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天飞龙》

第19章 驰往贵阳

作者:上官鼎

应夫人又转向清华笑道:“华儿,你对她们怎么样?”

问得应清华玉面一红,讷讷地答道:“我……我们处得很好嘛!”

于是,房中响起了一阵欢笑,结束这次家人的团聚。

午夜的别院内成了一片静默。

一宿无话,夜又轻轻地飞逝。

白如霜一觉醒来,见冷艳雪和小兰已盥洗完毕,正望着她微笑,不禁“唉哟”一声,起身下床。

一面穿衣,一面笑着埋怨道:“雪姐,你起身也不叫我,假使我睡到吃早饭的时候才醒那才羞人哩!”

冷艳雪见她惶急的样子,不禁故意逗她道:“我见你睡得甜,所以不忍扰你,准备到早饭时候,请华哥抱着你出去哩!”

白如霜被她逗得“格格”地笑道:“雪姐坏死了,哼!他才不抱找哩!要抱嘛,就抱他美丽温柔的雪妹呵!”

说完又做个鬼脸,“嗤嗤”地娇笑,使冷艳雪粉脸一红,扑来抓她搔痒。

吓得她“唉呀”一声,翻身急向房外逃跑。

一面又“格格”地娇笑道:“雪姐,我下次不敢啦,饶了我吧!”

冷艳雪走出门外,见白如霜停身在应清华的房门口,正在觑着她娇笑,秀发微乱,稚态盎然。

因而招手道:“霜妹,别跑啦!我们叫华哥一起去爬山罢!”

白如霜闻言心喜,忘了自己还没有梳洗,即刻应声道:“好!我来叫他。”

同时,举起粉拳,在应清华的房门上轻敲几下,再娇声唤:“华哥,快起来嘛!我和雪姐要去练习轻功呵!”

她稍停一会,见房内毫无反应,因又再唤一次。

冷艳雪也走近她身边轻声道:“霜妹,华哥可能已早起了,我们自己走罢!”

白如霜不相信地一推,房门应手而开,果然房内无人,被帐齐整,好像未经人用的样子,不禁使她诧异地道:“噫!奇怪!他真的跑了,怎么不通知我们呢?”

冷艳雪却很镇静地道:“走吧!我们到外面找他去!”

这时,晓色初明,晨曦未上,武当山仍在薄雾迷蒙中静静地躺着,一片静穆的气象,使人感到无限的安宁。

白如霜两人在别院周围飞驰一遍,仍旧不见应清华的影子。

经过白如霜呼唤几声,也不见回响,气得她一跺右足,顿发娇嗔道:“雪姐,我们别理他!让他自己一个人走吧!”

而冷艳雪却很懂事理地笑道:“霜妹,他一定是有急事要办,来不及等我们起床,才自己一个人走的,不过,我们自己上山去玩也是一样,走罢!”

于是,她们便展开身形,疾向后山奔驰,宛似一双飞燕,轻巧地踏枝而去。

直至朝阳照影,她们才兴尽而返,但应清华仍是杳无踪迹,不见归来,使她们芳心暗急,怀疑又发生了什么惊人的事件。

早饭后,她们正和应员外夫妇谈论应清华的事,一清道长已派人前来请应清华和白如霜过去。

白如霜刚踏出院门,便见应清华满面欢欣骑在一匹白马上,从玄真宫前的广场上“得得”而来。

后面跟着一匹身黑蹄白的良驹。

白如霜一见心喜,怨气全消。

高兴得一跃而前,口中娇笑道:“华哥,你去哪里也不说,害我和雪姐等了半天,真急人!这黑的就是‘墨骊’吗?”

应清华一边下马摘取衣物,一面答应道:“对不起!我走的时候你们还睡着呢!霜妹,这‘墨骊’的脚程和灵异完全和白龙一样,等我嘱咐它几句话,你就可以骑它了。”

白如霜虽是高兴非常,极慾一试,但因一清已派人呼唤,不好多事耽搁,只得告诉他道:“华哥,一清师兄已传言要我们过去见面,还是回来再骑罢!”

