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天飞龙》

第26章 夜闯“中流会”总堂

作者:上官鼎

展鹏程一惊之后,不断暗自叫怪,对这不怕掌剑的恶犬开始心生警惕,并且一瞥周围的环境,意慾腾身上屋,从高处前进。

但在这一刹那间,忽从四周花荫影中,又扑出四条巨犬,团团将他围住,一齐停身丈外,绿眼瞪着他不动。

这一来,展鹏程心中气恼了,觉得这里的主人一定是凶狠之辈,如是潜修的高僧,绝不会建造华丽的住宅,养此可恶的家犬。

他一挥手中长剑,决心要除去这批恶犬。

但这些恶犬真怪,一见他长剑一摆,便以为他腾身逃走,因而群起飞扑,爪嘴兼用,从展鹏程的四周,实行攻击,情势凶恶。

故一见群犬飞扑而来,即刻闪身挪步,扬掌挥剑,利用快速的身法,在大群中晃动出击,这一场人犬大战,情况相当剧烈,这些恶犬滚地即起不顾死活地猛扑猛咬。

展鹏程是既气又恼,存心要击毙这些恶物,所以剑掌齐施,毫不留情,急切间他忘了一事,以致拖长了这场别开生面的战斗。

这种恶犬,其实是母狼与金毛揉合所生,不但具有狼类狡滑凶狠的习性,并且皮毛坚韧,不惧普通的刀棒重击。

爪齿蕴毒,中人疯死,产于西域边荒,俗称金毛狼獒。

如果展鹏程能够在掌剑中注入“先天真气”,定可迅速将他们击毙的,可借一时心急,未曾想及,而剧战多时,仍不能如愿以偿。

展鹏程在此地和金毛狼獒纠缠的时候,后院的另一边也发生了剧斗。

那是冷艳雪和白如霜两人和一批“中流会”员。

她们搜索至后院左侧之际,正遇上“中流会”十余人,听见狼獒的怒嗥,从宿舍中冲出,一见白如霜二人,即不分皂白,待械攻击。

白如霜此来的目的,便是找寻这批人的踪迹,一经找着,当然不愿轻易放过,所以和冷艳雪一打招呼,便截住他们动手,掌指兼施,转眼便制住了数人。

这些会员,都是武功平凡的人,见冷、白二女的身手厉害,不禁吓得发呆,一齐站在当地,不知进退。

故展鹏程和狼獒缠斗不休,仍未见有人出现。

白如霜见他们已被镇住,便娇喝道:“不中用的奴才,快将劫来的女人交出,免得生气,不饶你们。”

这些会员正在为难的时候,却有人在他们背后哈哈大笑,越众而出道:“两位姑娘夜临敝会,竟是为了点苍女徒而来、好!只要你们赢得老夫,一切自当照转,否则,请你们留在此地,和那两位姑娘作个伴儿。”

这现身答话的人,是个五旬左右的老者,红巾短褂,五短身材,手拂嘴上的羊须,一付狡猾的形态。

和他一起现身的,还有四人,都是一样装束,年岁相若的老者,但其中一人,却是外国人的肤色。

他们静立在答话人的左右,瞪着冷、白二女不动。

白如霜冷哼一声,一撇樱chún道:“你是‘中流会’何人?竟敢大言不惭!”

那老者哈哈一笑道:“姑娘既敢夜间敝会总堂,当然知道敝会有五大监堂,哪!老夫五人就是。”

“呵!你们就是‘中流会’的监堂,姑娘正要教训你们这般无耻之徒,看掌。”

白如霜毫不客气,话落出掌,一式“飞絮随风”,直扑老者前胸,掌影如山,劲风迫人,使老者心神一震,连忙挪步闪身。

并即双掌交递,以“龙蛇杂处”一式,去封闭白如霜的“飞絮掌”势。

他不知白如霜的底细,以为仅是招式精奇的女娃而已,故在“龙蛇杂处”一式之后,慾以“灵蛇飞舞”之式,还击白如霜的右肩。

不料,他换式未成,已觉得敌人的身形一晃,眼前便失去了踪迹,反而背后风响,劲力袭人。

吓得他大喝一声,只好回身硬接。

只觉得掌劲接处,压力万钧,“蓬”然轻响,震得手臂剧痛慾折,身形无法稳住,向后连退数步。

面红耳赤,羞怒至极地喝道:“老夫与你拼了!”

