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天飞龙》

第30章 献珠赈灾

作者:上官鼎

周云山也乘机后窜,掠出四五尺外。

这些动作费时,其实是眨眼间的事。

众人只是闻声眼花,青影一闪,便看见应清华挺立场中,向余惊未去的伍、周二人道:“两位堂主请休息,让小生应付他们罢!”

冷、白二女也在此时到达,娇叱一声,即向那些红星教徒出手。

狐尾帮众一见是应清华三人回来,不禁欢呼拍掌,声彻云霄。

使剧斗中的“黔南异叟”和“黑魔”闻声后跃,倏然分开;一面戒备,一面向应清华等扫来一眼。

在这短暂的时间内,冷、白二女已经连番得手,点倒了两个红星教徒。

应清华又已出声向“黔南异叟”道:“老前辈请处理马奇兄之事,让晚辈向罗大护法及巫堂主讨还一点公道。”

他说至此处,便向呆立如木鸡的马奇道:“马兄,何故执迷不悟?还不向令师认罪求恕!须知叛帮之罪,实为武林所不耻,我辈所痛恨,你身为狐尾帮主大弟子,竟敢明知故犯,难怪令师震怒!

“不过,‘人孰无过,改之为圣贤’,只要马兄能疾首痛悔,从此洗心革面,应某愿向令师讨个薄面,请他老人家从轻发落,使你……。”

“黑水飞魔”一声断喝:“小子!别噜嗦!”打断了应清华的说话,同时飞身扬掌,疾向应清华扑来。

心怀畏惧的“勾魂尊者”也被这一声暴喝,倏然惊觉,减去畏惧之心,从旁向应清华出手袭击。

马奇却乘这一乱之际,忽像惊弓之鸟,向庄外疾驰而逃,几个起落,便到了广场外侧。

犹幸周云山为人谨慎,早已和伍为春心有默契,注意着马奇的行动。

就当马奇转身一跃之际,他们也一齐跃出,左右围截,合力追捕,一直追出庄外而去。

“黔南异叟”本以为马奇经过应清华严词规劝后,定会俯首就捕,请求饶恕的,所以他已心意决定,准备追回马奇后,废了武功便算了事。

现在,马奇突然逃走,使他又怒火高升,即慾随后追去,将马奇击毙掌下。

但一瞥见“黑魔”二人和应清华的交手情形,不禁暗忖道:有伍、周两位堂主追去,足以拘捕孽徒回来,我为一帮之主,应该留此镇守才对。

这时,冷艳雪和白如霜正施展“连环手法”,配合奇奥的“迷神幻影身法”,晃闪在敌人之间;地上,已倒下了四名红星教徒。

“异叟”是第一次看到冷、白二女,施展这种怪异的身手,他细看一番,仍弄不清这是那一派的武功,只觉得奇绝无伦。

他怀着欣赏的心情,静看冷、白二女,将那些红星教徒,一个个地制住穴道。

冷、白二女在这一段时间内,已完全制住那批教徒,婷婷娆娆地向他走来。

冷艳雪见祖父如此出神欣赏,私心暗自好笑,知道爷爷对应清华的武功已感到十分兴趣,佩服非常!

所以,走到他身侧,轻笑着故意问道:“爷爷!你干嘛这么紧张?我和霜妹回到你身边,你也不理。”

“黔南异叟”闻声转头,拍着冷艳雪的香肩,高兴地哈哈一笑道:“孩子,爷爷我不是紧张,而是欣赏你华哥的武功,看得出神而已!”

接着,又向白如霜笑问道:“白姑娘,你说对吗?有你们两位女英雄回来,我根本不用动手,哪里还会紧张呢?”

说完,又哈哈一笑,表示非常开心,似乎眼前的龙争虎斗对他是毫无影响。

冷艳雪又像年轻了几岁,依在“异叟”身傍,跺足撤娇,现出一付天真的娇态道:“爷爷,我不要嘛!你专会笑人!”

白如霜也接口道:“老前辈,我可不是女英雄,只有雪姐,她才是名符其实的……。”

她说着又“噗嗤”一笑,说不下去。

使“异叟”好奇地问道:“名符其实的什么?”

白如霜给冷艳雪一瞥秋波,惹得“吃吃”低笑,做个鬼脸,俏皮地道:“老前辈,雪姐是名符其实的女诸葛嘛!”

