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梦刀》

第一章 大梦方觉晓

作者:温瑞安

吴铁翼倏卷起一声大喝:“谁?!”

追命在习玫红耳边疾道:“你快走,我断后!”

——吴铁翼、赵燕侠还有五十四个师父及“风雷雨电”等一千手下,自己恐不是敌手!

——不管如何,先让这小姑娘逃生,才算对得起四师弟冷血!

谁知道习玫红柳眉倒竖,杏目圆睁道:“我不走!”

追命急道:“小姑娘,你去,搬援兵来这里救我。”

习玫红仍是拧头:“那你去搬援兵,我来救你。”

这时吴铁翼又厉声喝道:“朋友老不出来,我只好动手相请了!”

追命转念如电射星飞:“冷血在化蝶楼跟神剑萧亮搏战可能遇险,只有你才可以有能力救他,而且救了他再带他来此地救我,你就一连救了两条人命了,好不?”

习玫红听得高兴起来,想到每次都是冷血出风头,这可给她威风一次了,便道:“好!”

追命迅道:“好还不快去?!”

伸手一推,把习玫红推向斜里窜出去,习玫红十分机伶,趁着天色昏暗,借地势土岗起伏掠去。

但习玫红一动,吴铁翼已怒啸攫来!

追命正慾挺身而出,使吴铁翼转移目标,俾使习玫红间隙冲出。

不料头顶一个声音懒洋洋地道:“吴老,你尽管天上飞的时候,有没有想到,摔下来,是怎么一个样子?”

吴铁翼一听,人像被一口凿子钉入了地里,立时僵住,动也不动,双目直勾勾地看着土岗之上。

土岗之下的追命,也正仰脖子往上望。

一轮皎洁明月正升空。

只见一条人影,缓慢地、懒洋洋的,不慌不忙伸了个懒腰,打了个长长长长的呵欠,正是那在化碟楼打呵欠的公子。

在暮色中吴铁翼两只深邃的眼珠像两点碧火,一个字一个字地道:“方觉晓?”

土岗上的人又打了个呵欠:“人生不如一梦啊。吴老,你梦见我,财宝就要飞了,是噩梦啊。我梦见你,钱财就塞到手心了,是好梦啊。究竟是你梦见我?还是我梦见你呢?”

吴铁翼的长髯,无风自动,显然是极力竭抑着自己内心中的愤怒。“方觉晓,你是怎么来的?!”

追命听得心里一动,他也很想知道答案。

谁知方晓觉说:“我做了一个梦,梦醒时,人就在此荒山,对此良辰,赏此奇花,休此皎月,见到你这样的恶人了。”

吴铁翼连长衫也鼓卜了起来:“你放屁!”

方觉晓说:“梦中无这一句。”

吴铁翼怒道:“去你的春秋大梦!”

方觉晓叹道:“对,对!孺子可教,春秋战国,都不过是一场南柯梦。”

展铁翼恨声叱道:“今日我教你活着做梦来,死了归上去!”

方觉晓悠然道:“是那,非那?化成蝴蝶!梦醒了无痕,更无去来。”

吴铁翼气歪了下已:“你……!”

赵燕侠忽道:“方公子……”

方觉晓道:“吾非公子,公子非吾。”

赵燕侠改口道:“方侠士……”

方觉晓截道:“梦里人无分善恶,何能行侠?”

赵燕侠也不生气:“方先生……”

方觉晓仍打岔道:“先生先死,方生方死,何分彼此。”

赵燕侠微微一笑,毫不气馁:“大梦方觉晓……”

方觉晓这才稽首:“正合我脾胃,省了称呼,多做些梦,最好。”

赵燕侠笑道:“方觉晓做梦,何以做到了敝处?”

方觉晓道:“我的梦是在你们车篷顶上做的。”

追命听了心中一震。他扶持习玫红躲在车底下匿进来,却没料到还有一个方觉晓在车篷上混了进来,而且一直在自己藏身的土岗之上,自己一直没有发现,且不论方觉晓有没有发现他,这份功力都可算非同凡响。

赵燕侠笑道:“方大梦做梦,可是做对了地方了!’’

方觉晓笑问:“哦?”

赵燕侠微微笑道:“我们的举世功业,正万求不得大梦方觉晓的臂助,若蒙相允,咱们视先生为供奉,如获神助。”

方觉晓摇头摆脑,居然在月光下踱着方步,反复思哦。

追命却听得手心一紧,握紧了拳头。

——如果方觉晓肯加入这干邪魔歪道,吴铁翼加赵燕侠加上方觉晓还有神剑萧亮,这样子的阵容,就算“四大名捕”一起出手,也未必挑得了!

