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天飞龙》

第28章 斩关夺隘闯蛇谷

作者:上官鼎

一宿无话,又是次日黎明。

应清华等向店伙嘱咐一番后,便离开旅舍,向“云雾峰”疾驰,一路步履如飞,较骑马还要快捷。

东方始白,他们已走完平地,开始登山。

山上无路,到处是怪石荆棘,无法通行,为了安全起见,他们只得拣丛林地带,从树梢踏枝前行。

因此,展鹏程便显得功力差了一筹,渐渐落在最后,形成应清华在前,冷、白二女在中,展鹏程断后的局面。

四人如星飞丸跃,鱼贯而上。

晨曦初上的时候,他们已翻过几座山头,到了“云雾峰”的山腰,开始进入云雾迷蒙的区域,危险更甚。

此处的气候已有显著的变化,完全不像平地的炎热,反而寒侵肌骨,宛如严冬天气。

他们都是身怀绝技,内功精纯的人,对这一点气温变化,尚不足影响身心,最使他们伤脑筋的,还是浓厚的云雾,和湿滑难行的石壁。

因为,从他们身前起,即是石多土少的地方,坡度极高,树林稀少,山石经云雾长期的封锁,已变成湿极苔生,滑难着足。

本来,这一点困难,仍不足影响他们行动的,但加上浓密的云雾,两丈以外不见影,可就不同了。

他们必须处处小心,时时注意,否则,稍一不慎,便有失足坠崖,粉骨碎身的可能。

因此,他们减低了速度,缩短了距离,四人缓缓地向上攀登。

一个时辰后,他们穿出了云雾封锁区,爬上积雪的山顶。

这里,横宽百丈,怪石巍峨,向南倾斜成岭,遥接“高良工山”的主峰,东北削壁干寻,无法上下,俯瞰群山,罗拜如臣。

再因云雾缭绕,变化不测,时隐时现,别具玄妙。

白如霜一上山顶,便高兴得如穿花蝴蝶,在石上往来跳跃,最后停在一块两三丈高的石上,娇声呼唤道:“雪姐,快来嘛,这里多好呀!”

冷艳雪睨视应清华一眼,应声笑道:“傻丫头,小心一点儿!我们是来这里赴约,不是来游山玩水呵!”

转脸又向应清华道:“华哥,你应该仔细地向四周观察一番,看看附近的山形地势,有无符合爷爷告诉你的。”

说完,即飞身而去,跃登白如霜身旁,谈笑指点,欣赏这美妙的景色。

应清华向四面掠视一眼,即对展鹏程道:“展兄,据狐尾帮冷老前辈说,‘灵蛇谷’在云雾峰下,四周是绝壁悬崖,谷中有小河穿山而出,唯一的通路,却是一条羊肠小道,回环折曲,险阻重重,“蛇叟”自诩为:

“‘三叠狼关通虎窟,九重猩寨进蛇宫。’”

“我们先往东北两方观察,再转往西南一带,希望能在这上面看到此种情形,兔得劳而无功。”

展鹏程笑问道:“冷前辈既是告诉你其中详情,为什么不告诉你找寻的方法呢?”

应清华被他问得哈哈大笑道:“对!展兄问得极有道理!但是,冷前辈也没有亲自来过,他所说的情形,仅是从‘蛇叟’口中听来的而已。走罢!我们先往四周看看再说。”

话落,即闪动身形,从北面的峰顶边沿开始,时停时动,细心地向下察看。

展鹏程也一同行止,协助找寻目的地。

本来,以他两人的精锐目力,要向下找寻一条山谷,原不算难事的。

可是,山腰浓密的云雾,即替他们增加了许多困难。

因为云雾的遮掩和环绕,使峰下群山的形貌不定,忽清忽檬,时隐时现,使他俩观察许久,仍不敢确定山林谷地的实况,所以无法可想,只得耐心地看下去。

直到已时末刻,他俩已在峰顶转了一圈。

这时,骄阳高挂,雾气渐消,群山虽较前清晰,流云仍往来不断,他俩带着希望,再向峰山详察一遍。

冷、白二女已等得不耐烦,参加找寻的工作,向峰下东张西望,指点辨认。

然而,在日丽中天,人影短缩的正午,依旧劳而无功,找不出“灵蛇谷”的所在。

白如霜气得樱chún一紧,右足一跺道:“真是个鬼地方!我懒得找啦!”