应清华一听师兄派人来找,知有要事待商,故即向白如霜招呼道:“霜妹,请等一等,我放下东西就来。”

说完,便提着小包裹进去,任由“白龙”和“墨骊”,在原地自由游息。

适遇冷艳雪的“火骝”在左侧林内长嘶一声,引得白黑两马抬头竖耳也鸣嘶以应,并且扬蹄拂尾,一齐向林中寻声而去。

这时,玄真宫的武帝殿中正坐着各派的掌门人或代表和“酒仙”、“渔隐”、了尘师大等老一辈的人物,谈论武林情势。

他们经过昨日下午的会议后,已经商妥对付红星教的方法,准备配合应清华的中秋之约,一举扑灭那些凶恶的魔头,粉碎红星教的总坛。

在这一准备时间内,由乞帮负责陆上的联络,江河帮担任水上的联系。

并在昨日会议中,用一幅黄续绣制的三角旗上,让各门派的掌门或代表亲自签字,表示精诚团结,同为武林正义而努力。

这旗子代表武林权威,由各派轮流保管。

此刻,他们正谈完各派联系的细则,完成这次难得的聚会,只等应清华前来再会一面,即将分途归去。

应清华和白如霜进殿以后,即向全体环揖行礼,其中除老一辈的人士和一清道长外,都起身含笑地还礼。

少林派的静修大师,更口喧佛号道:“应施主,老讷等此行功德已成,即将分手离去,愿施主仍本爱护之心,多方照顾各门派之后辈,如果侠踪有暇,请到各门派驻地一游,以便老衲等消尽地主之心。”

其他各掌门人也齐声咐和静修大师的意见,使殿内的气氛顿形热闹。

应清华正在躬身致谢之际,忽有青城派的掌门人古兴云,向他问道:“可否请应大侠出示一样信物?以便转告门下弟子,认物遵令,替大侠做点小事!”

这意见一经提出,又获得各派掌门的赞成。

但是,应清华却非常为难了,他身上虽有许多异宝奇珍,却不像武林人士的信物,且因他成名不久,从来少用暗器,更无法找出特殊物件以昭信。

因此,他一时无法可想,不知如何应付,急得工面微红,愣立当场。

幸得站在了尘师太身侧的白如霜提醒他道:“华哥,就用你囊中的黑环儿,不是很好吗?”

他闻言而悟,从革囊中摸出那三个久藏未用的“风雷环”笑向众人道:“这是晚辈一位先师遗物,名为‘风雷环’,聊充信物,以供诸位前辈一笑。”

说完,便将三个环儿交给在场诸人传阅,并向“渔隐”问道:“老哥哥,悠游子前辈是贵派何人?小弟有件事物,必须在此交返贵派掌门。”

“渔隐”闻言一震,寿眉一掀道:“呵!那是我大师兄哩!小兄弟在何处遇见的?”

峨嵋派的现任掌门人“浮云逸士”也惊奇地问道:“应大侠何时见着我师伯的?他已经久无音讯了。”

应清华一面将“风雷环”放入囊中,顺手取出悠游子的遗言,交给“渔隐”过目。

一边解下背后的“绿芒”宝剑,交给“浮云逸士”道:“这是悠游前辈之两件遗物,弟于嵩山一古洞中所获,但其骨骸经弟埋葬后,已因出蛟崖塌,无法取回,当时蒙少林大师门帮忙,始得斩蛟脱险归来。

至于《乾坤真解》一书,因白大侠已遇害,弟拟转赠其后人白师妹研练,关于谋害白大侠之凶手一事,弟亦已知其人,待此间事了,拟与白师妹前往孤尾帮作一了断。”

他简略地说完此事的原因,即又向白如霜道:“师妹,你虽然不是峨嵋弟子,但令尊却是峨嵋之秀,这位‘渔隐’前辈即是令尊的师叔,峨嵋掌门即是令尊的师兄,你应该向两位前辈行礼致敬,请求教益才是。”

白如霜向了尘师太先行一礼,才出位向“渔隐”盈盈下拜。

使“渔隐”老怀激动,哈哈大笑道:“白师侄遭难十年,始终无法找出端倪,今日因小兄弟得明真象,报仇有望,且因霜儿已长武功已成,实可算是敝派一件喜事,师太与小兄弟玉成之德,掌门人与老朽只有就此致谢了!”

当白如霜起身再向“浮云逸士”行礼时,“浮云逸士”因悲喜交集,显得非常激动地说道:“免礼罢!你已由了尘前辈栽培,武功已承绝学,比师伯我,只有过之无不及,但你父母为本派弟子,你亦应懂得本派业艺,始不愧是本派弟子之后人,故此,师伯我将本门秘录赠你参阅一年。”

说着即由怀中取抄本一卷,递给白如霜道:“一年以后,你可与应大侠一道前来峨嵋一游,顺便缴回此书,至于为令尊报仇之事,应大侠必有成竹,如果需要人手应用,可派人通知愚师伯,我将率全派弟子助你完成心愿。”

白如霜也满含悲喜的情绪,捧着峨嵋派的秘录,含泪再谢,退回了尘师太的身边。

接着,各派人士纷纷起身告辞。

应清华和一清道长等只得送出玄真宫外。

临走时,“酒仙”忽向应清华问道:“小兄弟,你和白姑娘何时去狐尾帮总坛?要老哥哥们跟你跑一趟吗?”

