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天飞龙》

第18章 应清华却敌

作者:上官鼎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只听得一声长啸,清朗悠扬,宛如鹤唳云端,凤岁九霄。

场中交手的双方都知这啸声是功力绝顶的人所发,只因敌友不分,来意不明,仅是心中一震而已。

但亦有少数人听得喜愁各别,表情差异,像少林派的静性大师及其弟子和魂牵梦萦地挨尽相思之苦的白如霜,都是很熟这种朗啸的人,所以一声啸音,都精神百倍地斗得更起劲,一股兴奋而惊喜的情绪喜形干色。

而红星教徒中的“勾魂真人”和“普渡仙姬”“左尊者”等,这些曾经吃过苦头的人,却听得毛骨骇然,忐忑不安。

似对这朗啸的人感到非常疑惧。

眨眼间,从广场右侧的林梢又响起一声急啸。

啸音短促浑厚,如龙吟深渊,山林回响,余音震耳,啸声中有一丝青烟,疾射如电,从四五十丈外的梢头,射入混战不已的人群中。

几晃之间,便听得一连串“叭叭”落地的声响。

红星教的香主们已全部倒在地上。

交手中各派门人,瞥见敌人突然倒下,都弄得愕然。

就在红星教香主们倒下的一刹那,那青影已闪入最感危急的一组交战圈中。

这一组,就是负伤的古兴云和冯姓少年,双战“长白左尊者”的一组。

他俩正被“左尊者”的“寒江剑法”圈住,即将惨遭毒手,忽觉得青影一晃,有股巨大的劲气,将他们逼退数尺,不容他们有察看的时间。

又听得“蓬”然一响和“哇”的一声。

待他俩定睛注视时,只看见“左尊者”坐于丈远的地上,面色如纸,汗流浃背,面前一滩鲜血,红染沙土。

同时,背后又传来一声“唉”。

使他们速即回身张望,但仍未看到那青影是谁?

只有灵气真人静立当地,看着双手抚胸的“勾魂真人”道:“你坐下休息罢!应少侠对你是又一次掌下留情了。”

古兴云尚未想起哪一位少侠有此奇绝的武功。

但姓冯的少年已“呵”的一声道:“原来是他!好……”

但他们话未说完,左侧的人群中又“轰蓬”两响,惊心动魄地令人一震。

紧接着两声惊叫和一黑一黄的身影从尘土迷濛中飞起。

“叭叭”两响,跌落地上不动。

在武当弟子们的欢呼声中,一个青色人影又凌空斜起,飘落三四丈外的白如霜旁边道:“霜妹!请退在一边,让愚兄来罢!”

这回,众人都因看清来人面呆住了,这位在转眼之间,连伤四个恶魔的高手,竟是个青衫飘拂的俊美书生。

他的呼声甫落,即见白如霜的剑芒暴长,蓝虹飞卷,一式“云飞雾绕”,迫得“怪手仙翁”连退数步。

随着绿影一闪,她已倒窜丈余,睁着一双深柔的秋水,向青衫书生这边凝视,一付惊奇喜极的颜色,蕴溢于娇容之上。

但“怪手仙翁”却不甘罢手,在她一退之间,即大喝一声,从后追击,身形跃起空中,剑化“龙腾虎跃”,身剑成一直线,直袭白如霜的身后。

恼得旁立的青衫书生,暂抑安慰白如霜的心,立即飞身出掌,从旁拦截。

只见他右掌隔空一抓,左掌一晃即吐,轻喝道:“该死!”

“怪手仙翁”直射的身形,突似遭受重击,人剑同翻,滚飞丈余,“叭”的一响,跌落地上,“哇”的一声,喷吐一口鲜血,闭目不动,显已身受重伤。

青衫书生的身形一落,即见白如霜娇躯骤起,身如投怀rǔ燕,扑入书生怀中,双肩抽动,捧脸而泣,完全忘了四周齐集的眼光,正注视在他俩身上。

书生倒没有悲痛的表示,反而扶着她的娇躯。

脸现羞红地向四周看了一眼,再微笑地轻唤:“霜妹,莫哭!我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傻妹子,人家笑话我们啦!”

他的轻唤顿使白如霜一仰螓首,带泪欢笑,杏眼一掠左右,速又退后两步,羞答答地拭泪不语。

这时,玄清已越众而出,向那书生唤道:“师弟,你来得正好!还有五位老前辈在交手,你快处理了再谈罢!”

书生应了一声,即向白如霜轻声道:“霜妹,我们等会再说吧!”

