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剑》

第20章 中秋大会

作者:上官鼎

管云彤话方落口,“笑面阎罗”徐寒武,已大步走进院门,抱拳对管云彤一礼,笑道:“在下奉庄主令谕,特来奉请三位,驾临‘明潭’较技台上,敝庄主已在恭候大驾。”

管云彤微微一笑,道:“随便派人通知一声就是,怎敢又惊院主大驾?”

徐寒武道:“沧浪二友之名,二十年前威震江湖,敝庄准备不周,尚望几位包涵。”

管云彤笑问道:“我们现在就动身么?”

徐寒武道:“三山五岳的高人们已分途前去,请三位收拾一下,即刻移驾。”

管云彤侧脸看薛李二女一眼,见她俩已结束停当,道:“咱们无牵无挂,说走就走。”

徐寒武道:“既然如此,在下就前走一步带路了!”

抱拳一转身,当先而去。

管云彤紧随徐寒武身后,李兰倩居中,薛寒云走在最后。

徐寒武出了院门,折人一条小径之后,奔行疾速,而且愈走愈快,三人不得不放腿追赶,这一来,沿途上的景物,都无法看清,如同较量脚程一般。

管云彤转头低声对二女道:“他这等快速奔行,必有深意,你们两人可要小心。”。

徐寒武嘿嘿两声阴笑,却没有接嘴。

管云彤突然加快脚步,追上与徐寒武并肩,问道:“那‘明潭’距此有多少路程?”

徐寒武一面奔行,一面笑道:“穿过眼前这片茂林就到了。”

忽觉光线一暗,已然进入林中。

管云彤流目四顾,只见这片茂林,约有百丈纵深,尽是碗口粗细的松柏,浓荫蔽天,穿行其中,令人微生寒意。穿过这片茂林,徐寒武突然放慢脚步,笑道:“明潭就在前面了!”

管云彤放眼望去,但觉水光映人,一泓方圆里许的水潭中,矗立着一座周围八九十丈台室,台室下靠着数十条小舟,台上彩旗招展,人影穿梭,业已聚人不少。

徐寒武捏嘴一声轻啸,台下立时摇来一条小舟,管云彤略一沉吟,哈哈朗笑说道:“会场设在水潭之中,想必定有用意,如果贵庄待会把船撤走,三山五岳中人纵有绝世轻功,也难渡过水潭了。”昂首挺胸,当先跃上小舟。

徐寒武大笑道:“这次赴会之人,大都是一派宗师,个个身负绝学,众目睽睽之下,要想把船撤走,只怕没有那么容易吧?”

较技台上,早已摆好了绵墩檀案,三山五岳的座位都已经排定。小舟刚抵台边,台上已放下一架软梯,管云彤等走上台阶,立时有两名青衣童子,手摇彩旗,迎了上来,带三人走向右侧一排席位之上。

管云彤星目环扫,但见香茗细点,早经摆好,双方席位各成马蹄形成据左右,相对而峙,壁垒分明。

李兰倩心悬个郎,坐下之后,立时妙目流波,左右顾盼,只见比邻而列的北岳位上,空无一人,不禁心头一急,拉着薛寒云问道:“姊姊,别人都到了,凡哥哥怎么还没来呢?”

她情激发话,音调甚高,今天参与大会之人,无一不是修为深厚的武林高手,耳目甚是灵敏,她活方出口,立时引起了在场之人的注意,数百道眼光,齐齐向她望来,看的她心头忐忑,十分不安……。

薛寒云矜持稳重,虽然心中焦虑,但外表却仍能保镇静,低声说道:“现在不过辰时,为时尚早,你急什么呢?

她口中虽在说话,但两眼却在打量场中情形,只见三山五岳的赴会之人,个个皱眉紧脸,神情甚是沉重不安,相反地,七绝庄与神蛛教中人,却是一个个耀武扬威,十分神气。

原来这次中秋大会,虽是近数十年来武林中最为轰动的大事,各派精英高手尽出,但大会参加之人,并不太多,少林寺人数最众,也不过一十二人,其他各派,大都是三四五人不等。

三山因蓬壶奇僧与方壶渔隐已死,只来了瀛壶钓翁一个,尤以北岳席位虚设,是否有人来参加更是令人悬心,而对方却除了神蛛教与北怪不算外,单是七绝庄的高手,就有四五十人之多,彼此对峙,两相比照,不论武功的高低,抑或人数的多寡,对方都占了绝大优势。

此等情势之下,赴会的三山五岳中人,哪能不心情沉重地忧虑不安?尤其主持参加这次大会的少林掌门人无我大师,更是长眉深锁,心头如压重锡一样!

