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梦刀》

第四章 喷嚏与呵欠

作者:温瑞安

赵燕侠情知无人来援,他只有自己找出一条活路。

他稍一分神间,“太乙五烟罗”突被冷血无坚不摧的剑光所绞碎!

冷血一招得利,剑势立时长驱直入。

就在这时,他只觉手腕上传来一股巨力,要把他掌中剑震脱而飞。

冷血的武功全在他的剑上。

剑在人在,剑亡人亡。

他的剑飞出,但并未脱手,他的人竟似比剑还轻,随着剑势斜飞出去。

赵燕侠迎空追击,两人在半空相搏七十二招,冷血掌中剑第二度被打飞。

冷血只觉得自己出手愈快、愈狠、愈强,回击的力量就越大、越疾、越劲!

他不知道这就是赵燕侠的“移山换岳”神功!

他第二度随剑势飞飘,长剑依然并不脱手。

赵燕侠的“移山换岳”借对方剑气反攻,二度震飞长剑,但震开的仅是人已跟剑合一的躯体。

赵燕侠第三度发出“移山换岳”神功,同时,回手抽出一支一十七节三棱钢鞭,一鞭横扫冷血!

冷血飞跃闪躲,已不及迁就剑势,眼见剑就要被自身之剑势带飞,冷血闷哼一声,“崩”地一响,剑自首端七寸处折断。

剑自崩折,赵燕侠的内劲“移山换岳”全宣泄在断折的剑尖上,“哧”地那一截剑尖迸射三丈,直入巨石之中,多年后,有矿工采石时无意间发现剑尖在石心之内,苦思不出有何力量能致石中生剑的奇事。

但剑的另一端,已刺在赵燕侠身上。

断剑本就是冷血的剑招。

可是冷血刺中对方左胸一剑,右胸也犹似着了对方一击,力道与自己所发完全相同。

他虽然伤了赵燕侠,但“移山换岳”功把其剑身蕴含的巨劲全击在他的身上。

一刹那间,两败俱伤。

赵燕侠不敢恋战,纵身飞遁。

两人虽同时受伤,赵燕侠溅血,冷血内创,但以冷血之坚忍耐力竟仍不如赵燕侠恢复得快。

就在这疾如电掣的瞬息间,两道人影飞起,一左一右,夹击赵燕侠。

三人空中交手,一起一伏,又一纵一伏,再一跃一沉,总共三起三落,三个人,就像履半空为平地一般,也像是三个知交,在并肩踏步,但冷血却瞧出三人在阴霾密布的晨色空中已交手九十三招,是这全场厮杀里最险的恶斗。

左边出手的是神剑萧亮。

右边出手的是大梦方觉晓。

要不是这两人的袭击,赵燕侠早就逃逸而去了。

三起三伏后,三人同时往地面一沉,他们沉伏得快,窜起也极之迅疾。

但是在三人第三度落下之势,三人之膝俱为之一蹲,却陡然顿住,没有马上弹起来。

然后是“咕咚”一声,一人仆地。

仆倒的是方觉晓。

余下二人,稍稍一顿,即刻像在劲簧上的弹九般跃起。

冷血清清楚楚的目睹空中惨烈的战况:萧亮一剑抵住赵燕侠的咽喉,但没有刺下去,似乎想说些什么,可是就在电光石火间,赵燕侠的十七节三棱钢颔,已劈击在萧亮门顶上。

萧亮闷哼一声,出剑。

剑并不刺向赵燕侠咽喉,只刺穿他的左眼,即是因为萧亮在刺出之际把剑锋陡然一沉之故。

萧亮落下,鲜血已遍洒他的脸孔。

赵燕侠落地,但因腿伤无法再跃起。

就在这时候,他突然在自己脸颊上,拍地打了一掌,原来有一只蚊子,竟在这个时候,叮了他一口。

他开始还不觉什么,但这一叮之痛,非比寻常,整张脸都火辣辣像焚烧起来一般!

赵燕侠此惊非同小可,想勉力起身应敌,忽觉脸上像浸在熔岩里搅和一般,全身血液都变成了熔浆,他狂呼道:“蚊子,那蚊子——!”

螫他一口的蚊子,当然就是那三只放出来吓走大蚊里的三只有毒蚊子之一。

这只蚊子已被他一掌打死了,可是赵燕侠现在的情形,只怕比死更惨。

冷血微叹,出手结束了半疯狂状态的赵燕侠之生命。

大梦方觉晓除了口边又添了两缕血迹外,耳孔也正淌着血,但他完全忘了自己曾受伤,只呆呆怔怔看着神剑萧亮掀起的额骨和脸上的血。

萧亮喘息笑道:“我……我赢了他,但我……我不能杀他,他……”

方觉晓的声音里有一种出奇的悲哀:“因为他的上一代,曾对你有过微薄的恩情。”

萧亮正喘着气,点头。

方觉晓恨声道:“但他却对你下了毒手!”

