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追命》

力拔山河气盖世牛肉面

作者:温瑞安

称一个人做“大哥”,是因为尊敬他,如果连这一点发自内心的敬重也不敢启口,不慾表达,并且嘲笑他人这样做,这种作为非但不能显示自己自信、自负,反而只证实了他的不诚、不真!当然,满街爬地、逢人都叫“大哥”的不足与论。

真正闯过江湖,入过武林的都知道:称兄道弟,未必就是兄弟;生死之交,往往你死我活。叫人做“大哥”,可能只是因对方的年纪、德行、修养、辈份比目己高的一种由衷的敬意。做朋友有做朋友的交情,当兄弟有当兄弟的义气,是丝毫混淆不得的。有的是相交满天下,知己无一人。有的是兄弟成群,无一知交。有的是一朝为兄弟,一世是弟兄。自己最心知:谁是朋友?谁是兄弟?朋友和兄弟都分不清,怎做江湖人?

一巴掌

下山的时候,梁癫那对金色的眼睛,还不住的往来搜索,无论射在石上、岩上、树上、水上,都发出焦物开始燃烧之时的滋滋之声。

然后他拖着他那所怪屋下山去。

蔡狂比较悠闲。

他先在潭边洗了把脸。

梁养养想制止他:“不要在这儿洗。”

“怎么?”他满脸水珠,愕然的说,“下游用这水来烧饭,还是上游有人撤尿?”

梁养养盈盈的说:“听说用这潭水洗脸,给水沾着了眼,日后一辈子都得要眼泪汪汪的。”

蔡狂和梁癫暂时停战,先不打了,梁养养自然便宽心多了。

蔡狂听了,却十分感动:“养养,原来你还是关心我的。如果你能让我为你流泪一辈子,我也愿意。”

梁养养莞尔:“我关心你,是自小看你和爹爹交战多了,你外表狂妄嚣张,内心却很正义善良,而且处处为我着想,我当你是我的兄长,不是有什么别的。如果你愿为我流泪一世,我却望你为我欢笑竟日。”

蔡狂忽妙想天开的道:“我知道了,你一定过得极不开心,一定时常想念着我,只不过,你不便说出来而已。我也是活得很寂寞,很不开心……”

然后黯然道:“没有了你,教我怎么开心得起来?”

“你这是自欺欺人了,再这样胡说,我可要翻脸了。”梁养养正色道,“只要你多帮助人,别人开心,你自己就自然会开心了起来。”

蔡狂神伤道:“我帮助人?谁又帮助得了我?”

养养关切的问:“你额上的瘤怎么了?”

蔡狂一甩散发,乱发又遮了他大半张脸,只露出尖削的下巴,显示了他极度的不悦:“这不关你事!”

这时,杜怒福的话却忽然加插了进来,说:“怎么不关我们的事!这句话可是大大的不对了!”

蔡狂又自披发缝隙里绽出寒光,龇着牙森森的牙齿:“你少来惹我,别迫我杀你!”

青花四怒见会主一再受此人之辱,忍无可忍,马上就要上前动手。

杜怒福挥手制止,苦笑(他一笑,不管苦笑喜笑冷笑大笑都成了怒笑,因为他笑的时候,牵动了脸上几条颇为特殊的肌筋,任何笑意,都成怒容)道:“我是一番好意的。”

蔡狂却不理他,只向养养颤声道:“养养,你喜欢的是我,不是他!你没有理由会喜欢这个老家伙的!他比你爹爹年纪还大多了,半身已躺进了棺材了,你贪图他个什么!”

杜怒福也不生气,只喃喃的道:“你说的倒没有错,人生自古谁无死,未娶得养养之前,我连棺材都订定了,就摆放在七分半楼的地窖里。”

梁养养却生气了。

她这回再也不容让蔡狂放肆。

——蔡狂可以骂她,但她不容许他去骂自己的丈夫:那样一个老好人!

“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蔡狂,你太自私了,我为什么要喜欢你?我嫁给他,关你什么事!我嫁他是要嫁个可以托终身的丈夫,又不是嫁给年龄。谁说七十老翁不可以娶个双十年华的夫人?谁说老妻少夫就一定难谐白首?是谁明文规定的?何况会主才入壮年,他要我,可以容让我年少无知,可以娇宠我一如他的女儿,可以为我牺牲一切,你能够吗!?我只要求你不要与我爹爹打下去,你们却因为你们的胜负、你们的荣誉、你们那些莫名其妙的武功心法,争持不休,也不曾关心一下别人的感受!武林中常争个什么天下第一,我说这些人都是白痴蠢蛋,这名号送给我加一万两银子我都不要!”梁养养挣红着脸,水灵着眼、清利的声,咄咄的向蔡狂道,“我们只要相爱就可以!年纪悬殊,关你屁事!我曾跟他说过,你额上患有毒瘤,他马上就为你解释:难怪你有时候情绪如此不稳定,因为患恶瘤的人身体上常要抵受旁人所不知的、难耐的苦痛!”