管云彤等三人坐下不久,突闻一阵咚咚鼓声,正在送茶奉水的青衣童子,立时迅快奔回七绝庄的座位后面,排成极整齐的一个雁翅队形。

鼓声甫住,七绝庄主座位后面,缓步走出来一个极美艳的紫衣少女,手持七星符令,背插金蛟神剪,四个分着翠绿、嫣红、淡青、银白的妙龄女婢当前开道,七大院主随后拥护,步入场中,左手一挥,前面开路的四婢,立时分立两侧。

只见她符令微展,旗影飘动,妙目缓缓扫掠全场一眼,绽出一串娇若银铃的声音,道:“请总护法出来交待场面,较技马上开始!”

此话一出,三山五岳中人无不大感意外,想不到统驭这般绿林豪雄的七绝庄主,竟是一个年青青的如花少女,一时不禁诧然变色,看的一呆,只有无我大师因从冷桂华口中得知详情,而能保持平静。

她话声方落,七绝庄位上立时站起一个童颜鹤发,白髯飘胸的老者,慢步入场,双手抱拳,团团一个长揖,朗声说道:“七绝庄乃一群草莽,今天居然能蒙各大门派赏光,陈灵归上下人等,无不大感荣幸,只是敝庄僻处蛮荒,无期款待,而陈某以及属下,均是粗野之人,不谙家规,未习礼仪,日来多有怠慢,尚望诸位海涵包容,陈某在此当面谢过。”话完又是团团一揖。

这时,南岳席位上站起一个中年书生,哈哈笑道:“陈总护法这等说法,不觉着太客气了么?”

话到此处,突然一正脸色,转过话头道:“古往今来,宴无好宴,会无好会,现下壁垒分明,彼此心里有数,阁下这等客气之言,杨公毅认为繁文缛节,免掉他罢,还是请尊驾话归正题,把道子划出来,早作了断。”

陈灵归大笑道:“杨兄快人快语,陈某甚是佩服,但杨兄既然这等说法,想必已胸有成竹,何妨直接了当的划出道来,七绝庄无不奉陪!”

杨公毅冷笑一声,正待开口说话,西岳席位上已站起来手执云拂,背插长剑的静一道长,稽首为礼,说道:“贵庄既然邀我们到此较技,想必早已预为安排了较技的办法,何以到了这较技台上,却要咱们应邀之人划道出题,尊驾何所用心,实叫贫道不解。”

陈灵归呵呵一阵冷笑,道:“敝庄时短资浅,乃是武林后进,不论武功声望,均不足以与历史悠久的三山五岳相提并论,敝庄此番斗胆柬邀天下英雄,乃是以后进未学的身份,向诸位恭请教益,而且诸位远来是客,敝庄忝为地主,自应主随客便,请诸位划道出题……”

突问一声低沉的笑声,波荡全场,陈灵归听得眉头一皱,停下口来,因为笑声听来虽然不大,但却沉重有力,音浪钻入耳中,震的耳鼓嗡嗡回鸣。

此人虽然只一声低笑,但全场高手,却无人不惊骇于此人内功的精深,举目望去,只见泰山席位之上上,缓缓部起一位五短身材,满脸精悍之气的老叟,双目微闭,接道:“老朽山老之人,对江湖上是非恩怨,虽无能予以化解,但至少亦不应参与,而这次随本派掌门师侄破例赶来苗山……”

陈灵归听的大吃一惊,暗道:“此老三十年前,与南奇北怪并重江湖,听说隐迹九华山中,已三十年不理世事,怎地这次也来了!”

口中却勉强笑道:“这次能惊动吕老破例出山,七绝庄实在面子不小,不知吕老有何教言,敝庄无不从命。”

原来那说话的老叟,正是东一绝吕苇。

吕苇霍然睁开双目,两道冷电似的眼神疾射而出,望了陈灵归一眼,继续缓缓说道:“老朽出身东岳,受掌门师侄之请,不得不来参加这场盛会,但老朽并没有争强斗胜之意,只想以野老身份,为双方化解这场恩怨。”

这时,少林席位上的无我大师,突然朗宣佛号,宏声说道:“此事能得吕老施主出面化解,实乃武林苍生之幸……”

一语未毕,那高居七绝庄贵宾首位之上的北怪上官池,突然发出一声慑人的冷笑,接道:“吕老儿存心不错,老和尚慈悲为本,但眼下之局,双方已势成水火,只怕由不得你们两人吧?”

