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天飞龙》

第31章 塔下喜重逢

作者:上官鼎

晚间,郑春梅为了要出城去看一家病人,便留下郑清和一人在旅舍。

谁知事出意外,当五更敲过,她返回旅舍时,却发现房中凌乱,地上微现血迹,郑清和已失踪迹,只留下包袱一个,断剑一支。

她焦急地在附近探查一遍,才发觉那批红星教徒也已鸿飞人杳,跑个精光。

探问店伙的结果,才证实是这批恶徒所为,因而追踪北上,慾拦截救人。

当她经过约会地点时,为了约期仅两天,故在树上留字告知应清华,要他速来接应,却被冷艳雪先行发现,随后追来。

郑春梅对冷艳雪诉说一番后,又解释道:“据愚姐所知,和弟是少林门人,虽未见他真实业艺如何,但也能猜个大慨,普通的武林人士是无法制住他的。

“因为,和弟说过:他在我家遭劫之时,即从后国逃往岳麓山内,最后在迷路难行,饥寒交迫的时候,遇见一位白须盈尺的老和尚,携他走进石洞中,给他解决食住问题。

“后来,他发现那老和尚与常人不同,便缠着他教授武艺,以便回家报仇。

“那和尚给他一本旧书,要他按照书中的图式和说明,循序练下去,直到他不明白时,再去问他。

“上个月。老和尚才正式收他为记名弟子,要他下山到嵩山少林寺去拜见掌门大师,临行交给他一封信,并告诉他不必回家,往北便可遇见亲人。

“和弟也不知他师父是谁?但可猜到是少林派的前辈,所以我相信和弟学的技艺也不会太差,敌方若不是相当高明的人,绝不能如此容易得手的。”

冷艳雪从始迄今,一直在注意着郑春梅的言语举动,此时,她已得到答案:觉得郑春梅是个高贵大方,仁慈诚坦的人,对于应清华的事,不会因妒成恨的。

因此,她放下了一番心事,微笑地答道:“姐姐说得极有道理!不过,你不用过份担心,假如敌人要谋害和弟的话,虽在旅舍便下手了。

“依小妹的想法,可能是那批教徒中有人认得和弟,知道他和华哥的关系,又想和上次劫持应老伯全家一样,掳人为质,藉以胁迫华哥低头就范而已。

“姐姐,只要华哥到来,一切便容易解决了!”

她说完,便一拉郑春梅的右手,站起娇躯又道:“姐姐,我们老在此地等着也不是办法,不如在塔下留点记号,让华哥一看即知,自动找来,我们还是先回旅店去等他比较好些,你说对吗?”

郑春梅听了这一番分析后,似乎已宽怀得多,觉得冷艳雪人美心巧,温柔宜人,无形中已生出好感。

所以,很高兴地道:“好的!你去留记号罢!我还弄不清你们联络的方法呢!”

冷艳雪刚应声举步,走出数尺,意外的事已出现了。

只见从塔中走出一批红星教徒,直向她俩而来,附近正在来来往往的游人,被吓得一哄而散。

冷艳雪速即退回原处,轻声问道:“姐姐,这一批教徒是否你在旅店中见过的?他们要来啰嗦了。”

郑春梅定睛一看,才认出那为首的中年汉子确是旅店所见的人。

冷艳雪毫不考虑地道:“姐姐,不能饶他,正是我们探问和弟消息的好机会。”

她俩说话之间,那批红星教徒已走近她们身前。

为首的中年汉子,向她们闪着那双鹞眼,发出讨厌的婬笑。

其它四人,在他们四周,各据一方,似乎在防止她们逃走。

个个嬉皮笑脸,令人一见生厌。

冷艳雪正慾出声责骂,严责他们一顿时,却已听见那中年人笑道:“两位生得真美!跟我回去罢!绝不会亏待你们的。”

郑春梅见他如此无耻,不禁柳眉一掀,粉脸乍红,右手一指,即慾发作。

冷艳雪忙止住道:“姐姐,让我来!”

接着,上前两步,粉脸一沉道:“你是谁?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胡说八道,调戏良家妇女!难道不怕王法惩治吗?”

那中年高瘦的汉子闻言大笑,样子非常难看,眯着鹞眼,向二女眈视一会,说道:“哈哈哈,什么王法?告诉你,如果不乖乖地跟我回去,你就得吃苦头了!”

冷艳雪见他仍未说明身份,不禁厉声叱道:“畜生,你是谁?既敢目无法纪,为非作恶,难道不敢说出你狗名猪姓吗?”

