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天飞龙》

第25章 再惩“中流会”人

作者:上官鼎

十余日后,他到了贵阳,真是人困马疲,辛苦非常!似仍鼓着精神,向瑞雪山庄求见“黔南异叟”。

除了探询应清华的消息外,还准备一场恶斗,不料,“黔南异叟”对他非常客气,除了说明应清华的行踪外,还请他痛饮一番。

临别时候,又指示他应走的经路和一些重要的常识。

他在贵阳停留一天,又驰骑向西南追赶。

可惜他在安顺县的时候,走错了经路,以致和应清华南北各途,难以会面,而且较先到达昆明,在旅店发现邛崃派的弟子私下谈论劫镖的事。

因而跟在黄华胄的后面,准备在必要时候,伸手管理此事。

果然在碧鸡关外,黄华胄即被邛崃弟子截住夹攻,剧斗一阵以后,便身受刀伤,甚至不懂武功的镖主人,也受了重伤。

展鹏程适时出手,接住邛崃派弟子拼斗,跟着也出现那两名红巾裹头的“中流会”众,在旁边假充好人,慾谋渔人之利。

以后的情况,便是应清华三人亲见的一切。

展鹏程详细地说完这些别后的遭遇后,已是二更中刻的时分,但仍兴趣极浓,毫无倦容。

他痛饮一杯之后,接着又遭:“应兄,我所说的事实里面,有四件疑案,必须你替我解释,或者劳动我兄鼎力相助。

“第一,那位‘白衣仙姑’是谁?请诸位提供一点卓见。

“第二,假冒应兄侠号大名的人,动机何在?他究竟是谁?约会的事如何解决?

“第三,应尼和谷幽兰在何处认识?她的师承出身如何?无端留诗而去,用意何在?最要紧的,她的诗意如何?可能住在何地?

“第四,狐尾帮的态度改变,与兄有何关系?”。

他提出这四项疑问后,便焦急地望着应清华,希望他能够有个合理的答案。

但应清华犹在思考,冷艳雪却已出声笑道:“关于展大侠提出的四点中,谷幽兰的事,是你迫切想知道的,所以我将自己知道的一点,先告诉你。”

接着,她便将应清华在南昌拜寿的事实,选择与谷幽兰有关的几项,简要地说一遍。

最后下个论道:“她留诗上的‘云雨谷’,正是她所住的地方,华哥或者知道落在何方,因为她的师姐是个坏女人,当然住的地方也一定很险恶,所以她不愿早告诉你,怕你大意遭擒,落得不堪设想的后果,而且,她不愿你因为她的师承出身,看轻她的人格,才决意如此的。

“至于她对你的印象,可从她的留诗上看出,可以说是情意绵绵,但希望你找着华哥一同去找她,不愿你轻身冒险。”

冷艳雪的这串分析,使大家非常佩服。

展鹏程更恍有所悟道:“呵!女侠说得对!她对我说过,我们之间,有一层非常困难的障碍,不是我们的力量能解决的,可能就是指她师门的关系和住地的危险。但是,她从未说过,必须找应兄去才能解决?”

冷艳雪又笑道:“展大侠你可能太急了,没有在诗意上多作考虑,你再想想她的后两句诗意,便可完全明白了。”

展鹏程给她说得玉面一红,向应清华问道:“应兄尊意如何?”

应清华举起面前的酒杯道:“来!我先贺你一杯,再谈此事。”

说完便一饮而尽,然后道:“展兄,关于谷姑娘的事,雪妹分析得很对!‘云雨谷’在吕梁山内,谷姑娘还有师姐三人、但据小弟所知,只有谷姑娘一人是玉洁冰清的好女子。

“她师傅可能是个久绝尘寰的厉害人物,到了‘云雨谷’之后,才能知道是谁,不过,‘云雨谷’是个危险万分的地方,是毫无疑问的。

“所以,谷姑娘不让你一人涉险,要拉我去作个陪客,她对你的情意,也就可想而知了,这是我要贺你一杯的理由。”

应清华说到此处,神秘地一笑,才接着道:“展兄,你想想看,她那首诗的后两句,不是明白的告诉你,如果你不像流水无情的话,要记住找‘晴天’才能来,‘晴天’不是人家送我的外号,‘青天飞龙’的‘青天’偕音吗?何况‘晴天’的天色,本就是青的,这便是雪妹下断语的理由,你应该相信才对。”

展鹏程因为腹中酒已半酣,本已五面微红,再给他说得羞意乍现,越显得面色通红,但心中却完全醒悟。

不但对冷艳雪的品貌学识钦敬无比,并且对她的慧敏灵智,更感到佩服。

所以,他拍着自己的脑袋,连声笑道:“真笨!真笨!我怎么想不到这一点呢?如果不是冷女侠指出其中含意,真要使我糊涂一世!”

