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天飞龙》

第17章 血溅官门

作者:上官鼎

但她听到的回响,只是一声痛苦的呻吟。

无疑的,冷峰已身受重伤了。

风向易转,烟亦易消,只是很短的时间,场中又视线重清,渐复原状。

白如霜眼波一瞥之下,已被冷峰倒卧地上的身影惊得一跃而前,俯身抓住他的脉门,细心探试脉搏。

但她虽知冷峰虽受重伤,并未死去,仅是呼吸微弱,急待医治而已,但伤势非常严重,离死不远,非有极佳的伤葯和懂得医道的人不可。

只是自己对医葯方面素缺修养,虽是面对伤重的好友,仍是束手无策,不知如何着手治疗。

只得将冷峰抱回门口,和其他受伤者放在一起。

当云海掏出伤葯,要扶助冷峰服食的时候,触动白如霜的记忆,突然想起应清华和他离别之日,曾经给她十粒“百草还魂丹”以备急需。

只因别后未用,至今几被遗忘这“百草还魂丹”的功用,她也曾经亲自见过,正是治伤的妙葯。

她连忙止住云海道人,不让他对伤者再用其他葯物,即从自己囊中,掏出那装葯的小玉瓶,向所有负伤人的口中,各投一粒“还魂丹”。

她不管是否医治得法,心中却安静下来,极有信心地对应员外等说道:“请老人家不要担心,他们已吃下华哥给我的灵葯,不久便会好转来的!可惜……”她说到此处,又想及应清华被害的事,不知是否正确,但这惊人的消息,总像饥饿的蚕蛹,咀嚼着她的心叶。

一念及此,便觉得天族地转,剧痛攻心,珠泪涌出,娇躯发抖。

应夫人更挥泪起身,将她搂在怀中安慰道:“孩子,莫哭!你说他们会好的,又何苦难过呢!”

素性旷达的应员外,也接着道:“白姑娘,人生在世,生死荣辱均有一定,不用为着此事伤心!”

其实,白如霜是个非常强倔好胜的人,平常的一点伤亡事故,绝不能影响她变成如此的。

只有应清华的生死荣辱和父母的深仇大恨才会使她失去理智,任令感情暴涨,一时无法抑制。

应家二老的慰劝,反而使她热泪如潮,伏在应夫人怀中,痛哭不已!

她尽情地哭了一会,才停止哭泣,缓缓地抬起螓首,离开应夫人的怀抱,樱chún紧闭,杏眼圆睁,满面严肃的表情,似在决定某项大事。

经过一阵静立凝视,忽然轻叹一声,脸色也随着平静舒展,回复了原来的美丽安详。

她一经平静如常,即又想起负伤人的伤势,轻移娇躯,逐个去探视他们,柳眉也随着她探试的结果,时舒时蹙。

显示出这些负伤人的状况,有人已有好转,有的仍是毫无起色。

这时场中“蓬”的一声暴响。

原来,一清道长和“白魔”交手后,迄今已斗了近千招,双方各有所长,一直维持着平手的局面。

刚才的“蓬”然一响,便是他俩硬拼一掌所致。

依照彼此的功力修为来说,一清道长仍逊一筹,如果在未见应清华以前,他要和“白魔”交手,最多只能支持到五百招左右。但今天却不同了,他和“白魔”斗了近千招,仍能支持不败,奋勇如前,这种意外的表现,使“二矮”和“怪手仙翁”都睁大双眼,惊奇不已!

其实,这是应清华为师门威望所下的一着妙棋。

因为,自从“二矮”和“白魔”侵扰武当后,应清华知道三位师兄的功力都不如这些老魔头,为了预防他们再度侵袭,才在他未离山之前,暗地里商得一清的同意,用他深厚无比的功力,帮助一清道长将任、督二脉打通。

