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天飞龙》

第16章 武当战酣

作者:上官鼎

转瞬间,白如霜去而复返,手中托着怪手仙翁的两节断剑,娇笑道:“这是一柄很好的缅剑,虽然断了,仍旧无甚大碍,只要将前半截安上个剑把,后半节磨出个剑尖,便成了两柄宝剑,纵令不如我的‘蓝虹’,也是很难得的,以后拿来送人多好!所以,我要把它找回来。”

冷峰恍然悟道:“呵!这真是好主意,可。借软绵绵地,非要内功精纯的人无法使用,走罢!我们进去。”

他俩一进房中,应员外拈须笑问道:“孩子,你们辛苦了,坐下再说罢!”

冷峰躬身一礼,便退立一旁。

白如霜却向应员外夫妇裣衽为礼道:“侄女白如霜给两位老人家请安!”

应员外正在说着“免礼”,应夫人已起身拉住白如霜的左手,慈祥地笑道:“来,孩子!让我看看,华儿回家以后,就向我谈起你哪!”

说着,把如霜从头到脚地端详一番。

同时,应员外及新民夫妇的眼光也集中在白如霜身上,使她骤感不安,羞红粉脸螓首一低,倚在应夫人身侧,默然无语。

应夫人把白如霜端详一会后,才出声打破室内的沉寂,满面高兴地道:“真是个好姑娘!难怪华儿称赞你!听说你已回华山去练什么武功了,怎会和冷贤侄一道来救我们呢?”

白如霜听说应清华在母亲跟前称赞她,心中感到无限的甜蜜和安慰!羞态为之一扫而空,即刻抬头含笑。

恢复原来的天真娇态道:“伯母,霜儿的武功已经练好,所以就下山来找师哥嘛!后来,在武昌遇着冷哥哥,才知道出了事,一道追来此地的。”

应员外接着笑道:“孩子,你们都跟我一齐回长沙去罢,我想,华儿也快回家来了。”

冷峰也接口道:“伯父,据小侄所知,华哥有极重要的事待办,短时内是无法回家的,而且,红星教的人也不会让你们再在长沙安居下去。

“所以,依小侄的愚见,不如到武当山去暂住,一方面,可以免除红星教徒的惊扰;二方面,华哥曾经和小侄相约,端午节以后,在武当山会面,到时,再由华哥来决定一切,比较妥当。你老人家以为如何?”

白如霜也轻声向应夫人道:“伯母,霜儿也认为这样比较好!等见着华哥以后,什么也不用怕了。”

应员外夫妇沉思一番,互相交换了一眼,才异口同声地说道:“好!我们就先去武当罢!”

冷峰沉思片刻向白如霜道:“霜妹,时间不多了,你陪着伯母在此休息罢!我和小兰回去收拾东西,天明后再来。”

说完,又向应员外夫妇辞别一番,才携着小兰退出。

但在他刚出房门的刹那,突有一道白光迎面袭来,逼得他一侧身躯,反手一摄,抓向白光的尾部,入手微薄,竟是一张长形的素笺。

小兰被这突发的事件惊得“呵”的一声,使白如霜闻声跃出,诧异地问道:“什么事?”

一眼看见冷峰手中的投笺,又不禁接口问道:“噫!是不是红星教徒留的?”

冷峰已看完纸上的留言,递给白如霜道:“霜妹,是令师投来的指示,你看罢!我们按照指示去做,绝不会错!明天见!”

白如霜恭敬地接过留笺,微一点首,便返身进内,边走边看。

果然,这信笺是了尘师太的亲笔留谕,上面写着道:

“字谕霜儿知悉:

“武林情势日紧,你等速送应家老小至武当暂住,待端午以后,再作行止之计。在此期间,仍宜勤习本门神功,不论闻及任何恶讯,均不许擅自离山,凡事以‘忍’字为上,切忌浮躁,诸宜自爱,勿负师望为要。

师子”

白如霜看完之后,心中异常不安,满腹怀疑,无法揭晓,只是捧着信笺低首沉思道:师尊为什么下山呢?

她知道我在此地呢?

为什么要我留在武当,不准随便离开呢?

还有,武林中发生些什么事?

与我有何关系呢?

她为什么不让我看见,又先行离去呢?

这一层层的疑问,使天真活泼的白如霜顿时呆住,沉思许久,仍无从得到答案,气得她樱chún突噘,右足一跺,一付娇嗔憨态。

引得始终注视着她的应夫人莞尔而笑道:“孩子,什么事使你生气?”

