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天飞龙》

第23章 只身走灾区

作者:上官鼎

可是四五天后,仍不见应清华的踪迹。

这天,他从商水出发,向淮阳行进。

午刻时分,经过一条两山对峙的山道,道旁是两片森林,虽经久旱仍甚浓密,附近人烟稀少,正是强梁聚会的地方。

当他走进山口的时候,忽有三个商人,神色慌张地向外逃避,经过展鹏程面前还好心地叫道:“老弟台,前面有强盗拦路,不能再去了。”

展鹏程本要找他们询问的,经这一来,便接口问道:“强盗怕什么?青天大侠不会来吗?”

那三人中一个,边走边说道:“谁知他来不来,还是自己避开好些!走罢!”

展鹏程见他们恐慌的情形,更恨那些抢劫民青,加重灾情的强盗,故即展开身形,疾向前面赶去。

转眼间,他掠过一个小山嘴,便发现十余个捧刀弄剑的劲装,拦住一队二三十人的商客,正在逐个搜查,劫取轻便的珍贵财物。

他一跃向前,大声怒喝道:“住手!你们先尝少爷的双掌,再拿别人的东西。”

话落出掌,即向距离最近的两名匪徒劈去,两股强劲的掌风,吓得他们惊叫一声,速向两旁闪开。

那些如待宰羔羊的商客,以为“青天大侠”既来,一切便可除凶比吉。不由念佛谢天,但是,当他们定量一看时,情绪又发生变化了。

匪徒们一见展鹏程虽然劲装背剑英俊不凡,却不是备闻中的青衫书生,心中都安定下来,化惊为怒。

在一个中年大汉的喝声中,即行将展鹏程围住,以为这样的年轻小伙子,纵是侠义门徒,也极易打发的。

商客们却因展鹏程不是他们心目中的“青天大侠”,顿时由喜化悲,开始感到失望。

展鹏程见匪徒摆出群殴的态势,便伸手拔出背上的宝剑,直取其中一名粗眉暴目的匪徒。

这批匪徒的人数虽多,武功都属平凡,只有那名精眉暴眼,阔嘴浓胡的匪徒,尚有一两手精把式。

他们一见展鹏程抢先出手,便齐声怒喝,从四周还击。

刀剑交加,意慾一举毁敌。

只见展鹏程的长剑一吐即收,随着身形滴溜地一转,剑化一圈白光,劲风四溢,在他们眼睛一花之间,忽闻“唉哟”连声“铮”然数响。

匪徒中已有数人虎口破裂,兵器飞出老远。

这些穷凶恶极的匪徒们,虽然当时一惊,连忙向外退避,但仍心有不甘,即又再行围拢上来。

他们不知展鹏程的“云绕巫峰”一式,已对他们手下留情,否则这些人早已血洒当场了。

展鹏程见他们不知厉害,再度围来,不禁心中一气,怒意更炽。

随即大喝一声,运剑如飞,一阵快速无伦的削刺震挥,带来了一阵血雨和尖叫,使心怀不安商客们,看得心胆俱战。

眨眼间,匪徒们几乎全部受伤,兵器脱手,好像惊弓之鸟,一哄而散。

展鹏程在商客们的感谢声中离开当场,在日色昏黄的时候,他到了淮阳县城,展鹏程落店以后,稍事梳洗,便向店小二探问附近的灾情,最后又问道:“小二哥,我再问你一件事,你是不是知道?”

店小二见他年轻漂亮,英俊不凡,且又武生打扮言态可亲,知是江湖侠义一流人,所以笑道:“公子有事只管问,只要小的知道,一定确实详告。”

“好,我问你,这附近有没有‘白衣仙姑’和‘青天大侠’的消息?”

店小二一拍双掌,随即欢笑道:“哈!说起这两位活菩萨,我知道的可多啦,不过,他们都是会腾云驾雾的人,我可不知他住在哪里!”

展鹏程也笑道:“我要你告诉我,是这附近有无他们出现的消息哪!”

店小二“呵”的一声,又一拍掌道:“有了,城外周家村里,听说被‘白衣仙姑’治好两家病人,可惜是前天晚上的事了,至于‘青天大侠’嘛,我好久没听见他杀强盗了。”

展鹏程随手给了他一点碎银道:“好!有事再叫你罢。”

店小二谢出之后,他暗忖道:这样看来,应兄已赶往别处,真的要找着他,倒是一件难事了。

接着,他一转心意,又忖道:管它呢,我只要仍用老办法,随处留点笔迹,定可在灾区会面的。

目前,先探探这位“白衣仙姑”究竟是什么人物再说。

三更初刻,他便出现在周家村内,施展轻快的身法,查遍全村数百户人家。

四更敲响,他失望了,只得转身返城,意慾回店休息。

不料,他跃上城头的刹那,忽见白色人影一晃,消失在城下的一所庭院内。

他心中一喜,即刻展开身法追去,两个起落,便伏身在庭院的屋上。

这是一所不小的院子,里面似乎在着不少人,但从房屋的古旧不清上看,可以断定是个贫苦的人家。

这时,展鹏程隐身在东面的檐下,很清楚地看见正厅之内,有一全身雪白的少女,正在荧荧的灯光下,为几位卧床不动的病人,来回地握脉诊视。

接着,又见她开出几纸葯方,又拿出银子,交给一对衣服褴褛的中年男女。

继即一闪出房,向展鹏程藏身处看了一眼,飞身上城,飘然而去。

展鹏程连忙飘身落地,从后追踪,意慾和她谈上几句,交个朋友。

只是少女的身法绝快,一晃即逝,待他追上城头时,已见她跃过护城河,消失在城外的树影里。

展鹏程不禁呆立城上,临风暗忖道:看他一身白色裙衫的好身段,可以断定是个美绝尘寰的人,可惜没有看清她的娇脸,怕日后无法辨认了。

他接着苦笑一声又忖道:她似乎早已知道我欺身檐下,不过是不愿与人见面而已,我怎能妄想和她交朋友呢!

何况,从她的轻快身法上,已显出功力高人一等,也许她瞧不起我哩!

他想到此处,不禁轻叹一声,有点英雄气短,自愧不如,痴痴地望着城外,呆立一会,才索然地回店休息。

第二天晚上,他又藏在那城墙附近,等候那白衣少女再来。

但等至五更鼓响,仍是月白风清,杳无踪迹,他只得带着满怀失望,走回旅店去,如此数天俱未发现。

因此,展鹏程无可奈何地离开淮阳,向北行进。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天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