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天飞龙》

第29章 四侠战蛇阵

作者:上官鼎

应清华和冷艳雪到来后,一看现场的情形,冷艳雪即低声道:“华哥,还是你去换下展大侠,比较快些!你看,天色不早,我们快点回去,明天再来罢!”

应清华笑道:“你说得很对!但是,刚才在你那边已经弄得我心中不忍,这些仅是供‘蛇叟’驱使的兽类,虽然凶恶无比,却是浑然无知的生物,如果残杀过甚,总觉得有伤天和。所以,我想不用宝剑,改用点穴的方法制服它们,但不知这些猩猩是否和人体一样?”

“我相信一定有效!”

冷艳雪非常赞同这种想法,所以坚决地表示相信道:“华哥,快去试试嘛!”

“好!”

应清华允诺后,即向展鹏程唤道:“展兄,请下来休息一下,让我来试试罢!”

随即跃升两支,飘向猩群之中,双手左右齐扬,十指频弹,施展“震天指功”,向群猩实行隔空点穴。

不料,方告得手,即听得一声怪笑起自林顶,接着一阵吹竹声,呜咽而响。

“呜呜”震耳的吹竹声中,又有“嘘嘘”声响,从林下传来,四处呼应,由远而近,其中似有儿啼鸡鸣,非常难听!

同时,腥风大作,林木震动,从直觉上判断,已可想到是不平常的事了。

当怪笑一起之际,未被制住或死伤的猩猩们,即吱叫一声,一哄而逸。

展鹏程和白如霜也跃回冷艳雪身傍,凝神以待。

应清华仍挺立两三丈的草地上,注视着林顶朗声道:“武当应清华偕好友前来赴约,‘蛇叟’请即现身相见,不用故作玄虚!”

话声震荡林野,音传数里。

但是,话声已歇,仍无回响,反而“呜呜”之声转高,“嘘嘘”之响更甚,另一种“籁籁”之声也随之而起,好像时届秋冬之间,西风萧杀,万木萧萧,使人听见以后,产生一种特殊的感觉。

应清华正慾再次出声,向“蛇叟”作正式的叫阵时,却听得冷艳雪娇呼道:“华哥,注意地上,蛇来了!”

应清华闻声俯视,果见自己身前数丈外,地上布满手指粗细小红蛇,密密麻麻,不知其数,万头攒动,蠕蠕而来。

在草地上行动的时候,自然地发出那种“籁籁”的声响。

这时,应清华立足的地方离林下约五支,白如霜等三人则在他身后两丈外,再退后数丈,便是悬崖绝壑。

这些小蛇像是极有训练的军队,先行的,停在应清华前面丈余的地上后面的,却分向左右两旁,继续不断,行动快捷。

眨眼间,即在应清华前面布成一道半圆形的蛇阵,切断了应清华四人的前、左、右三面。

小红蛇后面,跟着是粗如儿臂的花蛇,黑白相间,非常映目,这种蛇的颈部较大,行动间,发出“嘘嘘”之声。

它们到来之后,接在红蛇后面,又布下一道蛇阵。

应清华静立而观,心中暗自好笑,觉得“蛇叟”的为人做事实在阴险无耻;本人不敢现身交手,却驱使这些蛇类作替死鬼。

如果应清华等不愿和它纠缠的话,此时仍时容易一跃而出,向前左右三方面离开。

可是,时机稍纵即逝,一瞬间,花蛇后面又布上一层较粗的蛇阵。

这种蛇虽粗而短,全身赤黑色的三角花纹,昂首吐芯,形态非常凶恶。

这三道蛇阵的总面积已有四五丈宽,从应清华身边丈余处开始,直至树林根下,几乎全被占满;左右两方,也围得密封无空。

因为这三种毒蛇的颜色不同,形成三色弧形的彩虹,绿草作底,烘托得更为鲜丽。

应清华等都是宁折不屈的人,一见“蛇叟”摆出这种闻所未闻的蛇阵,心中都存下除恶务尽的心理。

各自持械以待,静而观变,慾待“蛇叟”出面之后,再作严厉的攻击。

但四人之中,除了应清华外,其余三人虽不发慌,却已感到不易应付。

尤其是“蛇叟”的吹竹声,仍在继续不断地响着,似乎除此之外,还有更厉害的蛇类未出场。

真的。就在这一刹那间,白如霜忽有发现,指着树林枝叶间,悄声向冷艳雪问道:“雪姐,你看!那树枝上的是蛇吗?”

冷艳雪往上默视一会,才点头道:“不错!那些色呈微黄的长物,全是毒蛇!老怪物真凶狠,连空中的路也想封死!”

