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天飞龙》

第24章 灾区斗姦

作者:上官鼎

在一个炎热的中午,展鹏程在太康县北的龙曲镇,发现了一件怪事。

当时,展鹏程走进一家餐馆,凭窗独酌,一面默察来往人士,一面饮酒解闷。

馆子里的食客稀少,只有展鹏程和两个行色匆匆的客商,从掌柜老人的愁眉苦脸上,可以看出近来的生意是何等的不如意。

不一会,一匹赤白相间的花马,载来一位杏黄劲装的少女,腰缠黑色扁带,一望而知是练武的姑娘。

她娇健地下马进门,坐在展鹏程对面的另一个窗口,美艳动人的娇姿,看得展鹏程双眼一亮,顿时呆住。

这少女坐下以后也因发现展鹏程英俊的品貌和痴态,为之粉面一红,螓首微垂,略一抿嘴,便转脸向窗外张望。

直至堂倌到她跟前询问时,才回首轻声要了几样心爱的食物。

接着,又一阵马蹄声响,惊醒了展鹏程,两眼望处,进来了一位青衫书生。

这书生年约双十,身材纤弱,但三面朱chún,秀眉俊目,一付人人喜爱的脸蛋,展鹏程痴然忖道:奇怪!今天怎么遇见两位如此可爱的人物呢?

可能都是在灾区活动的武林同道吧?

书生进门之后,也曾经向展鹏程和那黄衫少女看了几眼。

态度自然高贵,像是个贵介公子。

使展鹏程和那少女都突然想起一人,各自暗忖道:这书生的气质仪态,真可以和应清华并驾齐驱,难分轩轻!

可惜稍嫌纤弱,不如应清华英挺强壮。

馆子里一阵沉寂,那两位客商已膳毕付账出门,只剩下展鹏程和书生少女三人各据一方,相对默然。

蓦地里,一阵杂乱的马嘶蹄响,从北街直冲而来,吓得街上的行人速向旁闪,惊叫出声。

展鹏程和那少女都闻声转头,观察是什么人物,竞敢在大街上毫无顾忌而驰马。

蹄声在馆子门口一停,进来一批灰衣人,走向前头的,是两个五十来岁的老人,一样灰色褂裤,背露兵器握把,神态骄傲,昂然直入。

后面跟着四名大汉,都是灰色劲装,佩刀带剑,个个凶相赫然,令人一见呕心。

他们进来以后,除了两名大汉向掌柜的吩咐酒菜外,其余都围坐在靠门的一台席上。

展鹏程早已知道这批红星教徒来此必有所图,所以用两眼掠视一下那书生和少女,看看两人对这批教徒的反应。

同时侧耳静听,注意这批教徒的说话。

果然,黄衫少女一见这批人,即柳眉一蹙,微现不欢的情态。

但青衫书生却神态依然,视若无睹,只是专心饮食,细品酒肴美味。

展鹏程为了黄衫少女不欢表情,正要猜想其中原因的时候,已听见一位教徒问道:“莫香主,杀害杨香主的人就是这妞儿吗?”

展鹏程转头一瞥,已见一位坐于下横的教徒答道:“是的!请分堂主替杨香主报仇。”

“好!等咱们吃完以后,将她带回会分堂去,狠狠地惩治一番,给那些蔑视红星教的人作个榜样。”

这一来,展鹏程已知道大概情形,因而决心要帮助黄衫少女,铲除这些恶徒,故向少女投去一瞥,意在看她闻言以后的表情。

只见她已停止饮食,双手托着香腮在默想,杏眼含威,一讨镇静与坚毅的神色,似乎对这些教徒的阴谋,已想妥应付的方法。

接着,她便起身整衣,准备付账离开。

展鹏程也跟着起身,叫堂倌收账,使少女投来一瞥怀疑的眸波,才转身向门边走去。

正在很吞虎咽的教徒们,即有一人起身拦在门口,恶狠狠地喝道:“慢来,等老子们吃饱后再走!哼!有……。”

黄衫姑娘一声不响,即刻欺身出掌,一式极为怪异的招式,向那教徒身上袭击。

活该这教徒倒霉,他以为自己人多,黄衫姑娘一定会心怯而止,不敢硬闯的,不料黄衫姑娘已下定决心,速战速决,不管武林常规,即行出手,使他措手不及,无法还击,在喝声未完之际,即被她击中前胸。