冷艳雪也娇声道:“华哥,你们休息一会再找罢!”

应清华苦笑一声,无可奈何地道:“好罢!展兄,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也是好的!”

于是,他们齐集在一块平坦的大石上,各自进点带来的饮食。

右旁有棵粗如合抱的古松,枝叶积雪,亭亭如华盖,荫映石上,足免日晒。

其实,虽是正午时刻,日色当空,但峰顶的气温仍很寒冷,积雪难溶,罡气砭骨,使人有正是冬天之感。

这是滇西一带的普通现象,山顶和谷地的气候完全不同,在同一时间内,山顶须燃炉取暖,谷地却炎热如焚。

尤以低洼地方最糟,潮湿至极,浓雾蔽天,瘴疠时生,最不适人类居住。

峰顶的气候虽如冬天,却不能影响应清华等内功精纯的人,他们在这冰天雪地上,依旧处之泰然,谈笑自若,好像对寒冷与冰雪视若无睹。

他们进点饮食后,又各自盘坐石上,闭目调息。

其中,以白如霜的童心较重,仅坐了一会,便起身离开,向四处乱蹦一阵,希望找点新奇的东西。

结果一无所获,才意趣阑珊,静立在一块大石上,手蔽日光,向峰下无聊地张望。

蓦地里——

她回头娇呼道:“华哥,你们快来!那是什么东西呵!”

应清华等闻声起身,以为她身边有什么怪物,及至到了她停身的大石上,才知她发现峰下有了怪事。

冷艳雪随即问道:“霜妹,你究竟发现些什么?值得这样大声呼叫。”

白如霜向峰下有流云的方向一指道:“就在那有云的山上,刚才我看见有一大二小的三个拱门,可惜转眼又被云封住了。”

应清华接着问道:“三个门有多大?什么颜色?”

白如霜被他问得螓首一侧,秋波数转,稍作思考点头道:“实在有多大,我也不敢说,不过……呵!你们看,就是那三个门!”

她说至中途,突然发觉流云已去,那三个门又出现在山上,所以急叫他们观察。

应清华等随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

果见一列横岭上,在树林之间,有三个青黑颜色的拱门,中间的宽大,两傍的较小,排列在林木间,显得非常特别。

他们正想多看一会时,又被一阵流云飞过,掩蔽得无影无踪。

展鹏程不解地自语道:“奇怪!此处怎会有拱门呢?”

白如霜却凝视着应清华,希望从他口中能够得到满意的解释。

但应清华却一言不发,仰望天空,好像在极力思索着其中的原因。

冷艳雪也陷入沉思之中,凝望着拱门出现的地方,不言不动。

这样静默了一阵后,才听见冷艳雪低声自语道:“唔……也许有这种可能!”

白如霜急不及待地问道:“雪姐,有什么可能?”

“雪姐,你说说看!”

应清华也接着催促冷艳雪,要她说出自己的判断,供给大家参考。

冷艳雪羞涩地一笑,似乎对自身的猜测设有把握,说出来恐惹人笑,不说又难却两人的情面,所以迟疑一会,才向应清华笑道:“我若说得不对,可不许你和霜妹笑我,依我的猜测,可能是条大蛇。”

她这种奇异的猜想,实在出乎其他三人的意外,所以一齐睁大双眼,异口同声地问道:“嘎!大蛇?”

冷艳雪见他们诧异非常,不敢相信,只得又解释自己的猜想道:“我认为‘灵蛇谷’既然在峰下,‘蛇叟’又喜欢和蛇类相处,当然有许多大蛇在附近,大蛇捕食的方法上,很可能有这种现象,目的在使其他野兽经过其下,乘机压落或卷住,以达到它吞食的企图。”

她这种颇合情理的解释,即时获得展鹏程的赞同道:“我很同意冷女侠的说法,实在是极有可能的事。”

应清华也因为她的解释,而得到另一种启示,触类旁通,心有所获,连连点头道:“如此说来,这大蛇附近可能就是‘灵蛇谷’了。”

白如霜最心急,她见应华既同意冷艳雪的判断,又不说出应付的办法,不禁娇嗔道:“这有什么可说的,走!我们下去一看就明白啦!”

