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天飞龙》

第10章 救三弱女

作者:上官鼎

房中只剩下清华和艳雪,相对品茗。

起初两人都保持沉默,无所交谈。

直到清华喝了几口茶后,才想起一事,开口问道:“冷姑娘,昨晚救出小金以后,何故离开预约地点,反与邵金昌发生争斗?”

艳雪因为陈威明夫妇不在,似乎轻松得多;闻言微笑着道:“说来真气人!我们分手以后,我便以预定的暗号,找到了小芳;知道红裳仙子二人仍未离开,小金正由后面的老婆婆招呼着。

“所以便叫小芳在预定的地方等候;当红裳仙子在楼上大笑时,我正救出小金,跃上瓦面回来,不料邵金昌恰在此时越房而入,见我背人而出,便随后追来。

“到达预定地点后,他便胡说八道,惹人讨厌!经我严词责骂一顿,他便乘我不备之际,突将小芳点倒,劫持着回头就跑;迫得我无法可想,只好背着小金后退;最后就在那路上斗起来。”

说到此处,她又看了清华一眼,才接着道:“假如你不来,我真斗不过他;后果便不堪设想了!所以,我还得谢谢你呵!”

清华笑着接口道:“姑娘为小金之事辛苦,该由小生谢你才对!至于武功方面,并非姑娘不如他;而是姑娘体力所限,未能发挥雪山绝学之故,令师是那位前辈,可否相告?”

艳雪沉吟一会,才接着道:“家师名号,以后你会知道,现在请恕我不能相告。”

清华也知道武林前辈,有许多是不愿将名号告人;所以对艳雪的话,非常谅解。

微微一笑之后好像突有所感地,捧起茶杯喝了一口,又两眼瞧着屋顶,默想一会;终于放下茶杯,瞪着艳雪瞧个不停。

使艳雪红云又现,娇靥发烧,羞得低下了头,俯视着鞋尖不动。

经过好一阵时间,突听得清华拍桌出声道:“呵!原来像他们!”

他这种失神拍桌的举动,使艳雪又抬头看了他一眼,似是说他大惊小怪,令人好笑!

而他自己,也即刻警觉过来,笑谓艳雪道:“小生因突然悟及一事,以致高兴忘形;失礼之处,请姑娘海涵!”

艳雪也微笑着问道:“什么好事?值得你这样高兴!可以告诉我吗?”

清华微一沉吟,便笑着回道:“好!我告诉你!说及此事,姑娘亦会好笑!因为小生在饭店门口遇见姑娘和小芳以后,即感到非常面熟,但经思考多时,亦难想起究竟像谁!直到现在,刹那之间,悟出面善之因;所以出神失态!”

艳雪面现羞红,又接口道:“真的吗?像你什么人?这倒很有趣的!”

清华又笑道:“说起比人,亦是姑娘同宗,单名叫峰,为小生拜弟,其形态举动,几与姑娘全似。

“身边书童小兰,亦与小芳酷似无比!以后如有机会,愿为姑娘引介认识,作一比较;可惜他们是文弱书生,不懂武技而已!”

艳雪娇羞地看他一眼,噗噗一笑道:“你不用费心啦!他是我的哥哥!小芳也是小兰的妹妹!我们是孪生的两对,一切完全相同,所以家祖要我们分开携带小兰兄妹。”

清华不禁意外地道:“呵!原来如此!假如峰弟早告我此事,便可免我费心猜度了!”

接着又高兴地笑道:“峰弟有妹如你,实在足以自豪!小生再见令兄之时,定为此事痛饮一场!”

随又沉静下来,喝一口茶才感叹道:“可是,小生与令兄,自长沙别后,已经各不知处;人海茫茫,未知何日可以重逢!此番心愿,恐要等到小生赴贵阳造访时,才能实现了!”

艳雪在清华说话的时候,春波闪着异常的光辉;似乎是心有所感,情绪非常激动的样子;并且羞态尽褪,正对着清华瞧个不停。

清华说完以后,也因面对酷似冷峰的冷艳雪,心灵起了一丝奇异的感觉;觉得冷艳雪的一切,都像冷峰一样的可爱!亲切!不禁向她瞧来。

因此,两人无言相对,心意相通。

静静地过了一会时间,才听得清华道:“冷姑娘,今后你若遇见令兄,请为小生传个口信,问个好!希望端午后几天,他能到武当山玄真宫一会。”

艳雪很爽直地答道:“好!一定替你传到!不过……。”

她说了一半,却羞红乍现,说不下去;使清华感奇怪而问道:“姑娘有话,不妨直说!只要小生能力可及,一定为你办到!何况令兄为小生拜弟,姑娘是小生恩人,彼此实在不用见外。”

艳雪不答清华的问话,反而抿嘴一笑,轻声问道:“我哥哥是你拜弟,你却自称为小生,呼我为姑娘;这不是很见外吗?而且你说话咬文嚼字,不是使人觉得很生疏吗?”

