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梦刀》

第二章 神剑萧亮

作者:温瑞安

其实冷血会在此时此境出现,说起来一点也不偶然,因为在冷血和铁手办了“大阵仗”一案后,铁手和小珍准备去查看河上渔火及岸上篝火对打暗号的异事,而冷血和习玫红,却对“大蚊里”蚊子咬得人丧心病狂的事有兴趣。

所以冷血相偕习玫红,来到了大蚊里。

在大蚊里,早已搬迁一空,遍地荒凉,冷血也查不到。

冷血和习玫红男女有别,在大蚊里过宿,自然不大方便,所以便到最靠近大蚊里的大城——济南来了。

来到了济南,习三小姐想到的古怪花样可多的是,弄得冷血这憨男子很多时候都啼笑皆非,其中一项,便是习玫红从未上过青楼妓院,她一定要“见识、见识”青楼究竟是什么东西。

因为。‘青楼”里实在不是“东西”,更有许多难以为人所道的“东西”,冷血当然不想让习玫红去。

可是却给习玫红数落了一顿。

“为什么男人能去,女的就不能去?我偏要去瞧瞧!你不陪我去,我自己去!”

结果冷血只有陪她去了。

“化蝶楼”是冷血选的,困为“化蝶楼”毕竟是比较高级一些,虽然也是容污纳秽的所在,但比起有些一进去比屠宰场刮猪剜油皮还恶心的地方总是好多了。

习玫红不相信。

习玫红不单不相信,她还怀疑。

她还怀疑冷血怎么会知道那未多这些东西,所以她推论出来,冷血一定到过那些地方,而且一定常常去!

时常去!这使她一路上跟冷血赌着气不讲话。

冷血当然没有她的办法,也不知跟她如何解释是好;其实这种事,凡男人都知道,女人知道的也不少,不过习三小姐既然不知道,要解释也解释不了。

其实习玫红也并非完全不知晓。

她也隐隐约约,知道了那么一点:那是下流地方,有教养的人不去之所在。她娘生前就不曾去过那些地方,但她时常酗酒的爹爹去过了——这还是有一一次在她年纪小的时候,听娘骂得凶虎虎要把花盆向爹爹丢甩过去的时候,忽然爆出来的话。

她很想听下去,可是爹和娘发现她在,讪讪然的放下了要扔的花盆,过来哄她出去。待她出得了门房,门里乒哩乓哪的甩碎声才告响起。

习玫红心里就想:爹也去那些地方,爹是坏蛋!爹爹既然是坏蛋,娘也去给爹看嘛!要不,就不公平!而且,娘不是常对她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吗?既然出嫁从夫,爹去,妈就更该去了!

所以,冷血去过,她也一定要去。

而且,她立定心意:冷血做什么,她就做什么,比比看谁坏!

故此,她随冷血来到了“化蝶楼”。

她看也没什么,只是一大群男子在看人跳舞,她虽不会跳舞,在庄里第一次学舞蹈就打破了三只花瓶三个古董和三十粒鸡蛋以及扭破了一条心爱的裙子,所以爹爹绝望地摇头改教她习武,她还是很清楚地知道,女孩子跳舞不是件坏事。

——那为什么娘叫这些所在做“坏地方”?

就在这时,她看到冷血眼里发着光。

她开始以为冷血在看她,所以有点羞涩的低了头,望自己还穿不大习惯的布鞋。后来才发现冷血不是望向她。

——难道是望那些跳舞的女子?

习玫红正无名火起,她稍稍知道这里为何是“坏地方”了,可是,她又发现冷血不是望向那些女子。

冷血望的是男子。

原来是吴铁翼!

所以习玫红追出去的时候,她已恍然大悟:原来青楼妓院之所以是个“坏地方”,因为有坏人在那儿,而且是坏男子!

习玫红现在在想些什么和怎么想,冷血是当然不知道,他为安全计,先遣走习玫红去追吴铁翼,又替追命断后,他自己要独力面对这眼前的大敌——神剑萧亮!

他问萧亮:“我不明白。”

萧亮微微笑着,眉字间有一股淡淡的倦意:“在你的剑或我的剑染红之前,不明白的都可以问。”

冷血就问:“以你在武林的盛名,可在江湖上大展拳脚,为何要替吴铁翼卖命?”

萧亮笑了:“我没有替吴铁翼卖命。”

冷血眼光闪亮着:“哦?”

萧亮接道:“我是替赵燕侠卖命,他叫我保护吴铁翼,我只好留着他的狗命。”

冷血不解:“难道赵燕侠就值得你去为他拼命?”

萧亮忽然说:“你的剑法很好,我知道。”

冷血不明白他为何忽然改换了话题,但答道:“其实我没有剑法。”

萧亮肃然道:“我知道,你只有四十九剑,剑剑皆在取人性命,所以是剑,不是剑法。但在我眼中,用剑取人性命的方法,就是剑法。”

冷血颔首道:“所以,我注重剑,你着重的是剑法。”

萧亮却道:“我也不很注重剑法,我比较重视剑意和剑势。”

冷血重复了一句:“剑意和剑势?”

