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梦刀》

第三章 恍惚的暗霞

作者:温瑞安

敖近铁说完那句话之后、不管殷乘风是不是已经准备下来,他已似一头怒龙般撞碎亭顶,冲了上去。

敖近铁刚破亭顶而出,就见眼前剑光一闪。

敖近铁十二岁就在衙里当小役,二十八年来跟三山五岳五湖四海的人马,十八般武艺左道旁门的兵器交过手,但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快的剑光。

要不是剑光中带有暇疵,敖近铁必躲不过这一剑。

这一剑本身的速度,犹如燃石敲着的火光一般,自然而生自然而灭同时也自自然然地达成了它的任务:点亮、或者杀人;有瑕疵可寻的是使剑的人。

殷乘风身负极重的内伤。

他猝遇狙击,及时出剑,但亭顶为敖近铁所裂,他立足不住,剑刺出时,人已往卞沉去,剑锋也偏了一偏。

同时间,敖近铁的脸也及时侧了一侧。

剑锋在敖近铁左颊上划一道血痕。

殷乘风往下坠落,却向外掠去。

亭顶飞石籁籁而下,司徒不的乌鸡抓化为赤练围绕一般的掌光与蛇信疾吐的急啸,追袭殷乘风。

殷乘风像一张青色的叶子般飘飞出去——他是“三绝一声雷”伍刚中嫡传弟子,轻功仅次于剑之速度,乌鸡抓撕碎了他肩上膊上几片青衫,但殷乘风的剑已似毒牙一般回噬过来。

司徒不人在半空,全身每一寸肌筋都在追击状态中,除了发出一声长曝,已来不及封架这一剑——反而像弹丸般直撞向剑尖”

如果没有敖近铁的一凿拳,敲在剑身上的话,司徒不真的便变成串在剑身上的肉丸。敖近铁及时击中剑身,剑锋一沉,只在司徒不腹间划了一道长长的血口!

这时三个人一齐落地,落在亭外,殷乘风背后是无声的飞瀑,司徒不背后是古今栏,敖近铁背后是石亭。

三入交手各一招,三人都负了新创。

三人对峙,但局势非常明显:以殷乘风本身的武功,以一敌二;决不致落败,但是他而今身负重伤,要力敌二人,则必死允疑。

敖近铁、司徒不、叶朱颜三人的配合,十分周密,当敖近铁冲上亭顶攻袭殷乘风之时,司徒不已在亭外等着截杀殷乘风。

而当司徒不截击殷乘风之际,叶朱颜的“椎心刺”已向追命出了手!

追命挥刀“当”地架住一刺,双足全力一。收,籁籁之声夹着一阵摇颤,古今栏中十三座亭子一齐俱为之灰石纷纷坠落如雨。

原来他一面和敖近铁等对话,一面已暗运功力,将裂石开山的腿功潜入亭柱,立意要扯断钢链。

只是这钢链虽只各尺余长,但为“九宫雷府”的解铜所制,饶是追命的腿功再高,也扯之不断,觯铜钢链缠在石柱上,而石柱又是十三亭五十二柱相连,除非追命能一口气拔五十二根石柱,否则,为尺余铜链所限,一只脚等于给废了。

敖近铁等人深悉追命的功力,要是暗算他全身要人,只要他一双腿仍在,那倒霉的必定是暗算者,所以司徒不和奚丸娘一上来就锁了追命两条腿。

元无物要一击博杀追命,反而先遭了殃,便是一例。这时,追命一扯不断,气往上窒,涨红了脸,像一个不会喝酒的少年一下子灌了一坛子女儿红。

追命这一扯,却惊动了在亭外的敖近铁。

一扯之力,十三石亭,俱为震动……敖近铁大呼道:“不能给他再扯!”在叶朱颜奋力向追命出手的同时,他喊道:“杀了崔略商!”并向殷乘风发动了全力的攻击。

“崔略商”就是追命的原名,只是他的腿功与追捕名闻江湖,武林中都叫惯了他的外号“追命”而多忘却其原名,正如冷血原名“冷凌弃”,铁手原名“铁游夏”一般教人遗忘(详见“四大名捕”故事之《碎梦刀》?”,敖近铁因在公门做事,所以反而常唤追命原来姓名。

