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梦刀》

第三章 四十张不同形状的单刀

作者:温瑞安

单只听唐失惊这一番话,就可以想见习笑风身上所承受的压力与痛苦有多巨大了。

习笑风痛苦地道:“碎梦刀的确是失去了,失魂刀法的精萃不能发挥,习家庄只剩下一个空壳子。”但他却是这“空壳子”习家庄的主人。

铁手道:“这些年来,要不是为了想利用习庄主找得碎梦刀,你早就把他杀了,是不是?”

唐失惊笑道:“他本来就不是我的对手。”

铁手冷笑道:“你身兼两家之长,如果没有料错,我们曾经交过手。”

唐失惊点头道:“当时的情形,我实在应该杀了你,但我想杀了四大名捕之一,必定惊动诸葛先生,所以我忍住了,看来,这决定实在很错”

铁手颔首道:“是错的,因为,今日的局面,你未必杀得了我,而且,就算你杀得了,也要杀掉两个,杀两个远比杀一个轰动。”他说的“两个”指的当然是他自己和冷血。

冷血听在耳里,心里分明,铁手提到曾和唐失惊交过手,无疑就是在跨虎江畔救了自己之后,铁手曾道出陕北抓到了大盗唐拾二,唐拾二正准备把作案凶徒供出之际,被人所杀,而铁手也跟一黑衣蒙面人大打出手,数十招内不分胜负,后来黑衣人见伙伴已杀人灭口得了手,立时退走,看来那黑衣蒙面高手便是唐失惊。

唐失惊同意地道:“看来打铁趁热,杀人要快,这句话一点也不错,我就是因为想到如果杀了习笑风,碎梦刀就更不可能有到手的一不得不如此。球儿是不听话的孩子,因为住在江边,自小学会了泅泳,这却只有我和他亲生娘才知道的事。”

唐失惊笑道:“可惜……可惜习野寺虽是你唯一的心腹,但脑袋瓜子太过愚骏,他不知如何去找四大名捕,所以找上了县太爷来问……”

说到这里,唐失惊哈哈一笑道:“县太爷是我们的人,所以,习野寺立刻以拐带小孩的名义下狱,第二天就在牢里断了气。”

唐失惊说到这里,故意摸摸孩子的头发:“故此,小球又落回我的手里。”

习笑风双眼发直,喃喃地道:“早知如此,那天暴风雨之中,我该一起逃出去的。”

唐失惊断然道:“不可能,因为我立刻赶到,小球一定逃不了。如果你背负习球而逃,更加逃不掉。你可以放弃你的弟弟妹妹,却仍未能狠心到放得下儿子,放得下习家庄……”

习秋崖至此不禁问道:“大哥,那你为何要……要逼我和小珍落江,我和小珍……可是真的不会泅泳啊!”

习笑风道:“我逼你们下去,因为我听三妹说,四大名捕其中二人,就在这江上,如我呼救,只怕名捕未来前我已遭到毒手,所以把你们弄下江去,制造騒动,让铁大人、冷大人对习家庄的事,生了兴趣……”

唐失惊抚掌道:“就算是我,也不得不佩服确是好计,况且,你这一来,杀儿害弟的,使到我们更相信你是一个疯子,我们要夺一个疯人的产业地位,更是轻而易举,用不着杀你……你佯作疯狂,至少是自保妙策!”

“但……”习秋崖嚷道:“若铁、冷二位大爷没有来救我们呢?”

“那怎么样?”习良晤眯着眼道:“你不就淹死了,心狠手辣,你可比不上你的哥哥,这也是我们不急于杀你的原因之一。”

他的话非常明显:在他们的心目中,习秋崖这二公子根本就没有什么份量。

习英鸣也道:“他故意要你们脱衣下江,弄一大堆噱头,使得自己更像疯子,除此以外,他的所作所为,令人触目,我们总不能在他被外界注意时杀了他的,何况,他也抓住我们一个心思:因为我们也希望他把自己的形象弄得越坏越好,这样有便于我们日后的夺权,但却有利于我们对他放任松弛时便有逃遁的机会!”

唐失惊发出一声轻嘘:“可惜他逃不掉。我们抓回球儿后,便开始怀疑他,虽当时已满城风雨,不能杀他,但立即把人关了起来,等到从三姑娘处知道,原来二公子落江时有四大名捕中二位施援手,我们就明白了你只是在装疯卖傻,根本是在演戏!”

冷血截问道:“那未,今早我们到地窖里看你的时候,你为何不发任何一丝警讯?”

唐失惊代答道:“因为他知道,我在地窖中他的牢房里,制了六道即刻使人致命但又似因疯狂而致命的毒,只要他一说错了话,我立刻就可以使他说不出一句话来就死去,他是聪明人,自然不会乱说话了。”

“我也说了。”习笑风喟息道:“我特别提到碎梦刀,就是想藉此激起你们的怀疑与兴趣。”

冷血问:“那未,祖上真的没有把碎梦刀传下来么?”

习笑风把膝上的刀一举,脸上出现一种极其悲愤的神情,“若我手上这一柄破刀是碎梦刀的话,我早就跟这干贼子一拼了!”

唐失惊缓缓道:“可是此刻碎梦刀我已不想要了,想在此事己惹了冷血铁手,我不想把它闹下去。”

铁手沉声道:“所以你一面使人告诉红姑娘我们的行踪,你深知红姑娘的性子,一定会把我们绊住,命习良晤、吕钟、黎露雨把习二公子引出来杀掉?”

