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剑》

第15章 飞枭传书

作者:上官鼎

无我大师道:“神州二贤,超然五岳,名震宇内。乃弟陈其宇,江湖行侠,武林仗义,是一条铁铮铮的英雄好汉,至于妙手诸葛,贫僧晚近虽然与他很少往来,但就他昔年交朋处友,肝胆相照的光明襟怀,以及他那悬壶济世,舍己为人的侠义风范而论,可算得是一位……”

话到此处,突然一顿,两道湛然神光,凝视在癞叫化脸上,神色庄严肃穆,带着愕然口气问道:“怎么?难道陈氏兄弟晚近有什么轨外行径,被齐帮主察觉了不成?”

癞叫化见这位望重武林的禅门高僧,对妙手诸葛也是这般赞誉,心知自己虽然存有疑念,但真像末明之前,却是不可轻言道出,一个弄的不好,只怕要引起对方怀疑之心,责怪自己无事生非,毁人盛誉,当下念头一转,随口答道:

“大师不要误会,要饭的只不过见这银针既为妙手诸葛之物,想那老婆婆定与陈老大关系不浅,要不然,他此等视同秘技的过穴手法,绝不会轻易传她;而那老婆婆手中却又有对症解葯,想必同神蛛教亦有深厚渊源,但两者路远山遥,正邪各不同道,一时想不透,随口问问罢了!”

他久经事故,心机沉稳,这番话虽是随口应答,但却神情逼真,使人看不出一点虚假,听不出半句语病。

无我大师喟然一叹,道:“此事的确费解,难怪齐帮主要犯疑!”

管云彤自出手点了薛寒云穴道后,一直静站一旁,皱眉沉脸的不知在想什么心事,始终未发一言,但在听了这番对话后,似是若有所悟地向无我大师问道:“大师,不知在敌人机关之中,那不愿以真像见人的女人,给你的图形是否还在身边?”

无我大师怔了一怔,道:“图形倒在身上,不知管施主要它何用?”

管云彤道:“我想拿来对照一下,证实一件事情。”

无我大师探手入怀,取出图形,管云彤接了过来,与自己手中那张“按图索骥”的纸样一比,看出除了大小不同而外,不论是纸质、颜色、厚薄,以及揩叠后的皱纹印痕,完全一模一样……。

无我大师阅历丰富,神光如电,一见他索图比照,已自恍然大悟,再见他手中两张纸张质一般无二,不由脱口说道:“管施主心细人微,思虑过人,看来援救我们出险,午前指引‘按图索骥’来此,以及替云姑娘服葯疗伤,这三项事情,全是贫僧赠以随身信物的那位女施主,一人易装而为的了!”

管云彤目注手中两张一般无二的纸样,耳闻无我大师所见相同的话语,心中想起二十年前的一幕往事,不由热血沸腾,百脉愤张。禁不住心头激动,蓦然抬头仰脸,哈哈长笑。

他内功精深,笑声有感而发,但觉声如龙吟,响彻云霄,震的群山回鸣,长长历久不绝。

无我大师、瀛壶钓翁、白头丐仙,就连初人江湖的蒲逸凡算上,俱都是迭经事故,阅历丰富敏锐的人物。眼见管云彤索图比照,突然发笑的反常神情,大家心中都有一个同样的想法:那便是昨夜在敌人机关中救他出险,午前指引他“按图索骥”来此,以及替云姑娘服葯疗伤的那神秘女人的来历,他已揣度出来。只见那女人过去对他似有深仇大怨,现在却又知悔前非,以恩报怨;使他仇又非报不可,恩也不能不酬,一时恩仇交迸,难以自抑。

管云彤满腔激情,似已随着这声长笑发泄不少;笑声一落,便又双目凝神,望蒲逸凡问道:“蒲贤侄,那替云姑娘疗伤的老婆婆,在此地现身到离去,不知经过了多少时间?”

蒲逸凡略一沉吟,答道:“大约一顿饭工夫。”

管云彤接着又问道:“时间既有这长,贤侄神光锐利,不知在疗伤过程中从那老婆婆眼色之间,可看出有什么异样没有?”

蒲逸凡仰脸望天,回忆了一下疗伤经过,说道:“那老婆婆在替云姊姊服葯之先,显得异常焦急,在银针过穴时,神情似很痛苦,临去望着云姊姊,仿佛有些依恋不舍的。”

管云彤听得“哦”了一声,忽的眉峰深锁,闭目沉思,似在回忆往事,又似在琢磨那老婆婆几种不同的神情,半晌之后,才缓缓睁开双目,望着沉沉睡去的云姑娘叹息一声,低低地自语道:“是她,一定是她!要不然,怎么会有这般巧呢?”