她这样一番打趣,使冷艳雪粉面微红,娇嗔顿发,即慾追着她搔痒示儆,以戒颦嘴。

但被“异叟”一手拉住,不让她离开,只得瞪着白如霜的淘气样子,恨恨不已。

“异叟”看着这对未来的同衾姐妹,如此亲切无间,也不禁欢喜异常,连声笑道:“莫闹,莫闹!你们都是女豪杰,都是爷爷的好孩子,我一样的……。

他尚未说完,即听得闷哼一声,有人倒地,引得三人一齐警觉,忙向应清华看去。

只见狠斗中的三人,仅剩下应清华和“黑水飞魔”仍在交手,“勾魂尊者”已躺在地上。

“异叟”心中一震,低声向冷艳雪道:“这地上的人,原是爷爷的师弟,早年因行为不检,被逐出师门,没想到多年之后,他竟敢帮助红星教,谋害到爷爷头上来,唉!”

他感叹一声,又接着道:“我本想宽恕他,希望他能见机而作,不要与你华哥交手的,可是,可是他……唉!这都是咎由自取

冷艳雪见祖父为“勾魂尊者”伤感,不禁笑道:“爷爷!你又何必呢?他既被逐出师门,便和你毫无关系,假如他心存旧谊的话,便不会帮着外来的抉迫你了,你又何苦为他惋惜呢?”

白如霜也笑道:“老前辈,这道士要是死了,也不冤枉,他已经被华哥饶过四次,这是第五次作恶啦!那个老头更该死!他是杀害华哥四师兄全家的凶手。”

冷艳雪忽有所悟地笑道:“呵!爷爷,也许华哥会看在你的份上,再放过这道士一遭,可是,他不会放过‘黑水老魔”的,因为……”

“唉呀”一声惨号,扰乱了冷艳雪的说话,使她停声一看,又向“异叟”笑道:“爷爷!你看,那魔头完了!”

“黔南异叟”一看之后,高兴地点头道:“孩子,你说得对!”

这时,应清华已解开“勾魂尊者”的穴道,走来向他道:“老前辈,请派人将‘黑水飞魔’埋去为妙!这‘勾魂尊者’已被我毁去武功,请你老人家处置便了!”

接着又向白如霜道:“霜妹,那些教徒也是活的吧?一并让老人家处置罢!”

他说完以后,忽然记起马奇逃去,和展鹏程还未赶到的事,诧异地自语道:“奇怪!怎么展兄还不来呢?莫非遇着伍堂主两人,一齐追人去了?”

他稍作沉思,便对冷艳雪道:“雪姐,你们陪着爷爷在此,我到外面去看看。”

他尚未动身,便听见白如霜笑道:“华哥,不用去啦!你看,他们不是来了吗?”

众人闻言向外一望,果见伍、周二位堂主,押着马奇走在前面,后面不远,跟着展鹏程和那位投信的帮众,步履匆匆,正从广场外边走来。

展鹏程一入场中,便飞快地抢在前头,跃至“黔南异叟”跟前躬身一礼道:“老前辈,你好!前蒙长者厚赐,感激不尽!这次再来打扰,请前辈原谅!”

“异叟”不禁哈哈大笑道:“哪里,哪里!我正希望你们年青人能在此地盘桓几天,好好地休息一下,恢复你们的精神体力。

“同时嘛!也让我老头子稍尽地主之谊,再和你痛快地干几杯!”

“老前辈放心!展某和应兄,一定奉陪!一定奉陪!”

展鹏程的连声应诺,惹得白如霜娇笑道:“雪姐,你注意!这一对酒虫走运了,等他们和老爷子喝醉了的时候,要给他们弄点醒酒汤呵!”

冷艳雪也笑道:“傻丫头,你放心!爷爷不会让他们喝醉的!”

她们这样相互打趣,使展、应两人红脸痴笑,相对无言,现出一付尴尬情态。

“异叟”一见他们的窘态,忙向冷艳雪吩咐道:“雪儿,你先领着他们进去休息罢!等会儿,我再和你们见面。”

转身又向恭立以候的伍为春道:“伍堂主,你传令下去,开香堂,拜祖师!”

接着,又向周云山道:“周堂主,你带几位弟兄,押解这批教徒出庄,但不许伤害他们。”

说完,便上前去解除红星教徒们的制穴。

这时,金乌西坠,彩霞满天,蝉鸣鸦噪,又是一天薄暮,夜,轻轻地来到了人间。

被紧张的气氛笼罩了半天的瑞雪山庄,又渐渐恢复了原有的宁静。

酉时中刻,在庄后的“艳雪小院”里,又有了一番欢聚,笑声软语,震荡着夜空。

锋声响过,戌时已到,窗内人影散乱,杯盘交响,忽听得有人娇问道:“华哥,今天是什么日子?展大侠和梅姐的约会快到了吧?”

