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追命》

鸭在江湖

作者:温瑞安

天下只有两种人:一种人负责“人战江湖”,一种人则老是“身不由已”。

可堪注意的是:“人在(战)江湖”与“身(心)不由己”往往是分开来的。真正身不由己的,未必真的人在江湖;人在江湖的,未必就身不由己。

鸭假虎威

受通缉的,正是冷血。

榜文是追命写的。

榜示当然是“图文并茂”的通缉“要犯”,内文大意是:“逃犯冷血,原名冷凌弃,假借办案名义,窃用御赐‘平乱诀’行虐,图威胁诬陷凌落石大将军就范,井吃喝嫖赌、无恶不作;某月某日向民女猫猫逼姦不遂,因而残杀差拨老何等一家八口,后恐案发。更妄要向大将军行弑,负伤后不知所踪,现通令各衙火速捉拿凶犯正法”云云。

这海捕公文由追命执笔,也由追命提的建议——当然,其实这都是承惊布大将军的意旨,只不过,总要有一个人来提议、总要有一个人来起稿而已。

于是追命就精乖的做了这“一个人”,充当了这种“角色”。

追命现在的处境很微妙、很尴尬,也很危险。

他现在易名为“崔各田”,成为惊布大将军身旁二名推心置腹的“好友”之一。

说穿了,他现在当的就是“卧底”。

他表面上,是大将军的人,但实际上,他是诸葛先生自京城派来两名查明惊布大将军的暴行的“暗探”之一,同时也是暗里支援冷血的师兄。

可是他现在的情况很不好:

自从冷血能够在屠晚飞椎负伤后能奇迹般的逃去无踪后,大将军似乎对当晚参与格杀的人都有些怀疑;大将军身边手下“一门五盟二副三友”还有“四杀手”、“九将军”,莫不因他备受大将军垂用而生敌意;与大将军为敌的剑客书生侠士民众,对俯从于大将军身侧当走狗的人,也早就恨之入骨。

追命觉得自己正是三面受敌。

在危城里,当真是危机四伏,恶人全当成了官,手握大权;民众仇恨已深,伺机而动,一样视自己为眼中钉。

——如果自己仍能接近大将军,身虽已入虎穴,但未必就能得虎子,加上大将军对他信重有加,早已为“同僚”所忌而且江湖道上的侠义之士,亦早慾剪除他这种“为虎作怅”的“走狗”。要是自己身份一旦泄露,则全城都是杀手幢幢,将军麾下,那一个会放过自己!

其实,他取得大将军信重已然多时,凌落石所作所为,他早已可凭“平乱诀”先杀而后上奏,但大将军位高权重,若轻率处决,惹人诟病,一个不好,必然连累诸葛先生。凌大将军恶事固然作尽,但好人也一样当尽,如此斩杀此人,侥幸得手,人皆以为是官宦相斗,民心难服;万一失手,则反而让此狐狸更狡诈、比狮子更凶暴的大将军可以反噬一口,使朝中中流砥柱,力抗好佞的诸葛先生更雪上加霜!

是的,不可轻举妄动!

可是,再这样下去,恐怕就一动也不能动了。

——不过,再怎么说,此际还是不可打草惊蛇的:至少,得要先为冷血所涉“久必见亭”的血案查个水落石出;要不然,就算杀了大将军,让群姦伏法,冷凌弃仍是个人人憎弃的“逃犯”!

其实,冷血匿伏在甚么地方,也只有追命知道。

只是冷血现今已成了“黑人”,不能现身。

——大将军是必杀冷血的,与其让别人下手“慾加之罪”,不如由他自己来干,以搏取大将军的信任。

所以他第一个建议要公告天下,对冷血赶尽杀绝,使之永不翻身!

他这样建议的时候,心中不禁有些好笑:嘿,名捕反而要被捕,抓犯人的却成了犯人了。

难得这时候,他还笑得出来,且以微笑送酒,自行浮上一大日。

不笑又如何?难道哭吗!在这样强大的压力、满城杀手环视下,若不轻松对应,早就崩断了、紧张死了!趁笑得出来时,还是多笑笑吧,人生在世,就算是面对强权、面对拳头、面对大敌、面对伤悲,多笑一笑,也许纵不能兵不刃血的化解了汹汹来势,至少也能纾解一下内心的张力和郁结!

走长路的人要懂得歇息。

跑得远的人晓得回气。

一醉可以解千愁。

——千醉却徒生不解愁!