应清华虽知狐尾帮之行准有一场狠斗,但自信有把握完成报仇之事,不愿再妨碍“酒仙”的游踪。

所以笑答道:“小弟拟在月中起程,但不敢再劳动老哥哥们的使驾了,我们还是到中秋那天,在白于山上见罢!”

“酒仙”和“渔隐”齐说一声“好”,又向了尘师太说道:“师太,老化子先走啦!”

师太尚未回答,已见他们一跃近十丈,疾向山下驰去,只得转向应清华道:“贤侄的武功已大成,以后请多照顾霜儿!”

随又吩咐白如霜道:“从现在起,我将你交给你师兄,将来如何,只有看你自己了,如果有空,不防回山,看看为师。”

说至此处稍停一下,随又笑道:“将来有喜酒喝时,可别忘了为师呵!”

说得应清华玉面发烧,白如霜红脸跺足地不依道:“师父,你……唔……我不要嘛!”

了尘师太用右手拂着白如霜额前的乱发,看着她的娇态,慈面含笑,一付慈母对待儿女的行态。

应清华趁她们师徒亲热的时候,向师太道:“师伯,恩师还在衡山紫盖峰,师伯如果有暇,请到那边一游罢!”

师太应了一声“好!”又拍拍白如霜的香肩,向一清师兄弟点头道:“贤侄们回去罢,再见!”

说完便动身离开,踏着右侧的树梢飞去。

白如霜连叫两声“师父”,眼泪慾滴,她知道从此以后,极少机会可以和师父相聚,所以心中一急,几乎想从后追去。

但因不愿离开应清华,才勉强忍住,痴望着师父去向出神!

一清道长知趣地向应清华道:“师弟,你和师妹回去休息罢,有事我会通知你的。”

说完,便和玄、灵两位道长转身进宫而去,让应清华陪着白如霜静立当地。

两声嘶鸣传来,使应清华灵机一动,对白如霜道:“霜妹,别难过!以后只要有时间,随时都可以到华山去看师伯的,呵!我们看‘墨骊’去,让它见见你这位漂亮的新主人。”

白如霜果然给他利用“墨骊”的话题引起兴趣,即时恢复原来的娇态。

回眸一笑道:“好!我们回去!雪姐一定等得不耐烦啦!”

他们一到别院的左侧,果见冷艳雪和小兰二人,正在右侧的草地上欣赏那匹神骏的“墨骊”。

这时,小兰正慾跃上马去试骑一下,故挥着小手向“墨骊”呼唤,一面又向它走去。

不料,这“墨骊”很怪,它闻声抬头,向小兰眈着不动,长尾拂摆,似乎在防备小兰的袭击。

直到小兰挨近丈远的时候,才“聿聿”两声,突向旁边闪开。

惹得小兰一气,身形一拔两丈,慾从空中落在马背上。

但“墨骊”非常机灵,在她身形将落的刹那,又向旁边展开丈余,并且转身竖耳,对她“聿聿”不已。

小兰没有办法,只得跃回冷艳雪身前,气鼓鼓地道:“小姐,你试试看,这黑马坏得很啦!”

冷艳雪仍是俏立微笑道:“小兰,‘白龙’和‘火骝’会给不认识的人随便骑吗?”

小兰不解地望着她,肯定地答道:“当然不会啰!”

冷艳雪“噗嗤”地一笑道:“傻丫头,这匹黑马也是难得的马儿,当然也不会啰!除非你大叔嘱咐它,它不会听你的。”

应清华在她身后接声道:“小兰,你二叔说得对,让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它就愿意给你骑了。”

冷艳雪回首微笑,正慾问他,“墨骊”是否能听懂自己的名字,白如霜已“噗嗤”一声,笑对她道:“雪姐,你看,他还在叫你二叔呢!真是个大傻子!”

说得应冷二人工面一热,尴尬地一笑。

应清华便举步向“墨骊”走去,伸手摸摸它的长鬃,拍拍它的长脸。

“白龙”也动趣地走来,将长脸抵在清华的背后,“聿聿”轻鸣,似在向他争宠,只有“火骝”不凑,抬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 驰往贵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天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