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剑》

第13章 外来救星

作者:上官鼎

但对方早存速战速决之心,那容他有喘息的机会,一掌接过,耳际又响起上官池的喝声道:“再接咱们两掌试试!”两人左右同时欺进一步,双掌连环劈出两股排空劲气,呼然挟击而至。

瀛壶钓翁知已到了生死关头,忽的吐气开声,奋起全身之力,猛然双掌疾翻,又硬接了一击。

硬接两掌以后,瀛壶钓翁只觉眼前金星乱冒,头昏目眩,一粒粒的汗水,顺腮滚滚流下,而管云彤背后传过来的劲流,也已十分微弱,处此情境,心知敌人只要再加一掌,自己两人便要立毙掌下……。

蓦闻一声大喝,接着咚咚两响,挡守殿门的六个黄衣僧人,右边两个中了暗器躺下,十余点银芒破空飞入,大殿上三十六支松油炬烛,被打熄了二分之一,飒飒风响中,殿门外闪电般穿进三个人来。

刹那变故,全场震惊,病弥勒、上官池同时收势停手,掉头回望。

这时,管云彤一身功力,几乎全部传给了瀛壶钓翁,人已快要接近虚脱状态,虽已觉出有变,而且知道这变故对自己大是有利,但却无力瞧看,只是合眼依壁而立,闭目静静调息。

瀛壶钓翁喘了口气,定神瞧去,只见身前五尺以外,三人并排而立,中间一人宝像庄严,僧衣云履,正是领袖宇内武林,少林寺掌门方丈无我大师。

右面一个剑眉星目,神采奕奕少年,手提一把北怪适才拿着的定剑,左面一个秀美绝伦,身着玄色劲装的少女,正是半月前在小南海中,与自己打了一架的薛寒云。

这三人突然现身,有如电光石火,使得病弥勒同上官池眼看就要得手之际,又已功败垂成!两人不由气得目眦慾裂,火腾万丈,但鉴于三人夺门而入声势,却又不敢贸然出手。

瀛壶钓翁打量清楚了身前何人,心头随之一宽,但接着又是一紧,暗道:“你们如早来片刻,倒可合力与对方一拼,但眼下我与管云彤真力消耗过甚,已形同废人一般,仅凭你们三人之力,只怕还是凶多吉少,想到此处,不觉黯然一叹……。

无我大师神光如电,刚一夺门进殿,便已看清了二人内力消耗过甚的殆危局面,身形甫停,立即发话说道:“两位放心调息,眼下之事,有贫僧同二位小施主在此,大概不妨事了……。”

忽听上官池大笑一声,接道:“大师这话不觉言之过早吗?”

无我大师转过身子,双掌合什,念了一声:“阿弥陀佛”庄容正声的肃然说道:“天山一别,转眼三十寒暑,上官施主丰采依旧,贫僧这里问好了!”话完当胸一揖。

上官池干咳两声,阴阴一笑道:“上官池仍能活到今天,大师有点意想不到吧?”

他口中虽在说话,两眼却盯在那青衫少年身上。

无我大师似不愿与他饶舌,转脸宣了一声佛号,向病弥勒庄容说道:“贫僧无我,这位大师父,想必就是威镇西域的神蛛教主,病弥勒大师了?”

无我大师执掌少林门户,领袖宇内武林,望重四海,名播天下,此刻他一报出名号,病弥勒不觉微微一震,暗道:d怪不得他敢于硬闯本教重地,原来这老和尚就是当今中原道上,目为泰山北斗的少林寺方丈。”

半下略一沉吟,凶心忽起,凹眼翻了两下,沉声说道:“老和尚猜的不错,本教主正是孤云,你既不事先通报,也不投柬拜山,带人深夜擅闯本教重地,出手劈伤教下弟子……”

话到此处,倏然一顿,两眼突射凶光,厉声喝道:“要不给个满意的答复,本教主可要动手超度你了!”

双掌相抵不停交搓,两目凶光真逼在无我大师脸上。

无我大师一面运功戒备,一面说道:“孤云教主责备的一点不错,贫僧当面领罪,但贵教桩卡重重,我们仍按武林规矩行事,只怕明天此时,也难见到教主佛驾。”

说着,掉头望了下正在调息的管云彤与瀛壶钓翁,又道:“如果我们晚到一步,两位施主岂不是横尸殿中了?”

病弥勒冷笑一声,正要开口说话,那适才带着三僧而去的矮佛突然转回殿来,他看了倒在门边的两个黄衣和尚,脸上露出一抹杀气,扫了无我大师等一眼,大声喝道:“是哪个伤本教弟子?站出来让佛爷见识见识!”

