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天飞龙》

第32章 震慑云雨谷

作者:上官鼎

应清华沉吟一会,又问道:“他对我们只有仇恨,毫无友谊,见面只会打起来,那里还肯告诉我呢?如果用武功迫他就范,又不是我们应有的态度,你看,还有别的办法吗?”

“办法倒有,但不知灵不灵呢?”

冷艳雪像是心有成竹地答道:“展大侠和他从未见过,不妨以投宿为由,去和他认识交谈,探问‘云雨谷’的路,如果他问及你的姓名因由,便以邛崃弟子自居,随便说个名字去应付他,告诉他,你是奉命去拜候罗刹前辈,请求教益的。这样,你看行吗?”

展鹏程站起身躯,首先赞成道:“行!冷女侠想得真好!我现在就去!”

应清华见他如此冲动,连忙出声阻止道:“展兄,慢点!”

接着,又向冷艳雪笑道:“雪妹,你的办法很好!可以一试不过,假如邵金昌也是往‘云雨谷’的,他要拉着展兄一同上山的话,你说该怎么办呢?”

白如霜突然插口道:“傻师哥,我们追就行了嘛!”

冷艳雪也接着道:“霜妹说得对!只要展大侠留点记号,我们便可以省去许多麻烦!”

应清华“哑’然一笑,拍一拍额头道:“好!展兄,你小心应付罢!祝你成功!”

他看着展鹏程去后,又讪然自嘲道:“我真笨!一点小事就闹得头脑昏花,转不过来,如果不是妹妹们提醒我,还得多想一会儿哪!”

他这样自怨自叹,惹得冷、白二女“吃吃”娇笑。

郑春梅却微笑道:“弟弟,你回房休息罢!我要和妹妹们谈体己话啦!”

应清华环视三女一眼,含笑地走向隔房。

一宿过去,应清华等起身之后,便准备妥当,等着展鹏程回来起程,但等到朝日高升,仍旧未见踪迹。

四人知是不出所料,展鹏程定已随着邵金昌先行上山,所以向店伙叮咛一番,便出门追踪。

从对面旅店门口起,四人分别注意展鹏程所留的符号,直向西北。

他们一出镇外,便展开身形,疾向前驰,宛如四缕青白蓝绿的轻烟,随着秋风一掠而逝。

应清华四人的轻功,比展鹏程两人高出许多,按理是很容易造上的,但因展、邵二人先行甚久,四人必须先找他们的方向,再从后疾追,所以弄得时快时慢,不能任意施展脚程。

辰末时分,四人已翻过七八座山头,越过十余个断涧悬崖。

而展鹏程折断的树枝记号,仍旧指向丛山深处,可见云雨谷的地方,真在人迹罕到的吕梁山内。

又过了一段时间,四人到了一座削壁之前。

这削壁壁高约数百丈,石呈赤黑色,中间未生古松藤萝之类,仅在石缝中长些蔓草。

壁宽里余,宛如一座屏风,壁下有条小河,河水清澈见底,但水从何来,一时尚弄不清楚,只听得“隆隆”声响,可猜到有瀑布存在。

应清华等到了河边,便找不到展鹏程留下的记号,似乎“云雨谷”就在附近。

应清华观察一阵,仍旧想不出展、邵二人何往,只得望着削壁的顶端,默默出神。

郑春梅等三人也各自沉思,极力在找寻展、邵二人失踪的答案。

不久,冷艳雪首先出声道:“华哥,削壁太高,武功再好的人也无法攀登,展大侠二人不会从此处上去的,依我看,不如沿河上溯,到水源附近去看看如何?”

郑、白二女也齐声附和,同意她的看法。

应清华考虑一番,也觉得冷艳雪的看法极有道理,终于点头赞同道:“好,我们走罢!”

他们沿河上行,不久就到了水源尽头。

这里是削壁的右端,离地三十余支处,有个丈宽的洞口,流出一股清泉,奔泻而下,在半途被凸石一挡,幻成一幕水帘,挂入潭中“隆隆”作响。

但四周仍是立壁难登,不像可供行走的通路。

这一来,四人又陷入迷惘中了。

当应清华无法可想,正慾提议转向下游的时候,白如霜忽然呼道:“华哥,你看!这块石头不是有点奇怪吗?’

应清华和郑、冷二女,都闻声而来,围在白如霜身旁观看,果见一块尺余长的河石,似是经人从沙土中挖起,摆在另一块石上。

冷艳雪果断地道:“不错,这是有人到过的地方,时间也隔得不久,只要看这石块上的沙土湿迹,便足资证明了。”

应清华虽然同意她的判断,却仍不明白,所以接口道:“假如是展兄所为,怎么将石尖指向瀑布呢?难道瀑布也是通路吗?”