她闻声惊觉,速即抬头转脸,走向应夫人身前道:“没有什么!我师父不愿见面,自己跑了,要我跟着两位老人家到武当后,仍不许离开!真急人!”

应夫人将她拉近身边,慈爱地笑道:“孩子,你师父既这样指示,必定另有高见的,你自然要遵照去做!”

白如霜听了应夫人这样一说,温顺地点点头。

同时,又向案侧的椅子看了一眼,接着笑道:“伯母,时候不早,请老人家们休息罢!我在那椅子上静坐一番就可以了。”

应夫人也笑道:“你怎么能坐在椅子上过夜呢?走!我们到你大嫂房里去,这里让给他父子两人就行了。”

说着,便起身而立,搂着白如霜的纤腰,慢慢向内间而去。

更鼓四敲,残月已坠,一切浸融在深浓的夜色里。

但宿于内室的白如霜仍旧不能人睡,辗转反侧,老在思索了尘师太留谕中的各项疑问。

其实,了尘师太自爱徒下山后,为了要观察白如霜的行为和武林的动态,便跟在白如霜之后,悄然下山。

在下山后半月,便遇上酒仙和渔隐,经过一番详谈,才知道应清华确是绝世的奇材,他倡导的武林大团结,经过少林、武当、昆仑三派掌门的联名邀请和酒仙二人的奔走解说,已决定端午节,在武当山集会。

