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天飞龙》

第27章 捣毁“中流会”巢

作者:上官鼎

一个拐弯,他们便遇上岔路。

应清华稍停身形,向左右略作侦视,又向右边走去。

又一个转拐,果然走进了一所宽大的石室内。

这石室中灯光明亮,正有两个彪形大汉在据案对酌。

他们一见应清华等,不禁“唉呀”一声,慌着起身,各自抓起身边的大刀,瞪眼怒视,其中一个喝问道:“酸小子,你是谁?”

应清华不理他的问话,先自向室内观察一番,觉得这石室内的情形,不像有机关设置,除了两个大汉的床铺衣物外,并无殊碍眼的东西。

那大汉见应清华不理他的问话,即刻大喝一声,挥刀扑来,一式“独劈华山”,直向应清华的头上砍落。

刀风飒然,显得力相当大。

储、丁二人正慾出掌应敌,替应清华接下对方的攻击,忽觉得眼前人影一晃,“咕咚”一响,那大汉已连人带刀一齐睡在地上。

两人定睛一看,应清华已在右边数尺处,指着另一名大汉喝道:“快说!被你们关着的两位女侠,人在何处?”

那大汉不答一句,怒吼一声又冲过来。

应清华冷哼一声,右袖向前一甩,即见那大汉如遇重击,刀飞人倒,粗大的躯体一翻,滚出数尺。

挣扎着爬起以后,畏惧地望着应清华。

应清华又已喝问道:“快说!人在何处?”

大汉迫得无法,只好指着左侧的洞口道:“从这里进去就是!”

“好!你在此地等着,如果说谎,再让你吃点苦头。”

应清华一边说话,一边已用“弹指震穴”的手法,隔空将大汉制住。

接着,又向储、丁二人道:“走罢!我们进去看看!”

储、丁二人见他功力通神,玄妙无比,与人交手,随便至极,不禁暗赞不已,敬若神明,随即跟在他身后,走入左洞去观察。

他们进洞不远,即到达另一个地方。

这时灯火辉煌,竟如大厅,龙柱雕案,布置华丽,四周洞口环列,形似蜂窝,一看即知是“中流会”的重地。

应清华等一进厅中,即听得一声怒吼从左侧传来,震得厅内“嗡嗡”作响,耳鼓齐鸣。

同时,一团身影疾射而来,两股猛烈的劲风,随声袭至,真似惊涛骇浪,声势汹涌,风雷俱发,压力万钧。

吓得储、丁二人一惊,忙向后窜。

但他们身形刚退,便听得应清华喝道:“番狗,滚回去!”

紧接着一声暴响,夹着一声惊叫,恍如山崩地裂。

暴响过后,只见应清华挺立如前,安然无恙,在他们前面两丈处,却多了个白色褂裤的老头,正在紧闭双眼,坐着调息。

这老头的红巾飞在一边,露出个斗大的光头,高颧钩鼻,深眼粗眉,面分黑白各半,长相非常丑恶。

这时,应清华已出声向储。丁二人道:“请两位向周围的洞口看看,将令师妹救出来。”

接着,又听见他训诫那老头道:“你就是‘中流会’主年幸隆吧?哼!你侵入我国设会愚人,本属不该,又敢标榜中立,暗取渔利,掳我同胞,助恶为害,实在令人痛恨!”

“如不看佛祖金面,便要你抽筋号哭而死。

“你以为仗着一套‘震音掌’法,便足以傲视我国武林,横行无惧吗?哼!告诉你,我‘青天飞龙’应清华视之若儿戏,不堪伸手一击,你现在不敌我七成功力,足资证明我言不谬。

“你如不服,尽可起身再来,我将叫你见识中原武学,否则,你得即刻解散‘中流会’,携带原有属下,退出我国。”

那外籍老头静坐依然,一言不发,好像对应清华的严厉训示,们若无闻。

应清华心中一恼,即慾向前毁去他的武功。

忽见储金龄跑来说道:“应大侠,敝师妹已经找到,但得请大侠毁去铁栅,才可出来。”

应清华稍作思考,才应声道:“好,走罢!”