他在此处稍作停顿,才继续说下去:“应兄,我唯有遵从她的意思,请你鼎力相助了,同时,也想劳动两位女侠芳驾一齐前往,你觉得如何?”

应清华哈哈一笑道:“展尼放心!你我道义之交,小弟和二妹自应效力!何况在南昌时候,弟已有心要谷姑娘脱离苦海,重投正派门下,所以当时我曾经告诉她,如果在‘云雨谷’不能存身时,可以到华山何仙岩去找我尘师伯收留,我自会替她出面解决困难。现在好了,有展已作她的护花使者,弟更尽此绵力,助兄完成这宗美满良缘啦!”

展鹏程满心欣慰起身向应清华和冷、白二女,作揖致谢,口中又说着道:“小弟在此先致谢,以后再作图报!”

应清华接着道:“谷姑娘的事已经明白,其他三项更易解决了。”

“关于‘白衣仙姑’一事,弟亦猜不出是谁?不过,展兄应该从她的身上看出一点师承来历的,现在,只好找机会探索了,至于……。”

白如霜突从旁边插嘴道:“华哥,我认为一定是梅姐,她就是学医的嘛!而且,从恩师庐山时算起,也到了她下山行道的时候了。”

这种意外的推测,使应清华心中一震。

冷艳雪也在此时睨着应清华,颔首微笑道:“霜妹猜得很有道理,只有‘神医’老前辈,才能教出这种武医俱优的好徒弟!”

展鹏程急不及待地问道:“应兄,她们说的是谁?”

应清华笑道:“展兄,那是我表姐郑春梅,妹妹们猜得有道理,关于那位和我同一名号的人物,我以为他是故意如此,目的在激我出面,一较长短,但是,我想不出是谁?也只有等待会面之后,才能水落石出了。”

他刚一停声,又“呵”的一声,似乎突有所悟地问道:“展兄,你和谷姑娘两人都没有看出他是那一派的招式吗?”

展鹏程给他问得一呆,喉中发出一声低沉而悠长的“唔”响,并用右手食指敲着台面,稍作思索才出声道:“当时,我正和‘银鹰”两人剧斗,没有看清他出手的情形,后来,据幽兰告诉我,他击倒那三个教徒的掌式,极似天山派的‘雪玉无声掌’。”

在旁边听得出神而久未出声的黄华胄,忽然接口道:“不错,我听先师说过,敝派确有这门武功,但是,在先师那一代,就已经失真了。”

应清华笑道:“原来黄镖头是天山派的,贵派冯远志兄和我有过数面之缘,不知与镖头是什么关系?”

黄华胄惊喜地笑道:“呵!他是敝派上代掌门师伯的传人,论辈份该是我的师弟,可是,已经多年不见了。”

冷艳雪突在此时娇笑道:“华哥,你还不知道这位假的应清华是谁吗?”

使应清华等惊奇至极,一齐闻声转头,睁大双眼望着她。

应清华一愕之后,随即摇头笑道:“愚兄确是无法猜到,雪妹,你说说看,他究竟是谁?”

冷艳雪笑道:“你真是聪明一世,蒙懂一时,他就是梅姐嘛!”

展鹏程急接问道:“女侠,这是什么道理?‘白衣仙姑’和那书生,是一男一女嘛!”

应清华接口道:“我想到啦!雪妹的意思,是说这一男一女,本是一而二,二而一,女装时,是梅姐的本来面目,男装是她故意化装而成的。”

艳雪娇声道:“对啦!她化成男的,又使用华哥的名号,目的是传入武人耳中,要华哥闻讯去找她。”

白如霜忽用粉拳轻捶冷艳雪的右肩,既似赞许,又似感叹道:“雪姐最多鬼心眼!我就想不通这些转弯抹角的怪事!”

展鹏程又赞叹地笑道:“冷女侠真了不起!我展鹏程可说是心服口眼了!原来他要转约应兄的事,还夹着这种目的。”

说至此处,又向应清华道:“好!现在请应兄说说狐尾帮的事罢!”

应清华不先回答他的疑问,却指着冷艳雪向他笑道:“展兄,你真的记不起她了?”

