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剑》

第06章 沧海钓客

作者:上官鼎

陈灵归存心一举击毙对方,是以全力出手,但见掌势甫出,狂飚陡卷,当面一丈方圆以内,全为排空的劲气所笼罩,其力道之猛,威势之强,真个是天摇地动,海啸山崩!

这等情势之下,蒲逸凡虽然为白头丐仙所发掌力推的斜飘三尺以外,让开了正面的掌势,但偏锋余力所及,仍将他震的凌空飞起>,有如断线风筝一般,跌落在两丈以外。当场“哇”的一声,吐出了半口鲜血,晕倒地上!

白头丐仙一见此情,连忙煞住抢扑陈灵归的前冲之势。半途折向回身,纵身一个疾跃,落到蒲逸凡身边盘膝坐下,他这里刚刚坐下,陈、秦二人以及随来几名劲装大汉,业已跟踪扑到,把他与蒲逸凡团团围定之后,陈灵归高声说道:

“老朽重申前言,希望齐帮主以彼此联手之事为重,只要尊驾同意,陈某决不乘人之危,作出赶尽杀绝之事!”

炯炯神光,凝注在白头丐仙污垢的脸上,看他怎样答复!

白头丐仙一面从怀中掏出一粒龙眼大小的黑色葯丸,迅快无比地塞进蒲逸凡口中,一面暗忖道:

“这小子不过被掌力偏锋所震,看来受伤不重,以他目前深厚的内功,以及自己这效力宏大的疗伤葯丸,片刻之内,定然可以醒转复元。听对方说话的口气,对自己似有顾忌,我何不拿话拖延一下……”

意念未了,立即发话答道:“七绝庄中的人物,个个光明正大,这等乘人之危的下流行径,当然是……。”

陈灵归身为七绝庄中的护法要职,经验何等老辣,一听他说话的口风语气,就知他又想故计重施,拿话拖延,立时截断话头,沉声说道:

“齐帮主心机虽巧,可惜老朽井不是三尺孩童,现在咱们长话短说,同意与否?全在尊驾一念,老朽现在开始计数,从一数起,到十为止。在“十”字落声以后,若仍然得不到齐帮主的满意答复,那就可别怪陈某得罪了!”

嘴角微微嚅动,不疾不徐的开始数起来:

一……二……三……四……五……

白头丐仙眼瞧蒲逸凡的神色变化,耳听陈灵归念数的字音,每当一个数字落口,另一个数字出口之时,胸中便如重锤敲击一下,心脏跟着跳动,血液加速流荡……。

转眼之间,十个数字已数了一半!

……六……七……就在“七”字刚刚落声,“八”字尚未数出之际,白头丐仙匆忙地瞥了蒲逸凡一眼,似见他眼皮微微睁了一下,心中忽然一动,忖道:

“还有三个数字霎眼便可数完,但看这小子睁眼的情形,最快也得要一口长气的工夫才能醒转,与其让对方数完后被迫动手,谅倒不如眼前出其不意,抢先发难!凭恃自己数十年的精纯修为,以及‘头上飞花’的独门绝技,胜算虽然无望,但拼命与他们缠斗个十招人招,谅来决无问题!”

这念头在心中一闪而逝,不待对方“八”字出口,蓦地挺身站起,癞头一摆,两掌齐出,威猛的掌势,直劈当面的陈、秦二人;头上的癞痢,却向围在身后的几名劲装大汉飞去!

但闻当面喝叱连连,背后惨叫声声,喝叱惨叫声中,陈、秦二人被逼得倒退了五步,围在身后的五名劲装大汉,已有两人倒在地上翻滚惨哼不已!敢情是那头上飞出的癞痢,伤着了两名劲装大汉!

白头丐仙摆头劈掌,逼退陈、秦二人,飞花绝技击伤两名劲装大汉,只不过一霎眼的工夫!

陈、秦二人与及随来的五名劲装汉子,虽都知道白头丐仙对眼下之事,绝不会轻易的被迫放手,但谁也没想到他在自己七人围困之中,竟然敢于冒险发难,出手伤人!仓卒间事出意外,以致被他抢了先着!

正因如此,眼下这千人众,无不对他恨之入骨,一时怒火中烧,杀心陡起,当下略避锐锋以后,立时展开攻势,反扑而上……

秦一峰舞动一双灵蛇软锥,直击横扫,逞袭左侧;陈灵归两手齐挥,或掌或指,掌劈指戳地直攻正在;身后三名劲装大汉,从背后疾扑而上,各摆手中单刀,加入战斗!