而且,近一月来,红星教已展开屠杀的魔手,袭向各门派帮会的身上,先用恐吓的明挑暗毁,实行各个击破。

狐尾帮也开始蠢动,南北呼应,弄得血腥遍地,惨状时闻。

武林稍有名望之士,人人自危,各门派被杀害的有昆仑派的弟子,“七禽掌”黄英材,一夜之间,全家被杀,老少十余口血肉模糊,死状之惨,极似大湖王一道事件的重演。

江淮帮的九江分堂被毁,乞帮三护法中的“仁乞”李长明、知“义乞”崔伟两人同时惨遭分尸。

峨嵋派弟子的成都镖局和华山门人的金陵镖局等相继被劫,货失人亡,累及商客。

天山派遗失镇山宝剑,五台山的寺院被占,蒲田少林寺的藏经楼道回禄之灾,泰山派的掌门人,“八臂哪吒”吴天龙失踪,妻女被姦杀。

还有各门派接到的威胁函件,以及其他人士惨遭劫杀的传闻等,不胜枚举。

但都有个共同的象征,凡是这些事件发生的前后,必有血红的星形记号出现,或是有灰衣人踩盘的形迹。

因此,更促成各门派接受武当、少林、昆仑三派联名的邀请,坚定了加盟的决心。

最后,了尘师太还听见一件惊人的消息:说是“青天飞龙”应清华独斗红星教六名护法和堂主,获得全胜后,忽然失踪。

可能已被红星教徒以阴谋杀害,这种消息是最近才在武林传开的,但已经骇人心胆,震惊有关人物了。

为此,了尘师大恐白如霜闻讯悲痛,心急报仇,以致投身虎口,闹出不堪设想的后果,所以,追踪于她的左右,暗中照说。

终于留示给白如霜,要她暂住武当,不许离开,等待端午节以后,再作善处,而师太本人却赶往应清华出事的地点,去作实地探查,以证实传闻的真伪。

但这些内幕情形,白如霜毫无所知,当然也无法解开她心中的疑结,只好照师命行事了。

经过十天的旅途,她和冷峰才将应家老小送至武当,在一清等热忱接待下,住在玄真宫右侧的别院中。

这别院离开玄真宫约十丈,原是备为游客住宿之地。

环境清幽,房舍宽广,确是个好地方。

白如霜和冷峰住下以后,每天除练功读书外,便陪着应家老小闲话家常,彼此感情日深,亲如家人。

转眼时经一月,端午节已届,平静安详的玄真宫也为了佳节的来临,渐形热闹,道士们来往频繁,忙着准备集会的事。

白如霜和冷峰等也怀着兴奋的情绪,在等候应清华回山渡节。

五月四日,已有各门派知名人士,先后前来谒见一清道长。

如少林的静悟大师,昆仑的“玉面专清’展鹏程。

青城的“出云剑客”黄秀清,峨嵋的“冲霄燕”梁英。

华山的“铁腕神鞭”何庆云。

和江淮帮的“镇浪蛟”胡成仁,乞帮的“喜乞”杨雄等。

端午节这天的早上,晨曦未上,宿雾正浓。

玄真宫前后,全是白茫茫的一片模糊。

但武当的道士们却已早餐完毕,开始各守岗位,静候各门派的掌门人驾临。

白如霜和冷峰二人做完早课以后,便在别院门口散步,二人知道今天是群英齐集的日子,应清华一定会赶回来参加的。

所以,二人心情无法平静,尽在谈论应清华的事。

当她俩走近院侧的林边时,觉得五六支外的林下雾影中有人影一闪。

白如霜一个箭步,扑向前去问道:“谁?在那里干什么?”

她还怀疑是武当门人在林内执行守望的任务,所以话声仍很平和,笑意仍挂在脸上。

但事情却出了意外,树后闻声而出的人不是高冠阔袍的道士,却是两个灰色劲装,身背长剑的大汉。

其中较高的一位,笑顾旁边的一人道:“老三,这妞儿真美,将她献给少教主,是奇功一件,我们动手干!”

本来,白如霜一见他们的服色,便知是红星教的恶徒,心中已存着不让他们活下去的念头,再经他胡说一番,更惹得她怒火高涨。

故在对方的话音甫落之际,即已晃身进步,樱chún娇叱道:“该死的匪徒!”

藕臂同时一扬,拍出一阵强烈的劲风,猛向那发话的人胸前撞去,真是电光火石,疾快无比!

那稍矮的教徒刚答出一声:“好!我……”

那个身材较高的教徒尸体已“叭”的一响,飞落一丈外的草地上。

另一个矮教徒也被白如霜的掌风边沿逼得横跃数尺,惊惶失色,两眼直瞪着白如霜,呆立失措,宛如木鸡。

这时,冷峰已经跃至白如霜身后道:“霜妹,留个活口审问他们的阴谋!”

白如霜也突然醒悟;在此时此地,忽有红星教徒出现,真不是简单的事,所以应声道:“呵!峰哥快回去,这里让我来!”

冷峰言问会意,翻身便跑进院内去保护应家老小。

那稍矮的教徒被她俩说话的声音惊醒,乘这刹那的时间,转头向林内逃跑,满以为一进林内,白如霜便莫奈他何。

但他忘了对方是何等人物,岂有那么容易的事。

所以,在他转身一跃之间,身形尚未落地,便觉得腿间一麻。

“叭”的一声,便跌倒地上,耳畔已响起白如霜的笑声道:“你想跑?没有那么容易!快说,你们有什么阴谋?”

他知道一切完啦!只得卧于地上,闭目不语。

但白如霜又已娇叱道:“你装死就行吧?哼!姑娘叫你尝尝‘分筋错骨’的滋味,看你说不说。”

话落伸手,缓缓向他胸前点来,吓得他急忙睁眼开口,乞怜地道:“请女侠慢来,小的就说,说完以后,希望女侠给我一个痛快!”

白如霜见他眼含珠泪,要求快死,不禁心中一动,接着说道:“好!只要你老实说出,姑娘可以办到。”

接着,那教徒便缕述此行的事是奉命前来,因为职务大小,无法知道内幕,但从同伴口中的消息,闻知是由总坛护法主持包围玄真宫,消灭各派人士,他两人即是奉命守此,以防山上的人逃脱。

白如霜闻言震惊,急声问道:“你们来了多少人?在什么时候发动?你们的护法和堂主是不是都已到齐了?”

那教徒稍一沉思,即接声道:“究竟有多少人,小的不清楚,我们这一批即有五十个之多,另有两位护法同行,其他各批的情形,恕我无法知道,我话已说完了请给我一个痛快罢!”

白如霜从他的情态上判断,知道他所说的话都是实情,因而急着要往玄真宫通知一清道长,速作准备,所以不愿在此多留。

而且,有意放过这教徒一命,故将他提入林中说道:“你能说出实情,我饶你一命,三个时辰后,穴道自解,希望你能离开红星教,重新做个好人!否则,下次再被我撞见,决不让你活下的!”

说完,便疾向玄真宫飞跃,慾在敌人未发动之前,请一清道长早作预谋。

可是,为时已晚了!她未到宫前的广场上,即已听见兵器交击的音响,震人耳膜,浓雾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武当战酣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天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