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天飞龙》

第21章 博得信赖

作者:上官鼎

冷艳雪连忙出声喊道:“五伯伯,慢点!请进去一会儿,将事情说个明白罢!”

接着,又向应清华指着倒在地上的帮众道:“华哥,请你放这些人起来,饶他们一次罢!”

伍为春闻言止步,走回冷艳雪面前笑问道:“贤侄女,你知道司徒堂主的事吗?究竟为了什么,会使你的朋友这样对他呢?”

“伍伯伯,你甭急,等会再详细告诉你!来,我来介绍一下。”

接着,又指着正在挥手替帮众隔空解穴的应清华道:“那是‘青天飞龙’应清华大侠,也是侄女的盟兄,这次是他将侄女救出魔掌的。”

然后,又指着含笑俏立的白如霜,笑道:“这是女侠白如霜,是侄女的义妹,应大侠的师妹,她的本领也大得很,曾经以一支宝剑,斗败‘南荒黑矮’哩!还有怪手……。”

她尚未介绍完毕,已听得白如霜“唉呀”一声。

忍不住“吃吃”娇笑道:“雪姐,你胡诌什么嘛!我才不像你‘金环玉凤’,名震武林哩!”

伍为春被她们互一打趣,顿觉尴尬全消,又是呵呵大笑道:“呵!原来名闻远近的‘青天飞龙’就是应大侠!老夫能够亲见侠踪,真是荣幸!”

同时,又向刚被解穴起身的帮众喝道:“你们赶快回去,通知全帮上下,各返原位,冷姑娘已经安全归来。”

当五名帮众行礼离开之际,应清华已拾起地上的长剑,捧着向伍为春微笑道:“应某刚才无礼,请堂主看在雪妹份上,赐予宽恕!”

说着,便将长剑恭呈给他,拱手又道:“请堂主进内小坐待茶,让应某聊表歉意!请!”

伍为春在这种情况下,当然无可推却,只得连声说道:“哪里!哪里!刚才错在老夫,请应大侠原谅!”

于是,他们一齐进房,详细解说,又同进晚餐,尽情欢笑。

直至二更初响,伍为春才怀着满心高兴和酒意,连夜赶回贵阳总堂去依计行事。

七日后,贵阳城发现许多雄纠纠的武林人物,都是身露羽毛标志。

从各处快马入城,形色匆匆,显示狐尾帮有重大事件发生,召集云贵粤等地的分帮主等赶来贵总堂商议。

在贵阳城外的瑞雪山庄,更是警戒森严,从山庄至贵阳城的通道上,不时出现飞马疾驰之人。

这天,天朗气清,风日良佳,贵阳城的武林人物,先后涌向瑞雪山庄,一路高谈豪笑,络绎不绝。

从朝阳出山时候起,直至辰时中刻,仍有人出城赶路。

瑞雪山庄内的“黔南异叟”,除了吩咐“天机”、“朱雀”二位堂主负责各项集会的安排外,便和两位护法在中央大楼上密谈。

房门外守着两位玄装背剑的少女,不许任何人进见。

这两位少女是“点苍樵客”的门人,都在二十岁左右,妩媚天生,颇为动人,武功已得点苍真传。

今天早饭以后,她们奉命守在房外,一面防止他人闯入,一面替帮主向属下传话。

此际,刚国马奇坚慾进谒帮主之事,使这对师姐妹芳心不快。

所以,那位娇躯纤巧的少女愤愤地低声道:“师姐,我真不明白,为什么帮主和恩师要这样神秘?既召集全体重要人物开会,又不准他人见面,反使我姐妹两人得罪这些少帮主之类!真是

另一位较丰满肉感的少女急阻止她道:“师妹,你别乱说,帮主和恩师自有道理,岂是我们能轻易猜度的!”

说着,又走近她身边耳语一阵,才出声笑道:“据说这‘青天飞龙’年轻漂亮,使人不敢相信他有绝顶的武功,师妹,等他们来时,我们找机会和他试试。”

说至此处,忽然一笑,向纤巧身材的那位一眨媚眼,才继续低声道:“也许,也许可以替我美丽的师妹,找到难得的如意郎君哪!”

那纤巧的少女粉脸一红,“啐”她一口道:“替师姐找个姐夫罢!我才懒理那些臭男人哩!”

接着,是一阵“吃吃”低笑,表示了怀春少女的神秘情调。

不久,那丰满肉感的少女又道:“师妹,楼下广场上已经人满,时候也已不早,我们要不要进去报告一声?”