随又向应清华轻唤道:“华哥,注意树上,那枝上的都是蛇呵!”

应清华回答“知道”时,展鹏程也已闻言注视,发现树枝上的秘密。

果见宽约十丈的林面上,许多黄色的东西,有的卷曲如藤,有的垂吊如绳,有些突出绿叶上,有些横在小枝间,或在粗枝上蠕动,或在叶丛上盘结。

如不细心观察,极难发觉那是毒蛇。

但在夕阳西照中,却能从色泽形态上,分辨明白,只要稍为留心注视,便知是一种蛇类。

冷、白二女虽有同感,却将一切寄托在应清华身上。

这时,他们如果要即刻离开现场,以应清华的超绝轻功,自是轻而易举,毫无问题,冷、白二女亦能一跃二十丈,足堪脱险,只有展鹏程一人已有点困难。

因为,从展鹏程立身处至林边,有五六丈的距离,树上又满挂毒蛇,纵使他能一跃而上树顶,也仍在蛇阵之内,何况树上的毒蛇分布多宽还不知道,所以从空中离开这一途已发生问题,不好随便尝试。

至于左右两旁,他本可一飞而渡,越过五六丈宽的蛇阵的,但在他注视树顶的时间内,三角花蛇之外,又已加上一重粗如海碗的蛇群。

这道蛇阵的面积颇宽,占地足有数丈,颜色各异。杂乱不一,但都蛇首高昂,向应清华等注视。

最使人惊心的,是这些蛇阵后方,两边各有一条粗如面盆的大蛇,盘结成丈宽的蛇阵,镇守最后,俨然像大将军督阵一般。

在这种情形之下,展鹏程已不易冲出重围,而且他也不愿临阵退缩,应清华更不愿好友涉险,或弃友而逃,何况他在这一段时间内已想出一种办法,自信可以降服这些毒蛇,迫使“蛇叟”现身。

因此,应清华即向展鹏程三人道:“展兄,请三位到我身边来!”

等三人到了身旁后,又接着道:“按现在的情势看,‘蛇叟’除驱使蛇类困住我们外,还会驱使它们攻击,他自己本人,则藏身不露,用吹竹声指挥,纵令有胆现身,也无胆与我亲自交手。所以,我想出一种方法,藉这机会试一试,请你们紧挨着我,不可稍为大意。”

他的说话刚完,便听得吹竹之声顿歇,传来“蛇叟”的话声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辈,你敢找上老夫门前杀害我的‘大青’,真是该死!现在老夫要困你三天三夜,再将你们尸体喂蛇!”

话落,又哈哈大笑。

应清华听完这种嘲讽叫骂,不禁也哈哈一笑,道:“像你这种无耻之人,真是少见!有胆约应某前来,却无胆见应某一面,依靠一些爬虫走兽慾置应某于死地,岂非痴人说梦?老怪物!你亦名列武林‘五叟’,真是令人冷齿。”

话落,即见“蛇叟”哈哈一笑,现身在前面的大树上,手举竹管,吹出“呜呜”的声音,如怨如慕,非常难听。

前面挑战蛇一闻此声,即万头攒动,争先恐后地向前游行,一眨眼间,便将应清华四人围住。

但有一宗怪事:这些毒蛇游近应清华周围丈余之处,便不再前进,好像前面有墙挡住,迫使它们沿着墙根游转,往来不停。

当“蛇叟”开始吹奏的刹那,应清华等已分向四周,背面而立,凝神静气,持械以待,每人相隔数尺,注视着自己面前的蛇群。

“蛇叟”见小红蛇无法再进,不禁心中一惊,连忙停止吹奏,稍作沉思,仍想不透其中道理,随即继续吹奏催蛇的怪调。

吹竹声,音调渐高,小蛇像是受着厉害的压力,游动更急,有些已开始上跃,慾从上面进攻。

这些小红蛇真怪!它能从地上跃高四五尺,直向应清华等撞去,疾快如箭,颇为惊人!

吹竹声继续增高,小蛇飞跃更急,只一会儿,便像疯狂一样,群起而攻,幻成红色的箭雨,从四面八方射向中央之处。

而应清华四人也已振剑飞舞,化成一层轮光剑幕,护住身前与头顶。

劲风四溢,“丝丝”作响,光幕之内,人影模糊,真是没雨难透,密不通风。

但见千丝华缕的红色蛇箭一投入光幕之中,便像飞蛾扑火,反射而出,断块血雨,飞洒满天。

“蛇叟”一见情况不妙,吹竹之声,音调顿变,音色转厉,声量翻轻,使小红蛇停止飞跃,第二阵的黑白花蛇騒动,“嘘嘘”之声大作。

展鹏程见“蛇叟”又驱使另一批毒蛇进攻,不禁怒火如焚,大声喝道:“老怪物!你要不要脸?有本事就下来,何必专叫蛇类送死呢?”