问得展鹏程满头雾水,瞠目无言,心中暗忖道:这就奇了,我几时见过冷女侠呢?这些姑娘们真古怪,个个都是心思灵巧,极难应付的!

、应清华见他无话可说,接着又笑道:“告诉你吧!她就是狐尾帮主的孙女儿,也就是岳阳楼给我续诗和韵的人,还有,便是武当山力拼‘南荒二矮’,受伤最重而又最后受我医治的冷峰,你应该记得有一位蓝色穿戴的书生吧?那就是她!”

他只说得冷艳雪羞意乍现,低眉含笑。

白如霜更“噗哧”一声道:“还有哪!雪姐是他的盟弟,义妹,赠马人,和救命恩人等等,展大侠应该明白了罢?”

“噢!明白,明白,原来应兄和冷女侠之间,还有这些回环转折的关系,狐尾帮当然会重人正途了,来!”

说着又举起酒杯,向应清华和黄华胄道:“我们再干一杯,以庆今晚的畅快!”

随即一口气喝完杯中的酒,随便吃了一口菜,看着应黄二人喝完后,才接着问道:“应兄,我们几时北反呢?”

清华道:“我们来此的目的,原是应‘云雾蛇叟’之约,现在又发生‘中流会’的事,恐怕要耽搁好些时候才能回去。

“不过,用不着心急,我们尽速的解决这两桩事,再赶回去找我表姐,顺道上吕梁会谷姑娘,然后转白于山赴红星教的约会,时间还足够的。你说对吗?”

展鹏程很满意地说道:“很好!就这么办!可是,你准备先找‘云雾蛇务呢?还是找‘中流会’呢?他们恐怕不易找到呵!”

展鹏程因为不明内幕情形,故觉得在这蛮烟瘴雨的边荒地带,要找寻这些久处地的魔头们,是件非常困难的事。

其实,关于“云雾蛇罗’的事,应清华早经“黔南异叟”指示清楚,对于“中流会”的情形,也知道个大概。

后来在那“中流会”众的口中,更问得明白。

所以应清华一点不担心,暗地已决定程序,预计先在洱海附近,解决“中流会”的事,然后顺道西行,渡澜沧江和怒江,往“高黎贡山”的灵蛇谷。

这时展鹏程问及此事,他只得简单地说:“展兄放心!先‘中流’、‘云雾’,弟有成竹!”

白如霜好像不愿他们再谈下去,起身一拉冷艳雪道:“雪姐,我们走,让他们谈到天亮罢!”

展鹏程正在连声应“好”,起身离位的刹那,突问应清华冷“哼”一声,轻喝道:“妹妹注意!”

同时,隐约听得一声尖叫,好像是受伤临死的惨呼,使人毛骨悚然,感到一股寒意。

在白如霜等闻声闪避的时候,房中已失去了应清华的身形,众人只觉轻风飒然,窗口有青影一闪而已。

冷艳雪出声说道:“糟了!我们快去看看镖主。”

一语提醒众人,急忙夺门而出,一齐涌向镖主的卧室,去探视受伤未愈的镖主。

当展鹏程推开房门,“一脚踏进房中的时候,一瞥床上的情形便大喝道:“该死的东西!”

人随声进,反手拔剑,似乎里面有强敌存在,使众人心头一震,跟着冲进房内。

只见床上一条全身墨黑的小蛇粗若指拇,口吐红芯,昂起三角怪头,注视着众人,蛇身缠在源主的颈上,不知实有多长。

源主直挺挺地躺在床上,看样子已气绝身死,面部突眼吐舌,口角流血,肤色蓝黑,非常难看。

冷白二人虽是身怀绝技的女侠,也吓得惊叫一声“唉呀!”

连忙退在黄华胄身后。

展鹏程恐怕伤着镖主的尸体,不敢将长剑任意挥劈,只得将剑尖慢慢推时,轻轻贴进蛇颈上。

但黑蛇一点不怕,毫不缩避,仍旧向着展鹏程凝视如初,红信闪闪,使展鹏程心中暗喜,认为可以一剑将它削断。

不料,展鹏程运剑一削,却不见蛇首断落,只是:“沙”的一声,蛇颈一摆,又恢复原来形势。

众人为之一惊,同叫一声“咦!”

同时,展鹏程面上一热,以为自己一剑之力,还不能削断一条小蛇,实在是件令人可笑的事。

所以,他不假思索,即刻注劲入剑,再用前法施为,模削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 再惩“中流会”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天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