所以可以偶然一醉,但不可以昏醉终日,酒是良伴,因为借酒行“空”,嘻笑怒骂,自在自得,不再需要假装的心情;但如果成了酗酒烂醉,借酒行“凶”,那就是为酒所御,成了酒徒、酒鬼,做人做事,也无甚看头了。

很多人都不明白:追命何以有时千杯不醉,有时却一杯便醉;其实他是想醉就醉,要醉便醉;想睡就睡,要醒即醒。

——面对那么一群“狐假虎威”的人,有时候,真得要用醉眼来看,才比较可以不那么反胃。

但在这些“狐狸”之中,有一只委实不能用“狐”来作形容,而是用“鸭”字。

因为她太像一只鸭子了。

她就是“大笑姑婆”。

“大笑姑婆”不美。

说句良心话:大笑姑婆简直甚丑。

“大笑姑婆”却有一个甚美的名字,她就叫做谢朝花。

想到大笑姑婆,追命的头就一个有五十个般大。

大笑姑婆对他甚为体贴关怀,夏天给他捧西瓜,冬天为他送衾被,有次居然还神神秘秘甜笑着告诉他:“喂,你昨天盖着被子,是不是睡得特别香甜?”

追命忙着茫然摇首,只来得及想到:被是用来盖的,又不是吃到肚子里去的,怎么会有香甜?

“那就对了,”大笑姑婆喜欢得两扇胖脸一起泛起猪血色的红霞,“那被子我盖着睡,睡了六年了,昨儿给你盖时,先把香粉儿刮了老半天,把粉味儿都剔除了,只剩下我的味儿,你就不会不习惯了。”

哗!

追命晕了一阵,几乎要惨叫一声。

有次大笑姑婆难得在晾晒衣服,阳光下,那些衣物在晾绳上还抖落着水,大笑姑婆扭动的身躯仿佛也正拧出水来。胸脯两墩胖肉像不胜负荷的金瓜,又像衣服里有两只鹅,或有两只饱食的胃正下垂不已。

追命看了一眼,固为引为奇景,又再看一眼,只觉头昏,便没再看,但忽觉有甚么事物令他眼熟,便又再看一眼:

这一看,才晓得大笑姑婆洗晾的,全是自己的衣物!

他此惊非同小可,因为一些贴身事物,给大笑姑婆如此泡制,很容易便让人识破。

他气得呻吟了一声,还未发话,大笑姑婆已柔情万种,嗲着声音说:

“小崔,你看,我为你洗得干不干净?”

大笑姑婆一向杀人如麻、杀气腾腾,一张脸像老虎头印在芝麻烧饼上,一样的凶,一般的大。但她这柔得像拧得出蜜汁、嗲得像挤得出奶水的几句话,使也在院子里的“斑门五虎”中的班花,终于忍不住、憋不住笑,“格格”的笑了出来。

笑了一声。

只笑了二声。

从此斑花就在胖脸有点肿歪,并少了两只门牙。

——以大笑姑婆的手劲,这己算“手下留情”了;以大笑姑婆的声威,对这种“仇”,一向必报的“斑门五虎”,别说报复了,甚至连想都不敢再想、记都不敢再记。

大笑姑婆的丑,真是空前,而且绝后,甚至绝了代!

她胖,胖得准叫十二个壮汉也“吃不了兜着走”。可是她吃得甚少,甚至仅仅吃素,不吃荤。不知她是因胖而不肯进食,还是胖得不必/不能/不可以再吃?总之,她是个只喝水都胖的女人。

她的头发是天生卷曲的,像铁丝拗在一起,并发出一种天然的幽臭,但一张砧板似的大脸,却厚施脂粉,香味“獠”人;两种异味各自为政、互相攻坚,造成别人鼻端极大冲击,她自己却不以为异、习以为常。

最令人叹为观止的是她的咀:笑时血盆大口,还闪烁着几只耀眼生花的金牙,准有八两金!但笑容一敛,却只剩下樱桃小咀,朱chún一点,收放自如,天衣无缝。

她的身材不折不扣:就像只鸭子。

一只发胀的鸭。

追命就是最不明白这一点。

以前,他有一个心仪思慕的女子,也是像一只小小的鸭子。

——那是只多么漂亮的鸭子!

令人念及就欢欣莫名、疼惜不已的鸭子。

鸭子的乖巧、鸭子的伶俐、鸭子的美!

可是,眼前的却也是只鸭子:

一只大肥鸭!

——她的rǔ房真可当两间房子来使用,头突、腰粗、屁股翘,走路的时候,全身颤颤颠颠,还有点瘸,活像鸭的模样!