眼前四人,早已料到他知道了那位神秘女人的来历,此刻听他自言自语的这么一说,更知所料不差,癞叫化性情较急,忍不住出言说道:“要饭的一生行事,最是干脆利落,有恩当谢,有仇必报……”

话到此处,怪眼一翻,精光迸射,凝视在管云彤脸上,接道:“管兄,那女人对要饭的虽然没有直接援手,但如不是她救你们三位出险,癞叫化早已溅血岩上,阴世作鬼;算起来对我有恩。管兄既知道她的来历,就直接了当地说出来,让我找个机会报答她,免得死后还来生债。”

瀛壶钓翁也跟着说道:“齐帮主说的不错!受人点滴之惠,尚须涌泉以报,何况救命大恩?……”

忽然觉着此等之言近似催逼,有欠礼貌,倏而住口不说。

管云彤暗道:“照两人这般说法,自应将那女人来历讲出来,免得他们疑虑重重,责怪自己知而不言;但此事不过自己一番揣测,虽然自信猜得不错,但真象未明之前,岂可轻口道出?何况,方才听无我大师阿齐帮主几番对话,此事关系一位声望卓著,侠行远播的高人的盛誉名节?……”

心中想到这里,不禁顿感为难,说出来固非己愿,不说出来又似不可……。

无我大师见他面有难色,知道那女人不仅对他本身恩仇难清,说不定其中还另有牵连,当下口宣佛号,庄容说道:“管施主既有说不得的隐情,两位也就不必急于一时,好在贫僧对那位女施主,赠有我随身信物,只要她能到嵩山一行,迟早总会明白,到时贫僧专人相告,两位意下如何?”

此话一出,管云彤如释重负,不禁对这位领袖中原的少林高僧,心中暗生感激;癞叫化同瀛壶钓翁虽想知道那女人的来历,但听他这么一说,也不好再事追回,只齐齐说了一声:“但望早获大师通知,我们也好感恩图报。”

蒲逸凡后生晚辈,在这几位前辈高人说话之间,自是不好行嘴打岔,现在见他们话已告一段落,忽然想起一事,向管云彤问道:“管师叔,你同钓翁老前辈到耸云岩有多久了?”

原来他想到自己同无我大师、云姊姊三人从小南海赶来耸云岩,不过花了七天时间,而管师叔离家已有半月之久,但等到自己三人上岩进殿之时,正值两人与人动手,不知因了何事在耸云岩耽搁这久,心中暗感奇怪,故有此问。

管云彤想起途中经过,暗忖如能早到几日,神手摩云同方壶渔隐,也许不会身罹惨祸,不由愧然叹道:“说来惭愧,钓翁同我不过比你们早到半夜!”

此话一出,无我大师、白头丐仙、蒲逸凡三人不由同感惊诧,面露奇容,癞叫化愕然不解的说道:“鄂西浙南,相距不过千里左右,以二位的脚程,至多只需六七天日期……”

忽的心中一动,忖道:“是啦,他们中途一定出了事情,否则绝不会耽误七八天日子,接口问道:“两位可是在中途遇上了阻碍行程的扎手事情?”

瀛壶钓翁颔首叹道:“齐帮主猪的不错!”

接着把沿途经过,一一详为道出,当他说到那夜在那荒野地三岔路口,遇着那夜行人以内家手法,运功飞纸般人树上,留言示警之时,蒲逸凡忽然奇心大动,忍不住插嘴说道:“那人既然飞纸示惊,谅来似无恶意,但又故弄玄虚,不肯挺身相见,这倒使人敌友难分了……”

忽的转过话头,面向无我大师,恭声问道:“那人既有如此精深的功力,是非江湖流俗;大师交游广阔,见闻深远,不知对那人的来路,能否揣度出来?”

无我大师沉吟一阵,摇头说道:“就老衲见闻所及,实想不出当今武林之中,何人具有那般身手,唉……”说到这儿,一叹而住。

管云彤见这位游踪天下,见识、阅历均深的少林宗师,竟也揣度不出那人来路,心知眼下其他之人,更是讳莫如深,立时话归本题,接口说道:

“自此而后,沿途虽然再没有遇上意外事情,但方壶渔隐所留鱼叉标示,却从此不循正规路径,转入了歧途;因而辗转折腾,以致延误行程,直到昨夜二更时分,我们才赶到耸云岩,但为时已晚……”

忽然想起神手摩云同方壶渔隐,肚破肠流死状,再也接不下去。

瀛壶钓翁目睹管云彤哀恸神色,脑际立时掠过神手摩云与方壶渔隐的死后惨像,不禁老泪夺眶,伤痛不已!