话落人飞,疾向来路扑去,使应清华等无话可说,只得跟在后面行动。

这时,山腰的云雾虽较来时淡薄,可以看出稍远,但路险苔滑,毫无差异,且因由上而下,更须注意落足的地方,所以他们下山的时间,比上山还花得多,当他们脱离云封地区的时候,已是午末时分。

他们一离云雾区,即加快速度,向东疾驰,翻过几度悬崖峭壁,飞越数座险峻的山头,才到达那三个拱门的附近地带。

但流云无意,风向有心,又吹来白云如絮弥漫成一片迷蒙世界。

他们只得暂息身形,等待时机。

几人在山中等待那云雾散去,等了许久,白如霜气得恨恨地道:“这里的云雾真讨厌!好像专和我们捣乱一样。”

她这种犹带稚气的娇嗔,使冷艳雪为之“噗嗤”一笑,故意问她道:“霜妹,假如云雾散开后,那拱门真是条大蛇,你怕不怕?”

白如霜给她问得一怔,随又一挺娇躯,坚决地答道:“我才不怕哩!”

展鹏程接着说道:“真的,假如是条大蛇的话,我们该怎么办?是用雄精珠呢?还是用剑呢?”

应清华尚未出声回答,便听见白如霜低声唤道:“华哥,你看!那拱门就在前面呵!

原来在这短暂的时间内,流云已经过去,山林又恢复了原有面目,那三个奇异的拱门也已出现在前面不远的山上。

拱门过去,便是一片茫茫数十里的树海。

这时,大家都很清晰地看见了。

从拱门的颜色和形状上,已可断定是条粗如水桶,长约十余丈的大蛇,头尾藏在干木林下,蛇身拱起三个大门,露出在干木之上。

应清华向四面看了一眼,沉思一会才道:“这蛇的体积太大,实在不易对付,一经惊动,便将凶焰骇人,如果我们一齐动手,恐怕更不方便,易受其害,不如让我一人对付,还比较好些,展兄以为如何?”

展鹏程等都是身怀绝技的人,自看清巨大的蛇身后,也感到不易对付,危险非常。

本来,他们都知道应清华武功奇妙,曾经斩过蛟龙的,但一听到他要独自出手,都觉得不妥当。

尤以冷白二女最心急,一齐出声阻止道:“不行!我也要去!”

展鹏程也接口道:“应兄,还是大家一齐动手好些!”

他们这样忘了危险,争着出手,正是所谓“事不关心则已,关心则乱。”也就是“情爱”与“友爱”的力量战胜了恐惧和退缩心理的表现。

应清华见他们如此,不禁笑道:“你们都是聪明人,怎么如此冲动?你们想想,蛇身如此巨大,卷动的范围一定很广,如果大家动手,不论我们如何闪避,总有人陷在它的攻击中。

“反之,我怀着雄精珠,它不敢过份接近,‘银钩’剑的芒尾长及两丈,易于杀伤它的躯体,我个人目标小,闪避容易,当然比大家一齐出手来得妥当。

“所以,你们还是藏在附近,让我独自动手好些,省得彼此担心,不能任意施为,等到无法支持时,你们再出手好吗?”

他这一番详细的利害分析,说得非常合理,所以展鹏程莫奈何地笑道:“应兄既要如此,我只好遵命了。”

白如霜仍不同意道:“华哥,我要去!‘蓝虹’剑的芒尾也不短呵!”

应清华被她闹得无法,不禁看了冷艳雪一眼,似是希望她帮忙劝阻的意思。

然后,安慰白如霜道:“霜妹,你不要急!找着蛇叟的时候,斩蛇的机会多着啦!你听我说,是和雪妹在一起守着好,免得大蛇斗不过我,乘机跑了。”

冷艳雪也接着劝告道:“傻妹子,听华哥的话不会错,来!我们向左边绕过去,找个好地方看热闹。”

说完,便拉着白如霜,向左侧树林走去。

接着,展鹏程也一闪身形,投入右边的林中,剩下应清华一人静立一阵之后,才跃登树梢前进。

转眼间,应清华停身在一根三四丈高的大树上。

这时,因为他距离拱门很近,看得更清楚,不但确定拱门是大蛇的躯体,且可从两个小门的粗细上,分清大蛇的头尾方向。

他静立观察一下环境,即从革囊中取出“蛟珠”,挂在胸前,且将两粒雄精珠也从玉盒中取出,放入装盛“蛟珠”的丝囊内。

当他一摸剑把,“银钩”剑“嗡”然出鞘的刹那,那大蛇已经惊觉,只听得“呼隆”一响,林木震动。

三个拱门已经塌下,压得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 斩关夺隘闯蛇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天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