更难以忍受的是这鸭子还涂着厚厚的脂粉、浓浓的胭脂。

更可怕的是她的出手。

——她的出手狠辣,江湖上从不把她当“辣手人物”,而是“辣手女魔”。

她也引以为荣。

她像是一只雄霸天下的鸭——不过沾了点惊怖大将军的虎威,所以越发大摇大摆,显示她的鸭在江湖、威震八方。

追命向来只好戏謔,并不缺德。

——容貌美丑,并不可羡可讥,但矫揉造作、暴虐婬威,追命则十分看不入眼。

但他知道大将军很信任大笑姑婆。

——要不然,惊怖大将军也不会选大笑姑婆来当自己的“副手”了。

他也知道大笑姑婆对自己十分好感。

——所以,他既不想接近她,但也不敢开罪这女人。

故此,能避则避,避之则吉。

但这次却不能避。

还要主动去接近。

因为大将军交给大笑姑婆一个“任务”;

——杀一个人。

跛脚鸭

春江水暖鸭先知,这句话要是用在大笑姑婆身上,只好变成了春江水暖跛脚鸭先知。

大笑姑婆知道的,显然不止春江水暖而已,她仿佛连追命的洗澡水是凉是冷,也打听得一清二楚。

所以她常向追命嘘寒问暖。

因而追命也常乍悚还寒。

“我昨天又梦到你了。”大笑姑婆像看到了甚么可口食物似的,眉开眼笑的说,“你猜我梦到你正在做甚么?”

一面说,一面娇羞万状的吃吃地笑。

追命觉得有只苍蝇飞进了他的脑子里。

“大便!”

因为他知道就算不答话,对方也一定会找到办法搭讪下去,所以不如他先让对方“知难而退”。

“你怎么知道的!”没料大笑姑婆却惊为天人地欢叫了起来,“我们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

她又眯着眼笑了起来,仿佛追命是一碟热腾腾的豆鼓炆鸡。柔声昵语地说,“噢,你可知道,就算你在大便的时候,样子还是那么沧桑、那么威风、那么英武……”

说着,又喜不自胜、不胜娇羞的低下头去了:那一点红自耳根起,飞上两颊、速下脖子去了。

——天哪。

追命忽然想起舒无戏:

——要是能学他一样,在此时此际放一个屁,把她臭走,该多好啊。

可是他回心一想:万万不可,万一个不好,此屁一放,给大笑姑婆误以为这是求爱的呼唤,岂不是更糟上加槽了!

可见只要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就算她打喷嚏打呵欠打你一巴掌都是西施极了;但要是眼里有刺,他就算是霎了霎眼,皱了皱鼻子说几句无关痛痒的话,都一样会刺着了你。

追命反思:自己待人,也会不会是一样?

这边厢,大笑姑婆却又关切地问了:“你不舒服啊?”

追命只答“不”;

大笑姑婆关心的趋前一步,“你今晨没上毛坑?”

追命只能答“不”。

大笑姑婆关怀的把整个“胴”体都挨了近去,以一种人比黄花瘦的幽幽的声调说:“难怪你心情不好了——你至少像已经有一个晚上没看见我了;你可想念我不?”

追命只好答“不。”

大笑姑婆这回以一个人比菊花肥的大笑表达她一早已洞悉追命心中所思之意,“你害臊!你面嫩!你不好意思承认!”

追命忍无可忍,心想自己怎么也算是条搁不落地的好汉,这样在这儿给人耍宝,当作要风干的腊鸭,这万万是此可忍孰不可忍的;自己只是来当卧底,可不是来当这婆娘的绣花枕头,心里一横,觉得该下几句狠话的时候了。

可是,拳头不打笑脸人,何况,对方还是个女子——虽然丑了一些,但毕竟是个女人。

武林中真正的好汉,都是不与女子为敌的。

——除非是女的先踩了上来。

现在可不是吗?早踩上来了,追命心头发狠的想:我该劈面便对她说:“大笑姑婆,你也不撤泡黄尿照照,自己有多丑怪……”不,这样说,还不够份量,不如夸张一点,就说:“你说多丑便有多丑,说多怪就有多怪,大将军后院井边养的那只乌龟都比你皮光肉滑一些,看你的样子,当真以为你是吃乌鸦粪大的。”

这样够厉害了吧?够杀伤力了吧?够伤她的心了吧?……哎,崔略商啊崔略商,你敢情是当年给人打得内伤得连心都伤了;你身为一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居然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鸭在江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少年追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