薛寒云傲然一笑道:“是我打伤的,你要怎样?”

矮佛冷笑厉叱一声,道:“那佛爷就先超度你了!”

肥躯转动,正待欺身过去手发难,忽听上官池高声说道:“副教主不要急在一时,他们既然来了,谅也逃不出去,老朽想借片刻时光,问那娃儿几句话。”话一说完,人已停步在那青衫少年面前六尺之处。

当前形势,无我大师居中,寒云与那青衫少年,一左一右并肩排立,正好挡住正在调息的管云彤与瀛壶钓翁。对方三人,也是并排而立,病弥勒凝立中间,矮佛在左,上官池在右,正好六人三对,相向而峙。

只见上官池炯炯双眼,把那青衫少年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阵后,冷冷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的?”

青衫少年见他冷言冷语,根本不是问话的语气,立时心头冒火,当下剑眉一轩,沉声答道:“在下蒲逸凡,从哪里来的?没有告诉你的必要!”

上官池想不到眼前这年青的小娃儿,竟敢反chún顶撞自己,闻言眉峰一耸,杀气立现,但一刹那间,又恢复了原来冷漠神情,问道:“你可知老夫是谁?”

蒲逸凡是从无我大师与他的对话中,得知眼前这位须发霜白,身材瘦小的老叟,就是寇公奇要自己代为搏杀的北怪上官池,便知他要向自己问话原因,可能是见自己拿着适才入门之时,从那僧手中取回的宝剑,因而引起疑念,联想到自己就是他那夜在沧海钓庐,引进窑洞之人,此刻见自己在此地出现,怀疑南奇可能已脱困而出,而要问自己,当下朗声答道:“尊驾卅年前威镇江北,此番毁诺而去,更是轰动江湖,大名鼎鼎的北怪上官池,谁不晓得?”

上官池暗道:“这娃儿既然知我此番毁诺而出,定是那夜引进窑洞之人无疑,只不知南奇也是否同他一道出来了?我得设法问个清楚不可。”

当下略一沉吟,又问道:“这么说来,你手中的宝剑,也是别人给你的了?”

蒲逸凡道:“不错!”

两人这几番问答之言,听得在场之人,全是大惑不解,想不到眼前两个辈份不同,年龄悬殊的人,怎么讲起话来仿佛有甚渊源似的?

上官池存心要从他口中打探南奇,立时接着问道:“那给你宝剑之人现在哪里?”

蒲逸凡听得心中一动。暗道:“此人一生所惧,仅寇老前辈一人,眼下我何不想个法子,吓唬他一下。”

他乃性情冲动之人,心中想到就做,闻言故意不管上官池的问话,一双神光,却望殿门口,说道:“寇老前辈为何现在才来?可把晚辈同大师等苦了!”

此话一出,在场之人全是一怔,不约而同向门口望去。

上官池更是闻言变色,大吃一惊,暗道:“南奇此时赶来,看来今夜是凶多吉少了!”一面运功戒备,一面闪眼瞧去,但几个黄衣僧人堵门而立,殿内烛影摇红,空无一人。

蒲逸凡见大家齐目望着殿门,忽然触动灵机,身形微挪,闪到管云彤身旁,轻声问道:“管师叔,现在觉得怎样了?”

管云彤虽是在运功调息,但暗中却随时都在注意当前局势的变化,知道自己同瀛壶钓翁不调息复元,单凭三人之力仍不足与对方一拼,听得蒲逸凡相问之言,忽心中一动,立时低声答道:“可以行动了,赶快设法冲出去!”

这不过眨眼间的事,病弥勒、矮佛、上官池三人瞧了一阵,并未发现有人侵入,心中疑念忽生,及一听到蒲逸凡与管云彤的说话,知道自己被人所愚,不由心头大怒,病弥勒大喝一声,右掌猛劈而出,但觉一股强劲的回旋力道,啸然向几人逼来。

薛寒云、蒲逸凡两人各劈一掌,斜截劈来掌势,那知力道初发,矮佛和上官池也随即挟怒出手,四掌并举,劲风陡卷,一左一有,横里击来。

无我大师虎吼一声,把毕生功力运集双掌,猛推而出。

这种内家真力拼斗,一丝不能取巧,无我大师与蒲逸凡,薛寒云,合接对方三人一击后,立时觉着心神一震,尤以病弥勒打来力道,涡旋成风,回转不绝,劲道正锋虽被三人罡力霍开,但却感到一服回旋之力,卷的人随势慾起,立足难定。