这一番严词责骂,使那中年人鹞眼猛睁,凶光暴射,似已怒恨交集,忍无可忍,冷“哼”一声,面色转青道:“该死的丫头,老子不严惩你一顿,就算我刘耀武枉生于世!”

接着,又向那四名教徒喝道:“你们动手!”

话落,即倒掠数尺,袖手而观,似乎对冷、郑二女,已视作囊中之物。

那四名教徒闻声出动,疾扑二女,魔掌齐伸,各找二女的膀臂,意慾左右挟持,使二女无活动的余地。

这一来,冷、郑二人怒极难忍了,随即娇叱齐声,分向出掌,蓝白身影齐晃,只听得“啦啦”数响,“唉哟”连声。

刘耀武心中一惊,见四名教徒,已有两人跌倒地上,另两名也倒蹿数尺,捧脸皱眉,嘴角流血,满含痛苦的表情,再不敢向前动手。

同时,又听见冷艳雪道:“原来是红星教少教主,难怪无法无天,到处胡来,哼!今天我姐妹俩可要教训你一顿了。”

说至此处,突然厉声喝道:“快说,你们劫来的黑衣少年现在何处?”

刘耀武这小魔头,心中正暗骂自己笨蛋,今天竟看不出两个美艳如仙的丫头是身怀绝技的侠女。

其实,郑春梅是一身宫装打扮,毫无练武人的迹象,但冷艳雪却是劲装蛮靴,英气外溢,只要他稍为留心,即可一目了然。

可是,他活该倒霉,一时被二女的绝世容颜所迷,完全忽略了对方的言态。

这时,事情已骑虎难下,慾罢不能,不禁凶性大发。

一听冷艳雪问及黑衣少年的事,即“嘿嘿”冷笑道:“好呀!你两个丫头,原来是那小子一党!告诉你,那小子已经和蓝堂主成亲两天,作了裙下之臣,今天,我也准备与你们颠鸾倒凤啦!”

他素性阴险姦恶,为了刚才没有看清二女的身手是属于那一门派,所以想激怒冷艳雪,先出手攻击,或自动报出师承,以证实她是否和应清华有关。

因为,他不怕其他门派,独对应清华心存畏惧,从半年来的许多事件中他已得到事实的教训。

不要说他自己惹不起应清华,就是红星教的护法和堂主也一样的闻声生畏。

果然,冷艳雪给他一激,再不问话,随即娇叱一声,晃身出掌,疾如闪电驰风,攻击他的右胁,一式“冰花现彩”,威力惊人。

刘耀武悚然一惊,连忙闪步挪身,疾展“赤焰魔功”护身。

右手式演“一杯浇奠”,封闭右胁空门,左手似掌如抓,式化“二叩坟碑”,五指红赤,直袭冷艳雪的前胸。

这两式毒辣招式都是“塞北神屠”的“化骨掌”绝招,他因见冷艳雪的身法,已感到敌人厉害,所以心情紧张,忙以师门绝招还击。

可是,这掌式虽然厉害,却奈何不了冷艳雪。

只见她身如飞絮,随风疾转,玉掌时吐时吞,别具美妙的姿态,晃闪进退,摸捉不定,快慢疾徐,浑难预料。

来往于刘耀武的“化骨掌”风中显得非常轻松如意,宛似织柳驾梭,令人赞叹!

郑春梅旁观之余,不禁暗忖道:这冷家妹子,练的是什么武功?身法会如此玄妙!看样子,她还是未尽全力,心存戏弄,否则,将要更令人眼花缭乱了。

她现出微笑,庆幸自己有个好姐妹,自然地向左右张望,慾看其他教徒的反应。

谁知,她一看之后,发觉四个教徒中已乘机溜走了一人,剩下三个,均已拔出兵器,怒目以待,像是准备群殴。

郑春梅看得暗笑,觉得这些红星教徒真是无耻至极!

