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剑》

第02章 神医妙相

作者:上官鼎

他见新的竹架已经竖好,又怕那些大汉弄了手脚,就在话一说完之后,立即抢在原设的竹架面前站定。

晏兆明见状,暗说这批人无一不是精灵家伙,也自走近新竖的竹架面前,侧着朝罗宣轩拱手,并道了一声“请”!

“请”字刚一落声,二人身形同时暴起,在那两丈三四的高空中,蓦地右手疾伸,已自拿准力道,把那满露锯齿的圆环握住,接着身形前荡,左手又已握住第二枚铁环。

二人就趁两手分握第一第二两枚铁环一推一送之间的摆动巧力,左手倏离,身形疾转,已自将第三个铁环握住!

月光之下,但见环光打闪,人影飘飞,不消片刻,二人业已穿过竹架,落身地面之时,竟是难分先后!

二人身形刚落,陈、杨二人已自一双两好,接着僧道也是两好一双,四人飞起,先后穿越过去,剩下一个沧海笠翁,也自右手挥笠,作势慾起,就在此时,林内突然响起一阵格格娇笑……

笑声方一入耳,月光下但见火也似的红影一闪,沧海笠翁身前丈余处的浮沙上,已多了一位娇艳如花,而又媚态横生的红妆女子。

她曼妙的娇躯还未站稳,那双顾盼流波的凤眼,已自紧瞪着沧海笠翁。一声荡人心魄的娇笑后,妖里妖气地说道:

“老爷子,他们不喜欢你,留下你一人在后面打单,我来陪你过去!”

说着,柳腰款摆,莲步轻移,一径向沧海笠翁走来。

沧海笠翁正待拿话喝止,焦五娘又是一声格格脆笑,移近了两步说道:“我的老爷子,你好不念旧,我们老相好,怎么今夜见了面也不亲热热地叫我,声呀?啊!不叫也成,来,我们拉拉手!”

粉臂一伸,水葱儿也似的五指,径向沧海笠翁的左腕拿到!

沧海笠翁见她一现身就对自己胡言乱语,心里已满不受用,此刻见她竟自动起手来,不由退了两步,脸色陡然一沉,怒道:“焦五娘,你再要这么口没遮拦,不知进退,可莫怪我老头子得罪你了!”

她娇笑一声,接口说道:“我说老爷子,这多人瞧看,你要动我好意思不?就是要动,也得找个好去处呀,那时我们当面鼓,对面锣,一来一往,干得才有意思啊!……”

“闭嘴!”

沧海笠翁怒喝一声,右手挥笠带起一阵劲风,径向她面门拂去!

她肩头微晃,侧身避过,接着嘻嘻两声媚笑道:“哎呀!我的老爷子,你急什么?待会真要较量起来,你可不要虎头蛇尾!不是我焦五娘夸句大话,你骨子里再硬,我也能把你侍候得舒舒服服!”

沧海笠翁闻言,不由心头冒火,右手雨笠倏地挥出一股柔劲,逼住她的身形,左手食中二指,骄指向她“肩并”穴上点去!

他武功本极高强,这两招又是含忿出手,但见笠风轻卷,指风生啸,一左一右,一刚一柔,左右开弓,刚柔并施,真个声势惊人,凌厉至极!

好个焦五姑,眼看两股刚柔不同的劲道快要沾身之时,才蓦地娇躯微闪,避开雨笠卷来的柔劲,接着莲步斜跨,酥胸一挺,反而向那两指迎去!

沧海笠翁虽是久经阵战,但怎么也想不到她会来这一手,这时只要自己微一触及她那撩人之处,马上就使她溅血指下,但自己的声誉也就从此断送了!不由暗骂一声:“好不要脸的下贱东西!”

连忙圈臂沉腕,硬将两指劲风卸掉,接着跨步旋身,让开她的来势!

二人一进一让,不过眨眼之间,沧海笠翁正待再度出手,焦五娘又是媚眼连飞,荡声笑道:“老爷子,我就知道你人老心不老,对我焦五娘,你还是很喜欢,舍不得下杀手的吧!”

晏兆明自从她一现身,就知道有好戏看,只装着不闻不问的样子偷看热闹。圣手书生等人见她只在片刻之间,已把沧海笠翁逼得连连后退,窘态毕露,心头不禁有气,但又无可奈何,陈其宇忍不住向晏兆明问道:“晏兄,你是不是存心叫‘辣手红线’焦五娘这么胡闹,有意来耽误我们的正经事?”