“等一等罢!师姐,伍师兄会适时进行的!”

不错,这时的伍为春正在楼下广场上,指挥帮众,接待各地的来人,要他们依着分帮主、舵主、站主的次序,分坐广场两边临时搭架的帐蓬内。

其他身备白色羽毛的帮众,一律坐在中央空地的矮凳上。

朱雀堂堂主周云山,却选出一批干练可靠的帮众,分守会场四周,及全山各要道,使整个瑞雪山庄,变得非常严肃。

时近午刻,场中各事俱备,人已齐集,照理该是会议开始的时候。

但在靠楼面众的司令台上,除了十张太师椅和香案等物外,仍是毫无人影,使全体在场帮属都兴起莫测玄机的感觉。

过了甚长的工夫,正值大家等得心急意烦的时候,忽见一位帮众从外飞奔而来,向伍为春报告,说是司徒堂主和帮主的孙女儿,已和两位朋友一齐回来。

场中顿时彼此议论纷纷,急慾看看这失踪半月,而素有美名的“金环玉凤”。

同时,伍为春也速即上楼,向帮主报告,并请示升座的时间。

不久,一阵马蹄声,穿过树林的通路,直至广场外面为止,使全场帮属闻声转头,向场外注目张望。

果见司徒印领着一男三女,缓缓走入场中。

但司徒印已失去了往日的威严神气,转变为垂头丧气的样子,步履虚浮,全不像练武习艺的人。

他身后跟着的青衫书生和两个少女。

这五人正是应清华和冷白二女小兰等四人,押解司徒印回帮,向“黔南异叟”揭发红星教的阴谋,并请结白如霜的毁家血债。

今天的一切作为,全是伍为春在修文县时和应清华等商议之后,回帮报告“黔南异叟”裁决而行的。

其目的,是要藉集会为由,一举清除会中的叛帮份子,重振帮规,对付红星教。

当司徒印等抵达楼下的司令台前时,楼上钟鸣九响,全体闻钟起立,表示对帮主的尊敬。

“黔南异叟”就在钟声停响之际,出现司令台上,身后跟着佩带红色羽毛的两位护法和两位堂主。

他们都神色严肃,静立在香案之后,等“黔南异叟”摆手示坐,才退回到太师椅上静坐。

最后出现的是“黔南异叟”的传人马奇,和两位红装少女,他们上台之后,即静立于太师椅后面。

“黔南异叟”向大众扫视一眼,才向应清华数人招呼道:“请诸位上台就坐,容老夫向大众说明一下。”

应清华和白如霜二人,为了冷艳雪的关系,和维持对方帮主身份起见,只得不计小节,依言而行。

静立台后方的马奇和红装少女,此时已看清一切,彼此表情各异,喜怒不一,马奇是怒目咬牙,对应白二人表示痛恨至极的形态。

玄装少女则柳眉微蹙,嘴角隐笑,出现一种奇特的表情,似乎是既爱应清华的俊美,又护冷白二女的美艳。

接着,“黔南异叟”便向大众道:“本帮自创立以来,靠全帮弟兄的努力和忠诚,得有今日的局面,但据有关方面的消息,近年已有红星教徒渗入本帮,意慾挑拨离间,颠覆本帮。

“还有小孙女失踪之事,据说亦是本帮叛徒,串通红星教徒所为,目的在要挟本人,率领全体弟兄投靠该教。

“现在,有武当应大侠与华山白女侠,救出我孙女,擒住姦细回来,证实红星教藏有极大之阴谋。

“因此,本人召集诸位返回总堂,商议对策,顺便分清径渭,严治叛徒。”

说至此处,稍一停顿,扫视全场一遍,又目光如电,声转严厉地喝道:“不论何人,未奉本人命令之前,不得擅离原位一步,否则,从严惩处!”

接着,又转身向伍为春邻座的应清华拱手道:“蒙应大侠远道驰援,救回小孙女,本人非常感激!对红星教之事,慾请尊驾当众证明,以便办个水落石出,未知尊驾以为然否?”