姑娘这一式怪异招式,威力不小,将他打得身形直飞,“叭”的一响,跌出门外。

其他的教徒起身追出时,姑娘和展鹏程早已跃出外面等待。

这刹那间的变化,气得那些教徒发昏,尤其是那身材较高的老教徒,更怒极而笑道:“嘿嘿,你这妞儿真胆大,既敢杀害本教香主,又敢行凶拒捕,老夫不将你折磨个够,便不算本堂主。”

接着,又向展鹏程喝道:“小子,你也不想活啦?竟敢帮助这妞儿拒抗本教,真是罪该万死。”

黄衫姑娘仍是一声不响,凝神戒备。

展鹏程却被他这番狂妄至极的说话,激得哈哈大笑道:“我展鹏程行道江湖,管的是不平事,敬的是忠义人,像你这红星教徒欺诈良民,横行枉法,正是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岂是我展某一人才想消灭你们?

“至于恃众威胁这位姑娘,更是可耻!我身为侠义门徒,当然不能坐视,你们想拼个死活,不妨到郊外去一趟,展某一定奉陪。”

随又转身向黄衫姑娘道:“此地人多眼杂,实在不宜交手,请姑娘听展某一言,到郊外再向他们理论罢!”

姑娘微一颔首,便和展鹏程上马出镇。

那红星教的老人,也大笑道:“好!”

又向其他教徒一摆头道:“走!咱们快点追,别让他们跑了。”

于是,这批红星教徒,便带着那名受伤的人,驰马从后追去。

接着,馆子里的青衫书生也付账出门,骑上那匹雄骏的黄马,“得得”而行,但方向也和前驰的人一样,仍是朝南出镇。

龙曲镇南约二里,道旁有块颇为宽广的草地,三面环林,形成半圆状态,东北方有个池塘,紧接着草地的边沿,池水深蓝,满生浮萍水藻。

这里地僻人稀,正是武林人士交手拼斗的好地方,展鹏程北来龙曲镇的时候,早已看过,所以引着那批红星教徒,驰来此地。

到达此地之后,选了一块较为平坦,靠近树林的地方,下马向黄衫姑娘正容道:“姑娘,请恕我冒味!我是昆仑展鹏程,虽与芳驾素未谋面却看出姑娘是正派之人,所以不自量力,要为姑娘稍尽绵薄。

“可是,对方人多势众,未卜胜败如何?故向姑娘作个建议,等会如果情况不妙时,希望姑娘能临机应变,速往林内走开,以免事生不测有辱姑娘千金之体。

“因为展某深悉红星教人,都是穷凶恶极之徒,至于展某自己,自有脱身之计,请姑娘放心!”

黄衫姑娘见展鹏程满面正气,人俊言谨,不禁心生好感。

故即向他微笑道:“公子的侠胆义风,我谷幽兰非常感激!不过,他们虽然人多,我……。”

她尚未说完,便被赶到的红星教徒所扰断。

尤其是领行先的老头更狂妄,竟从马上腾身而起,凌空扑向展鹏程,一式“苍鹰扑兔”,威力实在惊人!使“黄衫仙子”谷幽兰即刻声闪身,凝神注视。

展鹏程却出声叫“好”,蹲腰出掌,一式“双翅翻飞”,两掌连续拍出,两股猛烈的劲风,直击凌空下袭的老头。

“蓬”然一响,老头已横飞数尺,落地大叫道:“好小子,再接我‘银鹰’一掌!”

同时右掌一吐,身形前倾,式演“独爪扬威”,又向展鹏程劈到。

展鹏程冷哼一声,右掌在胸前微圈即吐,一式“七禽掌”中的“单翅挥云”,又来个硬拚硬接。

两股强劲的掌风接实,又是“蓬”然暴响,劲风四溢,卷得草屑飞扬。

两人都后退一步,暗自惊心,彼此摸不清身份来历,同为对方雄厚的掌力感到疑惑。

“银鹰”徐成更睁大三角鹞眼,指着展鹏程大喝道:“姓展的小子,你是那一门派的?若不速即就捕,老夫要你陈尸此地了。”

这“银鹰”已存疑惧,慾先弄清对方的底细,再行出手,但展鹏程一身傲骨,那有心情与这些毫无人性的人多缠。

所以只应声:“别噜嗦!”