萧亮只反问了一句:“他……他逃走了没有?”

方觉晓道:“逃走了。”

萧亮没有神采的眼珠翻了翻,似有所安慰:“总……总不能……因我而死……”

方觉晓咬了咬牙,大声道:“他已经逃走了,是走到好远好远的地方去了,你,你放心吧!”

萧亮的五官似乎因感觉到澈骨的疼痛而*挛在一起:“我看……我的梦……要醒了。”

方觉晓哀痛地道:“不,你才刚刚入睡,刚刚要入睡……你的伤根本不重要。”

萧亮苦笑道:“怕真的是睡了,没有……梦了……”

方觉晓忽道:“你骗了我。”

萧亮因痛楚刺戳着他的神经,没能说出话来。

方觉晓道:“你的武功,明明在我之上,但你跟我决斗时,假装输了给我,才致受伤……刚才我们两人一起截击赵燕侠,你伤得比我重,但还是你才能截得住他。”

萧亮微微张着眼,苦笑着,他一张开口,血水就淌入他嘴里,但他还是说:“你……你也骗了我。”

方觉晓问:“我骗你什么?”

萧亮露出了更多的一点笑意:“你也留了手。”

忽然,他握住方觉晓的手指,紧了一紧,“哈啾”地一声,仰天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令他脸上的血水,都喷溅了开来,有些还喷到方觉晓的身上,以致方觉晓白衫上有个腥红点点,这一下喷嚏之后,萧亮再也没有动过,但他的手指,仍紧紧握着方觉晓的手,并没有松开来。

这时候,一阵稀疏的晨雨,大点大点的滴了下来。

方觉晓俯视着他,良久,发出一种低沉沉的悲鸣,由于声音冗长悲哀,恰似一个夏夜里的呵欠,充满了人生的无奈与寂寞。

神剑萧亮死了。

萧亮的枉死令冷血的斗志像燃烧的花海,烧痛了他的意志肌骨!

冷血的武功,练的就是愈在愤怒中出手越如神助的剑意。

他过去夹击吴铁翼。

吴铁翼又挨了追命一记扫腿,折了足踝,跌倒在地。

吴铁翼大喊道:“别杀我,别杀我——藏宝只我一个人知道,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天际“轰”地起了一个雷响。

追命道:“我们不杀你,但要抓你归案——”

话未讲完,忽听离离尖声道:“我要杀你——”

绊影一闪,纤巧的身影亮着金剑,就要窜去刺杀吴铁翼,追命忙一把手挽住,道:“你听我说,离离——”

突然之间,眼前金光一寒,短剑已交叉抵住自己的咽喉。

这下变生时腋,追命完全怔住。

连冷血也呆注。

同时间,一声惊叫,回头一看,只见习玫红也自后被一柄蓝殷殷的匕首横贴在雪白的脖于上。

这刹那之间,追命、习玫红同时受制。

出手的人分别是离离和小去。

这时大局本已定:花海成灰烬,只余下劈劈啪啪坍倒的焚枝与火星,赵燕侠和吴铁翼的部下,伏诛的伏诛,负伤的负伤,活着的全部投降。

只听马嘶震起,四匹快马,驰入谷中,四匹马上只有两匹马有人,马上的人各骑一马牵另一马渐渐驰近。

马上的两人,正是呼延五十和呼年也两个武将。

雨洒在每一个人的身上。

吴铁翼绝处逢生,跳了起来,咆哮道:“杀,杀,给我杀——”

离离的脸色带有惶惑与哀愁,她紧持双剑,大声道:“爹爹,不要再作孽了,我求你,不要再作孽了——”

“这是我最后一次救你了。”

吴铁翼听了这句话,脸上露出一种仿佛要与天下人为敌的狠毒表情来。他只冷冷地道:“好,好——”

冷血在这局势急速直下之际,虽未弄清楚救三师兄的女子怎么一下子变成了祸患,但他已跨前一步,拦住吴铁翼,钳制他的猝起发难。

其实身受方觉晓一击及追命二度力创的吴铁翼,也深知自己失去了发难的能力。

如果此刻的他还萌生希望,希望仅是建立在离离与小去的刀剑之下。

所以他的身形凝住。

他以一双极度渴求希翼的眼神望着离离。

五十万

追命没有多说什么。

他只说了四个字:“我明白了。”

他已经完全明白。

离离的剑抖着,声音也像寒风里的花,抖索着:“我本姓吴。”

离离,本来就是吴离离。

吴离离就是吴铁翼的独生女儿。

吴铁翼中年丧偶,只得一个女儿,十分溺爱,所谓虎毒不伤儿,吴铁翼能放弃功名高位,但仍带了他的女儿一起。

他要离离假装成仇敌,有不共戴天之仇,其实,只是布下了一粒过河卒子,以待日后有变。

所以,在“人和堂”葯铺的时候,离离能得知吴铁翼会来,特意守候,发现追命,而又知道合众人之力俱未必能敌得过他,便以己身诱追命分心,以致该役追命徒劳无功。

至于“化蝶楼”之役,便是离离探听到追命将在那里伏捕其父,她便以报父仇姿态抢先突袭——当然是不会得手的刺杀,目的只在惊走吴铁翼。

却未料到追命因为冷血断后,能够及时追蹑赵燕侠和吴铁翼入山谷来,而且因为多了个习玫红,以致呼延五十和呼年也通知了赵燕侠,使追命现身,但却不防习玫红回到化蝶楼通知了冷血。

