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天飞龙》

第15章 追敌救亲人

作者:上官鼎

在小兰那一边,又是另一番情势:

和小兰交手的教徒,也是分堂香主之一,高大粗壮,形如巨人,但为人机智非常,诡计多端,是崂山派的后辈弟子。

他以为抓住小兰为质,即可威胁冷峰;所以,一出场便奔向小兰,巨掌一伸,直向小兰头上抓来。

满以为手到擒来,即可大出风头,控制战场。

谁知,他右手一出,便觉得两眼一花,右腿已被人揭了一拳;除了剧痛刺心外,并使他庞大的身躯自然地向左边一歪,差点跌倒地上。

这一来,使他大吃一惊,气怒交急,连忙一跃回身,冷“哼”一声,双睛猛睁,凶光毕露,跃身探掌,以一式“苍鹰捕兔”又向小兰扑来。

但事情又出他意外,结果大腿又挨了一拳,因此,气得他大喝道:“他妈的,老子宰了你这小鬼!”

同时,拔出身佩的朴刀,向小兰劈来;一式“独劈华山”,随又化为“横扫干军”;刀风飒讽,力猛势凶。

小兰只得仍以“迷神步法”避闪,一面又拔出身边的短剑,口中怒叱道:“不要脸的大笨牛!”

短剑随声出击,一式“冷艳生辉”,震起朵朵银花,疾向对方攻去。

且因他身法奇特,身材细小,迫得那大个子香主毫无办法,只得采取力大刀重的长处,拼命展开招式,硬接硬撞恍似一头疯牛。

因此,这一大一小两人战况便进入白热化,使旁边的红星教徒们和屋上的绿衣少女称奇不已!

绿衣少女更从小兰的身法上知道,这书生二人一定是应清华的好友;否则,不会学得这奇绝古今的“迷神幻影身步法”的。

她正在考虑如何和冷峰接谈的时候,却因小兰一声惊叫,使她娇飞起身,疾向场中射落,临空出掌,向那大个子香主劈去。

只听得“唉唷”一声和几句惊叫,那位像疯牛一样的香主身体已滚出一两支外,压倒几位旁观的红星教徒。

同时,冷峰也因小兰的惊叫,急得他施展全身功力,轮劈掌挥,围殴的大人放倒两个,跟着一式“冰雪封山”,将其余四人逼开一边。

轻闪身形,向小兰这边扑来。

但还是慢了一点,小兰已被绿衣少女救下,正在携手谈话,他只得静立旁侧,暂时监视敌方的行动。

原来,小兰在交手的时候,虽因身法美妙,最初使那大个子挨了两拳。但在使用兵器之后,却因人小力弱,无法与对方作实力战,暂时处于下风。

在稍一下不慎下,短剑收手不及,被那香主的朴刀撞上,震得剑飞人慌,惊叫闪避,引得绿衣少女和冷峰心急,飞扑前来解救。

当那香主的尸体滚飞时,小兰也惊得一呆,望着脸含微笑的绿衣少女默然无语。

绿衣少女已向他笑道:“小弟,你叫什么名字?你认识应清华吗?”

小兰被她的话声惊醒,即刻高兴地道:“噢!姑姑!谢谢你!我叫小兰,你认识我大叔吗?”

绿衣少女闻言心喜,向前拉着小兰的右手,笑着回答道:“小兰,你大叔在哪里?我是他的师妹,现在正要找他呢!”

小兰尚未开口回答,已听得冷峰在旁边接口道:“姑娘可是姓白?小生是冷峰,华哥已离开此地多日,无法知道他的行踪!我正因为应老伯全家被红星教劫持,追来此地探查;姑娘曾经到过武当和长沙吗?”

绿衣少女闻言转身,急促地说道:“呵!小妹正是白如霜!应老伯被劫的事,冷兄探出了头绪吗?华哥和你是几时……”

说话未完,突见她一闪身形,娇喝一声,同时双掌同出,玉臂齐挥,拍出呼啸的狂飚,向冷峰背后的红星教徒卷去。

并在敌方惨叫惊呼之中,身似惊鸿掠影,闪向那批教徒身边,掌拍指点,制住那矮胖子等四人。

待冷峰警觉回身,意慾出手应敌时,已见敌人倒下了多人,正在呻吟呼叫,似是被暗器所伤,其余都惊惶呆立,全被镇住。

白如霜正向那穴道被制的矮胖子娇声喝问道:“快说说!应员外全家被你们藏在何处?”