晏兆明故作无可奈何地道:“焦五娘乃黄山六合下院院主,在七绝庄属下,与在下份属同侪,晏某自是管她不着!”

陈其宇剑眉双剔,怒声说道:“陈老二可以出手管管她?”

晏兆明哈哈一笑,道:“陈二兄既然有兴,晏某求之不得,只怕你也未必管得了她!”

“管不管得了,那你就看着吧!”

陈其宇话一说完,立即越众而出,但他还没有走上两步,蓦见红影疾转,焦五娘已扭腰摆臀,边走边说地迎了上来,荡声说道:

“唉!这时节,女人真难做,热络了老头子,又冷淡了小伙子,不过陈老二你不要吃醋,我焦五娘绝不会厚此薄彼,总教你们皆大欢喜就是了!”

陈其宇知道嘴皮子是斗不过她,那早已蓄劲的双掌,猛地平推过去!同时大声喝道:“焦五娘接着,这是陈老二给你的见面礼!”

焦五娘不避不闪,单掌当胸,正待翻掌回击,突听轰然两声暴响,两道蓝色火焰,冲起半空!她倏然一惊,赶忙闪身退开。

晏兆明闻声知警,抬眼望见天空是两道蓝焰,不由飞头猛震!大惊之下,暗道一声不好,随即忙向众人急急说道:

“阁中已经出了岔子,看来只怕与你我眼下之事有关,诸位赶快随我去……”话未说完,人已转身疾奔。

众人见他神色仓惶,心知必有巨变,忙不迭急起衔尾追去!

转眼之间,一行六人已经穿过一片竹林,来到一条渠道前面,突见斜刺里跃出两条人影,也向里面飞奔,晏兆明忍不住边行边问道:“事情这等紧急,是不是总护法那边出了岔子?你们两位听说究竟是什么事没有?”

两人同声说道:“既然发出紧急信号,咱们赶快去看看再说!”

指顾之间,众人已然到达一座亭阁形状的房屋门前,晏兆明一按暗处机纽,两扇大门便自开启,众人亦步亦趋地随着晏兆明等三人进入屋中,但只一瞥之间,众人莫不一齐猛震!

原来就在这座屋子里面,那曾在荆州城中客栈以内,力敌僧道两人的白发老者,此时正全力拼斗一个面罩黑纱,长发散乱的怪人!

众人全都知道姓陈的白发老者武功奇高,可是那背窗迎战的怪人,尽管左臂挨了蒲逸凡一记,单以一条右臂对敌,任他陈姓老者掌风凌厉,招式奇异,那怪人只微一沉腕或微一抬臂,便把对方威猛攻势,轻描淡写地化解开去,偶然乘隙递去一招之时,陈姓老者就得连连退避!

这不过眨眼间事,怪人似乎觉得增援的人全都武功不弱,不肯久缠,当下猛然劈出一掌,把陈姓老者逼返几步,蓦地沉腕收臂,右肘就势猛撞身后窗门。但听“哗啦”一声响处,怪人已挟着蒲逸凡倒纵逸去!

要知闻警赶来众人,无一不是身怀绝技的高手,也无一不是为蒲逸凡而来,眼看在陈姓老者全力挤搏之下,怪人竟自挟人破窗逸去,一时间,也无不惊怒交并,连连喝叱声中,立即夺门穿窗,纷纷衔尾疾追!冷月清风之下,但见十几条快比鹰隼的黑影,直向怪人逸去的方向电射而去!

陈姓老者望着众人追去的背影,脸上忽然露出一抹得意的诡笑,自言自语地说道:“让你们去追吧……”

怪人武功既高,身法亦快,一路踏林越枝,轻登巧纵,不消片刻,已穿过了院后那片占地极广的丛林,待众人流星赶月般地追到时,他已跳上了早隐藏在堤边林丛中的小舟,只见他右。占的衣袖凌空一挥,小舟已然冲起两条水花离岸三丈有余!

众人虽是惊震于他的武功,但也不甘心蒲逸凡为其劫去,沧海笠翁一看他挥袖催舟的特别手法,不由心念闪动,忙向同来诸人一打招呼,抱拳朝晏兆明一行人说道:“蒲家后生既然在你我眼下失去,我们就得设法追回,要不然,这可是无脸见人之事!”

说着,右手一扬雨笠,左手指着原来小舟又道:“老朽要凭手中雨笠,以及随来小舟,在这清平的湖面上,与来人斗上一斗!至于你我今宵之事,我们来日方长;晏院主若无异议,老朽等这就告辞了!”