蔡狂蹑嚅地道:“你……你把我患毒瘤的事,也……告诉他了。”

“他是我丈夫,我当然告诉他了。我们的事,当年青梅竹马,曾经两小无猜,也告诉他了。我只会把我和他的事隐瞒你,不会把我和你的事瞒他的!”梁养养冲着他说,“你知道他听了之后做什么吗?他把每一百九十九个月又七天另一个时辰才开花结子瞬息一次、极难培植、决难茁长、绝难播种的‘大快人参煞青花’费尽心力、耗尽精神,用尽方法,为你再种了一株,为的是替你解这恶瘤之苦!这些,你能做到他的十一吗?我为什么要放着这样一个大丈夫,而去喜欢你?”

蔡狂狂发里的寒芒骤然散乱了:“你……他……”

杜怒福见他难过,遂插口道:“你的恶瘤,我听养养说过,刚才也留意了一下,那是仍有可能治愈的,只不过,治愈的过程,比较艰苦一点而已。养养说你刻苦能熬,以你沿路刻经的耐力,一定能捱过去的。你千万不要放弃自己——用刻经文来解脱苦痛,也是方法之一,但更进取的方法,还是要医好它。”

蔡狂在发里的眼光,突然绿得怕人。

就像刚才他手上的刀色。

他忽然向杜怒福胸膛猛地一推。

他这一招,像完全不会武功的人出手。

但他出手却快得不可思议。

连铁手也没料到他会出手——至少不知道他会这样出手的。

杜怒福虽然大马金刀、四平八稳,但吃他一推,也飞退丈外,一跤坐倒,chún口还淌出了一丝血来。

他一屁股坐倒,铁手立即要去扶,杜怒福已徐徐站了起来,惨笑了起来,以致这样看去,他是惨怒。

李国花本对蔡狂就颇为瞧不顺眼,觉得他嚣狂妄诞,太也不近人情,现在见他竟敢动手,怒叱道:“你要干什么!?

杜怒福却道:“没什么,他没有下重手,不然我哪站得起来。”

听他的语气,仍却没有太生气。

李国花却仍气咻咻的,“可是他却还是动了手。”

蔡狂散发满脸,叉腰道:“怎样?你瞧不过,可以动手。”

杜怒福忙道:“我们自己人不打自己人,这样才会强大;我们中国人不打中国人,这样才会强盛。”

李国花喃喃地道:“你不打人,人家可要打你……”

“啪”的一声,蔡狂却吃了一巴。

一巴掌。

打他的是梁养养。

不知是因为太惊愕,还是因为没想到,蔡狂也不知道是避不开去,还是没有避,总之,那一巴掌掴个正着,打得蔡狂散发激扬,一张青脸怔立当堂。

“我打醒你!”

梁养养蜜桃一样的脸,不知因盛怒还是嗔怒,

“你太不像话了!他是不防着你,看得起你,才二度为你所趁,你这么卑鄙,哪配得起我!”

杜怒福长叹了一声,道:“蔡老弟,你莫要不忿气。你额上生了毒瘤;是大不幸,所以心情烦燥,可是,其实我们谁都有幸呢?”

他忽然扒开衣襟,只见他胸膛的肌肉,竟是焦竭了整整拳大的一片。

“我也是患毒瘤的人,我的瘤是心瘤,长在心肌里,比你还痛苦。你没见我一脸怒容吗?所谓相由心生,便是这样,我就算在笑,也显现了个愤怒模样。拿我比你,也不见好过吧?你看我这四位兄弟,风威老四,他左颊长着毒瘤;烈壮老三,他脖子有肉瘤;凉苍老二,他背有恶瘤;寞寂老大,他胸上有肿瘤。我们那一个人是比你好过的?”