故此,离离偕小去、呼延、呼年也赶返山谷。

他们本就是一伙人,所以深谙山腹甬道,并不稀奇,而且眼见冷血、习玫红找不到入口,以为至少可以全身而退,并不太着急通知吴铁翼撤退——况且,他们也很清楚不到万不得已要一个野心勃勃雄心万丈的人把他一生寄望与事业撒手不理,是何其不易的一件事!

离离等显然没有料到习玫红会发现了柴篱下的隧道。

小去是离离的贴身婢仆,呼延五十和呼年也,是吴铁翼从前的老部将。

追命至此己一切明白,他不明白的只有一点:在山穴里,自己和方觉晓、萧亮快被熏死的时候,离离为什么要救他,逃入甬道。

他想起了自己等人再从山壁跃出反扑敌方之时,吴铁翼曾目眦慾裂的乾指道:“你……”即“你”字想来是指离离。

……离离为什么要这样做?

他没有问,因为他看到了离离的眼睛。

她眼睛里情急的泪光。

这时候,冷血冷冷地问:“你想怎样?”

离离道:“两条命,两件事情。”

冷血道:“你说。”

离离道:“第一件,放爹爹和我们离开,我们放了三爷。”

冷血道:“第二件呢?”

离离道:“两个时辰之内,你和你的人马,不能追赶我们,我们再放了习姑娘。”

冷血沉吟了一下,斩钉截铁地道:“不行。”

离离兵刃一紧,道:“那我们就只好杀人。”她的衣发均已被雨打湿。

冷血忽然道:“离离姑娘。”

离离道:“请说。”

冷血深深的看着离离,又望了望三师兄脸上从没有的一种神情,道:“说实在的,我不认为姑娘会忍心下得手。”

离离禁不住从心里一阵呻吟,但脸上却竭力装出一种决绝冷漠的表情来:“你……你不信就尽管试试!”

冷血冷笑道:“杀了人,你和吴大人,也一样逃不出去,于你何益?”

离离强忍着,抑制着自己不掉泪,忽然瞥见追命关怀的眼色,心中一慌,几乎握不住剑,吴铁翼上前一步,大喝:“离离——”冷血的断剑却陡地遥指着他。

吴铁翼的动作也陡然顿住,豆大的雨珠在铁额上淌下。

吴铁翼的一声大喝,使得离离的剑,又挺了挺,两剑交架之处,迸出了星花。

冷血唉了一口气,道:“可惜。”

“可惜我却不敢与你赌这一点。”

离离禁不住喜道:“你答应了。”

追命想呼:“四师弟,万万不可。”但张开嘴,却见离离喜抑不住而掉下的两行泪,渗着颊上的雨珠,流落下去。

冷血道:“但要先放人,再给你们走,两个时辰内不追赶。”

离离微微沉吟了一下,道:“好。”

冷血反问道:“你不怕我们食言反悔吗?”

离离笑了起来:“如果你们是不守信诺的人,尽管反悔吧。”

吴铁翼大喝道:“离离,不可——”但离离倏收双剑,已放了追命,

小去看见离离的手势,也缓缓收回了匕首。

冷血喝道:“好!今日就放你们一马,不过,这件案子,天涯海角,我都会缉拿吴铁翼归案的,否则,愿代受刑!”他这句话,是向众多部属交待的。

追命也道:“十天之内,崔略商若不能捉吴铁翼归案,当自绝于市。”向离离道:“你们去吧!”

离离等人也被这等重语震住。吴铁翼气急败坏,掠上一匹空驮的马,大喝道:“我们走!”

小去过来拉离离的手,离离匆促中回头望了追命一眼,那眼色的凄婉令追命心里一疼,两个轻灵巧的身影,同登上另一匹马,雨中,四马五人的驰出了山谷。

只听一声长吟:“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方觉晓横抱神剑萧亮的遗骸,在晨雨寒风中孤伶伶的走出了山谷。

追命痴立在雨中,仿佛眼前浮现的是那弱不胜衣的纤影,那凄怨的美眸,以及微泛红潮的容姿。仿佛又听她幽幽地道:“江湖风险多,三爷要保重。”然后纤手递过来一把伞。

然而真有一把伞替他挡住了雨水,追命回首看去,见是冷血与习玫红,眼神盈着了解与温暖。

三人同在一把伞里。追命自嘲地笑了一笑,道:“前路还有很多风雨哩。”细雨细敲在伞上,语音倍觉沧桑。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碎梦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