唐失惊道:“可惜……我少算了一个小珍,所以!只有一个三管事回来——我就知道你们马上就会追到这儿来的了。”

铁手又问:“那么,陈家坊、照家集、鄢家桥、巩家村、淡家村、河南勤家、真心道场、年家寨、河北宋停墨酒庄的灭门惨祸,全是你叫手下习英鸣、习良晤、吕钟、唐炒、黎露雨、岳军干的了?”

唐失惊淡淡笑道:“还有这习家庄——只不过习家庄实力雄厚,尚有利用之处,我们是用另一种方式来毁灭罢了。”

他接以一种极高傲的神态说道:“我本来就是唐门特遣来统领两河武林的负责人。”

铁手冷冷地道:“难怪‘九命大总管’在‘落雁帮’与‘灌家堡’先后当过要职,而后来‘落雁帮,成为唐门的附庸,‘灌家堡’却在不到一年间土崩瓦解,势力荡然无存了。”

唐失惊笑道:“不过你放心,习家庄会跟落雁帮一样,而不是像灌家堡下场凄惨……今天的事,我早已遣开庄中子弟,所以谁都不会知道这儿曾发生了什么。”

铁手淡淡一笑道:“唐失惊,你真有如此把握?”

唐失惊也微微笑道:“我跟你交过手,可以说是不相伯仲,但冷血一人,决不是英鸣、良晤外加上习庄主的对手。”

习玫红叫嚷了起来=大哥为何要帮你?活见你的大头鬼!”

唐失惊依然微笑:“因为习球儿在我手里,他不帮我,习球儿就死定;不相信,你可以去问你聪明知机的大哥看看?”

习玫红走上前去,扯着习笑风的衣袖,急得一叠风般地问道:“大哥,哥哥,是不是,是不是?哥哥……”

习笑风仍然看着膝上的刀,并没有言语。

冷血大步上前,只说了一句话:“你要是帮唐失惊杀了我们,事后唐失惊一样会杀你。”

习笑风缓缓抬首,苦笑,只回了一句话:“如果我现在不杀你,唐失惊布在小球身上的毒,就立即发作,你说,我能害死我自己的孩子吗?”他把这句话说完,就对冷血出刀!

他一出刀,战局便开始了。

战局开始的时候,习秋崖犹在高声大呼:“还有我们!你们算漏了,还有我们!……”可是在战局中谁也没有理会他。

战局一开始的变化就是极为激烈的。

习笑风快刀飞斩冷血,但就在他猝出刀的刹那,冷血已倒飞出去!

冷血倒飞的同时,铁手突然向唐失惊出拳!

唐失惊正要出手,忽觉拳头小了。

本来拳往脸门打,应该是愈近愈大才是,此刻拳头怎反而缩小了?

唯一的理由就是,出拳的人拉远了距离。

当唐失惊发觉这点时,他已来不及阻止。

铁手倒退,退势之疾,实在莫可形容,所以几乎在同时间,冷血的剑与铁手的拳,同时击在习良晤的身上。

习良晤怪叫一声,也可以说是在被击中的同时,丧失了性命,仰天倒了下去。

而小珍也等于是立时被救了过来。

铁手、冷血二人共同作战;经年累月,心意相通,竟一出手就联手杀了对方一名好手,救了小珍。

惟在这时,唐失惊发出一声怒啸,向铁手扑了过来。

铁手在小珍之左,冷血在小珍之右,任何对铁手与冷血的袭击,其实对小珍都有危险,所以铁手冷血两人,立时迎了上去!

所不同的是,铁手迎向唐失惊,而冷血是迎向那一团刀光。

冷血曾跟习玫红交过手,习玫红用的也是“失魂刀法”,可以算是十分逼急凌厉。

但此刻比起习笑风所用的同样刀法来,习玫红的刀法就像小孩子舞刀弄剑玩乐的一样。

铁手和冷血利用突击,救了小珍,杀了习良晤,无疑是夺得了先声,但他们也同样因此已失了优势。

因为这等于给予了敌人蓄势以发的先机。

高手对敌,一点点的客观因素,可以造成极不同的效果:而一点点的优势,可以扭转两个实力相仿的人之胜败。

铁手的武功,要比冷血高出一点点。

铁手的武功,与唐失惊难分胜负。

唐失惊的武功要比习笑风高出很多。

所以冷血的武功,其实高于习笑风。

可是,对付冷血的人,还有习英鸣。

习秋崖、习玫红想要帮冷血,但要是帮冷血的话,岂不是等于对付自己的亲哥哥?

故此,习玫红、习秋崖一直没有动手,也不知如何动手是好,小珍不会武功,想动手也无能为力。

只是,习笑凤加上习英鸣,两人合并起来,武功实力就要比冷血高出一些了。

何况,冷血一上来就失去先机,给习笑风抢攻得如暴风骤雨,正在全力应付着。

因此三十招一过,“挣”的一声,冷血手中长剑,被习家两把“失魂刀法”下绞得脱手飞出!

但是冷血利用敌人卷飞自己手中兵器时,他趁此急退,他退至兵器架旁。

兵器架上有刀,有三四十张不同形状的单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碎梦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