其实早不待敖近铁吩咐,知机的叶朱颜早已发动全力,要在追命发出第二次力扯前杀掉他。

但叶朱颜并没有立时攻击。

他全身缩成一团,椎心刺递在前面,像一头独角兽,扬起他的利角,要刺入追命的身体里去。

由于劲力遍布全身,他身上发出一种犹似瀑布拍打背项的啪啪声响,相形之下,栏外飞瀑,愈发无声。

追命凝视叶朱颜,扬起了刀。

他不能闪,不能躲。

也无法退,无法避。

在亭里渐暗的暮色中,他面对的,决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阴险的兽。

而他,是一个失掉武器失去自由的人,如何应付这猛兽的攻击?

就在这时,在怒拳与爪影中,青衣一晃如燕子剪翅,横翔过飞瀑,躲过敖近铁与司徒不的猛袭。

殷乘风的剑,溅起了飞瀑的幻彩,在夕照中幻起一道精虹,飞射司徒不!

水光漾着剑光,司徒不的乌鸡抓破空飞出,爪柄拉着一道长链,爪钩已抓中剑芒。敖近铁的双掌也倏地欺近,身在半空负重伤的殷乘风,无论如何也抵受不了这下两大高手的合击。

忽听一人喝道:“莫要怕,我来也!”

“砰砰”二声,敖近铁的双掌被人接下,两人俱是一晃,殷乘风趁此提气,掠回岸边,只见来人蓝袍在暮色中鼓劲慾飞,正是伏犀镇主蓝元山。

蓝元山喝道:“你们干什么?”

追命在亭内大叫一声:“他们已杀掉黄老堡主,要尽毁四大家取而代之!”

蓝元山怒叱:“卑鄙!”

殷乘风如梦初醒,犹在阎王殿前打了一个转回来:“你怎么又回来了?”

蓝元山蓝袍伫立在瀑前:“我适才不顾而去,走到半途,担心银仙,便折回来了。”

殷乘风道:“我们四大家,实在不该互动干戈,要不然,黄堡主也不致为人所趁了。”

蓝元山叹道:“要是周城主也在这里就好了。”

殷乘风道:“是,想当年,多少次敌众我寡的征战,我们四人联手御敌,锐不可当……”

蓝元山靠近殷乘风一站,静静地道:“现在还有咱们俩。”

他说完这句话,幽静的无声瀑,忽然喧哗奔腾起来:原来上游的山上,因天寒而渐结冰块,随着炎阳黯淡而结厚,被流水送落瀑布,与绝壁岩石敲响了金兵之声。

雨雾飞溅,尽湿衣襟,一蓝一青两条人影,仁立崖前。

司徒不惶然望向敖近铁,丑脸布满了闪动的汗光。

敖近铁冷冷地道:“两只断翅的鹰,有啥可怕?一齐做了,省事省力!”

就在这时,猝然传来叶朱颜的一声怪嗥。

追命为求让蓝元山最快明白局势,一语道破,但就在他防御力稍微松弛之际,叶朱颜的椎心刺发出列帛破空之声,当胸刺到!

追命挥刀去挡,刀被震飞。

接着下来,叶朱颜的刺像雷殛电掣一般飞刺追命。

追命空手对拆,已伤三处,左右腾让,又伤二处,叶朱频像一头疯狂的兽,疯狂地在作疯狂的攻击。

就在他攻击到疯狂的沸点之际,追命猛一张口,一道酒箭,全打在毫无防备的叶朱颜脸上!

叶朱颜在刹时间犹如被沸水淋在脸上一般,他毕竟是武林高手,一面痛极狂吼,一面将椎心刺舞间个风雨不透,护着自己,翻身退后!

——怎会这样的呢……?!

——追命只有机会在他们未发动前喝过一口酒,已经喷出来射伤了元无物,再也没机会喝酒了,是以自己才全无防备……

——追命还一直说话,怎会还能喷出酒箭……

叶朱颜痛得睁不开眼,旋舞着打横跌撞流翻出去,这回他像一头被沸水泡炙了的狂兽,负伤的兽!

