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天飞龙》

第11章 少林寺遭袭

作者:上官鼎

嵩山,属伏牛山脉,坐落河南登封县北,是我国五岳之一的中岳,高约两千公尸,有太室少室二峰峦重叠,气象万千。

少林寺,在少室山北麓,建于后魏大和年间;寺院栉比,僧侣众多,为中国历史上有名的大古刹。

现任的少林掌门人是武林三奇中的一苇神僧之师侄,法号静修,年届八旬,有师弟四人,合称少林五僧。

这五位武功高强的老和尚都在本寺主持各院,分供要识,为少林寺的主脑人物。

静修大师虽是修为深厚的高僧,但个性颇强,自尊过甚;所以对红星教崛起江湖,为害武林的事甚不重视。

他以为红星教纵然猖狂,总不会无缘无故敢与少林派为敌。

因此,他接到武当掌门的书信后,对倡导第三次武林大团结,共灭红星教的事,仍是无动于衷,置之不理。

甚至认为杞人忧天,多此一举。

最近,因盘龙寺僧的回报,他才内心一震。

再至静悟大师回寺,方知道事态严重;可是,他仍旧以观望的态度,等候武当掌门人,能够再度来函邀约。

就在此时,红星教主刘世泽,已得到“黑水飞魔”的驿鸽传书,知道与该教为敌的青衫书生即是武当应清华。

经过刘世泽详细考虑,认为应清华倡导的武林大团结,实在是红星教的致命祸患!

所以,一方面命令全体徒众调查应清华的身世家属,进行另一种阴谋外,另方面,又决定乘武林各派,团结未成之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方法,对各派实行各个击破,藉此威胁武林,孤立武当。

最后来个彻底解决,便可完成独霸武林的愿望。

在武林各派中,以少林的历史和名望为重,故被选为第一个目标。

预期以少林一役的成功,去影响武林各派人士的心理;甚或因此而投靠红星教,达到他“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

于是,刘世泽便命令刘耀武率领三位堂主和两位护法,以及全体香主们在清华来赴约的前两天,突然撤离北上,赶往少林寺去实行偷袭工作。

使应清华无从捉摸,无法救援少林派。

另外留书一通,改约应清华在骊山见面。

这些红星教主的决策,真是包藏祸心,对武林十分不利!尤其对少林派,更加火烧眉睫,危急万分!

这天,静修大师在早课时候,觉得心神不宁。

这种数十年未有的现象,使他十分震惊!

因此,在早课以后,便叫值日弟子,传唤四位师弟进房,意慾参详一下,究竟是何预兆?

这四位和尚法号静悟、静玄、静音、静性,皆是须眉花白,年逾耆稀的老僧;而且武功高强,位列五僧以内。

平时各有职司,很少同时晋谒掌门师兄的;只有遇着重大事故,得奉掌门人唤召,才会齐集一室。

他们来到云房以后,参过静修大师,便分坐两侧的莆团上,恭请掌门人指示。

静修大师慢慢睁开双眼,向左右一瞥道:“愚已请四位师弟前来,为的在早课时候,觉得心神不宁,异于平时;这是愚兄从来未有的现象!默详甚久,未识是何朕兆?所以,请各位进来,详细探究一下;不知师弟们对此有何意见?”

他说完以后,云房中又是一阵沉静。

不久,静性开口道:“掌门人,以愚弟猜度所得,认为一定有重大变故,涉及本门;所以,在掌门人身上有此特殊预兆!但究属何事?则无法预测!”

静修大师点头道:“愚兄也有此同感!三位师弟有何意见?”

静悟大师接着道:“掌门人,弟亦同意此说,不过,愚意猜是红星教对本门有不利行动;因为弟自甫昌回山后,常常有此感觉!现在,掌门人又有此种现象;可见不可轻视!”

静修大师沉默一会,才问道:

“玄、音两师弟以为如何?”

静玄和静音两人,同时答道:“掌门人,弟同意静悟师兄之想法!”

静修大师又沉吟一会才道:“既是大家都认为此种现象,主本门有重大事故发生,可能是正确无误,不过,以愚意所见,对红星教为害本门之事成份不多。

“因为本派与他并无仇恨,纵使他有吞噬各派之行动,亦不会选择本门为开始目标;未知各位以为然否?”