清华给她说得无话可辩,只得哈哈大笑。

艳雪却接着道:“想必你只是喜欢我哥哥作弟弟,不喜欢我作妹妹就是了!”

清华只得又笑道:“哪里!哪里!只是这么一来,小兄又占便宜了!”

说着就起身拱手,向艳雪肃容道:“既然这样,一切都请雪妹原谅!可惜愚兄没有什么好的东西,可以送给贤妹作纪念!只有以后为贤妹出点力了。”

他这种表明态度,使艳雪芳心无限喜悦,即刻起身裣袄,微笑着道:“大哥不用费心!我们交换的玉马,就是很好的纪念品啦!”

这一来,他们的关系又亲一层;谈话举动也自然得多,尤其是清华的内心更感到高兴万分!

因为,他自从第一次遇艳雪时起,便常常会怀念起这个面熟的少女;直到此次异地重逢,经过两天的相处后,心里喜爱艳雪的温静。

不久,陈威明夫妇已因清华的转告,得悉二人结为义兄妹之事,立时摆出酒菜为二人庆贺。

席间,他们谈得更亲切,言语更自然,俨如家人团聚,非常欢乐!

晚饭后,清华和艳雪又在房中聚谈。

两人都因酒意而红上脸颊,更为容光焕发。

言谈间,艳雪想起了清华所作的允诺,怀疑地笑问道:“大哥,你说要为小妹出点力,究竟是指什么事来说的?是不是可以告诉我?”

清华被他一问,也想起了此事道:“呵!可以!不过,我想先问你,当你和别人交手的时候,不是觉得内力不足,无法发挥金环招式的威力?而且在久斗之下,似乎是真气运转不灵?”

艳雪惊异地注视着清华,急促地答道:“咦!大哥怎么知道的?小妹正是有这种现象觉得非常懊恼!但又无法改善,只好怨我们女人天赋比不上男人罢了。”

清华被她说得笑起来道:“我看你的金环招式实在很好!制作得也特别奇巧!依照愚兄的看法,似应另有更妙的招式,贤妹未曾学全;令师有没有说过?”

艳雪睁大着那对秋波,娇躯前倾,心情激动道:“不错,关于金环的事,家师曾经说过:这金环是从一所古墓中拾来的;家师因为爱它灵巧美观,才从各派的精绝招式中经过十年的研究,创出现在的招式;但她自己没有用过,却传授了我;金环的原来招式是失传了。”

清华遂道:“雪妹不要灰心,虽说体力天赋,但也不是无望!愚兄在师门时,曾经有过机缘,获得意外的奇遇;你看我的招式身法就可知道一些原因,否则,我的功力也不会有此进步。

“所以,对这两件事情,愚兄都有办法替你解决!以前我也曾帮助过人,极见功效。”

艳雪惊喜地接口问道:“真的?大哥!你真好!我先谢你啦!在我以前你帮助过的人是谁?”

清华见她这么高兴,也愉快地道:“当然真的!在你之前,是白如霜师妹,曾经让我替她打通任、督二脉,内力增加了许多!可惜峰弟不是练武的人,不然,愚兄早就替他照办了。”

艳雪的娇靥上掠过一阵哀愁,又飞来一阵喜悦;口中喃喃地低念了一声“白如霜”三字;突然问清华道:“大哥,白如霜的名字真好;她是不是很美丽?怎么不跟你一齐来呢?她是比我大呢?还是比我小?”

清华给她一连串的天真问话,惹得笑道:“冷艳雪三字不是也和白如霜一样的有诗意吗?她现在华山学艺,也许比你小一点!”

艳雪见他避开白如霜的美丽不谈,又接口道:“大哥!你怎么不说她美不美呢?真的!”

清华见她问得俏皮,只得又笑道:“美啊!美得和你一样!”

艳雪给他的巧妙回答,引得浅浅一笑,羞意又现道:“我才不美哩!大哥专会笑人!”