说完,即向拼斗最剧烈的“酒仙”那组举步,在离开两丈的地方便笑唤道:“老哥哥,你歇会儿吧,让小弟代你教训他好了!”

旁侧的一班正派人干见他直呼“酒仙”为老哥哥,都感到非常奇怪。

有些人已知这书生是玄清的师弟,即是声名远震的“青天飞龙”,但也弄不清这种称呼的来由。

只有天山派的“雪里飞鹏”冯远志完全明白他们平辈论交的旧事。

但冯远志自和驼背老人等来后,至今仍未和大家正式谈话,别人也弄不清他的来历,和与应清华的关系。

只听得“酒仙”大嚷道:“小老弟,好呀!老哥哥的酒虫发作啦!哼……”

他刚说到此处,又被“塞北神屠”乘机进袭,猛攻三掌,迫得他说不下去,连忙挥掌化解,全神应敌。

应清华知道敌人顽强,“酒仙”只能和他斗个平手,所以不迟疑地又喊道:“老哥哥,小弟来啦!”

声出身动,一晃而入,站在“酒仙”和“塞北神屠”的中间,左臂一挥,右掌一扬,前接“塞北神屠”的掌风,后御“酒仙”的来势。

他这样轻松地应付两名高手的夹攻,真是武林罕见的事。

只见“塞北神屠”连退两步,才定住身形,惊怒交集,眼射凶光,似乎对应清华单掌使他后退的事还是想不通其中的道理。

应清华挺立依然,严肃地瞪着他道:“果然不错,难怪你敢上武当山撒野!”

“酒仙”退后一丈外,捧着葫芦喝了口酒。

此时却紧接着嚷道:“小兄弟,这是红星教的总护法,‘塞北神屠’康炎老儿,也就是这次上武当捣乱的领头,我说呀!你该领教一下他的修罗门绝学,才不辜负他在冰天雪地上苦练多年呵!”

应清华轻松地答道:“老哥哥放心!我会成全他的。”

他们老少二人的一阵弹唱,气得“塞北神屠”身心慾炸,怒至极点,‘修罗玄功”猛然外张,扩展至身外丈余,呼呼旋转。

他以为“酒仙”已经退出,应清华纵使练有玄门刚气,也敌不住“修罗玄功”的寒流旋劲的。

所以放胆施为,将玄功运至十足,准备将应清华圈入旋劲内,再用“化骨指法”攻击。

不料,他的如意算盘偏不如意,当他将应清华圈入寒流旋劲内时,才发觉敌人不但对寒流旋劲毫无感觉,甚至有一种淡淡的气体,迅速地将自己围住。

这一来,他知道精啦!

连忙咬牙运劲,慾将“修罗玄功”的寒流旋圈缩回身边护身。

然而,外边的寒流旋圈已不听他指挥,消失净尽,他最后运起的劲力只能及于身边两尺内旋转,且因外面的压力渐重,使他觉得支持不住。

因此,他拼出全身的最后余力,猛然双掌齐吐,吐气开声,慾藉此一击,震开一面缺口,冲出这种奇异的包围再说。

可是,算盘又不如意啦!

他击出的掌力不但不能震散前面的压力,反而“呼”的一声,倒撞回他的胸上,使他“唉哟”惊叫,受了一记重击。

同时,他在惊叫过后,即刻双手抚胸,吐出一口鲜血,冷汗突冒,脸如土色,慢慢坐落地上,闭目调息。

此时,旁观的正派人士仍是睁着双眼,紧盯着自己打伤自己的“塞北神屠”,弄不清是什么缘故。

就是见识广泛的“酒仙”,也只知道“塞北神屠”的伤势是被清华的玄功刚气反震所致,至于是什么原因,会使“屠魔”无法移动一步,连他也莫名其妙了。

所以,他见众人呆如木鸡,望着场中出神,不禁又大嚷道:“好啦!小兄弟,快去换下老渔夫罢!这屠夫跑不了的。”

要知道这种隔空拼斗玄功内力的事,须要神化的内功修为才有办到外,对于玄功的柔刚生克也很重要。

应清华本想制住“塞北神屠”,要他命令其他红星教徒停止拼斗的,但因“酒仙”嚷着要去替换“渔隐”,才放弃这种念头。

而决定亲手解决其他四个恶魔。

因此,他又像初来时一样,出手如电,毫不留情,一晃身形,跃去“渔隐”身边叫道:“老哥哥请让一步,小弟来替你教训他吧!”