随即跟储金龄走向右边的一个洞口,他以为这受伤的红巾老头,一时无法复原,待他救出点苍女徒之后,再回来处置也不为迟。

可是,事情出了意外。

当他重回大厅时,已经不见老头的人影,不禁暗自懊悔,不该一时大意,以致敌酋逃脱,因而疾展身形,向周围洞内搜查一遍。

时进时出,花了颇久的时间。

最后,停身在储金龄等面前道:“让他逃罢,以后如再作怪,非毁了他不可。”

接着,便似忽有所忆地点点头,继续说道:“我们出去再说罢!时间还来得及的。”

于是应清华等五人从大厅前侧的一个洞口,鱼贯而入,经过两个拐弯,踏上一段石级,毁了两扇铁门,才在中央楼下的侧房中出现。

这条通路是应清华刚才搜查时发现的。

他们刚出房门,即见十余名“中流会”员蜂拥而来,形色慌张,似有急事。

为首的五人中一见应清华五人从房中出来,即刻停住身形,在门口拦住。

其中一名五旬老头指着应清华喝问道:“你是谁?好大的胆子!竟敢偷入本会重地,释放重要人犯。”

储金龄等师兄妹四人见着这五人,即怒愤填胸,拔剑慾斗。

丁少清并向应清华道:“应大侠,这五人是‘中流会’的监堂,绝不能放过。”

“好!让我来惩戒他们。”

遂又向这五人道:“你们这些无耻的汉姦,媚外事敌,非得严处不可!哼!五人一齐上罢,免得拖延时间,妨碍少爷行动。”

这一批“中流会”员,正是被白如霜等制住之人。

只因那外籍监堂仅受震伤,展鹏程离去时,又未将他点上穴道,所以被他用密宗内功疗伤法,将伤势治愈。

再经他解开其余会员的制穴,即匆匆地赶来,意慾晋见会主,请示对策。

和应清华说话之人便是“赤练蛇”甘富国。

他见储金龄四人都是本会囚犯,武功不足重视,应清华又是一个文弱书生,武功更易对付,所以故态复萌,摆出一付凶恶的姿态。

他见应清华大言叫阵,要独斗五人,不禁哈哈一笑道:“小子,不用外嘴,你的姓名师承都不敢说出,还想独斗老夫五人!哈哈!你真是不知死活!来罢,只老夫一人,就够教训你啦!”

应清华见他卖老的神态,觉得非常可笑,心知这种廉耻已丧,唯利是图的人,惯会装腔作势。

因此,应清华冷哼一声道:“不相信,你就接这一掌罢!”

即随右掌一吐,隔空向甘富国拍去,掌风轻微,真似初习武功之人所发。

甘富国见他的发掌情形,以为不出自己所料,因而冷笑一声,也是右掌一扬,身随掌进,慾将应清华毁于这一掌之下。

当他右掌一扬之际,应清华外吐的右掌,却突然五指齐收,合撮如嘴,微微向前一震,又散复原状,顺势向左一拨,即行收起。

应清华这种吐掌撮指,一震一拨的举动,非常清晰,敌我双方都看在眼中,觉得毫无奇处,不过是武当派的点穴手法,隔空施为而已。

但再看甘富国,只见他随掌进步的身形,突在应清华撮指一震的刹那,闷哼一声,刹住不动。

随又跟着对方向左一拨之势,倒地而滚,好像耍戏的猴子,随着主人的手势动作,形态非常滑稽。

其余的四位监堂见这种情形,一声喊“杀”,拔剑一涌而出,剑光似云,直向应清华身上飞来。

储金龄等也一齐拔剑出鞘,又慾接手拚斗。

但他们剑刚出鞘,即觉得眼前一花,失去了应清华的踪迹,随发现剑光圈内,有个疾走身影,往来晃闪,令人目眩。

他们连忙定睛注目,意慾看个究竟。

却听得惊叫救声,剑光忽敛t跟着“叭叭”数响,人影即现。

应清华已挺立场中,向其他“中流会”员喝道:“你们都是中华男儿,为何要帮助外人,欺压同胞?如果再不改恶从善,你们可就后悔莫及了。”。

这些“中流会”员本已被他的玄妙武功镇住,再经他以大义责训,更是噤若寒蝉,呆立当地。

应清华见他们如此,又接着道:“只要你们脱离‘中流会’,不再为非作恶,应某即以朋友相待,否则,以后遇见,绝不轻饶,去罢!赶快离开此地!”