“呵!不能在此多玩了!”

有人回答以后,又引起了一阵谈论,话声震耳,辜负了窗外的清风明月!

七月,已是暑退凉生,泽国芦疏的季节。

应清华等四人为了急于找寻郑春梅和谷幽兰,故在瑞雪山庄逗留一宵,便辞别“黔南异叟”北上。

他们曾经绕道武当山一趟,除了省亲之外,并和一清道长详谈别后情形,安排武林大聚会,中秋合击红星教的各项步骤。

在武当山停留一宿,又匆匆地赶往豫东。

这天,他们到了淮阳县城,由展鹏程引路,缓骑往上次住过的旅店。

那店小二一眼望见展鹏程,便认出是上次曾经来过的武生公子,笑嘻嘻地迎出门外,替他们招呼马匹。

并向展鹏程道:“公子,你假如早来两天,便可遇见一位少年公子,也是找寻‘青天大侠’的。”

他一面说话,一面便接过展鹏程的马缰绳,接着又伸手去接应清华的。

“不用啦!小二哥!”

展鹏程笑着阻止他道:“这三匹马很厉害,你无法近身的。”

稍作停顿,展鹏程又笑道:“小二哥,你说有找‘青天大侠’吗?”

应清华也问道:“小二哥,那少年公子是怎么样的人?”

店小二见这俊美书生也探问此事,更感高兴;随即眉飞色舞,绘声绘形地道:“呵!相公!那位公子长得很俊!也是个练武的人,才十六七岁,穿着一身黑色服装,背着一支宝剑,在敝店住了两天。”

“后来呢?”

展鹏程见他说得认真,便插口问道。

“第一天,那黑衣公子出去整天,晚上回来便向小的探问‘青天大侠’的事。”

店小二说到此处,似乎考虑一下,又道:“后来嘛!是第二天的早上,忽然又来了一位相公,呵……”

他指着应清华道:“就像这位相公一样,全身青衣打扮,长得比那位黑衣公子更俊,他两人,一见面便哭起来,真奇怪!我注意地一看,他们长得很……”

“是不是相貌一样?”

店小二正无法措词的时候,应清华插口问道。

“相公说得对!他们像对亲生兄弟!”

“在敝店住了一晚,今天早上才走的。”

应清华又问道:“小二哥,他们往何处走的?”

店小二回答道:“相公!他们是往北走的。”

“好!小二哥,谢谢你!现在带我们去安放马匹罢!”

冷艳雪和白如霜始终静然不响,看着他们说话。

直至店小二已经前行,白如霜才低声道:“雪姐,那穿青衣的相公,是不是梅姐呢?穿黑的,又是谁呢?”

“可能是的!华哥或许已猜到了。”

晚饭后,应清华四人齐在房中聊天,各自将路上所见的灾情,述说个人的观感,但结论都是天灾人祸,民陷水火,官府无能,坐观民毙,红星教徒狠毒、肆虐,使灾情加重,身为侠义中人,应设法救人民于倒悬。

可是,每人都知道自身有要事待办,无法在灾区久留,而且,灾民太多,需钱极巨,所以说到最后,大家只是叹息!

四人沉默一会,白如霜忽然笑道:“这不是简单的事,我们哪里去找钱?哪里去找这么多人手办理救济?不谈此事,谈别的罢!”

应清华接着道:“事情确实不简单的,不过,只要能找个老实可靠的地方人士来主办,再发动各地灾民组织救灾会,推选人出来负责帮办,事是可办通的,可惜救灾款子需要太多,实在不是我们能够筹出的!”

展鹏程也接口道:“就是有钱,也不易找到老实可靠的人来办!”

白如霜本不愿空谈救灾的事,所以越听越烦,见应、展二人仍在说个不停,不禁娇嗔道:“唉呀!甭谈啦!无法做到的事,光说有什么用?呵……华哥,店小二说的青衣相公,是不是梅姐化装的?那个黑衣公子又是谁呢?”

她扭转话题,提出疑问,使应清华只得含笑道:“霜妹别急嘛!后天我赴约之后,便可真象大白,现在我没有把握。”

“不!后天是后天的事,现在你说嘛!”

白如霜知道他故意逗她,所以不依地催他。

应清华又接着道:“好!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章 献珠赈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天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