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天飞龙》

第14章 险入古洞

作者:上官鼎

这时,清华在四魔二怪的包围中,以八九成功力施展玉箫七十二式,配合“迷神幻影’身步法和左手忽掌忽指的招式,剧战已有一顿饭的时间;虽然身手如旧,保持不败的现状;但也处处受阻,不易获胜。

清华的目的是志在“黑水飞魔”和“辣手人魔”二人;所以,凌厉的招式多数加在这两人身上。

意慾将他们当场击毙,其余的训戒一遍就算了事。

但他的意图又被其余二魔两怪所识破,即抓住这个弱点,并命在他的背侧攻击;使他心神分散,威力减少许多,终始无法达到目的。

本来,这四魔二怪之中有五人是清华手下的败将;以一对三,也曾经将他们击败过。

然而,那是双方当面对掌的局面,只要清华运起“法天玄功”,便可轻易地取得胜利。

而今晚的情势是以一对六,兵器交手;清华虽然仍旧不做,但也被他们牵制得行动不便,忙于应付。

且因他心地仁慈,不愿用“浩然刚气”和“银钩”神剑,以致形成鏖战不休的状态!如果长此下去,真要将清华拖得气穷力尽,陷入危险之渊。

幸得他机警异常,反应快速;一见两百招已过,自己仍无法达成报仇的目的;即已醒悟打法不对,必须另求良策,才有成功的机

因此,他心念一转,即刻向中央一停身形,乘六魔齐将兵器攻来的刹那,蹲腰扬掌,以左脚为轴,箫演“白虹统日”,身形滴溜溜一旋,一振“大清刚气”将六魔的兵器震得向上一翻,各自惊惶后撤。

他趁机长啸随身,冲天拔起五六丈高。

降落右侧四五支外的场地上;轻松如旧,抱箫声道:“以诸位各展绝学,合攻应某二百余招,仍是未将应某致之死地,实在令人感到乏味!罗林两位有无胆量独接应某一百招?以了结杀害郑王两家之过节?”

六个魔头都是姦滑异常的人,认为他突然逃阵,一定是自知不敌,才要求单独决斗;所以更不肯放弃群殴的机会,乘他停身说话的时候,又重施故技,再度将他围住。

只听得“黑魔”大喝一声,骷髅鞭怪叫,六种不同兵器又向清华攻到。

这一次的攻势更加凌厉,六个老魔在极端羞怒的情况下,各自运足他的秘传功注入兵器和掌中;掌器兼用,更具威力。

清华一见这些魔头的无耻行动,心中怒火高涨!

一面出手御敌,一面忖道:这些无耻的恶魔根本是无法理喻的!我又何必和他客气?若再仁慈下去,郑王两家的仇恨怎么能报呢?

他这样心神一分,忽略了敌人正以毕生功力对付他,六种兵器和掌力已在圈内交织成水泄不通。

且因各种魔功施展至极点,使圈内的空气除了呼啸激荡压力万钧外,更带着浓厚的腥臭味;时寒时热,中人慾呕。

他靠着“大清刚气”护身,虽未即时受害,但已感到压力渐重,情势危急!如果再不痛下煞手,真要造成不堪设想的结果。

因此,他即一振“浩然刚气”,加在“大清刚气’的外面。

同时一声朗啸,箫交左手;右手一摸腰间的剑把,铮然一响,“银钩”神剑已应手出鞘,映月生辉。

同时,银虹暴涨,长逾两丈,尾端如钩,晃闪似电,顺着清华右手一挥之势,向右侧面之“辣手人魔”卷来。

跟着一带光芒,又向正面的“黑水飞魔”扫到。

随着顺势转身,疾划一圆,飒然而收。

这一来,六个魔头惨啦!他们只见清华右手一挥,银光打闪,随即长虹经天,冷森森地掠身而过。

虽知不妙,急忙煞势后窜;但已躲闪不及,右手顿觉轻如无物。

仅闻得两声凄厉的惨呼和一阵兵器折断坠地的音响,便见血雨暴射,飞洒满天,吓得他们心胆俱裂,转身向骊山拼命飞驰。

这些瞬息而变的情况,真是出人意外;不单旁观的刘耀武和暗中人等不知是什么东西作怪!

但他们仍不死心,慾作临死挣扎!所以不顾死活,疾向山内逃窜,引诱清华追踪,以便他们发动第二种阴谋。

果然,清华定睛一看,见地上除了兵器之外,只有两根断手存在,便知“黑水飞魔”和“辣手人魔”二人仍能生存作恶;不禁冷哼一声,自语道:“为公仇,为私恨,非将你们除去不可!”