静性大师接着道:“掌门人与静悟师兄所说,均有道理;弟以为红星教既然在万胜镖局当各派人士之前狂言欺众,一定有其阴谋和行动;真的找上本门,亦有可能,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静修尚未说出意见,即听见一阵紧接连敲的钟声,“当当”暴响不停;顿使这五位老和尚,脸色渐变,从莆团上站起。

静性大师更向静修大师一礼道:“事情不妙,让本座前往察看如何?”

静修双掌一合,口喧佛号道:

“阿弥陀佛,师弟小心!愚兄等随后即到。”

原来,这种敲不辍的钟声,是少林寺有重大变故时,示警集众的信号;只要这信号一响,全寺僧侣均要速即齐集大雄宝殿,听候掌门人指示。

现在,静修五人均在室内,且未发出敲此信号的命令;而信号竟然响起,足见是二代弟子中因见事态严重的紧急措施。

所以,使这五位老和尚,态度转为严肃,内心骤现一种不祥的感觉!

静修待静性走后,又对静悟三人道:“师弟等对此事有何意见?”

静悟紧接着道:“以弟愚见,请掌门人速即升座,查究钟声来因方是上策!否则,静性师弟一入前往,恐无法完善处理!”

静玄、静音二人也同时附和,恭请速往;使静修无法多谈,便举步出房;静悟三人紧随于后,往大殿而去。

他们刚出门不远,便见静修的二弟子明月,神色惶急地一掠而至,跪在地上道:

“许多红星教人,突袭本寺;五师叔正在率领一部分弟子拦阻他们在寺外交手;但有许多弟子已受伤,情势非常危险!请师尊即刻前往!”

这一来,才使静修等心头大震,飞身赶往大门外。

原来,少林寺中,现在僧侣数百之人。

其中有二三代的嫡传弟子七八十人;平时各有职司,管理全寺僧众的活动,规矩森严,有条不乱。

当静修五人在云房聚谈的时候,突有许多灰衣人持械冲入寺内各院;闷声不响,向僧侣们袭击。

那些武功平凡的后辈僧人一时惨叫连声,伤亡不少!

及至二三代的高手闻声赶出,拚命阻拦拒抗,但因仓皇应战,已失先机。

静修的首座弟子,明心和尚,只得在危急之中,发出命令,敲响钟声;希望掌门人及长老速即现身御敌。

幸得静性大师性较机警,闻讯赶出大殿外,一见情况不妙,即刻施展绝学,连伤几个灰衣人,方阻住了他们的攻势。

但各院仍在狠斗,只得又往来接应,在各院连施煞手,才稳住情势,渐渐发挥少林武学,将灰衣人赶出寺外。

静性大师走出山门一看,心中不禁暗吃一惊,连忙回头吩咐明月和尚,速即赶往云房去,催请静修大师四人。

因为,寺外的广场上,除了从寺内退出,或正在与本寺门徒交手的大批灰衣人外,尚有一小堆人,静立广场中央,情态悠闲,谈笑自若,显然是这批来人的首脑人物。

这堆人,老少不一,其中似是以二个灰绸劲装的壮年人为主。

左右并排着一个老道士,三个老人和一个中年美妇。

背后静立着六七个大汉和两个少女。

静性大师刚遣走明月,便听得一阵尖锐利耳粲粲的笑声,发自一个身御长衫,鼠眼钩鼻的老人口中。

静性侧顾身旁的三代弟子中已有人目瞪口呆,失神不立,才醒觉是敌人的一种魔功,连忙运丹田真气。

声似春雷地喝道:“住口!你们是谁?何故进犯我少林寺?”

这一声断喝,打断对方扰人的笑声,惊醒了许多着魔的和尚。

只听得那老人道:“你是少林何人?快叫静修出来,迎接少教主及护法堂主的大驾!”

这种目中无人的狂言,气得静性大师心胸慾炸,怒火兴腾!

但表面仍是镇定如常,合掌朗声道:“阿弥陀佛!施主们不顾武林道义,惨杀敝寺徒众,实在令人不解。你们如此横行,不怕神人共怒吗!”

那老人又粲笑一声道:“别噜嗦!快叫你掌门人出来,答应即刻归顺本教,便可无事!不然,咱们要血洗少林寺了。”

紧接着一阵响亮的笑声,从寺门飞出四位老和尚。

正是静修大师等人,赶来接应静性。

少林徒众们,一见掌门出现,都合掌躬身,口喧佛号;其余正在拚斗的门人,也都一时精神大振。

那老人一见情形,即知是少林掌门来到;因而鼠眼一睁,精光暴射道:“谁是静修?速出答话!”

