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剑》

第01章 海上奇僧

作者:上官鼎

寒风凛洌,白雪飘飞,粉铺银陈的荆襄道上,这时正有一位腰悬长剑,二十左右的青衫少年踏雪疾行。

青衫少年满面风尘,行状匆匆,虽然疾驰在风雪交织中,仍然掩不住他那神采奕奕的隽逸丰姿,唯独那不时流露在眉梢的丝丝殷忧之色,使人一望而知,他怀着不寻常的心事。

疾行中,突然一阵“笃,笃,笃!”之声,随风飘来!少年闻声停步,放眼看去,只见前面路中约莫三丈之处,盘膝坐着一个长发披肩,面色枯黄,两手捧钵,双目垂帘的行脚头陀。

少年星目一扫,不由怔了一怔,暗道:“这等大风雪天,附近并无庙宇,只怕头陀不是寻常拦路募化的行脚僧人。”

他虽然心中嘀咕,却没在意,仍旧若无其事地向前走去。

就当少年走到距那头陀二尺左右,眼见便要侧身而过之时,头陀突然钵交左手,右手向前疾伸,单掌才翻,少年顿觉一股无形劲道,缓缓逼来!

当下疾退三步,朗声发话道:“这等风雪之天,老禅师不在名山参道,却来这荆襄道上阻人行程,不知有何……”

不待少年说完,头陀已自低宣了声佛号,接道:“出家人一向行脚方外,并无寺院挂单参禅,不过能在这里与施主相遇,你我总算有缘。”

话到此处,垂帘双目,豁然睁开,只见两道炯炯神光,有如冷芒电射,朝少年略为凝注以后,继续又道:“小施主上姓高名?看你适才踏雪疾行的身法,武功必是出自名家,不知是那位高人的门下?看你行色匆匆,眉梢聚愁,谅来定有危难,小施主若能据实相告,贫僧或可相助一臂之力!”

少年略一沉吟,答道:“晚辈北岳薄逸凡,谈到武功,所会的不过几手庄稼把式,倒是老禅师刚才那一手‘叶底生云’,好教晚辈佩服!如果晚辈猜得不错,老禅师大概就是二十年前誉满江湖,人称海上三仙之一的蓬壶奇僧……”

话犹未了,头陀霍地站起身形,接口说道:“不错,贫僧正是由海上蓬壶山而来,北岳逸叟蒲玄是你什么人?”

蒲逸凡躬身答道:“正是晚辈父亲。”

要知蒲逸凡幼承庭训,长聆师教,现下不但本门武学,已窥堂奥,便当今武林中各门各派的武功,也是见闻极多,是以蓬壶奇僧仅只微一伸手,即能毫无爽误地识别出来。

这时风雪渐霁,西山一抹夕阳,照得满天霞光,遍地琉璃,而蓬壶奇僧的披肩长发,却似被风吹得根根立起,满脸欢欣之色,一双湛然的神目,将蒲逸凡从头到脚打量一阵后,蓦地心念一动,欣然说道:“久闻蒲玄有子如龙,贫僧今日一见,果然传言不虚,此刻只要你能接下贫僧十招,不但即时放你过去,就是你眼下的重重危难,不是贫僧夸下海口,也保准你能安然渡过!”

蒲逸凡年岁虽轻,可是天生聪慧,颖悟过人,一听蓬壶奇僧之言,分明是想要考较自己的功夫,并有心从旁协助。当下星眼儿转,暗自忖道:

“先师常常谈起,海上三仙乃是当今武林中五岳之外的奇人。三仙之中,瀛壶钓翁与方壶渔隐早已捐弃名利,长年隅居海上,笑微山水,只有蓬壶奇僧一人,经常行道江湖,以一手‘飞云九式’的内家掌法享誉武林,数十年罕逢敌手。自己此番身怀重宝,南下五华,乃关系师门沉冤以及北岳一派的绝续存亡,前途风险重重,若能得这位奇僧相助……”

他心念未已,蓬壶奇僧已自左手持钵,右掌当胸,向他缓步逼来,看情形已不能再有丝毫犹豫,连忙右臂一探,腰悬三尺青锋,已自抄在手中,一面凝注来势,一面发话说道:

“老前辈飞云九式,震慑武林,晚辈这点雕虫之技,用来对付一般护院武师或是江湖宵小,倒可勉强应付,若要与老前辈动手过招,无殊蜻蜓撼柱,螳臂挡车,但老前辈既然有命在先,晚辈说不得只好舍命相陪,唯望老前辈,手下留情,不要为难晚辈才好!”