同时进步出掌,施展“灵蛇掌法”,向白如霜猛攻,如疯如狂,威力颇为惊人。

原来这老者,名叫甘富国,是“黎山四蛇”之首,绰号“赤练蛇”为人狡猾,武功不弱。

师兄弟四人,得“云雾蛇叟’的真传,平时横行滇西一带,自从“中流会”出现后,便奉师命率先加入,同任监堂之职,甚得会主信任。

并且暗得“云雾蛇叟”的指示,意慾掌握“中流会”,取代“狐尾帮”,将来里应外合,再驱逐年幸隆等外人。

不料,时衰运蹇,事不如意,其师“云雾蛇娶”已在“狐尾帮”中失利,被应清华弄得惨败而逃。

甘富国对白如霜猛攻一阵毫无成就,反而越斗越慌,只觉得对方如鬼魅,无法摸捉,每次举手投足,都令人非躲不可。

自知独力难以取胜,所以不顾羞耻,向其他四人喝道:“师弟,一齐上!”

于是,“响尾蛇”乌如龙”、“两头蛇”左朋生、“青竹蛇’仰沛然等三人一齐应声而出,慾向白如霜实行群殴。

但旁边掠阵的冷艳雪,却不让他们如愿,随即从中截住乌如龙和左朋生,一式“瑞雪纷飞”,迫得他们连忙闪避。

仅有仰沛然一人,从旁协助甘富国,已不能对白如霜发生威胁作用。

其实,以白、冷二女的功力技艺而论,就且一人之力去对付他们,亦可在百招之内,将他们击毙的。

而现在独斗两人,更是易于取胜了。

但她们对应清华临行吩咐,却紧记在心,所以始终不愿伤人,希望能制住对方的穴道。

是以在掌指招式中,不敢任意施用潜劲,恐怕敌方经受不起,被击伤毙,以致甘富国等多了闪避死亡的机会。

同时,也因甘富国四人武功皆得“云雾蛇叟”的真传,招式诡谲,功力颇有根底,甚至对“南海派”的“莽牛气功”也练成二分火候。

且又娴于联手夹攻的方式,进退有方,闪避高明,真是滑溜如蛇,身手不弱。

所以,冷、白二女的业艺虽是高出许多,一时亦无法将他们制住。

一旁静立的那位外国人却不言不动,任由这两组战斗发展,只是注目合掌,状如老僧瞻佛。

这种怪现象和习性也许就是他们所奉行的中立政策,不但对会外之人,耍假作公正伪善,甚至对会友与敌方之间,也要伪充好人,标榜“中流会”的宗旨。

在甘富国等发动联手的时候,应清华已赶到了后院的围墙边。

应清华在墙上驻足一看,即见展鹏程和六条狼獒缠斗,初时,他还感到奇怪!不明白展鹏程何以会被这畜生缠住,而不击毙它们,脱身离去。

待他静观一会,才发觉这些畜生,并不是平常的家犬,而是经过训练,又不惧掌剑劈击的怪兽。

也许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的缘故,应清华一发现个中原因,即想出对策,向展鹏程喊道:“展兄,你应该以贵派的‘先天真气’,运于掌剑中出击,同时择取畜生们的脑部和颈下,才能成功。”

他这么一提,使展鹏程顿时醒悟。

立时掌剑齐施,向一条迎面扑来的狼獒,痛下熬手,果然,昆仑派的“先天真气”果不同凡响,一经运起之后,威力大得惊人!

展鹏程的左掌一扬,即将一条狼獒击得狂猜一声,飞出丈外,“叭”的一响,跌在地上不动。

同时,右手长剑过处,带起一阵血雨,一个盆大的獒头,已脱离颈飞去。

这一来,展鹏程心中大喜,任意施为。

一面又向应清华说道:“应兄,我来此地已久,仍未见那些败类现身,不知何故?令师妹二人,也毫无踪影,你还是早点去接应她们为妙!”

应清华不禁笑道:“展兄放心!此地没有二十八宿中之人物,霜妹她们已是有胜无败,你解决这些畜生后,可到左边去协助她们,我还是先去搜查一番,以救被掳之人!”

说完,便腾身而起,从墙上飞往中央的楼房顶上,衫袂飘飘,掠过展鹏程头顶的空中,一去三四十丈,真似御风飞行。

展鹏程在这问答之间,又解决两头狼獒。

剩下的两头,已有点畏缩不前,围着他缓缓移动。

因此,展鹏程已停住身形,引诱它们扑来,以便趁机下手,谋竟全功。

所以,对应清华飞身而过的情形,也看得非常清楚。

展鹏程在岳阳初会应清华的时候,曾经欣赏过他的轻功,一式“云龙三现”的身法,使“辣手人魔”等看得发呆。

这一次,应清华无意中重演惊人的轻功,又使展鹏程叹服不已!

