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梦刀》

第三章 大梦神剑

作者:温瑞安

花静如海,冰轮皎空。

方觉晓与萧亮遥向对应,彼此身上,不带一丝杀气。

萧亮苦笑道:“我不能败。”

方觉晓明白。神剑萧亮的剑,在于决胜负,若不能赢,就只有输,每胜一次,剑气更炽,剑锋每饮一滴敌人血,剑芒更盛!

但只要败一次,便永无胜机,就像一个永远只有前进而无法后退的战神,败等于死。

何况萧亮剑是折剑,一柄折剑仍当剑使,是表示了不能再折的决心。

可是方觉晓也不能败。

世事本是一场大梦,成败本不应放在心上,但是方觉晓却知道,他可以坚持这种不以胜为胜以败为输的态度去对付任何挑战,却不能用这种方法来应付神剑萧亮。

因为神剑萧亮的剑法是“以威压敌,以势胜之”。

这种方法是取自兵法上:“威,临节不变。”而这又以“不动制敌,谓之威;既动制敌,谓之势。威以静是千变,势以动应万化”。

最可怕的是萧亮的剑法,在颠微毫未之间,生出电掣星飞的变化,在静之威中生动之势,而动势递转而为静,凭虚搏敌,无有不应。

方觉晓的“大梦神功”是借对方之法而反挫,但面对萧亮若仍持无可不可之态度,则不及自静以观变,相机处置萧亮由威势动静中所生之攻击。

除非方觉晓一反常态,先以必胜之心,运“大梦神功”,罩住对方“,一触即发,先行反扑,才有胜望。

否则必败无疑。

所以方觉晓也微微一叹:“我也不能败。”

两个只能胜,不能败的同门决战,结果往往是一方胜,一方败,或两败俱伤。

可惜他们都没有另一条可选之路。

方觉晓诛杀“风、雷、雨、电”四大高手,再破“大须弥障”杀十二人,挫败吴铁翼,他都没有亮出武器。

此刻他终于亮出了兵器。

他的兵器原来是一面镜子。

宽一尺,高三尺,厚约半寸的一面琉璃大镜。

他这项武器,轻若水晶,也不知是什么制的,自怀中取出时只不过一个方盒大小,打开来却迅即长大,光可鉴人,须眉纤毫,无不毕现。

晶镜在月光下荧荧浮亮。

众人连追命在内,都不知他此刻取出面镜子有何用途,只晓得方觉晓适在难中,仍不肯用这面镜子,此际方才使用,必是杀手铜。

只见萧亮剑眉一竖,双目焰焰,一个字一个字地道:“吴天镜?!”

方觉晓微嗤一声,似对自己自嘲:“天镜,师父所传,师父所授,师父所赠,没想到……”

萧亮又打了一个喷嚏。

他这个喷嚏一打,即时发披于肩,厉瞳若电,威棱四射,缓缓提起了折剑:“没想到……吴天镜有一天对上了神折剑!”

这是决斗前的最后一句话。

萧亮的心胸被斗志所烧痛,但他尚未出手,发现方觉晓有着同样的杀气如山涌来。

当两人气势盛极又完全一样时,就像两把剑尖相抵,因而发出的烈的火花:萧亮发现自己的杀气愈大,对方的杀气也反迫了过来,他只有渺乾坤看一粟,缩万类看方飓,只酌斟眼前一步,只专注手下一剑。

由于他并不一味猛进,反而定静待机,风拂过,对方人影一闪。

——是对方先沉不住气?!

萧亮已无暇多想,光霞做能的剑芒,发出了飚飞电驶的一刺!

他这一剑,果然命中。

只听一声清脆的碎裂之声,晶镜四裂,碎片逆溅,他刺中的是他自己的影子。

这刹那间,他所有的杀气锐气,全发了出去,刺在虚无的自己之中。

方觉晓已滑到了他的背后。

他虽无法把萧亮一剑反击回去,但已用“吴天镜”行起“大梦神功”,将萧亮的“神折剑”消饵于无形。

此刻他要做的是先封住萧亮的穴道,然后搏杀吴铁翼,再解萧亮穴道。

他以“吴天镜”及“大梦神功”破萧亮一剑,已十分吃力,却没料在这电掣星飞的刹那之间,一股巨力,斜里涌至!

这时他的掌已贴到萧亮背心“背心穴”上,他本来只想以潜力暂封萧亮穴道,那股怪劲一到,如异地风雷,方觉晓应变奇速,身如浮沙薄云,毫不着力,只要对方一掌击空,立刻将对方击虚之力壅堵反击,挫伤对方!

却不料对方掌力从冲涛裂浪般的功力,骤然反诸空虚,变成以虚击虚,反得其实,说时迟,那时快,“砰”地击中方觉晓!

