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天飞龙》

第34章 白于山恶战

作者:上官鼎

冷艳雪在上马的时候,想到吕梁说的话,忽向应清华说道:“华哥,如果我们在月出的时候,赶不到白于山,各派的人就有莫大的危险了!”

应清华一想不错,赶快催着吕梁带路,急奔白于山。

“酒仙”等一行数十人已迭遇危险,押着“瘦虎”冯云,到了“我帝崖”山腰,迎面是一道四五丈宽的断涧,若要到达对岸,必须靠轻功飞渡。

“酒仙”等到此以后,即有两名红星教徒从小径的阴影冲出,大声喝问道:“来人是谁?”

“酒仙”哈哈大笑道:“快去报告你们教主,说我老化子和各派朋友,特来赴约!”

其中,一位教徒接声道:“好!你们过来罢!咱们教主正等着啦!”

“酒仙”一见他干脆的答应,却不丢绳过来,即知是对方故意为难,要赴约的人越涧而过。

以“酒仙”等老一辈的身手,对这条断涧,当能轻易越过,毫无困难,就以各门派的掌门,和同辈群侠而言,亦能一跃而渡。

但各门派的后辈弟子,其中有的功力较浅,便面现难色,有望而生畏之态。

“酒仙”等都是经验丰富的人,当然明白这种情形,所以即刻嘱咐这些弟子,凡是不能飞渡的人,便留在此地看守着“瘦虎”冯云。

接着,便由“酒仙”为首,相率飞渡,先点倒那两守望的教徒,穿小径而进。

这小径很短,仅在削壁间深入数丈,即接上一段颇长的石级,蜿蜒而上。

走完石级,到了一块小平崖。

这里离“我帝崖”仍有百余丈,平崖的左边凸出山外,下临无地,左边紧靠峭壁,藤萝密布,沿着峭壁根凿一小道,斜向左弯,仅容一人行走,非常险峻。

这小道,尽头即是“我帝崖”后侧。

酒仙等一见小道的情形,都觉得危险很大,如果众人走至半途,遇着敌人从峭壁向下袭击,不论滚木或大石暗器等均无法闪避。

纵令能避开袭击,亦将坠落深渊,粉身碎骨而死。

因此,“酒仙”等停身崖上,商议对策,但各门派的后辈弟子中,有三个年轻性急的人,却施展轻功,踏藤萝上攀,慾往壁顶端去侦察一番。

不料,他们跃上藤叶之后,伸手壁上的藤枝,走不了几步,都“闷哼”一声,倒裁下来,“叭”然数响,跌落崖上。

众人闻声,连忙上前察看。

却发现他们的手面泛黑,人已昏迷如死,显然是中了剧毒。

这时全体悚然一震,不明白这三人为何中毒?

在这一群老少义侠中,无人通晓医道和解毒的方法,所以对这中毒的三人真是爱莫能助。

幸得“酒仙”等数位前辈人物,尚能镇静,将三人的几处要穴封住,护住心脉,以免剧毒攻心,失去待救的机会。

同时,有两名弟子,跃上壁间观察山滕的枝叶,究竟藏有什么毒物。

这两人都是用兵器去拨弄,提防毒物袭击。

找寻一会,竟无发现,于是继续往上攀登,谁知这两人只攀登几步,又昏倒下来,情形如前面三人。

这一来,全体都惊怒交集,显得有点儿慌乱了。

“酒仙”即大声喊道:“诸位镇静一点,我们分成三批,一批由冷帮主率领,从后侧越林而过,再绕回对面崖上;另一批由老化子率先,沿小道直进;另一批由玄清老侄为首,留守此地,一面照顾伤者,防止敌人袭击,一面等候应老弟到来,告诉他一切详情。”

“酒仙”在这紧急关头,果然显得指挥有力,经验老到,不但收起了平素的诙谐态度,甚至变得非常严肃,说话铿锵有力。

他的话刚说完,“黔南异叟”便向“点苍樵客”道:“叶兄,我们走!”

话落,即展开身形,驰向来路旁边的森林。

“点苍樵客”及门下弟子也跟着行动。

青城和峨嵋两派的人,也从后跟进纷纷动身而去。

“酒仙”便向“渔隐”、“琴叟”等说道:“我们也走罢!”

说完便一挥右手,闪身向那危险至极的小道上驰去。

“渔隐”等他走出两丈外,方晃身跟着前进,后面的“琴叟”、“驼龙”,及武当、少林、昆仑等派的人,也从后跟进。

奇怪!这条看似危机重重的小道,倒平安得很,转眼间,便见酒仙已安抵尽头,回身向众人招手。

也许是对方故意安排,要赴约的人,对这小道发生疑惧,而向旁的地方行进,坠其预谋之中。所以向峭壁攀登的,都是中奇毒,酒仙等反而安全渡过。

真如兵法所云:“实则虚之”,所以,“与敌搏斗,最危险的地方,常常是最安全的避难所。”

当酒仙等安全抵达“我帝崖”后侧时,“黔南异叟”等却在峭壁上面,在深草中,突出守望的教徒。

喝问一声,来人是谁,干什么的?