“是。”萧亮凝视着手上折剑,目光映着剑光的森寒:“我剑势如果取胜,就能令对方败,我剑意要是发挥,就能使对手死。”

冷血冷冷地道:“我还未败,也还未死。”

萧亮却说下去:“人人都知道你剑使得好,却不知道是要经过日以继夜的苦练,才能御剑的,否则,只能被剑所御,成为剑奴。”

这个道理冷血自然明白。每天的苦练,血和汗,加起来可以盈满浇菜园的大缸。清晨像虫承都未曾叫之前就练剑,直练得剑刺下了蝇翼而不伤其毫;到了半夜,梦中乍醒,陡然出剑,为的是考验自己猝遭暗算时发剑是不是仍一样快准狠!

所以冷血很同意萧亮这句话。

“我们都不是一生下来就会武功的;”萧亮补充道:“在武功未练成之前,有很多死去的机会——”

冷血截道:“练成后更多。”

“但毕竟练成了;”萧亮的笑意有一股讥俏的况味,“我未练成之前,忍饿受寒,若不是赵燕侠接济,我早就死了。”

冷血望定他,叹了一口气,道:“你就是为了这点而帮他?”

萧亮笑了,笑容更寂寞:“这还不够成为理由吗?”他看着手中折剑,垂目凝注,好一会才接道:“那时,还有我那患病的老母……”

语言一顿,反问冷血:“你知道对一个未成名但有志气的人正身陷劣境,在他一事无成退无死所、身负囹圄时受到人雪中送炭接济时的感激吗?”

冷血无言,他想起诸葛先生。

萧亮的笑容有说不出的苦涩,他一面看着折剑,一面笑:“所以说,如果你要帮一个人,就应该趁他落难的时候。虎落平阳被犬欺,一个人困苦的时候,任何一点关怀都胜过成功后千次锦上添花,是不是?”

冷血仍然想着诸葛先生,诸葛先生虽在他们孤苦无告时收留了他们且将一身绝艺相传,但除了公事诸葛先生绝少要求过他们为他做些什么。

萧亮最后一笑道:“我们还是交手吧!如果你还是要抓吴铁翼,而赵公子还是要留他一条命的话。”

冷血长叹道:“可是这件事,由始至终,本都跟你无关的呀!”

萧亮淡淡地道:“两个国家的君王要开战,死的还不尽是些无辜的军民么?自古以来,都是这样。”

冷血着实佩服追命,因为追命除了一双神腿、一口烧酒和追踪术冠绝天下外,他的一张口,每次能在危难中把敌人诱得倒戈相向,跟二师兄铁手能把敌人劝服化戾气为平和的口才,有异曲同工之妙。但他可不行。他现在就劝不服萧亮。

只听萧亮道:“你出手吧,不然的话,别人还说,什么武林高手,交手前必罗哩罗嗦的一大番口水,也不知是用剑刺还是用牙齿咬的!”

冷血想笑,可是笑不出。

这时旁边的围观者叫嚣起来了。

“宰了他!”

“他妈的这小子扰人清梦!”

“怎么嘞?不敢动手是不是?!怕了吧!”

“杀!给我狠狠地杀!光说话怎行,谁赢了我赏钱!”

这些人大半是公子哥儿,过惯了富豪的生活,有家底照住,平时也杀了一两个人过了杀人痛,杀人对他们来说,是教血液加速的刺激玩意。

何况他们不知道这个青年就是冷血。神捕冷血。

他们只知趋炎附势,见神剑萧亮出手救吴铁翼,便以为萧亮必定能赢,就算那持折剑的人胜不了,赵公子还有三十多个师父留在这里,打不死他压也压死他了。

所以这干“败家子”更加得意忘形,甚至以一赔十豪赌起来,打赌萧亮和冷血的胜负。

那三十几个赵燕侠的师父,只远远的围着,并不作声,他们的任务是不能给冷血活着,但最好不必他们亲自来动手。

他们也想看这一战,虽然他们也不知道那神情坚忍猿背蜂腰的青年剑手是谁!

离离脸色苍白,依柱而靠,小去、呼延五十和呼年也都不在她的身边。

萧亮却在此时忽道:“我们不在这里打。”

冷血本来扬起了剑,听到这句话,剑尖垂地,道:“哦?”

萧亮道:“因为我们不是鸡、也不是马,更不是狗在互相咬噬,我们不给任何人押赌注。”

他冷冷地加了一句:“他们不配。”

六七个豪门公子和近身家丁一听之下,勃然大怒,纷纷抢骂:“嘿!敢拐着弯儿骂起大爷来了!”“这小子敢情是活不耐烦了!”“去你的——”

暮然剑光一闪。

人都止了声。

那几个出口恶署的人,也没看到什么,同时都只见剑光一闪,耀目生花,头上一阵辣势,伸手一摸,刮沙沙的很不自在,彼此一望,差些儿没叫出来。

——原来额顶都光了一大片,帽子方中,飘冉落地。

萧亮折剑一划,毫毛籁籁而落。

那些贵介公子,可都没有人敢再作声。

这时有两个人说话了。

一个脸大如盆,凹鼻掀天的老者吆喝道:“呔!姓萧的!你敢窝里反不成!好好敌人不杀,倒反过来算什么玩意!”