随将箫剑挂妥,直向后山追去。

然而,他这样略一停顿,已给魔头们逃出老远;等他施展绝顶轻功,逐渐迫近时,魔头们已逃进一座峡谷的林边,眨眼不见。

这树林占地约两百丈,正堵住峡谷的谷口。

林木参天枝叶浓密,使人无法窥见谷内的真貌。

一条丈余宽的小河从谷内穿林而出,水声潺潺,点缀着这块寥寂的荒野。

但在林内的这段河道,因被两岸树木所环抱,枝叶亭盖,拱成似一条涵洞,阴沉沉地颇觉惊人!

清华追到林外河岸上,忽然想起“逢林莫入”的话,一时拿不定主意,停在林外忖道:他们既是从此处逃往谷内,里面一定还有秘密,为了将来消灭红星教的大事,必须前往探查一番;“黑水飞魔”和“辣手人魔”也必须乘此机会除去,才对得起四师兄和姑丈的在天之灵!

但是,这座树林阻住去路,变成“敌暗我明”的情况;应该进林去搜索他们呢?还是越林而过,进山谷去探查好呢?

他想到此处,不禁望了林内一眼,又沉思寻求妥善的办法。

蓦地里,他一拍脑袋,低声自语道:“我何不如此试探一下呢?真傻!”

随即静立凝视,用“天通耳功”去搜索附近的动静。

一会儿,他觉得林内无敌人踪迹;谷内却有人在低声论道:“奇怪!为什么现在还没有到呢?莫非跑啦!”

“不要急!也许已经到了树林内啦!赶紧准备好!”

接着是沉寂无声,不再说话。

但是,只这寥寥数语,已证实他心中的猜想;使他毫不犹豫地即刻行动,越林进谷。

但沿着右边树梢身如轻烟掠过;转眼间,便到了树林尽头的谷口,隐身在一棵大树上,细心地观察峡谷的环境。

这是一条颇宽的山谷,地近骊山的东西;两旁削壁并立,壁顶丛生林木;小河从谷内流出,河旁亦生有许多竹木。

在明亮的月色下,仍无法看清谷内的情况,测定敌人隐藏在何处?

他因而忖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只要我处处留意,小心进去;他们纵有埋伏诡计,又能奈我何!

所以,他一振“大清刚气”护身落地而进;一个起落,便到了谷内十余丈。

他刚好停下身形的刹那,忽发现前面三四十丈远的小林边,有个人影一晃,引得他一跃而起,直掠追去。

可是,当他身如飞鸟,凌空未落的瞬间,忽闻小林内有人暴喝一声;立时暗器呼啸,从四侧疾射而来;恍如满天花雨。

这种用暗器袭击的手段,真是很毒无比!

这次袭击的时机,也选择得令人叹绝!

因为,一个轻功最好的人,当他真气将竭,身形急落的时候,是无法急变身法以闪避敌人暗袭的。

除非运用其他绝技,或已练成“御风飞行”的本领,本能来得自保。

不过,敌人若从四面八方出手,利用各式各样的暗器偷袭,情况就更难应付了,假如以一般武林人士来说,遇着这种的情况是很少能逃得生命的。

现在,清华就是置身这种情况中,其危险的程度,已可想而知!

幸得他一路进来,早已运气护身;而且奇缘屡遇,武学绝伦!别人无法办到的事,他已足堪胜任了。

所以,当林中一人声暴喝的时候,他闻声已知敌人偷袭,随即猛震护身刚气,双掌齐出;左下右前,分向地面和林内一推。

左脚尖一点右脚面,身形骤然升高两三丈。

同时,“啪隆”和“哗啦”两声,跟着数声惨叫和一阵“沙沙”的急啊,震人耳膜。待他轻落地面,弹身再起时,一切又归沉寂。

只有夜风拂面,吹得树叶“簌簌”微响而已。

他在周围搜索一遍,只看在林内有三具红星教徒的死尸,都是被淬毒暗器所伤,一棵盆粗的乔木和几根小树正断折倒地,压在这些尸体上。

此外,便无其他发现。

他知道这些教徒都是被刚气震回的暗器射中,自食其果;树木山是自己掌力所断,并无值得介意的地方。

但当他看到死者全身渐渐发黑溃烂时,不禁心头一震,暗自忖道:“好厉害!这是些什么毒物?如果换上别人,真要凶多吉少了。”

接着冷哼一声,自语道:“万恶的匪徒,非将你们除去不可!”

