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天飞龙》

第12章 寺前鏖战

作者:上官鼎

假如静玄大师能够寓攻于守,静心沉气的话,短时间内是分不出胜负的。

只是双方变招换式太快,起落进退如风。

使在场之人除了功力高深的几位外,都只能看到两位人影,时起时落,忽进忽退,翻翻滚滚,乍合乍分;卷起劲风四溢,飘荡着旁观者的衣襟。

这时,在登封县北门外的大道上,正有一位白马青衫的年轻书生在飞驰,向少室北麓的少林寺而来。

这就是千里单骑专程驰援的应清华。

自从他留书一封给冷峰以后,第二日黎明,即离开武昌北上。

晓行夜宿,沿着官道飞驰,以白龙俊健的脚程,出武胜关,经信阳、舞阳而转襄城,费四日时间,便到达登封城内。

他进城以后,本想连夜赶往少林,他经过一番思考后,认为刘耀武带着大批人马前来,夜晚行动不便。

纵使现已到达这里,也可能不会乘夜进袭。

所以,他便住下来;不过,他在晚课以后,却曾以绝快的身手,驰往少林寺外一转,一方面是观察环境,二方面是提防意外。

在子初时分,才返回旅店安息。

早饭之后,他便驾轻就熟驰向少林寺,准备以游客身份,暂在寺中寄住。

如果少林寺的和尚们,能够抵挡得住,他便旁观不管。

如若不然,便挺身出面。

不料,他到达少林寺的外山门时,即见三个灰色劲装人守在路口,情知不妙,料想刘耀武等已定然在围攻少林寺。

因此,他直冲向前,双脚一甩一点,从鞍上直飞而起,在三人头上临空挥手,点住他们的穴道。

同时,身形一落,将他们藏在路旁,返身将白龙牵至旁边树林,一拍马屁股道:“你去歇歇罢!”

随即身形一展,沿道疾飞而上,将到寺前广场时,转向右侧林树一闪,跟着一式“黄鹤冲霄”,轻轻跃上树梢。

两个伏身,即藏身在一株参天的古松上。

这古松约五丈,粗有两人合抱,枝叶茂盛,状似花盖。

他藏身针叶上面,可以俯瞰全场,因为他的绝高功力和青绸服色,使广场上的双方人士,毫无所觉。

他定睛细看,已知少林人士,虽以大小罗汉阵对敌,但仍无法制胜,若长斗下去,少林派定将落败无疑!

原来,静悟大师与“黑水飞魔”交手以后,因为“黑魔”的功力高于静悟,掌法又狠毒诡怪;所以占得主动,不断向静悟进攻。

静悟以稳重准凝的鹤拳招式,配合金刚禅功,极力和他周旋,愈斗愈紧。

经过两盏茶的排今后,双方已交手七八十招。

“黑魔”是愈打愈勇,招式连绵。

静悟却是越打越惊,心神已渐受影响,不如原来的镇定。

直到百招过去,双方突然变快为慢,招式分明,举手投足都是劲风呼呼,凌厉至极。

静悟是怒月张须,哼声连发。

好像一只愤怒的狮子,正慾与敌人舍命一拚。

黑水飞魔却是鼠眼精光暴射,粲笑不停,时掌时抓,毫不放松。

终于静悟大师暴喝一声,双膝前弓后箭;双掌一沉即吐,直向黑魔拍去。

他已提足“金刚禅功”的三成功力,从双掌发出;拍成两股呼啸的狂飚,声势非常惊人!可见,他已决心死战,向黑魔作孤注一掷。

黑水飞魔一见静悟的掌风转变,也即刻双腿微变,闷哼一声;全身骨胳“咯咯”作响,双掌由腰间穿出,一阴一阳,掀起一团劲风,劲风侧射,尘沙齐飞;静悟大师已被震得连退三步,满面通红。

“黑水飞魔”只后退了一步,即大喝道:“你也尝尝老夫双掌!”

掌随声出,身随掌动,挟着一片劲气,全力劈向静悟大师。

静悟大师刚被震得血气上涌,尚未平静;突尼黑魔凶狠地扑来;迫得尽集全身仅余的劲力,双掌向前一推,身躯向右一闪,意图避开正面的一击。

不料,黑水飞魔的这次掌力,是以“蚀魄魔功”的八成功力发出;岂是静悟大师在震伤后的残余劲力所能抵挡!