那矮胖子也是狡滑之人,虽然穴道被制,自知无法逃脱;但仍希望蒙住对方,免得自己受教规处分。

所以假作正经,摇摇头道:“请女侠原谅!我们实在不知道!近来从没听人说过敝教劫持姓应的事。”

冷峰看清情势以后,除了钦佩白如霜的不凡身手外,并从心灵深处涌起了另一种感想,使他决心要藉此机会做一件有意义的事。

他见矮胖子不肯招认,恐怕白如霜被对方瞒过,就此罢手。

故即刻拉着小兰的手,跃至如霜身侧,出声招呼道:“白姑娘,关于应老伯的事,我已探查确实,实是红星教所为,而且一路追来,绝不会错!这些贼人都是不可靠的,姑娘不妨给他吃点苦头,或可使他老实供出其中的详情。”

白如霜本来就不相信矮胖子的说话,再经冷峰从旁一提,更使她心意坚定。

接口喝道:“好呀!你这无耻的贼子,竟敢蒙骗姑娘;我就要你偿偿‘分筋错骨’的滋味,看你说不说实话!”

话落,纤手一伸,便向矮胖子的胸前点去。

吓得那胖子圆脸变色,急忙喊叫道:“好,好!我说!应家的人已被分堂主等押送敝教总坛去了。”

白如霜仍是粉面含霜,杏眼凝威地问道:“哼!是何时起程?往那条路走的?要如何才能找到?”

胖子沉吟刹那才回答道:“是今早搭船往汉江上游的,要在何处登陆,我就不知道了!船头插有三角红星旗,很容易辨认的。”

白如霜看了冷峰一眼,又出声道:“好!假如你再骗人,姑娘一定找你算账!”

说完便替他解去穴道,回头向冷峰说道:“冷兄,我们回去再说罢!”

冷峰仅是微笑颔首,便携着小兰展开身形,跟着如霜返店。

路上,冷峰见如霜的妙曼身形,心中又兴起一层淡淡的哀愁!

经过一阵飞驰,冷峰正想开口探问如霜的住地;而如霜已停下身形,指着下面道:“我就住在此地,冷兄两人请下去小坐一会罢!”

冷峰笑着答道:“真巧!小生亦住在此店,姑娘,请!”

如霜意外地一笑,翩然飘落院内。

等冷峰开门揖请时,才知道两人住在同院斜对的房间。

白如霜进入冷峰房中以后,在明亮的灯光下,经过一番相对款谈,确切地明白了彼此的关系,更觉得熟悉如旧友。

同时,彼此心中都在暗赞对方的容貌和才艺,觉得应清华确是眼光不错,找到了堪与匹敌的俊美朋友。

但在冷峰的心湖深处,却多了一种莫名的滋味!

窗外夜凉如水,时已四更将尽。

他们商妥明日的计划,互道晚安,才分别就寝。

次日黎明,白如霜送冷峰二人渡江就道之后,才包下一艘快船,从水路溯流而上。

这艘船有舟子四人,都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

白如霜上船以后,都被她的容光所吸引,不时地偷祝她。

其中最为年轻的一人,更是带着奇异的情态,几次慾言又止。

白如霜暗自忖道:莫非搭上了贼船?

哼!如果你们有不轨行动,即叫你丧生在姑娘的剑下!

不料,她正在舱内想好对策的时候,却见那最年轻的舟子在舱门口恭敬地问道:“请问姑娘,应大侠怎么没来?”

白如霜给他问得一呆,弄不清对方是什么人物?

何以会知道自己与应清华的关系,不禁顺口说道:“咦!你问的是哪位应大侠?你在何处认识他的?”

那位舟子微笑地答道:“姑娘真的忘啦?去年在建始凌家堡的时候,我曾经随着家师参与夺宝的事,瞻仰过应大侠的绝学;姑娘不是和应大侠一道吗?家师是‘浪里金龙’,小的m史昆,记得吗?”

如霜恍然而悟,笑向他道:“呵!你是秦帮主的高足,难怪你认得我!令师好吗?你怎么会在武汉揽生意呢?”

史昆正容地答道:“谢谢姑娘!家师很好!因为曾经接到酒仙老前辈的通知,说是少林。武当、昆仑三派的掌门人,联合邀请各帮派,在端午那天齐集武当山结盟。

“所以家师派我在汉水一带活动,以做生意为掩护,暗中注意红星教的水上行动;姑娘是不是到武当去?”