这一击之力,足以使山石崩裂,树折木断,飚轮电旋间击在方觉晓身上,方觉晓一时不备,只觉浑身血脉飞激怒涌,一股大力,透过体内,在掌心直传出去。

这一下,不啻是等于在萧亮背心要害上施一重击。

萧亮本在半招之间,误我为敌,而被方觉晓所败。

但他万未料到方觉晓会重创他。

方觉晓全神御虚击败萧亮,但一失神间为敌所趁,不但身受内伤,也被神剑萧亮击得重创。

萧亮踣地。

方觉晓也倒下。

出手偷袭的人拍拍手掌,像拍掉一些尘埃,笑着说:“神剑萧亮,剑法如神,名不虚传;大梦方觉晓,迎虚挫敌,更是令人钦服……只惜,危机相间何啻一发之微,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方兄萧兄,世之奇侠,都没想到会为在下所趁吧。”

赵燕侠非常快乐,非常安详地这样说。

赵燕侠的出手,疾如电卷涛飞,连在暗处观战的追命也来不及出手阻挡。

惊人的是:赵燕侠这一出手间所显示的武功,绝对在吴铁翼之上。

萧亮倒在地上,吐了一口血,又吐了一口血,已经吐了七八口血了,可是他觉得体内血脉激荡,仿佛还有无数口血要吐,他已失去再作战的能力,向方觉晓喘息道:“师兄……这次咱们……可是鹬蚌之争了……”

方觉晓也肺腑皆伤,一面吐血一面说话:“是我……累了你……我不打你那一掌……又怎会给这小人……这小人用‘移山换岳’的功力……引接到你身上去……”

萧亮惨笑道:“若不是我……你……你也无须打这一场……冤枉战……”

赵燕侠笑道:“你们也不必你推我让了,我也不杀你们……待花熬成葯后,你们服了便听我遣唤,自是难能可贵的强助!”

方觉晓变色,面如白灰:“你还是杀了我们吧……”

萧亮怒道:“我们宁死……也不为贼子所用……”

赵燕侠轻笑了一声:“求死么,只怕没那么容易。”

吴铁翼走近一步,从他眼中已有惧色里可以知道,他也从不知晓赵燕侠的武功是如斯之高,“移山换岳”的功力自一个数十年来已销声匿迹的怪杰赵哀伤使过力败六大派掌门外,从未闻有人用过,而赵燕侠适才偷袭方觉晓那一下,确是这种不世奇功。

“赵公子,夜长梦多,还是早日除根的好!”吴铁翼因吃过方觉晓大亏,恨不得立刻将之铲除方才干休。

赵燕侠道:“我这一掌打下去,只怕有人不肯。”

吴铁翼道:“谁?”

赵燕侠微笑道:“土岗下的朋友。”

只听他扬声道:“土岗下的朋友,请出来吧,否则……”

他说着的时候,双掌早已蓄“移山换岳”之力,只要对方一有异动,立刻发动,决不让方觉晓与萧亮被人救走。

但他断未料到话口未完,巨劲来自背后的花海之中,一左一右,逝如电逝,游龙夭矫,事出仓卒,赵燕侠怪叫一声,御虚龙行,滑飞三丈,躲过一击!

吴铁翼惊觉已迟,只好硬接一击!

仓皇间他不及运“刘备借荆州”神功,只好全力一格,“嘞”地一声,左手腕臼为大力震脱,右手筋脉全麻,却藉势倒飞,落于丈外。追命双腿飞击,连退二人,即疾落了下来,守护萧亮、方觉晓二人。

赵燕侠乍然遇袭,占了钳制二人的有利地位,他和方觉晓都没有料到本来躲在土岗下的追命,不知何时,已移到霸王花海之中匿伏,以致差点令赵燕侠也着了道儿。

吴铁翼怒叱道:“你怎么来的?!还有多少人?!”

吴铁翼乍见追命,怕的是追命己纠集官兵前来围剿,追命本来也想延挨时间,等习玫红率冷血等赶至方才动手,但此时为了救护萧亮及方觉晓,也理会不得那么多了。

赵燕侠冷笑道:“就他一个人。”

追命因为情知会有人来,便故意道:“赵公子好耳力。”

赵燕侠道:“阁下就是名捕追命了?”

追命笑道:“这次倒要赵公子饶命的。”

赵燕侠微微笑道:“我们本就没有杀你之意。”

追命也笑着以眼睛向地上两人一横:“公子所饶之命,不是我,而是大梦、神剑二位。”

赵燕侠长叹一声,语音萧索:“这又何必呢?”他顿了顿,又说:“你的要求,反而要我杀三个不可了。”

追命问:“没有别的方法么?”

赵燕侠反问:“追命三爷倒可说说还有什么方法?”说着望定追命。“譬如邀你加入我们,你会应承吗?”

追命摇首:“不会。”

赵燕侠笑了:“就算是会,也没有用,围为,我怕你使拖刀之计,虚与委蛇,那时,我又成为三爷所破的各案中一名就法者了。”

追命想了想,笑道:“看来,是真的没有别的法子。”

赵燕侠长了长身,把伸入袖子里的手,缩了出来,淡淡地道:“那么,请了。”

这时月移中天,犹似一盘明镜,清辉如画,洒在花海上,宛如新沐,赵燕侠随随便便的站在那里,出奇的眉目奇朗,也特别神采奕奕,仿佛冰轮乍涌、银轮四射的明月,使他动了诗兴,正在寻章问句一般。

但追命却知道,这是一个前所未遇、莫测高深的大敌。

他一方面全神备战,另一方面也想尽可能延挨时间,希望冷血等人能率众赶至。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碎梦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