无我大师等三人,虽然没听他们亲口说出摩云同方壶渔隐的死信,但早已料到十之八九,此刻见他们伤心悲痛的神情,一时也不禁感同身受,为那两位隐迹中原,遁世海上的风尘奇人,丧生耸云岩的不幸劫运,感伤惜叹不已……”

这时金乌早坠,玉兔已升,月光斜斜射在断岩壁上,透过大树阴影,映在这几位江湖奇士脸上,看是那么凄惨,悲凉!

时间在沉默中过去了两盏茶光景,无我大师首先抑止住嗟伤的心情,回想这次三三大会的经过,参照两人适才所说各节,忽的皱眉沉思,反复推想了半晌工夫,似有所悟地说道:

“我道北怪既已在小南海现身,为何丝毫不见动静;七绝庄下的绿林群雄,也竟而不战而退,临时撤走,原来是上官池要先对付薛大侠同方壶渔隐,致令三三大会风平浪静,这倒是贫僧始料不及的了!”

此话一出,管云彤、瀛壶钓翁不由同时一怔,立慑心神,抑住伤痛情绪,同时愕然问道:“怎么,三三大会没开成么?”

癞叫化忽然怒哼一声,愤然说道:“想不到七绝庄那些自命不凡的人物,竟然是一些言不随行,临阵退却的卑鄙小人!”

他这几句话讲的没头没脑,瀛壶钓翁两人益发诧然不解,管云彤剑眉微皱,目注蒲逸凡说道:“蒲贤侄,你与云姑娘及大师一同来,三三大会自然是已如期赴的,此中经过,想必知道的很详细……”

忽的眉头一皱脸露愁容,忧然接道:“你同云姑娘都来了,倩儿呢?”

蒲逸凡遂将这次三三大会,李兰倩未能同来的原因,以及自己及云姊姊同无我大师赶来耸云岩的经过,原原本本,一字不漏地说了出来……。

那是管云彤离家后第三天晌午时分。丽日当空,春风阵阵蒲逸凡同李兰倩两人正坐在后院果树旁边,欣赏红白相映的满园桃李,忽然一阵急风,掠过果林,吹的花枝招展,瓣瓣落英,林内几只五彩斑烂的粉蝶,在片片落英中,穿来飞去,缭绕飞舞,李兰倩忽然指着飞舞的粉蝶,娇声问道:“凡哥哥,这几只粉蝶儿在落花中飞来飞去,你说好不好看?”

蒲逸凡“唔”了一声,随口赞道:“落英缤纷,粉蝶翱翔,衬着当空丽日,好看极啦!”

李兰倩手托香腮,黛眉轻皱痴痴地望着那几只飞舞不停的彩蝶,似有所感的道:“假如我的武功身法,能练到像这几只蝶儿一样轻灵快捷……”

忽的哦了一声,接道:“凡哥哥,你说在那秘洞中,向寇老前辈学的‘九宫隐迹’身法,可在许多强敌围击之下,攻守随心,进退自如,不知能不能像这几只蝶儿一样,在密如蓬雨的片片落花中,轻灵巧快的穿空走隙,落花一瓣儿也沾不着身上。”

蒲逸凡听话辩意,知她是将自己比作飞舞的蝶儿,那片片的落花比做敌人,心中暗暗忖道:“自己学会‘九宫隐迹’身法后,只那夜在大厅中同徐寒武等交过手,但当时敌人只有三个,如要像这蝶儿,在为数不下千百,密如蓬雨的落花中进退自如,只怕还是难以办到之事,”当下说道:“如果以轻灵巧快而言,小兄自信可比得上,但要遭遇到落花这么多的敌人环攻,那就很难说了!”

李兰倩说道:“这么说来,你那身法还是不能和蝶儿相比了?”

蒲逸凡低头想了一下,道:“蝶儿身小量轻,我们体大量沉,人蝶有别,天赋不同,这两者怎可相比呢?”

李兰倩颇不以为然的接道:“怎么不可以相比?前几天云姊姊到这儿来,她就施展过这一种身法,我用满天花雨的手法,两手先后发出几十根银针,她便既不招架,也不纵跃,只在原地方圆五尺以内,飘呀飘地闪了几下,即一齐躲过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飞枭传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孤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