“蛇叟”一句不答,拼命的吹奏怪调,催迫那些花蛇前进,似乎在这些花蛇身上,又能弄出别的花样。

一瞬间,花蛇已在小红蛇上面堆成一尺多高的蛇墙。

同时,“蛇叟”的吹奏又变,驱使后面的粗短花蛇和杂色蛇群,在那条大蛇督阵之下,衔尾而来。

包围圈中的白如霜低声问道:“华哥,时间不早,不能老拖延下去,你想的办法呢?怎么还不使用?”

冷艳雪也接着道:“华哥,你想用玉箫度曲之法去降服这些毒蛇吗?””

应清华微笑道:“霜妹猜得对!我认为会有奇迹的,但要等所有毒蛇都挨近这五丈之内,才能生效。现在,我们可以运用师门的神功,将面前的蛇群震毙,纵使不能完全成功,至少亦可击毙一半以上。”

冷艳雪三人,对这种计划是完全同意的,但怀疑在应清华的“浩然刚气”内,发掌是否有效?

所以,白如霜首先出声,提出疑问道:“华哥,我们发掌会生效吗?”

应清华闻言一笑,不答反问道:“霜妹,你们刚才挥剑斩蛇,觉得有妨碍吗?”

他这么一问,使冷、白二女突然醒悟,“噗嗤”一笑,觉得自己多疑善忘,令人可笑。

她们娇笑自嘲,粉脸一热,即刻提气运掌,静候应清华一声令下,同时出击。

展鹏程一间应清华的计划,即刻提运“先天真气”,凝神以待。

在他们谈话之间,那些粗短花蛇已游在黑白花蛇上面。

看情形,又要在上面加筑蛇墙。

应清华见时机已至,便向身边三人低声道:“放下兵器,双掌齐出!并即猛震‘浩然刚气’,施展‘动’字诀的妙手,去配合三人的掌劲,加强威力。”

果然,这合力一击,威力大得惊天地泣鬼神,只听得“轰”然一响,山崩地裂,林木震荡,骇人心胆,使“蛇叟”毛骨悚然,连忙停住吹奏,定睛俯察。

只见应清华四人如旧,周围尺余高的蛇墙,已飞得无影无踪。

只有鲜血淋淋,红遍草地。

其他未受伤害的三种毒蛇已被震出三四支外,正在重新结集,齐向应清华身边游来。

“蛇叟”猛然大惊,连忙举起竹管,吹奏催蛇的怪调,声音急促,较前又不相同。

那些蛇闻声急蹿,似乎受到严重的鞭策,只一瞬间,便结集在应清华的周围,昂头吐芯,凶恶至极。

尤其是那些粗如海碗的毒蛇,更使人心惊!颜色各异,青、黑。红。花皆有,一条条昂起数尺高,摆动着三角形的蛇头,往来游走,“嘘”叫不已。

最后的两条大蛇样子倒很镇静,仍在那些蛇群后面,结成巨大的蛇阵,各守一边,巨头从阵中起,注视着应清华四人。

这两大蛇的颜色和形态和最先的那条大蛇无异,只是体积较小而已。

这时,应清华已不敢大意,忙从胸前的丝囊中取出那“鸳鸯雄精珠”将阴阳二珠合上,配成原来的形状,放入玉盒内,交给艳雪捧着。

但盒盖开着,二珠赫然在目。

接着,又叫冷艳雪三人坐下,背部紧靠着的左。右、后三方面,并要她们闭目调息,莫理身外之事,等候他的通知,再作其他行动。

他自己也盘膝坐下,将“银钩”剑横在腿上,去了把套,使柄上的“避毒珠”外露,随即取出“玄音玉箫”,正心诚意地吹奏起来。

此际,“高良工山”的主峰已含着血红的落日,向下吞噬,山岚暮霭,又渐渐封闭了广阔的林野。

云雾峰更被云雾系绕得模糊不清,增加了无限神秘。

“灵蛇谷”底,已开始涌起一层浓雾,色带灰黑,缓缓地上升。

“蛇叟”正在催蛇前进之际,忽见应清华等席地而坐,状如老僧人定,不禁大奇,因而停口不吹,注视着他们的举动。

他见应清华搁下宝剑,改为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章 四侠战蛇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天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