但听一声问哼,静悟大师的伟岸躯体已被震倒地上,连翻两滚。

同时一声佛号,场内人影飞闪;静修大师及静音、静性二人,已跃出救援,截拦住黑水飞魔。

静音、静性两位大师,迅速地扶起静悟的身体,喂下两粒本门的治伤葯丸;立即又为他封住几处要穴,以防伤势恶化。

并叫两个三代弟子,将他抬入寺内休息。

静音刚叫弟子抬走静悟,便听得静修大师大声喝道:“九大弟子布阵!”

明心等九个少林二代弟子已闻声跃出,团团围住黑水飞魔。

每人右刀左掌,凝视待敌。

另一边,静玄自与勾魂尊者接战后,虽然功力较低,感到有点胆怯;但在十招以后,即时心定神安,尽量施展“蛇拳”的长处,配合“十八罗汉手”,着着抢攻,经过百招的缠斗,仍能打个半斤八两。

直到静悟大师和黑水飞魔第二次对掌,重伤倒地的情形被他眼角余光所见;顿使他心神一惊,身手一慢;终被勾魂尊者抢去先机,陷入被动。

静玄一时疏忽,失去主动以后,便觉得缚手缚脚,应付艰难;所以喝声连出,全力出手,意慾扳回平手的局势。

可是,他的功力本较对方为低,今又失去主动,则更吃力,更心慌,情势也更恶劣,不但扳不回平手,且已频临险境。

卒被勾魂尊者找到破绽,乘他双掌齐出之际,以一式“鬼手追魂”,右掌一格他的左手,转扣他的脉门。

左手由下而上,伸指如戟,直点他的双目,迫得他速即仰脸沉腕,忙向后跃;意慾避过此招。

但勾魂尊者,已如影附形,随即进步出掌;一式“风雨勾魂”双掌拍出两股强烈的劲风,袭击他的中上两盘。

使他后退不能,闪避困难;只得大喝一声,蹲身出掌,一式“星月争辉”,硬接来势。

“啪啪”两响,震得他全身后倒,两手撑地一滚,向左离开数尺;跟着挺腰缩腿,一跃而起。

同时,吓得静音。静性二人飞身抢出,一奔勾魂尊者一奔静玄身旁。

但在刘耀武身旁的太湖水怪和辣手人魔,却于同时飞出拦截,在中途和他们各对一掌;接着出手抢攻,又形成两处拚斗。

静玄滚地跃起后,已觉头脑昏花,无法再战,只得强忍涌喉慾吐的鲜血,同时跃至静修身旁,坐下调息。

使静修和后追的勾魂尊者,又交了一掌,缠斗在一起;造成又一组剧烈的打斗。

依照现在的情形来说,少林派实在危险至极!五僧全部出手,已成二伤;正在拚斗中的三人亦未占着优势。

门徒虽然很多,但除了二三代弟子外,均是武功平常;如果叫他们去抵抗红星教的香主们,那无疑驱羊斗虎!

不过,二代弟子中尚有九人功力颇强,三代弟子中仍有五十余人可供一战;假如结成阵势对敌的话,仍可支持一段时间。

因为,以阵法对敌的长处,是用功力较低的多人,化成高强的功力去应敌;这种转弱为强的方法颇多,各门派都有他自创的方法和阵势。

譬如武当派的“九宫八卦阵”、少林派的“大小罗汉阵”,及昆仑派的“五行连锁阵”等等都是闻名武林,威力很大的阵法。

少林派的罗汉阵,有大小之称;凡是九人或十八人、卅六人的阵法,叫小罗汉阵;其他如六十三人、八十一人,及一百零八人的阵法,便叫大罗汉阵。

现在,正与黑水飞魔斗在一起的就是九人小阵。

这九个少林门徒都是已四五十岁的和尚,追随静修等修练,已有三十年历史;武功火候均已到达五六成。

若以他们现在的功力而言,无一人是黑水飞魔的三十合对手。

可是,自从他们奉命布阵,围住黑水飞魔以后,却使“黑魔”空有一身绝高的功力,一时无法应付。

起先,黑魔见他们右刀左掌围住四周,心中尚甚轻视;以为仅要轻挥一掌,即可冲出圈外。

所以粲笑几声,迷着鼠眼说道:“你们也想跟你师父同赴极乐吗?好,老夫成全你们!”

明心等九人一言不发,毫无表情,仍旧三人一组,略成品字形;凝神注目,静待黑魔出手。

黑魔见他们不答,又粲笑一声,环视他们一眼。

突然身形一晃,出掌喝道:“看掌!”