另一个是大眼深陷,黄发阔口的挽髻道人,骂道:“咄!赵公子命你杀人,不是要你赖着聊天的!”

这两人都是赵燕侠的两名师父。

能够做赵燕侠的师父,手上当然有点硬功夫!

在他们说话之时,他们已有了准备,说罢都留心提防,不仅他们如是,其他三十个在场的“师父”,也是同样:大家同在一处讨饭吃,总要顾全彼此的饭碗。

没料萧亮只是淡淡的向冷血道:“我们出手找个没人的地方再打。”

冷血道:“不能。”

萧亮道:“为什么?”

冷血道:“刚才三师兄托我照顾那位姑娘;我跟你出去交手,就不能顾及她。”

萧亮笑道:“那你跟她一道来。”

冷血也笑了:“那你不怕我二对一攻击你?”

萧亮哈哈笑道:“我怕么?冷血是这种人吗?”

冷血大笑道:“好!能与你一战,痛快!”

围观的人蓦听那人是神捕冷血,都为之一愣。冷血和萧亮排众人而出,忽尔西下疾逾闪电的光芒一绕,那两名老师父慌忙后退,只觉脸上一凉,却并无异状,心道好险,幸而自己退得快。却听萧亮道:“我与冷兄决一死战,除那位姑娘外,谁跟来,谁就是与我为敌。”说着刷地收了剑,大步行出“化蝶楼”。

冷血也收了剑。适才的两道剑光,一道是他发的,另一道发自萧亮。他很清楚萧亮的剑法,也很明白此行之凶险。

他向离离示意,离离随在他身后,跟了出去。

直至三人消失之后,“化蝶楼”才从鸦雀无声中回转到像一壶开沸了的壶水。那两个黄发阔口和凹鼻掀天的师父正想为自己能及时避过剑光的事夸耀一番之际,忽觉眼前似洒了一阵黑雨,在众人讪笑声中,始知二人的四道眉毛,都给人剃掉了,迄今才削落下来。

——可是,两道剑光,怎能剃掉四道眉毛?

这样的剑法,教他们想也想不出来。

但此际的萧亮与冷血,不单要想得出对方的剑法,而且还要破对方的剑法。

如果冷血的剑不是无鞘剑,萧亮还有一个办法可破去他的剑法。

那就是在冷血未出剑之前先刺杀他。

只是冷血的剑是无鞘的,也就是说,根本不用拔剑出鞘,而且,萧亮也不愿意在一个剑手未拔剑前下杀手。

那样等于污辱了自己的剑。

冷血也有一个办法可破掉萧亮的剑法。

萧亮曾出手三次,一次击退离离,一次吓阻那干跟地痞流氓没什么两样的少爷们,一次则是给赵燕侠其中二个师父小小“教训”。

三次冷血都瞧得很清楚。

所以他肯定萧亮的剑只有一个破法。

避开他的攻击,欺上前去,与之拼命。

可是冷血也立即否决了自己的决策。

第一,他不想要萧亮的性命。

第二,就算他想要萧亮的命,也未必躲得过他的攻击。

第三,如果萧亮所用的不是一柄折剑,那自己的方法,或许还有望奏效。

但萧亮用的是一把折剑。

已折的剑,可作短兵器用,冷血冲上去拼命,却正好是对方剑法的发挥,这样子的拼命,很容易便会拼掉自己的一条命。

冷血从来没有遇过一个使剑的敌人能像萧亮一般无懈可击;正好萧亮也是这般想法。

可惜他们已别无选择的余地。

谁的剑锋染上了对方的血,谁便可以活着回去。

萧亮还说是为了报赵燕侠之恩而与冷血决斗,但冷血呢?

——他又为了什么?

如果说是为了正义,那未,正义又何曾为他做了什么?如果说是为了江湖,那么,江湖又何尝给他些什么?

或许,有些人活着,挫折、煎熬、打击、污诬,都不能使他改变初衷,也不能使他有负初衷。

萧亮暮然站住。

柔和平静的青色山峦,在平野外悠然的起伏着,远处有炊烟淡淡,眼前一片菜花,在平野问点缀着鲜黄与嫩绿。

黄和绿,那么鲜亮的颜色,衬和着喜蝶翩达其间,洋溢着人间多少烟火炊食的人情物意。畴野寂寂,菜花间有一颗枯木,枯木上生长个一株绿似杨柳生气勃勃的嫩树。

冷血深深吸一口气,那黄绿鲜亮间像在沁凉空气里加添了颜彩的喜气。

——好美的平野!

——好美的菜花!

萧亮缓缓回身:“我们就在这里决生死吧。”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碎梦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