这些“中流会”员如获大赦,面露喜色,齐向应清华躬身一礼,一哄而散。

储金龄等走前几步,正慾向应清华启口说话,建议他不要轻饶这五位监堂。

却见应清华已轻移步伐,向躺于地上的一人,遂个弹指拂袖,似已心意决定实行处理方法。

这五位倒地不动的监堂,被他长袖一拂后,都醒转坐起,挣扎起身,一齐瞪着双眼,凝视不语。

这一来,储金龄等心中发急,他们认为被“中流会”擒住,是今生的奇耻大辱,如果这五人又被应清华轻饶纵去,实在令人心怀不甘。

但他们一念及自己的安全是应清华所赐,这五个又不是自己所擒之人,又觉得不好意思再向应清华提出别的请求,因而内心着急,慾语无声。

而四人中的小师妹宫素云,却急得出声娇唤道:“应大侠,我……我……。”

应清华闻声转身,笑问道:“姑娘有事吗?”

宫素云被他问得羞意乍生,不禁低下螓首,讷讷地道:“我……我们想……。”

储金龄和丁少清两人忽然大喊道:“应大侠,注意背后!”

同时一齐闪身,从应清华的两侧冲过,四掌齐扬,向甘富国五人劈去。

应清华闻声知意,忙出言喝止他们:“慢点!”

使储、丁二人急刹身形,沉腕收掌,并即脚根用力,倒蹿而回,呆望着应清华,不明他喝止的用意何在?

应清华却返身大笑一阵,才肃容沉声,点着甘富国四人道:“我看你四人所用剑法,知是‘云雾蛇叟”之门徒,所以看他份上,暂时留下你们一命,不料,他们恶性难改,不知悔,意敢背后偷袭,又慾伤人,哼!真是罪无可恕。

“老实说,你们的武功,早已被我毁去,若从此改过向善,不妄动真气,尚可一如常人,终其天年;否则,三次动怒,即将吐血而亡。

“你们速即离开此地,转告‘云雾蛇叟’,我‘青天飞龙’应清华在五天之内,即到‘灵蛇谷’应约。”

说完,便不理他们反应如何,又转身向宫素云师兄妹道:“姑娘是否要我将他们处以极刑?其实,他们武功已毁,无法再作恶行,贵同门等已可消此怨恨,放过他们,所谓‘得饶人处且饶人’,姑娘当可深明斯意!”

储金龄四人听了他的说话,心中已明白一切,除了满怀感激和敬仰外,已是无话可说。

应清华又接着道:“我有三位好友同来此地,可能已等得发急,让我叫他们前来。和诸位见面一次如何?”

储金龄接口道:“储某四人身受大侠厚恩,铭感五内,终身不忘,但自愧无能,羞见贵友,不如就此看别,容后再见,此事请大侠原谅!”

应清华只得笑道:“好!请四位回去之后,替我致候‘樵客’前辈罢!”

忽然面色一整,又接着道:“四位都是点苍高弟、武林之秀,在此临别时,应某想以一点愚见,提供诸位参考。”

储金龄等四人此时对应清华的人品武功已敬佩至极,所以一听应清华所有指示,都同声应好!

储金龄并接声道:“请大侠指教!只要是我们能力可及之事,一定按尊示办理。”

应清华微微一笑,才诚恳地道:“我们都是年轻朋友,用不着如此称呼,今后,诸位如能以朋友视我,应某即非常荣幸!至于所谈之事,虽非易办亦非难事,只要诸位努力行之,便是武林之福,成功有望,但在未言之先,还得请诸位恕我直言之罪。”

丁少清插口道:“大侠尽管直说,我们只有感激而无怨言的。”

应清华接着又道:“方今武林动荡,红星教为害人间,到处抢掠凶杀,无恶不作,中原武林同道,都已干端午之日,在武当山会盟应敌,想诸位已有所闻吧!贵派人才辈出,武学绝伦,亦是武林大派之~,久为国人所敬仰!但近年来,闭关自守,不管是非,虽求得贵派暂时偏安,实非武林之福。

“现在,红星教慾独霸武林,奴役各派,已实行各个击破之阴谋,如昆仑、华山、五台、少林、泰山及敝派等,无不受其屠杀之灾,最近,其屠杀阴谋,已转向西南,‘狐尾帮’受害之事,即为例证。

“‘中流会’是红星教外围帮凶,诸位身受其害,自可想见将来之情势,不用我再作饶舌。因此,我希望诸位在分别之后,速即禀告贵派掌门及‘樵客’前辈,应该捐弃成见,参加武林大团结,共同努力,消灭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 捣毁“中流会”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天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