清华不理她的话说,却从革囊中摸索一阵,找出装盛“九转回还丹”的古玉瓶。

倒出一粒托在手中道:“这就是愚兄要送给贤妹的小礼物,名叫‘九转回还丹’;是古洞先师所炼,总数只有九粒,每粒可抵二十年苦修的功力。

“你吃下以后,即用所习的内功心法,端坐行功,但必须宁神净虑,强忍葯力的洗伐;在紧要关头,愚兄会从旁助你,不要恐慌!来!现在就吃下去!”

说完就将葯丸递给艳雪,看着她剥开蜡衣,吃下坐好;才关好窗户房门,转身站在床侧,静立注神着艳雪的娇容,观察她形色的变化。

经过一盏茶的时间后,艳雪已额头冒汗,满面通红,娇躯微抖,形态非常紧张;清华知道时间已到,即从旁边伸出右手。

抵住艳雪的“命门穴”道:“雪妹莫慌!愚兄来助你行功!”

随即运起他深厚的功力,化成一股巨大的热流,从右手注入艳雪的体中;汇合她原来的功力和葯力,遍游全身经脉。

又经一盏茶的时间,才在艳雪香汗淋漓,咬牙猛抖的情形下,打通任、督二脉,使热流复归丹田。

清华收回右手,轻声道:“雪妹再继续运行十二周天,大功即可告成!”

说完便静立如前,暗忖道:“霜妹上次服下两粒,很快便打通任、督二脉;这次雪妹只吃一粒,时间便拉长许多;幸得她忍耐力强,和自己功力深厚;否则,纵使吃下一粒,也未必能够如愿以偿。”

同时,他又想道:假如能够找着梅姐,她如已经学武的话,我也给她两粒,完成这段最难练的内功多好!可是……

他沉思未完,已看见艳雪完功起身,向他裣枉行礼道:“大哥深思厚赐,使雪妹终生不忘!”

清华见她如此,不禁笑道:“雪妹这样咬文嚼字,好说一番;难道不觉得疏远吗?”

艳雪给他说得一呆,随又醒悟过来。

即刻甜笑如花,忘形地抓住清华的右手,轻声娇嗔道:“大哥最调皮!我是说真的嘛!”

说完又摇着清华的手,形色高兴至极。

这是她第一次表露天真活泼,第一次不避嫌疑,自动向清华亲热。

使清华非常感动和高兴!自然地一拍她的右肩道:“雪妹,我想不到这点小事使你这样高兴!其实,我所以要这样做,也可说为了我自己;第一,你是我妹妹,我就不愿让人家欺凌你;惟一的办法,就只有用这种难遇的灵葯,助你增加功力。

“第二,峰弟是文人,我无法帮助他,这份心意,也只有在你身上来补偿。现在好啦!我若再见峰弟时,内心也可无愧了。

“雪妹,这事虽然值得你高兴,也值得我高兴!所以你不用谢我!这不过是我做大哥的一点心意而已!”

艳雪在清华说话时间,仍是抓着他的右手不放。

只是仰脸注视,秋波闪着异光,直到清华说完以后,才粲然一笑,放手后退道:“我不管!我身受的好处,是永远忘不了的!”

清华只得一面开门,一面笑道:“好!由你!现在你该回去了;从明天开始,你每天和小金等人先练习愚兄所创的手法,然后再练步法;并且让我仔细地想一番,看看有无金环可用的招式。”

艳雪高兴地答应着出房,去找寻小芳回去。

第二天起,艳雪和小芳每天都在威武镖局,认真地练武;不过,因为秉赋及根底不同,成就也是各异。

经过五天以后,艳雪已将“连环手法”,及“迷神幻影身步法”练成;小金虽然学会招式,但不熟练。

小芳只会身步法,而陈威明只会手法。

这种短时间的成绩,已使清华非常满意!

所以,除了叫他们继续努力外,又想将自己思考三天的金环招式,作次实际的演练;去芜存精,让艳雪混合使用。

但是,事与愿违,第二天早上,冷艳雪一进门就说道:“大哥,昨晚回去时,我遇见家祖的朋友,他说前两月和家祖会过面,祖父因我和哥哥出门太久,非常想念我们;所以,我特来向你辞行,即刻就想赶回去!”

清华被这突来的消息弄得一呆,才接口道:“好的!愿你一路平安!请替我向祖父问好!”

艳雪尚未答言,却见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救三弱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天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