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天飞龙》

第20章 追回被劫女

作者:上官鼎

第二日,“黔南异叟”正在那大楼的密室中,和帮中的护法长老,“点苍樵客”叶飞,及“云雾蛇叟”梁钦城二人,商议对策,应付帮中的危机。

这“点苍樵客”和“云雾蛇叟”,都是武林二十八宿中的人物。

“点苍樵客”是“四异”之一,是点苍派掌门的师叔祖,擅“鹰爪功”和“铁扇翻风七十五式”。

人介于正邪之间,生性护犊,隐居点苍山多年。“云雾蛇叟”是“五叟”之一,原是苗人,性残嗜杀,后为南海上人赏识,收为记名弟子,擅“灵蛇剑法”和“莽牛气功”。

更善于驱役蛇兽和放蛊,却是个忽正忽邪的任性人物。

这两人都是“黔南异叟”的旧友,但以“樵客”的交情较厚,当狐尾帮创组之始,即被“异叟”延为帮中的两大护法。

起初,他们都不同意司徒印是红星教徒的说法,更不相信应清华有胆前来擒凶,所以都劝“异叟”勿信谣言,以免影响身心。

后来,经过“异叟”以冷艳雪的见闻相告,才使他们无话可说,但都表示要斗斗应清华,试试这名震武林的人物,究竟有何绝学。

他们在密室中商讨许久,虽没有得到妥善的办法,却决定了暗察司徒印的行动,准备抓到确凿证据之后,便实行杀一做百的政策。

一天过后,“黔南异叟”忽得到帮众的报告,说有红星教的副总护法求见。

接谈之后,才知道这位独臂老人,是大名顶顶的“黑水飞魔”,此来的目的,是替红星教主的孙儿刘耀武,向冷艳雪求婚。

随身携有刘世泽的亲笔函件,极力主张两家联婚,才是将来平分武林霸业的基础。

本来,在冷艳雪未回来之前,“黔南异叟”正值沉迷于联盟的美梦时,或可对此事有考虑的余地,但现在却完全不同了。

他不但明白自己孙女的意向,绝不容自己胡乱置答,甚至了解红星教的阴谋,对联盟已不存奢望,所以对婚事一项,当即婉言拒绝。

并对联盟之事,也说明要等待时机,容后再谈。

因此,弄得“黑水飞魔”此行成空,愤恨交织,终至狂言怨吓,不欢而散。

此后,冷艳雪天天盼望着应清华到来,真是望穿秋水,魂梦为劳。

直到应清华到达贵阳的前一天晚上,竟突然失踪。

当小兰清醒以后,即刻报告“黔南异叟”,侦查的结果,证实是被人迷香熏昏于睡梦中,劫持而去的。

因而使“黔南异叟”愤怒至极,下令全帮出动,全力搜查贼人的行踪。

他自已与两大护法等,也分头拦截,希望能在短时间内,找回冷艳雪,擒获劫人贼。

所以,瑞雪山庄内,除了眷属与少数的守卫帮众外,几乎是成了真空状态,故任应清华和白如霜,来去自由,如入无人之境。

应清华从小兰口中探悉别后的情形后,便知道冷艳雪失踪的事,定是由司徒印作内应,引导“黑水飞魔”下手。

所以做得神不知鬼不觉,使狐尾帮人无法捉摸。

他沉思一阵后,又向小兰问道:“小兰,你知道司徒堂主在何处吗?如果不知道,你能在明天上午探出来吗?”

小兰不明他的用意,反口问道:“大叔,你不先救我家小姐回来吗?”

应清华知道她误解了意思,只得解释道:“小兰,我要找司徒印,便是要救你家小姐,因为只有他才会知道你家小姐被谁劫走?藏在何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小兰点点头道:“我现在明白了,明天让我试试看。”

“好,明天再说!霜妹,你和小兰进去休息罢!”