这时,全场鸦雀无声,人人陷于疑惧之中,只有场侧旗杆上的杏黄大纛,被山风吹得“劈劈”作响。

一种令人窒息的气氛,紧压着每个人的心胸。

应清华先向冷艳雪耳语一阵,才起身向“黔南异叟”拱手一礼道:“蒙贵帮主指示,应某自当将本身所知,敬告贵帮大众,但在未说之前,慾请帮主行看今孙女手中的一纸报告,裁决其中之人,是否有可疑之处?因为上列之人,是司徒堂主亲口所述,恐有故意歪曲事实,嫁祸他人之举。”

“黔南异叟”一边点头“好”,一边接过冷艳雪奉上的报告,默视一遍,再交给两位护法过目,台上顿成一阵沉寂。

蓦然间,有人在台下大叫道:“帮主,我们英才济济,人物不凡,都是同心合力,忠于本帮的人,为什么要听信姓应的胡说,弄得人人自危呢?所谓‘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难道不怕姓应的就是红星教徒,存心来离间我们的?何况,纵使本帮真有不法之徒,也应该由本帮人士拘回治罪,这姓应的凭什么拘捕本帮堂主?简直是侮辱本帮,目中无人,我们应该先将他治罪,再谈红星教的事才对,请帮主明察!”

这种似是而非,转移注意力的说话,立刻使大部分帮属盲从附和,随声乱叫,此起彼落,闹得秩序紊乱,不像是一大帮派的会场。

“黔南异叟”本人,原就耳软心粗,极易受人悠恿,对这极尽挑拨能事的说话,即时弄得无法裁决。所以,对应清华拘捕司徒印之事,也觉得不太妥当。

他除了连声喝止帮属叫嚣外,急得毫无办法。

帮众的叫声刚停,“黎山蛇叟”已接着说话:“帮主,本座也同意刚才的说法,觉得先将姓应的弄个明白,再追究帮内叛徒的事较为上策。”

因此,台上的人感应各异,喜怒不一。

“黔南异叟”是原意动摇,极想服从众议,先向应清华找个公道,以维狐尾帮的威信,但又恐伤害自己孙女的芳心,因而走向极端。

“点苍樵客”是无动于衷,行否皆可,但愿藉此看看应清华的业艺如何?

伍为春及周云山两位堂主却反对此举,坚信应清华所言属实,认为应清华是善意对待狐尾帮,自不能以怨报德。

尤其是伍为春,他曾经和应清华动手过招,明白应清华武功奇绝,深不可测,纵令帮主或护法与之动手,亦恐难以获胜。

所以,他心中最急,诚恐闹得不可收拾。

马奇和司徒印是满怀喜悦,希望因此而毁去应清华和白如霜,籍以报复自己的私仇。

那两名玄衣少女有最奇物特的想法,她们希望冷白二人被人除去,应清华受伤而被她们救走。

应清华是面露微笑,泰然处之。白如霜是芳心震怒,极想惩戒这些善恶不分之徒。

只有冷艳雪最难过,几乎急出眼泪,她知道应清华艺有所恃,不会发生危险,但恐“黔南异叟”一时糊涂,被人说动,以致忘恩负义,无礼对付应清华。

从更坏的方面去想,她怕应清华一怒而去,毁了自己的美满良缘,甚至在盛怒之下,将“黔南异叟”等狐尾帮人惩治得死伤满地,使她左右为难。

因此,她气得娇躯微抖,玉掌紧握,睁大一双杏眼,瞪着“黔南异叟”盈盈慾泪。

幸得应清华心明智灵,胸有成竹。

随即伸手轻轻一握她的藕腕,低声安慰道:“雪妹,你放心!愚兄自有分寸,你只要注意司徒印,不要被他逃脱或被人弄死就行了。”

接着,又向“黔南异叟”朗声说道:“帮主,你不用因我与今孙是好友,而感到为难,贵帮属既是不信任应某,以为我有嫌疑或不敬之处,不妨要他们提出办法,使应某有所适从。

“至于红星教对贵帮之阴谋一节,以后定可弄个水落石出,应某虽是武林末学后辈,亦不愿被人视为虎头蛇尾,姦诈阴险之徒,自当以此身所学,证明此事。”

他这种侃侃而谈态度,和自信与挑战的言词,更使狐尾帮众认为目中无人,有辱帮威,因而鼓噪叫骂,喧哗不休。

“黎山蛇叟”更冷哼一声道:“小子,你休狂!等会自有人教训你。”

接着,又向“黔南异叟”建议道:“帮主,这小子如此夜郎自大,正是蔑视本帮无人,我们不妨叫弟兄们退出外边,让出空地教训他一顿,使这种自以为名门正派的狂徒,知道本帮是南天之雄,武林盟主,不是他这毛小子能轻视的。”

本来,“黔南异叟”从应清华的态度言词上,已有意让帮属和他交手,再经“黎山蛇叟”如此一提,更坚定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博得信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天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