如霜听明因由,芳心甚喜,随即接口道:“我现在正因为应大侠的父母被红星教徒劫去;据说是昨日早晨从武昌搭船往汉水上游,所以搭你的船去追踪抢救;你的船是否可以加快一点速度?如果能够追上有三角红星旗的船,请即刻通知我。”

史昆连忙道:“呵!原来如此!好的,我们以最快的速度去追!只要风向不变,也许在明日上午便可追上他们;姑娘请安心休息罢,我会注意一切的。”

说完,便躬身退出,自去处理行船的事务。

使白如霜减少许多忧虑,静心地等待时机。

但在冷峰这方面,却比她辛劳多了。

因为,按照原定的计划,是由白如霜从水路追踪,冷峰二人便沿汉水前进,每天在宿夜地点的码头上留下两人预定的记号,以便彼此寻找会面。

同时,冷峰还要注意沿路的情况,免被红星教徒在中途登陆逸去。

幸得冷峰的坐骑不凡,跑得非常轻快!

总算在汉水北岸,未曾遇到什么意外的困难!

直到第二天晚上,冷峰和白如霜在钟祥县再度会面时,彼此才感到事情棘手,重新商讨办法。

结果,由冷峰飞骑赶往樊城守候,注意过往船只;水上仍由白如霜乘船追踪。

果然,这办法有了收获,在次日午间,便给冷峰追上两艘双桅大船,都在满帆直驶,逆流前进。

前面的一艘较华丽,船头有面两尺长的三角红旗临风招展,船上人手众多,都是灰色服装。

冷峰一见之下,满心喜悦!即立缓骑前进,沿岸监视着他们的行动。

这里是在小河湾附近,汉水已渐渐湍急,船行渐缓。

故冷峰跟着对方前进,觉得轻松愉快!

傍晚,他们宿于樊城;亥时初刻,冷峰和白如霜会面之后,才采取行动。

这时,那两艘大船并泊在西面的江边,船上灯火通明,正在杯盘交错,呼么喝六,夜宴声中,夹杂着醉语豪笑。

尤其是较为华丽的那艘大船更传来轻弹娇唱,震撼着附近寥寂的江面!

舱中一桌酒席,围坐着六个红星教徒;土妓四人正周旋其间。

坐在上横尊位的两人,是一位须发花白的老者和一个四十开外的大汉,正旁若无人,高谈阔论。

冷峰和白如霜商议以后,即叫小兰和史昆将快船移近大船旁侧,以便接应救人。

然后,两人分头行事,各以一船为目标;以他们现在功力,轻易便跃登船面,制住守卫的人。

舱内豪饮的教徒仍旧毫无所觉。

白如霜在那艘较为宽大华丽的船上静立一会,正想出声引诱舱内的教徒出来时;冷峰已在另一艘船上出手制敌。

但因舱内有十余人之多,虽然都是些武功平凡的人,亦不容易同时全部制倒。

卒被他们一阵怒喝叫骂,使如霜这边的舱内人警觉冲出,急慾赶往救援。

白如霜连忙一闪娇躯,出手拦截冲出的人,一式“落絮缤纷”,幻出重重掌影,即向先出舱门的人攻到。

这最先冲出的人,正是那须发花白的老者。

一见眼前人影一晃,即感劲风袭人,知有人出手,而且功力甚高;迫得双掌一扬,身形向左急闪。

不料,白如霜是存心要他退回舱内,暂时不要出来,以免妨碍冷峰那边的工作;所以闪身挥掌的刹那,已用上六成功力,声势虽然不见汹涌,劲力却大得惊人!

那老者仓促扬掌,根本无法阻挡这种攻势,他自己虽然闪避及时,没有即时出丑;但他身后跟踪冲出的大汉却是首当其冲,挨个正着。

只听他“唉唷”一声,身形向舱内倒撞回去,跟着几声惊叫和“叭叭”倒地的音响,乱成一片。

可能是在他背后的教徒,又被他身形后倒的冲力撞得连续倒地,波及桌椅等物所致。

白如霜看见他们狼狈的情形,不觉一声娇笑,继之向他们娇叱道:“像你们这般无用的匪徒,竟敢目无法纪,随便劫人,真是不知死活!哼!快将长沙应家的人交出,否则,莫怪姑娘剑下无情!”

同时又向那老者喝道:“你是谁?”

那老者原是狂凶自大的人物,正因白如霜一掌造成的结果,惊得一呆,心在默猜如霜的来因。

现被白如霜娇叱责,当即怒火中烧,又恢复了目中无人的狂态,哈哈一笑道:“你这丫头真大胆,竟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追敌救亲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天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