应清华待白如霜和小兰走入内室后,才静坐思考,决定明天应采取的步骤。

第二日上午,除了白如霜和小兰出外探查外,应清华更利用那面狐尾帮的令符,专向那些身佩黄色羽毛的人询问。

结果又给他碰上那两位曾经在路上遇上的帮众,才探出司徒印等十余人是向北直走,慾往川南的綦江一带去拦截敌人的。

因此,在午饭之后,他们三人两骑便沿官道向北疾驰,沿途又找狐尾帮众探问,以证实司徒印一行人的行踪。

经过两天的多的飞骑追踪,在川黔交界的崇溪河镇,找到了司徒印等。

这时,司徒印等正在此地打尖以后,继续向北缓骑前进,一付悠闲轻松的状态,像是外游山玩水的富翁一般。

当“白龙”、“墨骊”疾驰而过时,那些帮众还大声叫骂,污言不堪入耳,惹得白如霜柳眉乍轩,突然紧勒缰绳。

使“墨骊”前蹄高跃,长嘶人立。

应清华早已看出这批狐尾故众,正是自己追踪之人,故在白如霜驻马回缰的刹那,他也刹住“白龙”的前奔之势,带缰回身,堵立当道。

他见白如霜杏眼含威,樱chún紧闭,似有即置对方于死地之势。

连忙笑着安慰道:“霜妹,冷静一点,不值得为他们动气,待狐尾帮的事解决后,我保证能使你手刃亲仇的。”

接着,又向赶到身前的司徒印说道:“司徒堂主,久违了,自凌家堡一别之后,堂主该非常得意吧?你还认得我们吗?”

司徒印在应、白二人驻马回身的时候,已看出情形不对,知是遇上行家,因为他见这对人美马骏的青年人,既赶回马堵截,不惧人多,当然是身怀绝艺,心有所恃。

所以,他即时制止帮众叫嚣,缓马而前,及至看清应、白二人的面貌和白如霜身后的小兰时更感到惊异非常!

但想不起这对面熟的男女,究竟是什么来历?

曾在何处遇见过?

及被应清华提起凌家堡的旧事,才使他忆起对方是谁,不禁从心底升起一缕寒意,连忙笑脸以对道:“呵!原是两位少侠,刚才手下无礼,请予原谅!少侠既来黔地,为何不来瑞雪山庄一晤?使敝帮主等聊尽地主之谊?”

他这种前所少见的敬词恭态,使身后的帮众都为之愕然,他们猜不透这位高傲自大的堂主何以会一改前态,对这两位文弱的男女如此客气。

应清华见司徒印笑脸以对,知他敷衍藏姦,慾藉此脱身。

所以也笑着道:“小生已经到过贵帮总堂,可惜帮主以下均不在,据说是为了冷小姐失踪之事全部外出,但小生认为不用如此恐慌,单凭你司徒堂主之能干,必已查出劫贼是谁?可否请堂主明告一声,以便小生稻尽绵力?”

司徒印听得心灵大震,脸色铁青,忽然怒目以视,恐态毕露地喝道:“少侠不要无中生有,捏词贾祸,司徒印忠于帮主,众所周知,岂是你能藉端离间的吗?”

接着,又向身后的帮众喝道:“我们走!”

说完,便催马前行,慾从白如霜身侧穿过,率众离去,以为他这样忍让求全,应、白二人绝不会再度阻拦。

不料白如霜娇喝一声:“回去!”

同时,玉掌向前一吐,拍出一股猛烈的劲流,直向他的胸前涌到,逼得他大喝出掌,实行硬接,在“蓬”然一响和坐骑惊鸣中人仰马翻,向后跌出盈丈。

吓得他面色如土,愕然呆立,心中犹为这少女的巨大掌力感到悚然,其他帮众也为之心惊胆战,吓得噤若寒蝉。

应清华已哈哈大笑道:“好个忠于狐尾帮主的红星教传令,你能骗过狐尾帮人,却无法瞒过应某的!”

随又肃容以对,目射神光地喝道:“快说,劫走冷小姐是谁?现在将她藏于何处?”

这时,老姦巨滑的司徒印知道糟了,脸上阴晴不定地沉思一会,忽又面目狰狞地大喝道:“并肩子,操家伙上!”

那十余个帮众应声而前,一齐拔出随身兵器,向应清华等拥来。

司徒印本人却向后倒跃丈余,翻身便向右侧的树林内逃跑。

应清华见他不进反退,即知道他慾乘机遁去,所以一面挥手弹指,向攻来的五六个帮众实行隔空点穴,一面又向白如霜道:“霜妹在镇上等我!”

