一间屋子,你偏要说得这般玄,还把房子背在身上,真不嫌烦?造作!”

梁癫这回可真的火大了,咆哮道:“你是谁!?青花会竟有你这种目不识丁、目无尊长的小喽罗!”

一面说,一面往上看。

他的双眼金光大盛。

梁养养忙不迭的说:“不,爹爹,他是‘大相公’李国花李兄,是自己人。他不是隶属于‘青花会’的,只是‘燕盟’凤姑请动他大驾,前来护守这要塞,爹莫要得罪高人。”

遂向倒挂在屋顶上的艳丽汉子盈盈的道:“他是我爹爹,也是赶来助拳的,却撞上狂僧,两人一定要比斗,我怕他们在七分半楼前交手,会影响大局,所以要他们来此地交战,已央得杜会主允可。因不慾他们沿路起冲突,所以分别上山。会主跟狂僧一道,我则送我爹来。李大相公,你就当给我个面子,相就一下吧,我爹当这房子是宝,你反正看不在眼里,就别碰它好了。”

李国花听罢,整个人就掉落了下来。

眼看他这样直挺挺的掉落,必碰得个脸青鼻肿,搞不好还会滚下山崖,却见他嗖的一声,已挂在一株自崖边突长上来的树桠上,倒是真像一只蝙蝠。

他穿黑色劲装,身披黑色大毡,内里滚镶着腥红的缎锦,但眉浓目艳,眼色很厉,左额一颗痣,比美人痣还妖媚;世上所有的蝙蝠和蝙蝠精,才没那么妖艳;世上所有的汉子,也没有他那么俏煞。

只听他道:“原来是‘疯圣’梁癫,这倒是失敬了。既然会主夫人这样说了,我不招惹他便是,我刚才已收到劲鸽传讯,说会主和客人会上此地来,却不知是何贵客,原来是鼎鼎大名,梁癫蔡狂!”

他的语音很轻,很清,只要他把话说得再脆上一些,绝对跟女人说话(而且还是十分清脆的女音),没什么两样。

铁手却马上听出:

这人受伤不久。

——而且内伤未愈!

(他是怎么受伤的?)

他从对方的内伤里竟“听”出了一些熟悉来。

这时曙色渐亮,月未消隐,苍穹上出现了日月交替的奇景。

换作平时,梁癫早要跟李国花过不去,但他现在要聚精会神,集中全力,先对付蔡狂再说。

他已欠下蔡狂一诺。

他已不能败。

——为了“南天门”,他更不能败。

——为了日后昌大传播自己的教派法力,万万万不能败!

一个本来自自由由的人,往往就因为信仰信念、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竟然,有一只晴蜓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少年追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