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梦刀》

第四章 失魂刀法

作者:温瑞安

当冷血手上剑被习笑风、习英鸣两把单刀震得脱手之际,铁手和唐失惊的战局也有了新的转变!

唐失惊用的也是习家失魂刀法!

但是他的失魂刀法,比起习笑风来,就像驼鸟跟小鸡一样,虽同是鸟,可是相距实在太远了!

他的刀法就似一个醉了酒或失了魂魄的人一般,左一刀、右一刀、前一刀、后一刀、虚一刀、实一刀,刀势倏忽,一层复一层,一叠又一叠,教人无从招架起,纵招架也招架不住。

铁手没有招架。

他以沉着为要,以不变应万变,见招拆招,固守要害,唐失惊的失魂刀法,始终攻不入他的一双铁掌里去。

如果唐失惊只靠“失魂刀法”,还真奈何不了步步为营天衣无缝的铁手。

但唐失惊是唐家的人,唐家的人都会唐门的暗器。

唐门子弟的暗器,毫无疑问是江湖人最头痛的一种克星。唐失惊一面挥刀,一面发出暗器。

铁手双手全力控制失魂刀法的攻势,一面挪动身形:避开暗器。

他一面闪躲一面应战,战局下来,他已闪到那六十四张椅子中心。

他一闪至椅子摆放之中,心中即知不妙,因为他发现,不止有一个唐失惊。

唐失惊变得有两个,或无数个,有时在一张彤花古椅上向自己攻击,有时却躲在一张龙凤紫檀木椅背后向自己偷袭,有时更在高藤椅之上向自己居高临下猛攻,有时甚至是躲在大师椅下向自己双脚暗算!怎么会这样?

唐失惊当然只有一个,不可能有两个或者更多。这种现象,是铁手陷入这些椅子之中才发现的。

铁手立时知道,自己是陷入阵中了。

也就是说,这些摆置得不规律的椅子,是一种阵势,既似许多面镜子,反映出无数个唐失惊向自己攻击,也是许多栋大墙,拦阻自己向唐失惊的反击。铁手想起传说中的蜀中唐门有许多厉害的阵势,甚至使当年大侠萧秋水也陷身其中,心里就一阵悚然——他已处于挨打的情境。

要在平时,他大可踢开这些椅子,或以掌力一一震碎,可是,唐失惊狠命的刀法,以及难以防范的暗器,不住袭来,令铁手无法腾出手来毁掉椅子----情势更危急了。

他跟唐失惊的武功,本来相去不远,可是这样一来,他就占尽了下风。

唐失惊的刀光密集,刀意迷眩,铁手的双拳,始终制住刀光。

就在这时,又有一道刀光,闪电般击了下来!

刀光何来?

其宝刀光是从冷血这一边的战团中来的。

冷血退到兵器架旁,一伸手,抄起了一张刀,又跟习笑风、习英鸣厮杀起来。

冷血是一流的剑手,但他的刀法并没有剑法那么好。而他此刻持的是刀,所以才斗了十五六招,刀又告脱手飞出。

但是冷血立即又抄了一张刀。

如果冷血不是遇到当今武林第一流诡秘灵动的“失魂刀法”,他一刀在手,一定可以再战下去。

可是“失魂刀法”实在太飘忽,太精妙了,所以冷血的刀一旦被习笑风、习英鸣刀光所卷,就像一跟竹子被压到磨子里去一样,立即被

对冷血而言,“挂彩”——即是受伤——才是格斗的真正开始。

可是这一次对冷血来说,不单是例外而且意外。

冷血刚想转过身去,就感受到腰间一阵剧痛。这阵剧痛如此人心入脾,以致令他感觉到一阵昏眩,几乎就此晕了过去。

他这时才看见就在他一侧身的当儿,腰际伤口,流血不止,比流血不止更严重的是,那些血水似泉水一般,喷溅了开来。

这时候,耳际只听到一阵阵疯狂的大笑。

他知道是习笑风的笑声。

敌人随时会取他的性命!

冷血即刻想撑地而起,岂知才一用力,本来血流较缓的伤口,一下子又爆裂了开来似的,又激溅出血水来,足足射出三尺远,任何人都经不起这样严重的失血,连铁铸的冷血也不例外,他立时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要不是冷血,换作旁人,早已昏迷过去了。

冷血又“叭”地一交跌下。

他一旦倒了下来,血流又告缓和,只有血脉不急的时候,伤口才能有凝结封住血口的机会。

只听习笑风怪笑道:“凡是中了失魂刀法的人,无论伤势多轻,都失去战斗能力,在伤口未愈合前,一个时辰以内,不能运力,否则血尽而死。”

他狂笑又道:“一个时辰?……一个时辰够把你们宰一百个,剁一千刀,杀一万次了!”

冷血这时在心中生起了一股极大的悔意。大厅中设了刀架,分明是预布下的局,唐失惊等人既然料定自己等人会来,而且势所难免在厅中有一场龙争虎斗,那么,就绝对不会把对敌人有利的布设摆在厅上。

“失魂刀法”显然是一种特别能将敌方兵器绞去的刀法,厅上摆了刀架,显然就是要引手无兵器的敌人去取单刀。

而这单刀必定有鬼!

所以冷血打从一开始,他就特别留了心。

第一把刀,正常;第二把刀,无事;到了第三把刀,果然出了事。

换作是旁人,手中有刀等于无,难免在一怔之间死于习笑风、习英呜乱刀下,但冷血反而利用对方胜券在握的心理,杀了习英吗。

可惜他仍为习笑风所伤。

他现在才明了,当年习奔龙争取关内第一高手名号的擂台比武中,所有与他交手的对手,一旦受伤,即踣地不起,无法再战,原来习家失魂刀法,每一刀发出之际,刀锋都微微的颤动着,这颤动其实十分之急,而且动荡也非常激烈,这对与敌手过招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功效,但是一旦划伤对方,不管伤及对方有多轻微,只要一见血,即将其血管切伤形成锯状,致使流血不止,而且刀锋所透的真力所及,仍附在伤处、如果稍有率动,即造成流血不止的状况。

所以凡是为失魂刀法所伤者,俱等于暂时的废人!

所以冷血心中追悔,早知如此,他就宁愿先不杀习英鸣,以免挨这一刀,宁可稳打稳扎缠战下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碎梦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