同时,从马上一跃而起,斜飞十丈,话声刚落,人已没入林中。

真是疾如去箭,眨眼即逝。

白如霜虽然心急主凶逸去,也想同去追捕,但因身边尚有六七个帮众缠着,必须将他们制住才能脱身。

同时,她相信应清华定可将司徒印追回,所以,他仍留在原地应敌,玉掌齐挥,拍出阵阵劲风,震得那些挥刀舞剑的帮众东倒西歪。

可惜,她没没练过隔空点穴的绝技,又因和小兰同坐马上,无法施展身法,虽可用“无相神功”,将这些帮众一掌震毙,但又不愿自己弄得一掌血腥,以致和这些不知死活的帮众缠斗一阵才击伤数人。

但这些帮众似是心怀不轨,迷于她的姿色,虽被击伤数人,仍是毫无退意,甚至有两人负伤而战,口出胡言,声明要将她制住凌辱而后甘心。

这一来,惹得白如霜怒火骤升,掩盖了原来略施儆戒的心意,随即一展“无相神功”,娇叱道:“该死的匪徒,姑娘不饶你了!”

同时以一式“落絮纷飞”,双掌向前后左右挥吐如电,连拍十余掌。

果然绝招不凡,只听兵器齐响,人声狼嗥,一眨眼间,那些狐尾帮众已“叭叭”倒地,死伤满地。

事后,自己也觉不忍,但事已如此,亦无可奈何,只得将那些被应清华制住的帮众,解开穴道要他们葬埋死者,扶助伤者。

并将他们训诫道:“我知道你们都是司徒印的亲信,可能也是红星教徒伪装的,依照你们的行为,都得全部处死,但念这天有好生之德,姑娘才饶了你们,不过,要你们告诉我一件事。”

这些活着的帮众,当白如霜要他们埋葬死尸时,都吓得战战兢兢,深怕这女煞垦一不高兴,又将他们全部处死,现在听说肯饶了他们,不禁都喜形于色。

白如霜指着其中一人又道:“你说,你们是不是红星教徒伪装的?劫走冷小姐的人是谁?现在将她藏于何处?”

这是个长像较为忠厚的人,他见白如霜如此询问,一时似有顾忌,不敢启口回答,只是左右张望其他伙伴,像是征求他们的意见。

白如霜聪明敏慧,当然明白他的意思。

故又杏眼含威地瞪着他道“你不肯告诉我,或是虚言骗我,即将你们处死,别说我心狠手辣呵!”

她这一顿恐吓,果然生效,使其中另外一人,已闻言发急,大声喊道:“女侠,他不说我说!”

旁边又有一人向原来那人劝道:“老陈,你就老实地说罢,我们受人哄骗,实已对不起帮方,现在也应该觉悟了!”

这一来,那长像忠厚的人,才点头道:“女侠,我们十三个人中,只有三人是司徒堂主自己找来的,其余全是狐尾帮的老人,但那三个人,已被女侠处死了。

“关于冷小姐被劫的事,小的不太清楚,但从那三人闲谈中透露,确是红星教的人所做。

“据说要绕道四川,送往陕西总坛,所以司徒堂主才假藉追捕之名,选择这条通路,一面使帮主放心这边,转向别处追寻,一面可让劫人的从容逃脱。

“谢谢女侠不杀之恩,我们已知道红星教不可靠,从此会对本帮效忠到底。”

白如霜见他说得恳切无虚,知他们已觉悟前非,所以也很高兴道:“好!我相信你们,等我救回冷小姐以后,再和你们在总堂相见,只要你们在帮主之前也一样的诚实报告经过就行了,现在,你们回去罢!”

这六个狐尾帮众,躬身致谢,并扶持伤者,上马离去后,白如霜才叫小兰骑“白龙”,慢慢地回到崇溪河镇上去等候应清华。

再说应清华以绝快的身法追去林中后,忽然不见了司徒印的行踪,使他心中一震,后悔未曾先制住这姦贼,再行审问,以致被其乘机逸去,追捕不易。

他稍作沉吟,即静立原地,用“天通耳功”去搜索林内的动静。

这片树林的面积很宽,在高低不一的乔木之下,尚长着浓密的小干木,人入其中,无法快步疾驰,不能彼此相望。

此时,司徒印正在距离应清华百丈外的林内,轻轻举步,时走时停地向前移动。

这位老姦巨滑的红星教,他知道自身的能耐比应清华差得太远,所以逃入林中后,便想利用这天然的环境逃出对方的追索。

他明白应清华也已进入林内,所以非常小心地轻轻移动,深怕弄出声响,被对方听见。

但他不知道追他的人,是具有特殊能耐的,神奇之处,完全超出他的意想之外,他自己以为轻得不能再轻的脚步,依然被应清华听出行踪,利用绝顶轻功,从树梢上跟踪而来,双方的距离,上下仅剩十丈左右。

应清华自听出司徒印的行踪方向后,曾经有过一番考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追回被劫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天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