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梦刀》

第一章 十二单衣剑

作者:温瑞安

风在河岸狂啸,黑夜如墨。

没有人回应。

冷血也大声道:“不要躲了,请现身吧。”

还是没有人相应。

张大树醉得荤七八素的,听冷血铁手这样叫;迷糊得不知想到哪里去了,便叽哩咕嗜地道:“什么?来?我不来了,不来了……”

忽闻“咕”地一声,原来躲在黑暗里的人,听到张大树哼哼卿卿,忍俊不住笑了起来。

只见一个高高挑挑,眼睛亮得好像会开花,兔子牙可爱得像就要蹦跳出来一般的女孩子,兴兴头头的走了出来,双手摆在身后,一副像小孩子做莱什么得意事等着大人夸奖一般歪着头,侧着脸,问:“怎样?我的跟踪术把你们吓倒了吧?”

冷血一见她走出来,心就开始烦,头就开始痛。

他是被在黑夜里活灵灵的美美得心都疼了,但是见到她他就不得不头痛。

因为这个女子不是谁,正是“习家庄”刁蛮三小姐习玫红。

他没有话说,就算有话说也说不过习玫红。

幸亏铁手总算有话说:“三小姐。”

习玫红侧了侧头,又笑露了兔子牙:“嗯?”

铁手道:“你好像不止一次被我们发现你跟踪我们了吧?”

习玫红说:“才两次罢了。”

铁手道:“不过,你也‘才’跟踪了我们两次。”

习玫红有点委屈的说:“是呀,才两次。”

铁手道:“我们相识,好像才三四天。”

习玫红更委屈了:“连今晚是第四天的晚上。”

铁手尽量以温和一点的语气道:“你认识我们才三四天,却跟踪了我们两次,而且跑到这种又黑、又冷、又臭、又危险的地方来,你不觉得……太……太传奇一些了么?”他本来还想讲得凶恶一些,但看见习玫红听到一半,嘴已经开始扁了,他只好把话说得尽量轻一些。

果然习玫红非常委屈的说:“你以为我很喜欢这样跟着的吗?”她是回答铁手的话,但却是看着冷血说,而且,在她问完这一句后,更倍觉自己有多可怜、多委屈,“在这里,又冷,又黑,我又饿……而你们,自管自往前走,你们——”这样说着的时候,她仿佛已忘掉是自己跟踪他们的,而是他们一起走着的时候把她撇在后面一般。

“我是担心你们查案的时候出事情,好意关心你们,特意来看看有什么可帮上忙的,谁知,你们——”说到这里,眼睛已经热泪盈眶,晶莹慾滴了,偏在她紧咬着chún不让自己落泪的时候,她又想起她这样折磨自己是一件很悲壮的事,所以眼泪籁籁而下,尽管她心里一直叫自己:小红,不要哭,不要哭,不要落泪给这些臭男人看……可是越叫越哭得伤心。

铁手长叹一声,向冷血递了个眼色。

冷血摇摇头。

铁手这次一面递眼色一面递手势。

冷血脸有难色。

习玫红终于“哇”地一声哭出来(这班鬼东西竟然还在我面前装古弄怪)!

冷血只好走了过去,直挺挺的走到习玫红身前,不知如何是好。

习玫红噙着泪珠,只抬头看了他一眼,又嚎陶大哭,越哭越伤心。

冷血只好递给她一张手帕。

习玫红一把手抢过来,抹了眼泪又擦了鼻涕,还胡乱抹了一把脸,皱了皱眉,带着抽泣声问:“你的手帕多久没洗?”

冷血回答道:“七十六天,如果你还要,我还有一条……不过还是这条干净一些。”

习玫红“哇”地一声,像丢掉一条蛇一般丢掉手帕,捏着鼻子道:“哇,哇,难怪那么臭了……”

冷血讪讪然又喃喃地道:“还是新的呢……”

习玫红忽睁着泪眼问:“我问你,我的跟踪术是不是很差?”

冷血赶忙道:“不差,很好。”

习玫红睁大了眼:“很好?”

冷血即道:“太好了。”

习玫红想了想,样子忽然变得很虚心的样子,盈盈地道:“我要你告诉我真话,我的跟踪术有多差?”

冷血:“……”

习玫红嫣然一笑道:“你说真话,我……我不伤心的。”

冷血道:“说……真话?”