蓬壶奇僧闻言哈哈一阵大笑,谦然说道:“贫僧已廿年未和人动手,昔年那点行脚募化的微末把式,早已丢得一干二净,真个动起手来,‘手下留情’四字,只怕在你不在我哩!贫僧有僭,少施主接招!”

话完括出,左手钵鱼直击眉心,右掌却横切持剑的右腕,一明一暗,一先一后,直击横扫,出手如风,端的名家手法!

蒲逸凡不愧名门之后,心知击向眉心的一招“明修栈道”是假,横切右腕的一招“暗渡陈仓”才是真,是以对击向眉心的钵鱼眨也不眨,右手剑却迅速绝伦地反向对方脉门削去!

真个是名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奇僧看蒲逸凡拆式还招,不论时刻、部位,无不拿捏地恰到好处,心知若不拿出全力,只怕在十招以内,真不易将这二十不到的少年制服,是以封开来势后,二次欺身而上,全是进手招数。刹那之间,击了四钵、劈出四掌、踢出二腿,并且招招均是煞手,威猛无匹,声势惊人!

蒲逸凡豪兴勃发,一声清啸之后,也是左掌右剑,全力抢攻,但见他剑走巧招,耀目生寒,掌吐内力,劲道逼人,端的名家之后,另有一番惊人的威势!

这二人一老一少,一僧一俗,一个是尊称海上的前辈高手,一个是身兼两家的后起俊彦,二人一招一式,俱都是本门绝学,是以不论是钵击剑刺,或是举手投足,无不招里藏招,式中套式,只要对方稍一疏神,立刻就得溅血带伤,真个是生死须臾,一发千钧!

这一场包括武功、机智、经验的全面拼搏,霎眼已是六招过去,眼看再有四招,蓬壶奇僧就得收势停手,实践诺言。

要知北岳剑术,虽是威震宇内的武林绝技,但蒲逸凡究竟年岁尚轻,火候不深,有许多奇奥绝伦的玄妙招数,往往由于内力不够而无从发挥,而蓬壶奇僧能以跻身海上三仙之列,自有其超人的艺业,是以他一面在与蒲逸凡过招动手,一面却在窥寻制胜的契机。

蓬壶奇僧在六招一过,七招尚未递出之际,招式陡然一变,抽招换式之间,已将对方圈人钵风掌影之中。

蒲逸凡在全力应付了六招以后,本就感到有点力不从心,这时陡见对方招术一变,顿觉四面八方,均是对方的钵风掌影,心知若不及早冲出对方的威力劲道以外,只怕不到十招就要落败!

人在难中,每有急智,蒲逸凡心念一动,蓦地想起了先师在弥留之际,口传的一招撒手绝学,当下赶忙气纳丹田,功行双臂,左掌猛然下劈,右剑绕头一圈,人却借势跃起,在听得脑后“嘶”的一声以后,立时脱出了蓬壶奇僧钵掌并施所形成的威势之外,但饶是如此,自己文巾上的一条风带,已被对方抓在手中。

经过一番拼搏之后,蒲逸凡已是气喘嘘嘘,鼻端见汗,蓬壶奇僧虽然仍是神色自若,但却满面惊疑,溢於眉宇!

皆因他当年与蒲玄在恒山绝顶,曾有百招之会,是以对北岳武学,大致皆能辨别,而适才与蒲逸凡过招之时,他前六招确系北岳精华,到第七招自己仗以成名的“天罗网雀”施展之时,对方竟不知用什么身法脱了出去!

但蓬壶奇僧究竟是成名人物,不论经验、阅历、武功、机智,均自有其过人之处,当时虽对他那奇奥的身法感到意外,但仍是不动声色,只在略一惊诧之后,问道:“少施主家传武学,确是不凡,如果贫僧的老眼不花,刚才脱围的奇奥身法,只怕不是你北岳门中的武学吧!”

蒲逸凡肃容答道:“老前辈所订十招未完,晚辈却已落败,还请老前辈……”

蓬壶奇僧不待他话完,接口说道:“十招虽然未完,但少施主本门精华已露,彼此既不是闹狠争强,不妨到此为止!”

话到此处,面色陡然一沉,继续说道:“少施主刚才脱围而出的身法,不知是那派武功,可能为贫僧一道么?”

蒲逸凡常听先师讲起,知道这位海上奇僧向来是说一不二,他既然问起自己,就得当面答复,但先师曾一再谆诫:自己所习武功,关系未来武林劫运,莽莽江湖中,除父亲及先师另一同门外,不可向任何人道及师承门派,适才迫不得已显露了师门武功,令这位海上奇僧心生怀疑,不说吧,他势必追问;说吧,先师遗命难违。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是好!