这时,静修大师已由静性大师简单报告,明白目前已至全派存亡的关头。

所以毫不迟疑地踏出一步,合掌喧佛,朗声应道:“老钠静修,施主们请即喝止贵教门人,免令后辈多受伤害,一切应由老衲五人与诸位亲自解决!”

说完,又转向左右喝声道:“凡我少林弟子速即停手回来!”

那老人也向壮年人轻说数语,似在征求同意。

然后又向后面的大汉们轻说几句,才转身面对静修道:“好!就这么办!现在让老夫向你介绍一下。”

说着又用手指着那灰色劲装的壮年人道:“这位是本教少教主,左边的是本教赤龙堂‘勾魂尊者’巫堂主和黑虎堂‘辣手人王’林堂主。

“这边的是飞凤堂‘普渡仙姬’孙堂主和‘太湖水怪’李护法;至于老夫嘛!人称我为“黑水飞魔”;你们也曾听说过吧?这次到来找你和尚,为的是要你率领全派归顺本教,你觉得怎样?”

静修大师听得哈哈大笑道:“原来都是武林前辈,贫僧等失敬了!”

接着白眉一轩,正容坚决道:“少林历代相传,从未有不战而屈服于人之事;贫僧忝掌本门,何能作此辱及祖师之事……”

黑水飞魔未待静修话完粲粲一笑道:“好呀!今日之事,只有两条路,顺者生,逆者亡;你这秃驴既敢顽抗不服,那就休怨我等了……”

说着向少教主刘耀武一颔首,身形一掠,右掌一式“毒龙探爪”,直向静修前胸抓来。

静修尚未出手,即被旁边的静悟跃前一步道:“师兄,让本座来对付他!”

同时挫腰沉步,双掌一合一扬,拍出猛烈劲风,直向“黑水飞魔”撞去;随即右间进步,展开镇山五拳中的鹤拳,式化“单翅挥云”反袭黑魔的左胁。

黑水飞魔一见静悟的掌风如潮,挟劲撞来;即刻收手沉身,向右横闪一步,左掌一封左胁,右掌收而复出,抓向静悟左肩。

同时展开“黑煞掌法”,招招狠毒,式式诡奥,幻成无数掌影,劈出呼呼功风,配合绝顶的轻功,将静悟圈入他的掌劲内。

静悟自己知道,在内功修为上,和“黑魔”相差颇远;所以一开始之际,便打定主意,不用力拚。

只以鹤拳的招式发挥稳、重、准、凝的四字秘诀,谨守少攻。

并且将仅有三成功力的金刚禅功也运起护住全身。

是以他处在黑魔的强烈掌风中,一时并无败象;仍旧能够趁机出击,斗个平手。

这时,站在刘耀武身侧的勾魂尊者,也不甘寂寞地走向静修道:“和尚,让本堂主来超渡你升西天吧!”

静修旁边的静玄大师闻言即向静修一礼而出道:“施主既然大言不惭,就让贫借来领教你的绝学罢!”

勾魂尊者一见静玄出场,即刻两脚一顿,身形侧飞两支外。

静玄也长身追跃过去。

勾魂尊者待静玄近前,一招“白日勾魂”,直取静玄的右肩井穴。

静玄连忙退右脚,出左手,侧扣对方的脉门;同时右掌由后向前划个半弧。一式“碎碑手”,猛拍勾魂尊者的“天庭”穴。

勾魂尊者一见静玄攻到,即时沉左腕,掌向上翻,反拿静玄的右脉门;右足侧进,右掌直拍静玄的左胁诸穴。

静玄被迫得连忙换招闪步,展开镇山五拳中的“蛇拳”招式着意抢攻。

但是,勾魂尊者的修为高于静玄一筹,勾魂掌法又尽是怪招。

一经展开招式,便似乎满空,忽抓忽拍,掌劲指风,交织迫人,实不愧是六魔之一的名家。

幸得静玄采用的是“蛇拳”,注重舒长灵活,再配以“十八罗汉手法”,恰足以和“勾魂掌法”斗个旗鼓相当。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天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