方觉晓笑了:“大梦方觉晓。”

赵燕侠不明白他在说些什么,只能以不解的神情望着他。

方觉晓摇头摆脑他说:“我已经是大梦方觉晓了,你们又以梦来诱我,其实成败利钝,不过都是一场大梦,我既有梦,你们的梦,我敬谢不敏。”

吴铁翼怒笑道:“方觉晓,你这是好梦不做做噩梦!”

方觉晓悠然叹道:“谁教江湖人中相传吴铁翼遇上了方觉晓便等于命里逢着了克星,这噩梦敢情是你前世欠我的。”

吴铁翼也不答话,只叱喝一声:“风、雨、雷、电!”

只见暗暗青穹中人影倏现,雳嘞嘞一阵连响,隐有殷殷雷电,挟空劈来,追命眼快;瞥见四人各在土岗之上,居高临下,准备扑击方觉晓。

这四人就是日前所见的唐又、于七十、文震旦、余求病四大高手!

追命知道四人决不易斗,想扬声警告方觉晓,却听方觉晓道:“你知道江湖人为什么传我‘管不义事,劫不义财,杀不义人,留不义名’么?”

他仿佛完全不觉察四人的存在:“我既管不义之事,取不义之财,诛不义之人,又为何留的是不义之名?”

方觉晓倒是自问自答:“那是因为我杀人的方式,太过令人深恶痛绝。”

他笑笑又道:“我是用对方武功极纤微的懈隙之处,加以利用而杀之,江猢上人人危惧,怕我有日也用这种有无相循、虚实相应、由静生动、以动灭静的伎俩来对付他们的绝艺,所以都说我不学无术,雕虫小技,打胜了是侥幸落得个不义之名。”

他笑着反问:“你说,江湖人好不好玩?”他问这一句的时候,眼光有意无意,瞟向追命。

追命不禁苦笑。

武林中人气量狭仄,跟文人可以并齐,远超乎一般人想像,当然也有气态豁达者,但就一般而言,攫权夺利,逞强好胜,明争暗斗,好名贪慾,在所多有,以致武林常起血腥风暴。武林亦不免党同伐异,手段之毒,难以想像。大梦方觉晓有才无权,又孑立不群,人畏他武功深不可测,又知他独来独往,纵行侠仗义于世,不免视之为邪魔外道,加诸于不义之名,方免其坐大了。

这是江湖人的悲哀。

方觉晓神情洒脱,孤傲自洁,但他问了这句话,即是说他仍不能超尘梦中,仍是介怀于这句话。

但是江湖上有的是流言蜚语。若然介耿于心,又有何安宁之日?

就连“四大名捕”,不一样被一些人恶意中伤为朝廷爪牙、宦官走狗之辈?追命等对此,只能充作不闻,否则早就挂冠忿然而去了。

但闻方觉晓又道:“所以我出手,狠出了名,最好,不要逼我动手,否则,一场大梦,醒时十里荒冢自凄寒了。”

赵燕侠道:“方觉晓,本来你可以走的,可惜你却来了这里!”

方觉晓淡淡地道:“来了这里,就算你不杀我,也怕秘密外泄,是不是?”

赵燕侠有些歉意的笑了笑:“你想不死,只有一法。”

方觉晓笑道:“为你所用?你不怕我谋叛作反?”

赵燕侠道:“饮下花汁,就不怕了。”

方觉晓道:“那我岂不等于行尸走肉?还是死了好了。”

赵燕侠长叹道:“你既求死,只好死了。”

他的话才说完,迎空下了一阵骤雨!

这时天色已暗,暮色四合,一点残霞,血一般的坠在碧绿的崖前,映得那无声滚涌的雪瀑隐透红光,阴凉深寒。

那一阵密雨,像一盆水般却只向方觉晓一人泼落。

那不是雨。

那是暗器。

文震旦的暗器。

方觉晓本来还在谈着笑着,忽然之间,身形慢动,已脱下两只布鞋,扬晃一兜,数十点密雨似的银光,全收入了布鞋之内。

但唐又已经出手。

他一扬手,火星滚滚,烈焰飞扬,火龙似的卷向方觉晓。

方觉晓身形一晃,已没入花丛之中。

花海平垠,恍似碧波无纹。

吴铁翼春雷似的喝了一声:“别烧了花——”

唐又自然吃了一惊,但“雷火”已发了出去,收不回来,只怕焚及花海,急忙向余求病求救,“大旗卷风”余求病忙用“都天烈火旗”一罩,把火焰尽灭。

余求病正扑灭火焰之际,“飕”地一声,一人冲天而起。

余求病是“风、雷、雨、电”中的风,轻功最高,而且正居高临下,但正在他弯身灭火之际,不意白影一闪,破空而起,犹在自己之上。

余求病大惊,大旗急卷,只见方觉晓犹似夜鸟在月光下飞翔起来,冰飞雪舞般地卷入了大旗所发的罡飚怒号之中。

于七十见余求病有危,也和身扑来,雷电锤凿,一起向方觉晓背后劈到!