随即一跃出林,又向谷内前进。

身如星飞丸跃,眨眼又越过两座小树林。

似乎山谷的宽度渐小,地势渐高,汨汨的水声,显示出深处定有水潭小瀑之类。

他停下身形忖道:这样盲目追寻,怎能找着他们呢!还是用功听测为妙!

但在刚一闭目的刹那,就听得一声暴响,像是大石投入水中的声音从前面传来,使他毫不思考,即刻睁眼拔身,向前疾射而去。

两个起落后,他到了一个三四丈宽的水潭边;一股两三丈高的山泉从正面的石缝中冲射入潭,“泪泪”作响。

这里已是夹谷的尽头,从石壁上望,便是林木葱郁的骊山支脉。

潭水映着美妙的月光,幻起金蛇万缕,伸缩不定;潭侧一两丈远有个数丈高的小土丘;上生梅树数根,疏影横斜潭面。

正看之间,陡觉侧面劲风袭人,即刻挥右掌,迎着劲风向右后方一拨;身形一伏即起,疾向土丘后面扑去。

紧接着“轰轰”两响,在他原地的后侧传来;两堆火光随即燃起;使他疾射的身形一顿,回望一眼才继续搜索敌人。

他知道这是刘耀武的“赤燕追魂”镖,过去在援助白如霜时曾经见过这种现象!所以内心更怒,急慾找到那些魔头给他们一顿严惩。

可是,任他利用绝顶轻功搜遇附近各地,仍旧毫无所得;只好返回土丘上,静思对方的可能行动。

经过他判断的结果,认为暗器的方向不错,那些魔头的身法也无法逃得那么快!他们一定还藏在附近,暗中俟机偷袭。

因此,他最怀疑土丘右侧数丈的石洞;以为那些魔头们藏入其中最有可能。

所以,他一下决心,即从革囊中摸出那蛟眼所藏的明珠,挂在胸前;右手一拔“银钩”,挟着满身光华,一跃而至洞口,闪身进去。

这石洞有一人多高,里面漆黑;他进洞以后,因为蛟珠大放光华,远及数丈;映着“银钩”闪闪如电。更增加珠光的明亮。

再以他敏锐的眼光,真是如同白昼。

他微一停顿,即刻长驱直入;经过约十丈的洞道,到了一间宽广数丈的大洞,洞内除了数堆乱石以外,并无他物。

侧面仍有一条石洞,继续向内伸展,阴沉沉的,不知究竟有多深!

他在大洞内搜索一番后,不禁呆立忖道:洞内虽然干燥清爽,却不像可以住人的地方;那些魔头纵然胆大艺高,也不会在这漆黑的深洞中久留的。

难道已从侧道中溜走了?

不会吧!这里毫无经人走过的迹象哩!

地想到此处,即时转身举步,意慾退出洞外,再详细的搜寻一番。

可是,才走了两三步,便听见进来的洞道中“轰隆”一声爆炸,震得全洞“嗡嗡”作响,尘土飞扬。

他心知不妙,即慾试行冲出;但接着两声更大的爆炸,震得整条洞道全部崩塌;甚至他驻足的大洞也在强烈的震动下,哗啦一声,塌下了前半部。

这种意外的危急变化,使他心灵大震,连忙闪入侧面的洞道中暂避。

等到崩塌停止以后,他再出来探查时,只见大石满眼,已毫无原来洞道的迹象。

这一来,真使他心急如焚,无法可想。

对红星教徒的宽恕心理,被急怒冲得一干二净;只是望着洞外的方向,切齿泄恨这:“我若有出洞的一天,非将你们处死不可!”

接着,他便强抑怒火,暗忖道:“依照进来时的感觉,这洞道约长十丈;就算我有能力将石块搬动,但这些大石也无处可以放置。

故想从原路出去,实是无法可想;唯一办法,便是沿着侧洞继续前进,也许可以找到另外的通口;否则,只有埋骨此洞了!

他一想到死的方面,不禁长叹一声!

同时,他又想道:我不能死,我要报仇!我还有父母亲恩未酬,师长的心愿未了,以及梅姐、霜妹的情意,峰弟、雪妹的义约,一切都等我去!

我必须活下去!我必须赶快找寻出路!

他一念及此,即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险入古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天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