但他究是聪明人,微一沉吟之后,歉然说道:“老前辈所问,本应立即作答,怎奈此事说来话长,晚辈急事在身,他日有幸相逢,当再奉告!”

蓬壶奇僧眼光何等锐利,察言观色,知他必有隐衷,心念一转,说道:“少施主既如此说法,贫僧自不便再问,此处离荆州不远,如若有缘,你我荆州再见吧!”

话一说完,竟自踏雪而去。

蓬壶奇僧一走,蒲逸凡如释重负,但经适才一阵折腾,已是夕阳衔山时分,急忙展开脚程,朝荆州古城赶去!

蒲逸凡轻功本来不弱,加以心急兼程,足下更是快捷,不过片刻工夫,已赶出二十多里,眼看暮色苍茫,荆州遥遥在望,只要加紧赶上一程,戌末时分定然可到。

疾行之中,突然一声怪啸,划空传来,啸声一落,前面丈余之处,已一字排立着三个疾股劲装的汉子。

此时天虽已入夜,但在地上积雪映照之下,面前景物仍自一目了然,这三人一老二少,长像都丑陋不堪,只见老的一个白眼几翻,冷冷问道:“小娃儿可是姓蒲?从恒山来的么?”

蒲逸凡见他口气极大,态度无礼,不由气往上冲,当下也以牙还牙地怒喝道:“小爷的行踪,凭你也敢盘问!”

右边的一个劲装汉子,早已忍耐不住,趋前喝道:

“小杂种,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在雁荡三绝的面前,居然也敢这么出言放肆?现在废话少说,赶快把你身上的宝物献出来,雁荡三绝或可看在宝物的份上,饶你一条小命,不然的话,你可是自己找死!”

蒲逸凡一听此人自报名头,也不由微微一怔,道:“原来是雁荡三绝驾临,蒲某雪夜荒郊,无物奉敬,区区几锭银子,请先收下……”

话未说完,暗自扣在手中的三锭银子,突然脱手向三人飞去!

雁荡三绝对这种猝然发难举动,原有防备,只是距离既近,来势又疾,等三人发觉,偏头急问之时,三点银芒已掠耳而过,冷削削地刮肤生痛,好不骇人!

三人惊魂未定,蒲逸凡左手又已扣好三锭银子,但却不立时发出;右手抽出腰悬长剑,立即腾身而上,把演“风起云涌”,舞起一片森森光幕,直向三人卷去!

雁荡三绝闯荡多年,武功自是不弱,但蒲逸凡艺出两家,此刻又是主动出手,抢了先机,是以三人虽有一身武功,却是难以施展,当下被逼得连连后退,一时无法还手。

蒲逸凡就乘三人这连连后退,猝不及防之时,左手的银子,蓦然以“梅花三弄”的手法,分向三人面门,脱手飞出!

这等情势之下,雁荡三绝就是武功再高,也是难以躲闪,总算他们久经阵战,三锭银子虽是近身力疾飞过,仍然让开了正面,只在贴脸而过之时,擦破了一点皮肤,受伤极微!

雁荡三绝一向横行霸道,几曾吃过这眼前亏,一时凶性大发,怒火高烧,三人不约而同的暴喝一声,正待虎扑而上,拼命反击之际,突然划空传来一阵冷冷地长笑!

笑声尖锐刺耳,历久不绝,只听得四人心神震颤,毛发悚然!四人各自撤身后退,四下张望。

随着笑声,斗场中多了个相貌清奇,长髯过胸,手持云拂,背插长剑的老道。

蒲逸凡抬眼望去,只见老者一双精光如电的眼神,正一瞬不瞬地尽朝自己紧紧盯着,心头微微一寒,立即迎了上前,躬身说道:“晚辈蒲逸凡叩见老前辈,不敢请问老前辈尊讳?”

老道不答反问道:“你就是蒲玄的儿子吧!”

他望了雁荡三绝一眼,随又说道:“你先把他们三人打发了再说!”

蒲逸凡虽觉老道说话的语气太过冷漠,但听他那口气,似是父执之辈,当下只好遵嘱走近三人,沉声说道:

“听说你们雁荡三绝满身罪孽,两手血腥,本来应该立时诛除,但蒲某仅予薄惩,留给一条自新之路,是非祸福,全在你们今后一念之间!不过蒲某话要说明,倘仍估恶不俊,下次落在我手,三尺青锋剑下,定然不再容情,去吧!”

雁荡三绝刚才领教过他的武功,此时更有个武功高深莫测的老道站在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海上奇僧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孤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