晏兆明何等机警,适才那怪人在阁中动手情形,以及挥袖行舟的手法,就知怪人的武功高出众人多多,心知就是追了上去,也是等于白废;而且,陈总护法没有随众追来,是不是另有隐情不说,但要凭自己几人之力,想将对方一行人众留住,实乃绝无可能之事。

现下一听沧海笠翁要放舟追敌,不由心念一动,暗道:“能借那怪人之手,将眼下这于人除去几个,也是好的!”

当下心动念转,立时拱手说道:“笠翁自管请便,晏某不远送了!”

二人说话不过眨眼之间,众人刚上小舟,那怪人离岸已有四五十丈远近!

沧海笠翁虽也是个中能手,但吃亏在人多船沉,眼看十来里水程过了大半,自然自己将雨笠挥舞到了极限,总是隔着数十丈远近无法追上!心知只要让他先行靠岸,蒲家人物就得眼睁睁地被他幼去!

圣手书生忍不住丹田提气,向那怪人高声发话,说道:“前面是哪位高人,可否稍停片刻,咱们见识……”

怪人忽地一声冷笑,打断了他未完之言,道:“老实告诉你们,东西早被两个女娃儿劫去了,人家调虎离山,你们尚自懵懂不觉,却赶来对我这抢救人命的人紧缠不舍,真不知你们这些一派宗师,究竟居心何在?”

此话一出,众人直如醍醐灌顶,略一寻思,恍然醒悟过来。

敌人既然志在蒲家人物,为何蒲逸凡被劫之后,那武功奇高的陈姓老者,竟自不随众出来追敌?那位在荆州客栈之中,曾一度与圣手书生动过手的绿装少女,又为何三日来始终再未露面?就这两点看来,只怕自己一行人,真如怪人所言,中了敌人调虎离山之计!

沧海笠翁心念及此不由五味翻腾,感愧交集,向众人慨叹了一声,道:“真是一着走错,满盘皆输,要不是老朽相约诸位来此,事情绝不会弄到眼前这步田地!如今宝物既失,人又在面前不能追回……”

蓬壶奇僧听他满怀愧疚之言,立时插言接道:“人非神仙,谁能未卜先知,现在事已至此,笠翁也不必尽自责备!”

话到此处,抬眼望了望那怪人逐渐远离的小舟,又向众人说道:“听他适才所言,宝物已被二女劫去,想来是真不假,诸位不如走趟苗山,探探宝物下落,贫僧……”

静一道人插言接道:“禅师是否想去蹑踪那怪人,伺机把蒲逸凡弄回来!”

蓬壶奇僧道:“能否把人追回,贫僧不敢预料,但现在既然有了下落,任是天涯海角,九幽地府,就是拼却这身臭皮囊,也得尽尽人事!”

众人目的只在宝物,现在宝物既已不在蒲逸凡身上,均觉实无再追必要,但各人身为各派宗师,谁也不好意思出口,眼下听蓬壶奇僧这么一说,正是求之不得,静一道人故示歉意地说道:“蒲逸凡起初是在你我二人眼下失去,现在让禅师一人去追踪涉险,贫道心殊欠安!”

二人一问一答,其余四人那有听不出来的,圣手书生借机说道:“道兄既然不放心禅师单身涉险,何不就一双两好,彼此也好有个照应!”

说着,瞥了静一道人一眼,又道:

“再说,宝物是否由二女带往苗山,不过仅凭人家一句话,真真假假,目前尚难断定;而蒲逸凡却是我们亲眼所见被人劫走,权衡轻重,还是追人要紧,道见如能陪禅师一行,那是再好不过!”

静一道人虽明知他有意撇开自己,但也不好当面反驳,只悻然看了他一眼,便自默然无语!

蓬壶奇僧却是另有打算,知道眼下这般人,目的只在宝物,只顾本身利害,根本毫无道义可言,与其跟他们在一起勾心斗角,倒不如借机摆开为妙,当下心动念动,向圣手书生说道:“杨施主说的固然不错,但贫僧却不是这样想法!”

圣手书生眼珠一转,微笑说道:“禅师有何高见,杨公毅洗耳恭听!”

蓬壶奇僧心有所系,略一沉吟后,毅然说道:“诸位此去亩山探宝,难免与人动手拼搏,我们多一个人手,就等于敌人少一份力量,贫僧之意,静一道兄仍同诸位前往苗山,这蹑踪蒲逸凡之事,由贫僧一人相继而行,不知诸位意下如何?”

静一道人志在宝物,眼下宝物既已不在蒲逸凡身上,跟去追人涉险,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神医妙相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孤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