他受此挫,是因为不了解追命的功力,早已练成一口酒分两次喷出,而且能将酒压在喉下以舌音震动说话的武功。

叶朱颜伤脸掩目退去,追命再发力一扯。

“格嘞嘞……”十三座亭,全为之撼动。

敖近铁灰色的面貌,这时才告变了颜色。

——叶朱颜大无用了……。

——决不能让追命双腿恢复!

敖近铁狂喝一声,“铜锤手”夹着“混天功”,乍攻回蓝元山、殷乘风。

蓝元山的“远扬神功”袍袖反卷,反挫“混大功”。他的“远扬神功”本就是敖近铁“混天功”之上,但因受重创,功力未复,至多只跟敖近铁拼个半斤八两。

但殷乘风立时出剑。

殷乘风剑快,蓝元山内力浑厚,在敖近铁而言,“铜锤手”和“混天功”是敌不住快剑奇功之夹击的。

只是司徒不的乌鸡抓及时封住殷乘风的快剑。

敖近铁一个翻身,急掠古今栏。

敖近铁一走,在蓝元山和殷乘风心中都暗叫了一声:可惜!

两人不约而同的感到:要是“大猛龙”黄天星在,那把金刀定能将敖近铁截下来,要是“闪电剑”周白宇也在,必教敖近铁躺下来。

敖近铁飞窜而去,他的目的是要在追命扯脱解铜链之前,将他格杀。

但司徒不可不是这样想。

他以为敖近铁不顾他而去。

因为这种想法,所以他立时慌了,乱了。

所以他死了。

蓝元山雄厚的掌力,把心慌意乱的司徒不,逼得退撞在栏杆。司徒不身子一拗,头触地面,意图一弹而起,惕然惊省时剑气己映面,发眉俱碧,要避已迟。

剑似冰断一般切入喉头。

司徒不重新落下,脚靠栏杆,腰拗直角后脑触地,血液自喉管倒流到发须,再淌落地面,不知要流到什么时候,才能抵达崖下的潭水,冲淡了血腥,变成了清流。

敖近铁掠近石亭之时,追命已发出了他全力以赴的第三次力扯!

“轰隆隆……”十三座石亭,一齐拔起,巍然坍倒!

敖近铁这时正掠入亭,追命却似电射一般闪了出来,宛似寒蝉落地。敖近铁猛见已失去追命踪影,踢飞石块、碎片已隆隆落下,他怪叫一声,情急之下,只有双掌呼呼乱舞,护着自己!

但是无情的石块巨木,不住的往他身上头上砸下去,他击飞几块木石,身上也着了几击,正慾退出险地,忽然,电掣风飘,眉心一凉,胸膛也给人轻飘飘的印了一掌。

在那刹间的感觉,比起石块打在他身上的感觉,可以说是舒服得多了。

只是他觉得全身已乏力,那些木头石子打在他身上,变成是瀑布水在冲刷一般柔软也遥远。

他呻吟一声,返身抱住了一根摇摇慾坠的红色石柱。

他的血就洒在红柱上,夕阳的暗霞把血色和红柱,全都吸成赭色。

渐回复视力的叶朱颜摇了摇头,眼中的神色比夕阳更绝望。

蓝袍人长衣福履,青衣人笔立若松,两人的手握在一起,看坍塌的古今栏,斜阳映照。

叶朱颜默默地走向栏杆,回首挂了上个半无奈、半不忿的笑容,纵身一跃,直落深潭。

潭水深碧。

湍瀑不息。

“经过了这一战,”追命叹息地道:“不管是谁,都莫启战端了。”

蓝元山垂下了头。

夕阳已快西沉了,剩下一点黄色,映在蓝衣上,像晚霞一般静止。

鸟飞山外山。

——彩云已黯淡。

想起伍彩云,殷乘风心里一阵绞痛。

“究竟谁杀了彩云?”

追命看着夕阳如画,飞瀑如织,脸上浮起一片不祥之色。

“不管是谁,我们都来不及了。”“无论是谁,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杀人者终被人杀之。”

“我们先回去撼天堡吧。”追命哀伤的看着黄天星白发苍苍的尸首,“周城主、蓝夫人迄今还未出来,只怕是……出事了……”

他不幸言中。

残霞位血,此时芥兰菜畦之畔,蓝元山脚下的两具尸体,血已流干,仿佛有俏皮的神魔将他们的血,涂在西天哀艳的画板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碎梦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