只听一阵摧断散裂之声,雷鸣风怒,轧然而绝,于七十的锤凿,打入了余求病身体之内,几乎将余求病身躯震炸得血肉横飞!

而余求病的大旗,却不知怎地,缠勒上了于七十的脖子,于七十裂目伸舌,足有半尺来长,脸色涨紫,扎手扎脚落了下来,僵在地上,己然气绝。

才一个照面,方觉晓已毙“风”余求病、“雷”于七十两人!

同时间,唐又的暗器已发了出去。

方觉晓居高临下,利弊悬殊,钳制余求病,又引动余求病与于七十互刺而殁,但他力已尽余势已衰,唐又的暗器,正打在他背上。

这风吹电逝的光景,文震旦也抢身扑至,倏然之间,脸上忽给人打了一把暗器。

这暗器正是他腰间镖囊中的毒砂。

在星飞电掣的瞬间,敌人已在他镖囊掏出了毒砂杀掉了他。

唐又也同一刹那,发现暗器所中,只是仿佛幻影,而自己胸膛,也突然像给一口沾满了千百把利刃的钉板拍入一般,原来自己所发的暗器,全在龙飞电掣瞬息之间,被方觉晓以袖一挽,引得倒飞了回来,射了个满膛满腹。

唐又和文震旦倒下去的时候,离于七十及余求病之死,不到弹指功夫。

吴铁翼座下四大高手,一齐毙命。

“风、雷、雨、电”要动手的时候,追命正想出去助方觉晓一臂之力,可是,他现在已打消了主意。

连吴铁翼也改变了念头。

原本在余求病、文震旦、于七十、唐又出手围攻的时候,吴铁翼正想趁隙偷施暗袭。

但他现在也看得出来,不但没有这个必要,而且也来不及了。

只闻方觉晓拍了拍手,又打了个呵欠,漫声道:“我看,赵公子的五十四个师父,也不必出来冒这趟浑水了吧?”

一阵稀落掌声传来。

“好功夫!”

拍掌的人居然是赵燕侠。

“刚才方兄所表演的就是江湖上只闻名了五百年,却不见有人会使的‘颠倒乾坤五行移转大法’厂?”

方觉晓微微笑道:“名字长死了,就叫‘大梦神功’不好吗?”

赵燕侠笑道:“好个‘大梦神功’,跟吴大人‘刘备借荆州’的‘借力神功’,可有异曲同工之妙!”

方觉晓不以为然:“曲是异曲,我的洪正,他的萎靡。”

吴铁翼眼见方觉晓武功着实非同小可,不怒反笑:“方兄和我,不如合作,正好如虎添翼,各得其利!”

方觉晓道:“奇怪?”

吴铁翼问:“方兄有何纳闷之处?”

方觉晓道:“我不知何时与你称兄道弟来着?”

吴铁翼脸色一沉,强自压制。赵燕侠却道:“阁下却不知道一件事。”

方觉晓也不相询,微微笑着看他。

伸知道赵燕侠既然问得出口,就一定会说下去。

赵燕侠果然说了下去:“阁下不知道‘颠倒乾坤五行移转大法’最忌的是‘大须弥正反九宫仙阵’。”

方觉晓微微一震,脸上却不动声色:“这正如‘大梦神功’怕醒一样。”

他笑了笑又道:“可惜,你所说的那种阵法,迄今已无一人能使。”

赵燕侠笑说:“非也。”

这回到方觉晓忍不住要问:“难道……”

赵燕侠截道:“天下确然无一人能催动这‘大须弥正反九宫仙阵’,但却有五十四人能同时合力施展。”

方觉晓一晒道:“阁下的五十四位师父?”

赵燕侠一笑道:“在下的五十四位师尊,武功虽然不济,但奇门杂学,无不精博,方公子可小觑了。”

说罢,赵燕侠拍了拍手掌。

五十四个人,鱼贯而出,各依方位站好。

追命一见,心中一阵忧急,看来赵燕侠五十四个师父皆已返回,化蝶楼事衅已休,却不知冷血如何了?

方觉晓脸色较为凝重,道:“这阵既已摆下,我只好破阵了。”

赵燕侠扬手道:“方公子自管请便。”

赵燕侠扬手之际,五十四人立即发动阵势,这阵势其实不离“生死幻灭晦明之门两仪四象”的生克变化,窍妙玄奥,但是走易变位之际,五十四人为奥援,等于是一个人,倏忽间有了五十四双手臂,五十四对眼睛,而且还身兼五十四人的功力,这就如同风雷杀伐、山崩海啸,有飚轮电转之巨力。

方觉晓善施借力打力、着力化力,但五十四人贱轮霞转消长不休之力,却非他一人所能化解!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碎梦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