“呵!我知道啦!”白如霜忽然叫起来。

“一定是从那洞口通去的!”

冷艳雪一声不响,尽瞧着瀑布发呆。

郑春梅却出声道:“霜妹,你可能猜错了!洞口太高,两旁又没有垫足之物,不容易上去呀!”

应清华也接着道:“展兄他们的轻功,还不能超出十丈之外,我想,他不能跃上洞口罢!”

白如霜听他两人一分析,也觉得自己的想法不能成立,不禁“呵”的一声,伸手一掠鬓角,低首看着靴尖,又陷入沉思之中。

郑春梅恐怕这活泼的小妹难过,向前搂住她的娇躯,轻轻的抚着她头上的万缕青丝。

冷艳雪忽地弯下纤腰,拾起一块碗大的石头,用劲抛出,直向水帘中央射去,“雪”的一响之后,再也听不到其他反应。

她这一番动作,引起应清华灵机一闪,想起嵩山斩蛟的事,不禁哈哈一笑道:“雪妹想得不错!水帘后面可能有洞。”

郑、白二女闻言一愕之间,他已腾起身形,向水帘右侧的石壁掠去,眨眼间,便轻轻贴粘在壁上。

他向水帘内上下观察一眼,旋即四肢一弹,身形向后疾射,仰面折腰,在空中划个半圆,一声哈哈,便落在原处,道:“对了!水帘后面有个丈高的洞,离潭面约两丈,不,难道是穿水帘而过?”

他稍为一顿,又接着道:“好!让我先试试看!”

说完,震刚气,身形疾快如箭,向水帘射去,使三女阻止不及,惊呼出声。

这瀑布虽仅有数十丈高,但水量不小,向下的冲力也相当怕人,稍一不慎,便有被冲落潭中的可能,故使她们为之担心。

其实,她们因为过分担心关心应清华,以致忘了他身怀奇技,功力绝顶,岂是这一点水力所能伤害的?

何况他的“银钩”剑柄上便有“避水珠”,即令处身江海深渊,也可以夷然无损的。

三女的眼光,跟着他的身形前进,只见“沙”的一响,水帘骤开,水花四散,蔚成奇观。

应清华身似rǔ燕,穿洞射入,随着水花一敛,身影也一闪而没,使三女松了一口气,笑意又显现在迷人的脸上。

一会儿,应清华却从水帘边沿一射而出。

他一到潭边,即哈哈大笑道:“真妙!这里确是个好通路,洞径不长,约二十丈左右,进去是一座峡谷,风景很好、一定是“云雨谷”了,来罢!跟着我的方向角度进来,但不可用力太强,以免刹不住身形,撞在石壁上。”

活落,即翻身从原处跃进水帘。

三女也毫不考虑,跟着飞身而入。

藉着水帘反射的天光,洞内清晰可辨,沿壁整齐平坦,似是经过人工修葺的。

三女跟着应清华鱼贯而进,很快便通过涵洞,出现在石壁的另一面。

白如霜一出洞口,向周围掠视一眼,便赞叹道:“嘎,真好!这里是世外桃源呵!”

原来,她们立身之处,是个小平崖,背后是百支削壁,面前是长约数里的山谷,四面峭壁耸立,险峻难通,吕梁山的主峰,即在北谷的西侧。

谷内地势倾斜,渐远渐高,处处浓荫蔽日,烟岚缭绕,遥望山谷尽头,绿荫深处,隐约有红楼画阁,恍如神仙府第,飘渺云间。

四人静静地欣赏一番谷内风光后,应清华即向三女道:“展兄一定抵达‘罗刹夫人’处,稍不留心,即有露出马脚,失手被制的可能,我们应快点去支援才行。不过,谷中也许有极厉害的设置,我们要小心点儿。”

话落身起,领先向谷内掠去。

三女也一声不响,随后跟进,几个晃闪,便消失在树荫里。

此刻,日近午初,在那恍如仙境的红楼画阁中展鹏程正遭受一场香艳的危难。

原来,他自昨晚化名为“贾新铭”,故意和邵金昌接触后,假巧言卑色,奉承得对方心满意定,毫无疑惧,谈得非常投机。

邵金昌本是狂妄*乱之徒,虽经应清华教训一顿,仍旧习性不改,到处胡来,直到一旬之前,遇到他师父“怪手仙翁”,才奉命前来“云雨谷”试探“罗刹夫人”的口气,希望她能出山,协助红星教,参加中秋之会。