但见掌风呼呼,锥影纵横,闪闪刀光之中,不时飞起点点白雾……

白头丐仙虽然武功精纯,并有“头上飞花”的独门绝技,无奈正侧两面的陈、秦二人,都是久经阵战,功力深厚的高手,他既要当心陈灵归强猛异常的掌势,又要防备秦一峰一双缠锁兼具,击扫并用的灵蛇软锥,更要顾到身后的三名劲装大汉,乘隙对蒲逸凡骤施暗袭!

这等情势之下,他既不能专心对敌,自然无法发挥全力,放手抢攻,是以三五个回合之后,陈、春二人便已欺到了身前三尺左右,演成了近身相搏的殆危局面!只有那背后的三名劲装大汉,因为功力较弱,要顾忌他头上突然飞出的癞痢,不敢贸然抢近身来!

陈、秦二人眼看胜券在握,攻势陡然加强,双锥交击,拳掌齐施,又把白头丐仙逼得后退了几步……。

突闻“汪”的一声狂吠,接着响起一声惨嚎,众人闻声不自禁停下手来,同时齐目望去!只见一名大汉,单刀落地,右手捧着左肩,殷红的血水,顺手滴滴而下,陈、秦二人不由看的任了怔!

原来,那大汉见白头丐仙被陈、秦二人逼得守多攻少,自顾不暇,以为有机可乘,伺隙抢到蒲逸凡身边,单刀一举,想抽冷子先把蒲逸凡杀掉!那知伏在一旁的黄郎,早已看出他的心意,就在他抢身扑到,举刀慾砍之际,狗性忽发,人立而起,猛地扑了上去,两只前脚一分,左夺单刀,右抓面门,大嘴却向他的左肩咬去!那大汉骤不及防之下,连忙偏头收臂,让开了它的右爪。但左肩却被它咬了一口,当场衣乱肉裂,皮破血流!

就这一怔神的工夫,蒲逸凡已然醒转,原来他的伤势,正如白头丐仙推想一样,当时不过被掌力偏锋所震,内腑并未受到伤害,那吐出的半口鲜血,只是因身于悬在空中,一口真气提聚不及,未能将翻涌的血气压制下去,故而跌落地上之后,理所当然地吐出翻涌浮血。他现在的功力本已极为深厚,再经白头丐仙所服效用宏大的葯力一催,自己暗中略一调息,已自完全复元,翻身爬起来!

这刹那间的变化,双方形势陡转,虽然不能强弱已经易势,但至少成了均势局面,陈、秦二人瞧在眼中,心里暗自怔忡筹度:

进吧!适才合数人之力,也只能稍占上风,并未使对方略损毫发,反而被对方一只狗伤了自己一人,此刻再加上一个招术精绝,功力深厚的小娃儿,若万一动起手来,一个弄得不好,损兵折将事小,损了七绝庄威望事大……。

退吧!庄主面前固然难以交待,自己一行远自亩山赶来此地,若就这么毫无所获地退走,也是心有不甘……。

一时间,直弄得陈、秦二人进也不是,退又不可,在慾罢不能的情势下,实有进退两难之感!

陈、秦二人这种怔忡难决,筹度不定的神情,如何能逃过白头丐仙锐利的目光,但他此刻已另有打算,不愿和对方纠缠,当下大嘴一咧,响起破锣似的嗓子说道:“你们有什么好想的?要打,就赶快动手,癞叫化绝对奉陪;不打,就赶快走,癞叫化也不困难你们……”

一语未了之际,突闻长空鸟鸣,紧接着一阵鸟羽划空之声,冬阳斜照下,一大团黑影,疾如殒星般从天空泻下坠落当场!

众人齐目一望,原来是一只红睛黑羽,大如鹏鸟的夜枭,生得异常高大雄壮,但不知怎地,看去却令人生出一种阴森厌恶之感。

蒲逸凡看了那夜枭一眼,走到白头丐仙身边,低声问道:“老前辈可知这鸟叫什么名字?”

他生长北岳,久处深山,虽也见过不少怪鸟奇禽,但从没见这眼前这般大的夜枭,故而有此一问。

白头丐仙轻声说道:“大概是‘夜枭’吧!”他也没见过这样大的夜枭,故在“夜枭”两字之上,还加了“大概”二字。

蒲逸凡低头略一沉思,道:“晚辈常听人说,枭鸟昼没夜出,体小性残,这夜泉长得这般高大,不知何以会在此时此地出现,据晚辈想来,恐系七绝庄中所豢之物!”