习玫红潮湿的眼睫毛对剪,肯定地道:“嗳。”

冷血叹了一口气道:“跟踪过我们的人,实在大多了……你在他们之中,可以算在三名之内。”

习玫红喜道:“三名之内?”

冷血道:“要倒过来数。”

习玫红嗔恼地道:“那……那你们为何要到这里才发现我在跟踪?”

冷血道:“其实一出知府府邸,我们就知道你在跟踪了。”

习玫红咬着下chún,细声道:“你又怎么……知道是我?”

冷血正直地道:“因为像你这样的跟踪术,世间并不多有。”

习玫红懊恼地道:“你真会说话。”

冷血张嘴笑道:“我是说真话。”

习玫红真的恨不得给他一记耳光,但回想起当日初见面时给了他一巴掌的狼狈情形,不禁“咕”地笑了出声。

冷血问:“你笑什么?”

习玫红说:“风景那么好,你看,渔火点点,多么凄迷,风又那么大,难道我也像人家整天拉长着脸,不笑?”

这时河上渔火数点,但狂风中闪灿着凄迷,岸上也有数点篝火,在岸边芦草丛中动荡着。

冷血忽然说道:“你二哥轻功进步得好快!”

习玫红讶道:“怎么说?”

冷血道:“他不是跟你一起来吗?干什么不现身出来?”

习玫红回头望去,脸上尽是不解的神情:“二哥?他陪小珍在习家庄,小珍本要来的,可是他不给,怕她受寒……怎么?他也来了吗?”

冷血神情大变,道:“你跟踪我们的时候,一直有人在你背后三尺之遥。”

习玫红只觉一阵心寒,不觉机伶伶的打了一个寒噤。

只听铁手的声音非常低沉:“河上的渔火,岸上的篝火,你们既然已经来了,就把火照亮大伙儿吧!”他说这话的时候,神充气足,声音滚滚荡荡的传了开去。

他这一句活喊出后,河上的火光以及岸上的火光,迅速地向他们这里围拢骸搬集,铁手向冷血沉声说道:“这些人恐怕非同小可,我打正面,你回护三小姐和张大哥。”

冷血也不推搪,只一点头,已掣剑在手。

习玫红叫道:“我不要卫护,我也……”她话未说完,骤然之间,一道急风,疾打习玫红!

冷血大喝一声,“叮”地一响,长剑递出、刺在那事物上,星花四溅。

同时间,“虎”地一响,冷血背后己中了一击!

冷血硬受一击,剑回刺,但刺了一个空,那物体又“虎”地一声收了回去!

如果对方是手拿着刀或剑甚或是棍枪的话,冷血纵使硬受一击,但也还必定能及时反刺中对方。

可是他这一次失望了。

对方离击向他的事物,至少有七尺之遥。

冷血大喝一声,受了这一击,居然不倒。

黑暗中的人一击得手,却并没有再出手。

这时火光已自水上陆上,渐渐逼来。

习玫红情急地扶着冷血,问:“你怎么了?”她清清楚楚地听到那物体击在冷血背上一声沉重的闷响。

冷血摇首,但没有开口。习玫红心想:这倒奇了,看来他一点事儿也没有,这人壮得像牛一样,挨一两下痛击也不会有什么事的。

就在她这么想的时候,水上六支火把,岸上六根火把合拢过来。

衣袂猎猎。

火光熊熊。

十二个青衣人,左手拿着火把,右手一支又细又长的剑;紧身蒙面窄袖青衣,每人俱双目炯炯有神,似厉电一样。

铁手深深吸了一口气。

火光缓缓的移动着。

铁手的声音如兵刃交击:“十二单衣剑?”

对方没有答话,只是移动更急了。

这十二人移动虽然快、急、诡异,但绝不零乱,火光在狂风中晃摇,在黑暗中刺目而的眼。

习玫红睁大双眼,忍不住大声道:“小心,是阵势——”话未说完,双眼只见一阵火光急闪,紧接着便是一阵刺痛,双目在这刹那间几乎完全不能视物。

就在这瞬息间,她听身边有一声低喝,一声怒吼,紧接着身边有急风扑面、兵刃相交之声!

怒吼是冷血的。

低喝是铁手的。

她再张开眼睛的时候,局面已有显著的不同,冷血已站在前锋,铁手微微喘息着,身上衣衫,有三处已成赫色,但火把之中,也熄灭了三根。

只听铁手低声疾道:“老四,回岗位去!”