同时,掌指并用,直取“太湖水怪”,在“渔隐”尚未答话之间,已将“水怪”制住穴道,甩出丈外。

一刻不停,又闪身赶往了尘师太那边,使“渔隐”感慨地摇摇头,突然“呵呵”大笑。

这大笑中蕴藏着高兴与赞笑,也隐藏着奇异和自叹!

在他笑声刚歇的刹那,和了尘师大交手的“普渡仙姬”又已被应清华制住穴道,摔出丈余。

但当应清华停身于驼背老人身侧时,却不敢随便出手了,只因这驼背老人和负琴老者都是他不认识的前辈,如果不得着两人的允许而出手,是对长辈人物不敬的事。

所以,他只得刹住身形,向驼背老人躬身一礼道:“晚辈应清华,慾向前辈讨个差事,这事交由晚辈吧。”

驼背老人坚决地答道:“不行!咱们很不容易撞在一块,今天非分个高低不可,怎能让给你呢!”

应清花不知这驼背老人是谁?也闹不清他们的拼斗,是为了公仇还是私恨?所以一时无话可说,回首向“酒仙”微微苦笑。

“酒仙”却大声呼喊道:“驼老鬼,你快让给小兄弟罢!否则,玄真宫内的十年陈酿你别想分得一口!”

说完,又捧着大葫芦,连干两口酒,蓬头连点地赞道:“好酒!好酒!”

驼背老人真怪!给“酒仙”如此一叫,即刻改变主意,惶急地喊道:“不得了!酒要给臭化子喝完啦!娃娃,让给你罢!”

说完,又连攻三掌,逼得“青海一毒”连退数步,随即倒窜而出,直向“酒仙”扑去。

原来,驼老人是七怪之一的“泰山驼龙”章茂林。

为人正派,但有怪僻,是泰山派的前辈高人,他和“酒仙”“渔隐”是老友,同尝杯中之物,平时隐于泰山之麓,极少外出。

这次因泰山派的掌门失踪,妻女被杀的事而出山,目的在找寻凶手和掌门人的消息,顺便看看各派的端午节大会。

另一位背负古琴的老者,是“五叟”中的“华山琴叟’岳仁,即华山派现任掌门人的师伯,为人沉静谦和,武功极高。

这次突然出现于武当,是因华山派的掌门人“金剑流星”陶中和在五日前的晚上,被人击成重伤,无法参加武当之会,掌门人请他代表出席,以便共议武林大事。

路上遇着“泰山驼龙”和天山派的冯远志,便一道赶来武当。

“泰山驼龙”让给应清华出手后,便向“酒仙”去抢酒喝,一对老酒徒的狂饮馋像,引得许多人暗笑不已。

不久,他们喝干了葫芦内的酒,应清华也制住了“右尊者”和“青海一毒”,一场剧烈拼斗的战争,到此全部结束。

这时,红日中天,万里无云,已是午刻时候,大家经过这场剧斗以后,已感到饥渴交迫,非常难受。

因此,玄清道长除了吩咐门人清扫场地外,便忙着招呼各派来人进宫,几乎忘了尚有许多伤者待救和受伤的魔头们待处理。

应清华正想向“酒仙”等请教,应如何处理这批教徒时,白如霜已在他身旁轻声道:“华哥,快将这些贼子赶开嘛!伯父母等着见你,大师兄等受伤未愈,尤其是冷峰哥伤得只剩一口气,我除了给他们一粒“百草还魂丹”外,又不会医治,真急死人!”

应清华心头猛震,连忙问道:“咦!老人家怎么来的?峰弟是怎么伤的?你和他们早认识啦?”

白如霜“噗嗤”地一笑,又催促他道:“快点吧!等会再告诉你,你害得人好苦呵!”

应清华问不出情由,只得向玄清喊道:“二师兄,请你陪着各位前辈先进去,我和霜妹处理了红星教徒再来。”

说完,便闪动身形,先解开那些香主的穴道!要他们将魔头们抬在“塞北神屠”的身边,再向静坐调息的“塞北神屠”喝道:“小生此次出困回来,原存有杀你们之心,但念师命难违,天心莫负,故改变初衷,再给你们新生之路。

“现在,你们即刻离开此地,回去告诉你们刘教主,三个月内,速将各地分堂解散,不许再叫人在外杀人放火,否则,哼!小生会到总坛找他算账。”

接着又向那些香主喝道:“快背负你们的护法下山,回去请你们教主治伤!”

那些幸存性命的香主,仅带着畏惧、凶狠、恨毒、颓唐的眼光,默默地照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应清华却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天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