使一清在别后的今天,已将“大清刚气”练至九成火候,用来对付“白魔”的“尸炁阴功”,才能斗个势均力敌。

这时,一清和白魔又连折三掌,每次都发出巨大的响声,震撼着白如霜等的心神,深恐一清若再遭败北,即将使武当全派覆灭。

因此,旁观者的心也随着他们沉重的步伐,渐渐紧张在死寂的气氛中,可以听见一声声加速的跳跃。

蓦然间——

三声苍劲的啸音,从玄真宫前的山下传来,群山回响,余音不绝。

紧接着又一声朗啸,震撼山林,似是应和前面的啸声。

刹那间,即见身影纷飞,场中已出现一批武林人物,其中高矮肥瘦不一,僧道俗俱全,宫前的情势顿时转变。

这些赶来的人物都是各门派的掌门或代表。

像少林派的掌门大师静修和师弟静性,昆仑派的掌门,紫气真人和师弟灵气真人,峨嵋派的掌门“浮云逸士”。

青城派的掌门“飞花观主”古兴云,乞帮帮主符化子,江河帮帮主“浪里金龙”秦琛等,和随行弟子多人。

灵清道长及随行的二三代门人也一齐返山。

这一来,英才济济,声势浩壮,将岌岌可危的武当局势,又从新扭转。

但在他们到达场中的刹那,一清道长和白衣尸魔,也拼尽余力,硬接一掌,“轰”然声中,两人都震飞丈余,倒卧不起,显然已两败俱伤。

同时,“黑矮”和灵清道长也一齐飞出抢救,以防对方再下毒手。

两人凌空呼喝,各换一掌,停身在伤者的中间,怒目相视,宛如一对蓄势待斗的公鸡,将要一触即发。

双方门人都乘这刹那时间,将伤者救回。

白如霜更将仅余两粒的“百草还魂丹”分一粒给一清服用。

“黄矮”可能是为了各门派人士已经齐集,觉得以他三人的力量无法胜过人家,所以首先喝道:“老二,神君受伤,亟待救治,你何必急着惩戒他们呢!还是等总座来了再说罢,他们跑不了的。”

他这种自圆其说的话,当然瞒了不了在场诸人,而各派掌门人也想先看看受伤的弟子,再公推一位主持人出来,主持这次打斗的事。

所以,昆仑的紫气真人即接着向灵清道长说道:“灵清道友,即是对方有意暂停,道友亦不妨藉此休息一会,看看令师兄伤势如何?”

灵清和“黑矮”经过如此一劝,各自心中有数,即时跃回原地。

灵情更向各门派来人陪礼,揖请进宫待茶。

并先行引路,向玄真宫内举步。

当大众行经宫门口审视伤者的时候,忽从山下传来一声长啸,啸声凄厉如鬼叫猿啼,惊扰了刚趋平静的局面。

各掌门人倏然止步,伫立在伤者的前面,并又低声商讨一会,公推紫气真人暂主此事,以便和对方接谈。

同时,灵清道长又叫云海等武当弟子,将伤者和应家老小一齐扶持入宫,以免影响行动;这时,玄清道长和云鹤二人伤势将愈,重新准备战斗。

一瞬间,对方已增加了六男一女,从他们的奇形怪状上,可以明确地知道,都是些穷凶极恶的魔头。

正派人士看得暗地一惊,知道自己这边的实力又落劣势,如果酒仙、渔隐等老前辈不来,局势又要陷入危境。

因此,每人的心情非常沉重,尽在思考应付危机的办法。

但此时的各派来人,都已明了红星教的恶毒无耻,每人都下定决心,为自己的师门声誉奋斗,纵令埋骨此地,也义无反顾。

所以,他们的心情沉重,办法也想不出来。

但都有一股誓死以赴,反抗到底的勇气。

这勇气支持着他们,扫除了畏惧和逃避的心理,镇静如常,注视着魔头们的行动。

那些新来的魔头中,有个身材高大,面目狰狞的老人,似是这批恶魔的领袖人物。

他向“黄矮”查问一番后,即刻向正派人士笑道:“哈哈!你们这些武林小辈,竟敢反抗本教,在此集会结盟,真是不知死活!好,限你们即刻投降,率全派归顺本教,否则,叫你们全部死在此地,让本护法饱食一顿中原人物的脑髓。”

这老人生得身高盈丈,头如巴斗,蓬头乱发,髭须似戟,两眼绿光闪闪,像是一双猫眼。

大鼻弯钩,口似血盆,掌上黑毛茸茸,宛如一对猩爪,一身灰色褂裤,腰缠血红宽带,形状万分凶恶。

他目中无人地叫嚣一顿,使紫气真人等气得心胸慾炸。

紫气真人出声答道:“前辈何人?如此大言不惭!我等集会于此,又与贵教何关?前辈等无端取闹,强人所难,我等虽知不敌,亦将为师门荣誉和武林正义而战,纵令死至最后一人,亦不甘受辱。”

紫气真人的这段答话,真是不亢不卑,使各派人士心中暗赞。

那位怪老人不怒反笑:“哈哈!你这些小辈真倔强,还敢冲撞本座,哼!”