无我大师党出不妙,大声喝道:“快退!”双掌护胸,领头带路,当先向殿门口冲去。

这时管云彤、瀛壶钓翁业已大部复元,与人动手虽嫌力不足,但行动却是无碍,眼见无我大师冲向殿门,跟着随后疾进,紧接着薛寒云、蒲逸凡也展开身形,抢奔殿门口而去。

但闻几声惨叫,堵门而立的几个黄衣和尚,两个被无我大师遥空劈出两掌,震的当场死去。

几人这夺门而退的转变,有如电闪雷奔,待到三人出手拦截,无我大师已掌毙二僧,带头冲出殿外。

只听殿内传来病弥勒一声惊心动魄的大笑道:“你们还想去吗?”话声一落,人已追出大殿。

蒲逸凡宝剑出鞘,对走在前面的薛寒云道:“云姊姊,你护送管师叔他们先去,让我挡他们一阵试试!”

薛寒云听后一怔,暗道:“对方三人,一个个功力深厚,单打独斗,尚且难以为敌,你以一敌三,岂不是白白送死?”

当下转过头来,急声说道:“这怎么成,要么,我留下来一同拒敌好了!”

“无我大师虽然武功了得,但他一人只能开路带头,管师叔、瀛壶钓翁功力未复,不能与人动手,群僧拦截追袭,断后岂可无人?姊姊赶快让他们走,等下让几个老家伙追上,要走就来不及了!”

薛寒云既不放心他一个独拒强敌,但又顾虑管云彤他们冲不出群僧的拦截,一时急得芙蓉失色,呆在当地,不知如何是好?

这当儿,无我大师一“马”当先,已不顾多造杀孽,数十年修为功力,运集两掌,远劈近扫,但闻拳打脚踢惨叫连连,拦截群僧,又被他伤了五六个。

但是神蛛教下和尚太多,个个俱不畏死,一个被他击伤倒地,另一个又接着扑上,而他还要顾到身后的管云彤与瀛壶钓翁,不能全神对敌,这等情势之下,是以虽被他冲出了几重拦截,但进展却很缓慢。

蓦闻一声大喝,划空传来:“今夜要教你们活着离开,佛爷就从此蓄发还俗!”

蒲逸凡闪眼瞧去,只见病弥勒、矮佛、上官池已联袂追到一丈开外。再侧脸一看薛寒云见她仍自呆在身后,不由急的把心一横,沉声喝道:“你要等着在这里陪葬不是?管师叔他们要有个三长两短,我看你找谁去打听你师父的下落?”

这几句话果然有效,薛寒云一跺脚,转身一个疾跃,赶上了无我大师等三人。

这不过眨眼间的事,病弥勒、矮佛、上官池追出殿门,眼见薛寒云返身追上三人断后,无我大师连伤阻击弟子,心里更是暴怒,矮佛、上官池双双一声断喝,纵身跃起来两丈多高,施出“飞步登空”的轻功绝技,猛向薛寒云等追去。

就在上官池和矮佛跃起的同时,蒲逸凡已将“七五玄功”,运集到十二成以上,大喝一声,连人带剑,化一道银虹飞起,迎向二人撞去。

这是他从“玄机遣谱”上习得的一招绝学,招名“飞剑降魔”,功力到炉火纯青的时候,可伤人在十丈以外,不过他修习“七五玄功”未久,火候尚嫌不足,只能勉强使身剑合一,不能催动剑气伤敌。

不过,这等至高的驭剑神功,威势究竟非同小可,两人只觉一大片寒芒中,卷着凌厉剑风迎面罩到,无法出手招架,不觉心神一震,同时劈出两股强猛掌风,把急袭而来的剑气一挡,借势一沉丹田真气,硬把前冲劲道收住,脚落实地,向后一跃,退出一丈多远。

蒲逸凡真功实力,略逊对方,被两人劈出内家罡力一挡之势,已无能再驭追袭,人落地上,银虹随剑。

这种驭剑之术,最是耗损元气,蒲逸凡落地之后,已觉真原稍减,赶快暗中凝神行功,运气调息。

当前三人,无不一是见多识广的武学名家,眼见蒲逸凡年纪青青,竟然施出这只有传闻,从未见过的驭剑之术,心中不禁同时一惊,呆立当地。

病弥勒凹眼圆睁,奇光电射,盯在蒲逸凡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外来救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孤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