他以为展鹏程果是邛崃派弟子,所以处处以识途老马自居,高兴地充作进“云雨谷”的向导。

一早起程,又拼命地表现崆峒派武功,显示他的不凡,一路领先,飞驰在展鹏程前面引路,使展鹏程心计得售,佯作落后,暗暗留下记号。

进了“云雨谷”后,邵金昌仍毫无所觉,欣然自得,认为展鹏程的轻功,较他差了一筹。

直到跃登“风月坪”的崖壁时,才被邵金昌发现展鹏程的身法,酷以昆仑派的“云龙九式”。

但邵金昌素性狂傲,目无余子,心中虽有发觉,仍毫不担心。

他认为对方纵是敌人,自己亦有力量获胜,何况在“四仙子”的协助下,或在“罗刹夫人”的面前,对方更无施展的余地,即将束手就擒。

“罗刹夫人”所居的“幻虚宫”,筑在“风月坪”上,雕梁画栋,飞间流丹,碧瓦红墙,回廊幻彩,处处奢华婬佚,极尽声色之妙。

“风月坪”高出谷底数十丈,除了一面和谷边削壁紧接外,外面如半圆形,矗立谷内,四周无路,需靠轻功飞越数处特设的落足点,才能上下其间。

邵金昌和展鹏程到此之后,邵金昌先行飞上坪顶,站在坪边观看展鹏程上来,终于发现对方的身法,开始心怀疑惑。

同时,数声娇笑,丽影齐现,在他们面前已来了两位妖艳的少妇,另有四位青色服饰的少女,站在她们身后微笑。

这两个少妇都是花信年华。环肥燕瘦,各具迷人姿态,其中较丰满的一位,全身碧翠,半露玉臂,臂上戴着一对玉镯,色如碧翠。

另一位的胴体纤巧,服色深蓝,长裙曳地,别有一种气质。但是都摇胸摆臀,春意盎然,媚眼斜飞,令人为之意乱神迷。

展鹏程一见二女的形态,即猜是“四仙子”中的两位,看她们这种不正经的样子,更感到出淤泥而不染的谷幽兰实在难能可贵,使人敬爱。

邵金昌对这两位少妇却是满脸嬉笑,躬身作揖,色迷迷地道:“大师姊和三师妹,你们好!一别半载,真是想煞小弟!”

那较为丰满肉感的少妇,也即媚眼一掠,“吃吃”娇笑,笑得全身擅动,rǔ动臂摇,嗲声嗲气道:“唉哟,我的小猴子呀!你少灌迷汤好吗?如果你不忘师妹的好处,怎会一去半年,毫无踪迹呢?我说,等会儿再算账,你先介绍你的朋友罢!”

说完,又指着展鹏程的玉面,娇笑以迎,似乎对这英俊不凡,较邵金昌更胜一筹的新客已感到莫大的兴趣,婬荡现于眉色。

邵金昌虽受她一顿笑骂,仍旧毫无愧色,厚着脸皮奉承地道:“是的!大师姊教训得好!小弟心悦诚服,等候师姊处罚!”

说着一指展鹏程,接着又道:“这位邛崃贾新铭兄,是来拜谒师怕她老人家,请求教益的,请师姊为他通报罢!”

转脸又向展鹏程道:“贾兄,这是我大师姊,“翠环仙子”范秀莲,那位三师妹,“蓝玉仙子”汪秋菊,还有二师姊和四师妹,等会才能见到,你和她们多多接近,定有好处!”

展鹏程为了应付场面,只得向她们拱手行礼,虚与委蛇,但心中却感到非常尴尬。

“蓝玉仙子”自现身后,只是睁着一双媚眼,瞧着展鹏程。

此时,却笑向“翠环仙子”道:“大师姊,邵师兄引得嘉客上门,我们应该欢迎进去,才是道理。不然,被二师姊看见,又要说我俩私心不公,偷在此地谈情说爱啦!”

“翠环仙子”未言先笑,“格格”出声,一阵荡笑之后才接口道:“三妹,你去通知二妹和傻丫头,叫她们出来陪客,我去禀告师尊,看看是否愿意接见。”

接着,又向邵金昌道:“师弟,你是自己人,我不和你客气,请你引着客人,到我那边休息罢!待我见过恩师,再来通知你们。”

在邵金昌诺诺连声中,她睨视展鹏程一眼,便和“蓝玉仙子”等飞身退去。

这时,展鹏程已看清“风月坪”上的外貌,心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2章 震慑云雨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天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