他侃侃自若的道:“我们何以致此?其实,青花会也不过是因懂得一些恶瘤毒疮的治法,所以许多人闻风而至,我们图以济世助人,分文不取,只求替人除病去疾,结果,心焦力瘁,加上跟患恶瘤毒疗的人接触多了,他们身上的瘤气,也感染了我们——这或许就是所谓能医者不自医,而良医多难长命,便职是之故。医人越多,跟病毒病气便越接近,一旦护防失当,很容易便自身难保。所以,我们都相继长了恶瘤,但大家都认了,都没有怨人,也不因而就避不治病、再不助人。”

他怒笑一下又说:“你知道大将军为何这么极慾取下青花会吗?除了他要并吞帮、会、盟的野心,还有觊觎金梅瓶之外,他还为了我们懂得培栽‘大快人参’的秘方,所以要大动干戈——这也难怪,他练武林绝顶内功‘屏风四扇’,到了最后一扇通关之际,如果没有‘大快人参’驱毒平气,他恐怕也有走火入魔之虞。”

“所以,蔡老弟,”他拍拍蔡狂的肩膊,“记得你刚才在七分半楼前你说的那番‘人皆虚伪论’吗?我很喜欢。我跟养养在一起,是夺了你所爱。可是,她是我所最爱的,她也最爱我。我们对你欠疚,但不能为了你,而放弃了彼此。我只希望你当我是朋友,一起到七分半楼里去,治治你的瘤。”

蔡狂垂下了头。

他的发又几乎把他的脸庞全然遮住。

半晌,才听他说:

“是我错了。”

“我妒恨你们。”

“养养那一巴掌掴醒了我。”

“我们一起到楼里去吧,这病治不治得了不着紧,但别让那癫老鬼说我怕了不敢去,也不让那光头惊怖大将军把我们小觑了:我们且共同对付‘大连盟’!”

于是,他们下山去了。

铁手却并不一道下山。

他还有话要说。

有话要对大相公说。

临行的时候,梁养养嫣然一笑,笑得跟她脸上的嫣红和衣衫的彤红一般灿烂:

“记得早些下山来,我煮面给你们吃。”

“荆内煮得一手好面,”杜怒福补充道,“她的拿手好面就叫‘力拔山河气盖世’,吃了保管三尺青锋也化作绕指柔!”

说罢望着爱妻,呵呵大笑,老夫少妻却恩爱如此,真是羡慕旁人,难怪蔡狂妒恨不已。

断崖路

“你好。”

铁手非常友善的对大相公招呼道。

“你好。”

大相公非常敌意的回应铁手。

他刚才看过铁手的出手。

他自度不是铁手的敌手。

——现在铁手特别留下来,看来是冲着他,他还不知对方的用意为何?

——对不知来意的人,跑惯江湖的李国花,当然充满了防患的敌意。

“你几时换班?”

——一个人总不能一天到晚守在这里,何况像李国花辈份那么高的人,一定早已安排了人来换班轮值的。

所以铁手这样问。

“关你什么事?”

——因防“大连盟”和“四大凶徒”来袭,青衣会和鹤盟、燕盟,自是严格布防,精密把守,当然,无论怎么说,铁手也不可能是大将军派来的,但须防人不仁,大相公也没有必要贸贸然告诉对方布防的机要。

所以李国花这般回答。

铁手也不生气。

他只一笑,和颜悦色的道:“我这样问没别的意思,只因有人在山下久久饭店等你。”

大相公一愣:“谁?”

铁手和气的道:“还有谁,当然是你的师妹了。”

大相公诧然的问:“李镜花?”

铁手忍笑道:“不是她还有谁?你常有女人等你吗?”

大相公仍讶异的道:“她叫你来找我的?”

铁手微笑道:“当然了,要不然我也不知道你在这儿。”

大相公仍似不敢置信的问:“她就是要你来告诉我这件事?”

铁手道:“对了,你可莫让她久候了——要知道,女人是经不起苦等的。”

大相公凝视着他道:“你很了解女人?”

铁手苦笑,“说了解女人的人一定不了解女人。”

大相公仍逼视铁手:“你很了解她?”

铁手奇道:“她?”

大相公道:“李镜花。”

铁手摇首道:“我只知道她是个很好的女孩子——只要能有机会去多了解她。”

大相公点点头,握紧了拳头。

他的脸很美艳。

他的人也很女性化。

但他的形貌中有三个外观却十分十分的男子汉。

一是他的眉。

眉粗而浓,剔飞如剑。

二是他的眼神。

眼很漂亮,眼神却很锐厉,像淬了厉毒的寒匕。

三是他的手。

他的手大,骨节突露有力。

他握紧拳头的时候,整个人看去都不一样了。

就像一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力拔山河气盖世牛肉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少年追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