右掌挟着呼呼的劲风,直劈明心这边。

半途垫脚转身,出左掌,反劈明月和尚。

他以为用这两种声东击西的办法,先以左手用二成功力攻明心;再用绝快的身法反身以左穴挟四成功力攻明月,一定可以击破对方的阵法。

不料,他右掌刚出,即见明心等九人,大喝一声,戒刀齐举,向前划个半圆;同时,左掌从刀光下拍出,身形齐向右闪,一时刀光掌劲结成一环,不单消去了黑魔的掌风,而且从四面八方,以雷霆万均之势,压向黑魔而来。

这一来,弄得黑魔连挥数掌,才化去外来压力。

气得他鼠眼猛睁,粲粲连声。

须知明心九人都有三四十年的武功火候,他们三人一组,九人齐冲,已变成三位甲子以上功力的人。

再以戒刀化解对方的掌劲,从侧面攻出左掌;形成三位功力高强的人,从三面攻击“黑魔”。

当然声势惊人,弄得他心中一惊,忙以五六成功力出掌,才挥散压力。

黑魔经过这次教训,才知小小的罗汉阵并非想像中的简单;要想制倒他们,必须先找出变化的弱点,方有成功的希望!

于是,黑魔展开身法,在圈内游走出掌;引得明心等九人也喝声不断,刀掌齐挥,围着黑魔四周,换位奔走。

直到静玄落败,静修三人又与敌人接手的时候,黑魔在气怒交织之下,双掌已提到七成功力,才使明心等人感到难受。

但他们为了师门的存亡,仍旧拚命支持,咬牙奋战。

这时静玄在地上调息一阵以后,虽未完全复原,伤势却也无碍。

故从地上复起,速即对身后的明智等二三代弟子轻声嘱咐一阵,才重新面对当场观察现势。

但他环视一眼之后,心中又是一惊。

连忙向明智等另九个二代弟子一挥右手道:“去!帮助你大师兄!”

因为,四场交手的情形,以明心等人最危险!

他们已被黑水飞魔利用超人的身法,配合猛烈无俦的掌劲,追得阵法转动失灵,身形散乱。

若有稍延片刻,便将支持不了。

至于静修等三对的情形倒无可虑!其中,静修和勾魂尊者二人,正是棋逢敌手,胜败难分;这是因为静修的禅功修因,已至五成火候;对着已经狠斗一场的勾魂尊者刚好此长彼消,扯成平手。

此时静音在功力修为上,实较辣手魔人低一筹;但在他极力发挥“豹拳”的招式下,仍能支持得住,形成虽劣而不败的局面。

另在静性对“水怪”的一场,却能略成主动。

原因是静性的为人,平时上进心强,天资较厚;所以在武功修为上,仅次于静修;而对手“水怪”,虽然名列七怪之一,但在陆地本领并不出奇。

经过静性以“龙拳”配合禅功抢攻,反而争到一点主动。

可是,静悟刚才的出声挥手却引起了刘耀武身旁含笑观战的普渡仙姬的注意。

她一见静悟已经复原,便粉脸转向刘耀武,亲密地耳语了一阵。

一跃而出;对着静悟款摆蛇腰,格格一笑道:“大和尚,你好啦!来罢!让本堂主陪你玩玩!”

说完,又微侧粉脸,蛮靴点地,双眸似水,睨着静悟浅笑。

真是荡意横飞,令人不敢迫视。

静悟内心一震,闭目合掌道:“女施主请回,贫僧不便出手!”

普渡仙姬闻言娇笑得浑身抖动,引得双方门人转移目标,盯着她的隆胸肥臀目不转睛,有许多红星教徒已暗地想入非非!

她笑了一阵,又嗲声说道:“唉唷!大和尚!你何必客气呢?难道怕本堂主功力不配,玩得不痛快?”

静悟无法可想,迫得念佛不已。

稍停一会,才口喧佛号说道:“阿弥陀佛!贫僧伤势未愈,自知不敌,女施主若别换他人,贫僧尚可奉陪!”

说完,又念佛不已,好像不是对敌人一样,他这种反常的表现,使双方门徒都感到非常奇怪而好笑!

普渡仙姬又是一阵娇笑,向前两步,摇头说道:“不行呵!大和尚,我们非玩一场不可的!你看!他们玩得多够劲儿!”

静悟只得又宣号说道:“阿弥陀佛!女施主请稍退后,让贫僧叫小门徒们设个小阵向你领教罢!”

同时,又回头向三代弟子们一摆首,随即后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寺前鏖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天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