此话一出,全场愕然,三山五岳之人,无不面面相觑,数十道目光,一齐投注在无我大师和吕苇脸上,场面显得非常尴尬,令两人难以下台。

老和尚略一沉吟,高声说道:“彼此无深仇,亦无宿怨,所争者,一个‘名’字而已,如能以消除争名之念,其争自解,上官施主这‘势成水火’之语,实叫贫僧有些不解,难道上官施主硬要造成这场杀劫么?……”

他微微一顿后,面向陈灵归轻宣一声佛号,接道:“陈施主二十年来苦衷、仇怨,贫僧已得知一二,贫僧当着天下英雄,斗胆向陈施主保证,只要你能悬崖勒马,立可化干戈为玉帛,老衲愿以少林一派的微薄声誉,为施主化解消除,还施主毫发无损的本来面目,但愿施主三思老僧之言,阿弥陀佛。”说完低眉,缓缓坐下。

他这番话,说的大是突然,只听得会中人,个个大惑不解,怎么样也想不出这两个正邪不同的领袖人物,有着什么渊源,存着什么秘密?只有那默坐在“草莽英雄”席位上的管云彤,心中若有所思,但也未全盘了然。

陈灵归听的心头一凛,暗道:“听他说话的口气,已知道了我二十年来所作所为的底细,如若一旦公开出来,不但连累胞弟无法立足江湖,只怕连自己在庄中也要落个欺骗之嫌,如此尔后将何以服众?……不如快点逼他们动手,杀人灭口!”

心念及此,立即故作不解的沉声说道:“大师领袖五岳,陈某素所尊崇,请大师自重身份,别信口开河,无的放矢,适才这番妙论,陈某实在不懂;大师如对眼下较技之事有何高见,在下自当洗耳恭听,如再讲些题外文章,恕陈某没有这份闲心,懒得连理!”

无我大师长眉耸动,脸泛怒容,霍然挺身站起,正待揭穿他本来面目,忽然又想到冷桂华一再要求代守秘密的哀告之言,当下暗叹一声,敛去怒色,轻宣一声佛号,合掌说道:“陈施主既不愿谈题外文章,老讷自不便再说废话,那就请陈施主把较技的办法,快点说出来吧?”

陈灵归道:“陈某有言在先,七绝庄是主随客便。”

管云彤自落座之后,始终冷言旁观,默无一语,这时忽然站起身来,接口说道:“宾客虽强,却无夺主之理,七绝庄既有邀约较技之举,亦当早有适当安排,尊驾适才所言,不过是谦冲为怀,以尽地主之谊而已,现下礼数业已尽到,就不妨将预备的办法,公诸天下英雄之前,让大家一明究竟,再作决定如何?”

陈灵归脸堆笑容,朗声笑道:“既然如此,在下恭敬不如从命……”

说到这儿,微微一顿,炯炯双神,扫掠了赴会群豪一眼,接道:“敝庄由在下代庄主行令,希望诸位也推选一个主持全局这人,以便使这场较技之事,能保持不混乱的局面,你们随便推出一个人,由敝庄酌情派人迎敌,大家以命相搏,不分出胜败强弱,谁也不准接替,不知诸位以为如何?”

他早已把彼此实力估量清楚,单以神蛛教与北怪之力,就可把对方几个杰出的高手,消灭大半,等双方战到精疲力尽之时,自己再以养精蓄锐之身,出面一股歼灭。

管云彤思忖一阵,又道:“尊驾这个办法,确实最好不过,但不知我们出战之人,要在贵庄中挑选对手,是不是也可以?”

陈灵归回答一犹豫,答道:“当然可以……”

他话未说完,管云彤已大喝一声“好!”纵身跃起,飞落场中,银箫横胸,冷然接道:“少林派掌门人德高望重,领袖中原武林,我们来此之先,早已推选无我大师主持全局,此点尊驾不用烦心!”

说着剑眉一轩,精光电射,逼视在陈灵归脸上温怒说道:“管某不自量力,这第一阵,想向尊驾讨教几招绝学!”

他自括苍山返里以后,经过数月来的反复推想,他已确定那个救他出险,并为薛寒云疗伤的女人,即是神手摩云的爱妻,而从那三根银针上,推测薛大哥的夺妻情仇,可能就是声誉颇隆的“妙手诸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中秋大会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