身随声动,掌随身出,即行进步攻击,用“七禽掌”制敌,使“银鹰”无可奈何,只得施展崂山派的“神鹰掌”法,出手和他周旋。

两人都用的是仿模禽类飞扬扑击的掌法,所以腾身跳跃的招式特多。

只见他俩时上时落,忽横忽斜,或是凌空下扑,或则冲霄直起,震臂踢腿,俯掠环飞,一会儿平行对掌,一会儿上下阻击,活像一对高空搏斗的苍鹰,爪嘴兼用,双翅翻风,缠斗不休,战况剧烈。

看得旁边的谷幽兰和那些红星教徒惊心动魄,两眼跟着他俩的身形移动。

心情应着他俩的掌声震荡,紧张非常,屏息而立。

一会儿后,双方已斗出真火。

尤其是展鹏程,为了对方人多,恐怕他们乘机发动群殴,谷幽兰不敌而遭毒手,所以不愿缠战下去,渐渐加重掌力,运集“先天真气”,准备一举歼敌。

“银鹰”徐成,却因自己是武林成名之辈,在本堂徒众之前,无法奈何一年轻小子,实在有损分堂堂主声威,所以急怒交迫,用全力出手。

希望在短时间内,能将展鹏程毁于掌下。

因此,两人的打法渐渐变慢,由飞腾扑击,换成绕圈闪挪,实地对掌。

一阵阵“蓬蓬拍拍”的声音连续不断,呼呼四散的劲风逐渐加强,显示两人又用上实拚硬接的方法。

终于在一刹那间,两人一齐停身扬掌,大喝一声,四股巨大如柱的劲风,挟着翻江倒海之势,相对而出。

呼啸声中,“轰”然一声巨响,夹杂着一声问哼。

原来两人拚掌之后,那未受伤,只是两人心中有数,高下已分。

展鹏程只后退两步,心力震动较微,故能挺立如旧,凝神待敌;但“银鹰”却后退三步,身形后仰,并觉得两手酸麻,血气翻涌。

接着,两人一提双掌,再度称步绕圈,好像一对经过一扑后的公鸡,重鼓勇气,绕走寻隙,提集全身精力,准备一次更猛烈的攻击。

突然两声大喝,灰黄的人影向中央一合即分,紧接着又一声暴响,震动林野。

只见草尘飞处,展鹏程玉面已红,“银鹰”“唔”的一哼,向后跌出数尺,坐于地上,面色苍白。

这时在场的红星教徒却一拥而至,分袭展鹏程和谷幽兰,其中一位老头直取展鹏程,另三个大汉奔向谷幽兰。

展鹏程甫经两次硬拚,真力受损不小,尤其是最后一次,更使他浑身发热,呼吸急促,两臂酸麻,非常难受。

但敌人不让他有调息的机会,即行袭击,使他无法可想,只得强提真气应战。

这袭击他的老头,是崂山四鹰中的“铜鹰”冯飞。

功力虽较“银鹰”稍逊,但亦相差极微,此时正打着如意算盘,希望在展鹏程真力未复之际,能够迅速将他击倒。

展鹏程心知对方是个生力军,绝不能再与他硬挤硬撞。

所以,一见对方扑来,即刻挪步闪身,来个避重就轻,从旁还击,并且不用真力仅以招式和他敷衍。

希望应付一段时间,待自己真力复原之后,再换攻势。

可是,事情并没有那么理想的,一盏茶的时间后,他自己虽然渐渐复原,快可扳回优势,但在谷幽兰方面,却有了坏的发展。

本来,以谷幽兰的一身技艺而论,如果在正常情况下,去对付三个红星教分堂香主,是足有裕余的。

可是她一时大意,忘了用兵器去对付敌人群殴,以致被对方用无赖的打法,弄得她手忙脚乱。

要知女人有两个缺点,是打斗的致命伤。第一,女人的臂劲内力,天生不如男人,所以不耐久缠,不惯硬撞硬拆。

第二,女人身上有几处珍贵的地方,是不许别人染指的,所以在打斗之中,只要敌人攻向这些私处,都会使她不顾一切去抢救,甚至心慌意乱,武功大打折扣,招式散漫,终被敌人所乘。

因此,谷幽兰用徒手去对付三个敌人,起先尚打得精紧非常,握着优势,后因那三个教徒改变打法,两人合力和她硬拚,一人专向她私处下手,使她闪避腾挪,无法还手,娇叱连声,情况恶化。

这种不妙的情形,虽未陷入险境,却已影响了展鹏程的身心。

这时,正值展鹏程渐告复原之际,一见谷幽兰的情况,不禁心中大怒,即向“铜鹰”展开硬拼,希望速即击倒对方,再去抢救谷幽

孰料,不如意的事又来了。

因为坐在地上的“银鹰”,经过这一段时间调息后,内腑的伤势已好了许多,他一听双方的掌声加急,知道展鹏程又展开硬拚的攻势,深恐“铜鹰”吃亏,故即睁眼起身,大喝出掌,帮助“铜鹰”夹攻正占优势的展鹏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灾区斗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天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