他说到此处,一顿突然怪眼圆睁,绿光暴射如电。

接着,又大喝如雷道:“我‘塞北神屠’康炎,真要尝尝你们的脑髓是否别有一种滋味?来罢!你们谁先出手?”

紫气真人等,给他说得心中悚然,但都被“塞北神屠”的名号镇住,知道眼前的怪物便是专以吃人脑髓为乐事,啖人心胆以快己的魔王。

其凶狠绝毒的行为,举世无出其右,虽然名列二十八宿的六魔之一,实在功力却高出其他五魔甚多。

紫气真人等在对方的凶名镇慑下,自知无法胜过对方,故不敢轻举妄动,致形成一阵尴尬的局面。

但也有一二不信妖邪的硬汉正慾藉此机会斗牛这吃人的魔鬼,以证实六七十年来,使人闻名变色的怪物,究竟是怎么的凶狠。

武林中人本来就有一种傲性存在,只要是心存道义的人,这种傲性更蕴藏得丰富。

平时虽因环境教养而暂时不见,但在身受别人轻视或威迫时,便会一发不可收拾,拼头肿洒热血而不屈服。

所以,紫气等正派人士在“塞北神屠”的威迫下,虽因一时想不出办法对付,以致呆住,但在一阵惶急过后,随即恢复原来的豪气和决心。

紫气真人也转身和各掌门人商议,准备以数人联手的方式,去扑杀这毫无人性的怪物。

但在他们商议人选的时候,已有人耐不住性子,看不惯各掌门人过以慎重的态度,以为这种迟迟不敢应战的作法,有失名门正派的风度。

故在商议未妥的刹那,青城派的“勇金刚”严天豹已经一晃手中的铁棍,飞身而出,同时大喝道:“老子偏不服气!看你这野人怎么样?”

并且一抡手中的铁棍,一式“力劈华山”,直向“塞北神屠”的头上劈落。

半途忽化为“横扫千军”,转向对方的腰部扫去,棍重力猛,劲风呼呼,真不愧是青城名家。

紫气真人等一听他呼喝出阵,心中都暗叫一声“糟啦”!并即跟着转身,眼光齐集在他的身上,准备随时应变。

其中最心急的,便是青城派的掌门人古兴云,他知道自己这位师叔的功力火候最多只能在对方手下走个三十招,便要落败。

所以,他瞥见当时的情况,便一摸肩上的剑把,准备随时接应严天豹。

但是,他判断错误了,只见严天豹的一招两招攻去,仅见“塞北神屠”狞笑依然,身形不动,轻松地一挥满生黑毛的左掌“呼噜”一响,便将严天豹的铁棍震开数尺,好像有无形物质,使铁棍扫不近身。

严天豹身形一歪,勉强将铁棍抓住,虽然幸免脱手而飞,却已虎口见血,身受轻伤。

随见他须发俱张,大喝一声,一式“直捣黄龙”,又向“塞北神屠”胸前捣去,侧身进步,形同拼命。

只见“神屠”右手一扬,左掌一吐变抓,严天豹的铁棍已被震飞丈余,身形也在“唉哟”一声中,倒在地上不动。

古兴云和江河帮帮主秦琛虽在此时双出抢救,也已为时恨晚,中途被人截住交手。

在这众人一惊之间,已见“塞北神屠”狞笑一声,即将严天豹尸体抓起,右掌在他的头顶一拍一拨,撮嘴抵住裂口尽情地吮吸不停。

吮得津津有味。

随见他丢下严天豹的死尸,张开血红的巨口,哈哈大笑一阵,像是回味地自语道:“好!好!真够味儿!还得多找几个才过瘾呵!”

说着,又怪眼猛睁,向紫气真人等大喝道:“你们还有谁敢不遵本座的命令?快点纳命!”

刚才那一幕人如禽兽,生食人脑的惨剧,再给他声如雷鸣地一喝,实在令人心惊胆战,无法自己。

紫气真人在这危急的时候,不愧是一大正派掌门,心中一转,觉得唯有群斗的方法,或可减少其他人士的伤亡。

所以,侧顾少林的静修大师,轻轻说道:“大师的尊意如何?按当前的情势而论,恐只有联剑出手了。”

旁侧闭目念佛的静修大师,闻言睁眼道:“阿弥陀佛,真人卓见不错,如今只此一途了!”

紫气真人先向其他人士一瞥,再对“塞北神屠”朗声道:“前辈功力高强,我等自知不敌,但又内心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血溅官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天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