但她不愿先行出手,故又转脸静立,注视冷艳雪这边的情况。

这时,冷艳雪和刘耀武已交手十余招,双方并无其他变化,只觉掌风呼呼,劲力四溢,往来旋转,各抢先机。

但在交手中两人的内心却各自有了警惕。

因为,冷艳雪已发觉刘耀武的掌风炽热,使她在晃门之间,似有头脑昏迷之状,故即暗自警觉,不敢大意。

连忙运起“冷焰气功”,一面护身,一面注入掌中,加强掌力。

这“冷焰气功”,是雪山派的不传之秘,练成之后,亦能像玄门刚气一样,有护身避掌,增加内力的作用。

冷艳雪是雪山派前辈“千面仙婆”的传人,又是“黔南异叟”的爱孙,对这一门绝学,当然早已学会。

但在她未遇应清华之前,却仅有二成功力而已。

自从应清华用“九转回环丹”替她打通玄关后,这“冷焰气功”也在无形中增至六七成火候。

直至在武当山受伤,被应清华用“合体瘠伤”之法使她功力又增,精进不已,这“冷焰气功”的火候,也完全趋于成熟的阶段。

所以,她现在一经运起,即感到内力如潮,精神百倍,刚才的昏迷感觉,已一扫而空,掌风扫向敌方,也开始发出“丝丝”之声。

同时,她发现刘耀武已形色紧张,极力避闪,似乎对她的掌风劲气,开始感到害怕。

因此,她安心定虑,更美妙地施展下去。

但在刘耀武心中的感觉,又别有一番滋味!

他在交手之初,因见冷艳雪的身法玄妙,招式精奇,所以运起仅有六成火候的“赤焰魔功”,慾以这门祖传绝学,从内功上求胜。

当他一见冷艳雪身形欠稳之际,即知魔功生效,不久便可将她击倒,所以非常高兴,全力施为。

不料眨眼之间,却见冷艳雪精神大振,掌劲猛增,自己的炽热掌风已对她毫无影响。

反而,冷艳雪的掌风变冷,寒侵肌骨,只要双方的掌风一碰,便似水火相遇,发出一声“丝”响。

刘耀武也会震得血气汹涌,冲喉刺鼻。

于是,刘耀武发慌了,他知道对方的功力高出一筹,武功也是自己的克星,如不赶快设法,定要吃个大亏。

所以他一面闪避,一面忖道:这丫头的武功招式是雪山派无疑,但她如此年轻,怎会练成“冷焰气功’呢?今天真倒霉,遇上这种不如意的事。

他这样一分神,更形不济,立被冷艳雪乘机攻入,右掌已劈至他左肩两寸,吓得他“嘿”然一声,疾撤左腿,身向右闪,飘出五六尺外。

可惜为时稍晚,虽然避过了要害之处,仍被冷艳雪的指尖扫在肩胛上。

这一下,他够受了,肌肤寸裂,痛彻心骨,血染衣袖,狼狈至极。

他不顾一切,忍痛大喝道:“贱婢,老子跟你拼了!”

同时,运起他师门的“修罗玄功”护身,右掌一搭右肩,拔出他那柄奇形怪刃,疾向冷艳雪扑来。

刘耀武为了“赤焰魔功”吃瘪,所以改用“修罗玄功”和那支怪兵刃。

其实,他的“修罗玄功”火候更差,仅能运气护身,尚不能发出体外三寸,虽然也是寒冷一类的玄功,正可与冷艳雪一较长短,但因火候未至,无法发挥其玄妙。

至于他手中的怪刃倒是一件值得注意的东西。

因为这怪刃,是仿照他祖父刘世泽的兵器造成的,式样特别,不入兵器谱中,刘世泽美其名为“万能铡”。

“万能铡”全用精钢打造,全长两尺五寸左右,顶端是方块形的锋口,三面锐利,可刺可劈。

锋日下面约五寸处是个镰刀形的东西,围卷在锋口的后面,握如护手钩,非带轻灵方便。

这东西除了削劈之外,还可用后面的钩镰牙刀去锁拿敌人兵器,甚至钩挑拨撬等动作,也能得心应手,可以说是具备剑钩戟刀的长处。

当刘耀武拔出“万能铡”,厉声怒骂之际,冷艳雪也已拔出背上的“龙凤金环”,严阵以待。

刘耀武挥铡扑来,冷艳雪即挺环以迎,两人都以奇特的招式,配合手中的奇异兵器,各抢先机,展开更猛烈的拼斗。

其余的三名教徒,也乘机各挺兵器,围攻郑春梅一时刀光剑影,声势惊人,他们以为用兵器对付徒手的郑春梅,可以将她制住的。

郑春梅原有长剑一把,只因身是宫装打扮,佩剑反觉不妥,所以留在旅舍,徒手出来。

此时,见这些教徒可恶竟不避武林之讥,用兵器群殴,芳心一怒,便挥掌迎敌。

她学的全是天山派的武功精华,功力也因服用“回天丸”,培育得非常深厚。

她连起“伏魔神功”,含怒出手,威力实在不凡,招式也非常精奇。

只见她,身如行云流水,俯仰晃闪,施展“雪王无声掌”、一式“雪满山中高士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章 塔下喜重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天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