白头丐仙闻言不答,只把癞头略点,一双神光,却凝注在陈灵归的脸上。

就两人这说话点头的工夫,那夜枭已走到陈灵归身前,只见它时而展翼探爪,时而昂头翘尾,并不时发出“吱吱吱吱”的怪叫之声,虽在光天化日之下,也听得令人顿生阴森之感。

陈灵归却是对它这些外人看不懂的动作,特别注意,脸上的神情,也随着它这些动作阴睛不定,忽朗忽沉地转换不停。

蒲逸凡一见这种情形,就知自己揣想不差,不由暗声骂道:“就凭你们养这么一只扁毛畜牲来传递消息,断定你们那庄主也一定不是好人!”

忽听“咯”的一声怪叫,只见那夜枭勾嘴一张,吐出一个白色纸团,秦一峰一旁伏身探臂,正待拾起,陈灵归却已抢行捡到手中,匆匆打开看了一下,脸色陡然一变,一脸惶急之情,一闪而逝,刹那间又恢复了平静的神态,目注白头丐仙说道:

“齐帮主,今日之事,就到眼下为止,明春三三之日,不论是天涯海角,老朽自当向齐帮主再领教益!”

白头丐仙哈哈一声朗笑过后,哂然不屑地说道:

“癞叫化不会钻天入地,你们也不用天涯海角去找,明年三三午正,准在‘小南海’的‘浮凉天府’等你,不过我话要说在前面,到时若仍然只是你们这几位,癞叫化可要闭门谢客,懒得接待!”

陈、秦二人何等人物,他这言外之意,那能听不出来!不由暗声骂道:“好个狂妄的癞化子,就是我们几人怎样?难道就凭你一个讨饭的化子头,还要我们庄主齐集属下好手,亲身赴约不成?……”

心中虽在暗骂,但因庄中飞来传令,此刻另有急事待办,却又不便骂出口来,怕的是一言不合动起手来,又要延误时间,陈灵归强忍忿怒,当下举手一挥,那夜枭立即翘头展翼,“扑扑”两声风响,已自冲霄而起,顷刻间便没入云层,消失不见。

这时,两名劲装大汉,已把受伤的三人伤口裹好,随着陈。秦二人,向来路奔去!

忽听一声大喝:“站住!”

陈、秦二人闻声停步,蒲逸凡高声说道:“一掌之赐,在下心犹不甘;几次截劫蒲某之事,还未交待清楚就想走,只怕没有这么容易?”

陈、秦二人霍地转身,齐声喝道:“你要怎样?”

蒲逸凡纵身一跃,疾进五步,轩眉门目,正待开口说话,忽听白头丐仙怪声怪气地接口说道:“小子,你忙什么?明年三月三日,你也赶到‘小南海’去凑上一份,不就得了么?”

词锋一转,又向陈、秦二人说道:“你们既然有事,又何必为了一个小娃儿的几句气话,自行耽误时间,还不赶快走……”

陈灵归一见白头丐仙出来圆场,正是求之不得,立即见风转舵地说了声:“咱们明年三月三日再会!”说罢招呼秦一峰等人,转身而去。

蒲逸凡虽然心中把眼前这班人恨之入骨,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放他们走,但白头丐仙对他有救命之德,传功之恩,自也不好坚持己见,再说什么。

一场不小也不大的风暴过去了,暂时又恢复了原有的平静。

蒲逸凡望着陈、秦等人逐渐远去的背影,出了一会神,回身走到白头丐仙面前,双手一揖,躬身说道:“老前辈救命之思,有如重生父母,赐功大惠,不啻再传思师,晚辈身负血海深仇,大德不敢言报,老前辈请受晚辈一……”

“拜”字尚未出口,远远突然传来一声高亢入云的哈哈朗笑,笑声刚刚才落,二人身侧丈外之处,已多了个相貌清奇,长髯过胸的渔装老者,只见他手拂长髯,望着白头丐仙笑道:“丐仙几时云游到此,怎不事先通知一声,难道我这摸鱼捉虾的老废物,招待不起一顿酒饭么?”

渔装老者未等白头丐仙答言,神光凝注在蒲逸凡的脸上,和声问道:“这位小哥儿,可是北岳掌门的令郎,名叫蒲逸凡么?”

蒲逸凡虽然不识渔装老者为谁,但听他说话的口气,必是与自己家门有旧的前辈人物,闻言立即拱手为揖,恭声说道:“晚辈正是蒲逸凡,不敢动问老前辈……”

白头丐仙突然怪笑一声,接道:“我真不知你父亲同你师父平常怎样教你的?纵然你不常在江湖上走动,但对当今武林之中,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沧海钓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孤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