觉得应清华的武学修养实在是深邃神妙,不可思议,自己得友如此,确是足以自豪,从此更应该努力上进,勤修业艺,以免羞及师门,累及好友。

展鹏程一念及此,不禁豪气勃发,朗啸一声,主动扑击剩余的狼獒,掌剑齐挥,得心应手,只两个照面,便解决了两头狼獒。

接着,又毫不停留飞身向左方搜索,三四个起落,便到了冷、白二女与敌交手的地方。

展鹏程见二女各斗二人,游刃有余,不论在任何方面,均无须自己帮忙,只有那合掌注目的外国人,才是自己出手的对象。

他一跃向前,向那外国人招手道:“来!我们走过一边,也凑凑热闹。”

这位“中流会”的外国监堂,可能是汉语懂得太少,虽然看见展鹏程向他招手说话,却不太明白话中的意思,所以一言不发,瞪着展鹏程尽瞧。

展鹏程见他那种形态,不禁又气又好笑。

心中一转,也猜到对方可能是不懂汉语,因而假作发怒,指着他大声喝:“番狗!让我来教训你!”

这一声“番狗”,使对方听懂了。

只见他闻声而怒,大眼猛睁,双掌乍分,挫腰扬掌,口中吐出一声简单的暴喝:“杀!”

声如巨雷,掌劲如山,直向展鹏程胸冲来,不愧是“中流会”的好手,较之前次展鹏程所遇的红巾外国人,又似高出一筹。

展鹏程已有前次的经验,知道这些人的“雷音掌”,最适宜硬拼硬碰,唯一的办法,是以游斗方式,先消耗对方的真力。

最后再发动攻势,才能将他击倒。

所以,展鹏程见他怒而出掌,威力惊人,即刻向右闪身,以“单翅挥云”之式,去化解对方的“雷音初响”。

随用右掌横拍,反击对方的左胁诸穴。

于是,一场刚柔缠斗的局面即告展开。

展鹏程是心有成竹,施展轻灵的身法应敌,巧闪妙挪尽量保持实力,一面用各种招式去激怒对方,一面又趁机还击。

这外籍监堂却怒吼连连,须发俱张,举手投足,都是劲风呼呼,猛如怒狮,劲挟轻雷,不论在功力和招式上,都不愧是密宗的一流好手。

可惜在身法方面,较展鹏程低了一筹。

相形之下,显得笨拙有余,轻灵不足。

因此,在两人交手的过程中,只见展鹏程游走外围,腾挪晃闪,好像被逼得往来乱窜,无还手之力。

使其他旁观的“中流会”员,私心暗喜,以为这一组的战斗,本会监堂取胜无疑。

此时,冷、白二女方面已和“黎山四蛇”缠斗五十余招,甘富国等四人已至招式散乱,即将落败被制的时候。

忽听甘富国临危大喝道:“用剑剁她!”

同时,拔剑出鞘,首先向白如霜攻击。

其他三人也应声拔剑,同作困兽之斗。

他们用的是“云雾蛇叟”的“灵蛇剑法”,走的是轻灵怪异的路子,冷、白二女要想徒手制住他们,一时又无法如愿了。

所以,白如霜怒意骤升,娇叱道:“你们要不到黄河心不死,姑娘就不饶你们了!”

随即腾身两丈,凌空拔剑,一式“流云直泻”,剑幻寒光万缕,头下脚上俯冲而落。

甘富国和仰沛然一见她跃起空中,也猜到要居高下击,故即沉腕抱剑,蓄势以待。

当白如霜摇剑罩落刹那,即刻双剑并举,用“灵蛇起舞”之式,去破解卷来头顶的剑光。

但他们双剑刚起,忽然感到敌人的蓝虹暴长,劲风骤急,忙慾收剑闪避,已来之不及。

只觉得冷风扑面,两眼一花,即闻“吃”的一响,右手顿轻,不禁吓得一怔,忘了敌人就在跟前。

待他们看清手中的长剑,仅余剑把在握时,已是醒悟太迟,身形刚动,便感到背肩一麻而倒。

同时,听得白如霜娇唤道:“雪姐,不要再和他们客气啦!快点放倒他们,去看看华哥怎么还不来。”

冷艳雪只简单地答应一声“好!”即一闪身形,倒窜丈余,反手一摸右肩,龙凤金轮已应手而出。

同时轮身合一,疾射而出金光如电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 夜闯“中流会”总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天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