冷血道:“我来挡一会。”

铁手低叱道:“回去!”

冷血不再多说,退回原位,习玫红发觉他坚忍紧闭的chún角有血丝渗出,右胸也染红了一片。

习玫红不禁低低叫了一声。

她发出这声低呼时,冷血和铁手都在同一瞬间向她望来。

习玫红正想开口说话,忽觉火光卷脸而来,使她刚张大了嘴想说的话,被一阵热焰逼了回去。

她要避,也不知该如何避;想招架,也无从招架起。

在这刹那间,她只有及时闭上了眼睛,听天由命。

她闭上眼睛的刹那问,只听“嗤、嗤”之声响不绝耳,就似有几百条毒蛇,一齐向她噬来一般。

但另一道尖厉的剑风声,“嗤”声在哪里响起,它就击到那里,东倏西忽,但是习玫红从来也没有听过这么凌厉的剑风声。

剑风之外,还有风雷之声。

习玫红大为好奇,禁不住偷偷地把眼睛打开一条缝,只见她的身边,前、后、左、右、上、下、正、侧,尽都是拳掌的影子。

而“嗤嗤”的剑风时破拳影掌墙而入,甫一击入,就被一道厉电似的剑光挡了回去。

习玫红实在不知围绕着她身边的事物怎么一下子会变成了这样,但她毕竟是练过武功的人,知道对方正乘隙攻击她,而铁手冷血正一面维护她,一面跟那些剑手作殊死战。

“虎”地一声,那些人速然收剑,对他们手上的火把一起吹了一口气。

火焰像烧着了油似的凭空卷了过来,习玫红惊呼一声,以手遮脸,生怕烧着自己的容颜,忽觉左右双臂被人挟起,一退二丈!

左边是铁手。

右边是冷血。

铁手身上的绸袍,又多了一道赭色。

火光过后,河岸寂寂,没有渔火,也没有篝火,更没有人。

习玫红叫道:“人呢?人都到哪里去了?”

铁手和冷血这时才长吁了一口气。

然后他们把全身绷紧的每一寸每一分肌肉松弛下来。

铁手开始轻咳,一声,两声。

冷血道:“你……”

铁手摇头,微笑问:“你呢?”他的眼睛在冷寂的岸边温暖得就像一盆炉火。

冷血抹了抹嘴边的血丝,道:“不知是什么武器,无声,而且隔空击人,蕴有巨力……”

铁手道:“那人如跟‘单衣十二剑’一起联手,我们纵尽全力,亦只有四成胜算。”

冷血说道:“这人武功极高,不知是谁?”

铁手的眼睛闪动着一种难以言喻,既是奋悦但又伤感的光彩:“不管他是谁,我们一定还会再遇上他,到时候,这人是我的,你不要抢。”

冷血淡淡一笑,道:“二师兄,每当作战时,你总把强敌揽在自己身上。”

铁手道:“十二单衣剑,也是江湖上罕见的杀手,刚才一战,我挂了四道彩,只伤了他们五人。”

冷血忽道:“却不知那人为何不与单衣十二剑一道出手?”

铁手道:“因为他们今晚夜袭,主要目标不是我们。”

冷血回过头去,原本张大树是背靠着一株垂柳的,他回首看的时候,张大树还是靠着树,双手大字形的站着,嘴巴张开着,喉头里溢满了血块。

冷血冷哼一声,道:“那人以不知什么物体,击中树后,再由树身传力,震碎张大树的心脉而致死。”

习玫红皱眉道:“什么?”

冷血沉吟道:“奇怪,这些人为什么要杀张大树?”

铁手道:“那是因为张大树可能知道了一些秘密,他们不想他说出来。”

冷血道:“那么,张大树和郭伤熊是因为一个秘密而死的了?”

这时习玫红掩嘴叫出声来,因为她终于发觉张大树已经被杀死了。

“所不同的是,”铁手道:“郭伤熊是知道秘密的重要性而被杀,张大树可能根本没有这种醒觉。”

“那么说,”冷血道:“如果我们不来,也不找张大树问话,他们就可能没有必要杀张大树了?”

“可以这样说,”铁手皱着眉心说:“可是,张大树所知的秘密是什么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碎梦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