“酒仙”回道:“我们是特来赴约的。”

守望教徒,一闻是赴约之人,即刻让路请行。

所以在武当、少林、昆仑、乞帮等派门人通过小道时,“黔南异叟”等也赶到了“酒仙”身侧。

众人刚一会齐,即听得有人“嘿嘿”冷笑道:“我以为是姓应的小子已到,原来是替他打先锋的臭化子和一般后辈小子。”

酒仙等闻声转身,向前观察,其中以“泰山驼龙”性情最怪,竟然腾空扑去,不管对方是谁,竟以猛烈的掌风拍击。

“泰山驼龙”是七怪之一,其功力之高,可以想像。

此时凌空下扑,威力更非寻常。

只见五支外的树荫下,白影一晃,现出一个高瘦的身形,迎着“驼龙”下击之势,双掌齐出。一式“犀牛望月”,来个硬接硬拼。

“轰”然一响,人影两分,看双方退后的情形,难判出胜负谁属。

“酒仙”已看出对方是谁,故即一跃上前,哈哈一笑道:“原来是白衣老尸,难怪能接下驼老鬼一掌,现在,你快领我们去见你教主!”

“哼!老子若不奉命来此,谁愿理你这臭化子!”

“白衣尸魔”答应“酒仙”之后,接着又向“泰山驼龙”道:“驼鬼,等会再给你知道厉害!”

话落转身,向林下走去。

“泰山驼龙”跟着前行,口中却哈哈大笑道:“好呀!老尸,咱们等会再见!”

群侠跟着“白衣尸魔”穿出“我帝崖”左侧的树林,来到“无心山庄”外的广场上。

当“白衣尸魔”引着众人,在林中东转西弯,忽左忽右的绕行时,“酒仙”等已步步小心,踏着对方的足迹前进,唯恐一不留意,便遭受敌人的暗算。

此时,到了“无心庄”外,更不敢大意,故即停身观察,注意四周的情况。

皓月高悬,万里无云,大地已成了银色的世界。

在这孤悬半空的“我帝崖”上,若能持鳌赏月,确是绝妙的地方,佳景良辰,真会使人留连忘返。

可是,凶险搏斗即将展开。

眼前的亭台楼阁和木石阴影都像隐藏着杀机,使人望之警惕。

这“无心山庄”是红星教的总坛,建筑得确是堂皇富丽,气派不凡,房屋栉比,占地极宽。

大门上一块横匾,“无心山庄”四个金字闪烁耀目,门侧接着两道丈高的围墙,将庄院掩住。

门外的广场甚宽,横直足有百余丈,左右紧靠浓密的树林,两边都是新建的看台,木柱、竹蓬,坐位极多。

广场外边,竖有一根高近十丈的旋杆,一幅红星如轮的三角大纛,正系在杆顶,被秋风吹得迎风招展,发出“啪啪”的响声。

旗杆外面,便是令人心惊的干丈深渊。

“酒仙”等驻足之处,是广场靠左的外侧,对现场的一切都能一览无遗。

“白衣尸魔”见群侠停身静立,即“嘿嘿”冷笑,指着右边的看台道:“你们到那边台上等着,待本教教主驾临之后,再见真章。”

这老魔似因应清华不在,显得非常傲慢,口齿无礼,说完便不理群侠的反应,自行向庄门走去。

“酒仙”等虽然愤恨不已,仍不愿自失身份,和这种秉性凶残的恶魔计较,希望能拖延一段时间,等应清华赶到以后,再作正式交手。

所以,在“酒仙”领导下,一言不发地走往右边的台上。

但当他们走至广场中央时,突闻一声怪啸,起自庄内,同时一阵惊天动地的喊杀声,随之而起。

从庄内及两边的树林中,三面传来。

同时,两旁的树林里,也火把齐明,涌出两队红星教徒,迅速地守住广场两边。

这种故意做作的声势,使群侠为之一愕,酒仙等前辈人物,尚能镇静前行,一笑置之,而后面的年轻后辈,却不禁怒从心起,即慾拼个痛快。

群侠在台上坐定以后,“无心山庄”的大门内,即走出两行红星教徒,个个手提红色灯笼,缓步走向左边的看台。

二十四对灯笼之后是十六对妙龄少女,全部红绫劲装,映月生辉。

少女后面,又有四对怀抱宝剑的少年。

再后才是一名彪形大汉,捧着一任长形的红色包裹。

这些人走到看台前,依次静立,面向场中,现出一派肃穆的气氛。

群侠一见这种排场,即知是刘世泽快要出现,一齐注视庄门口,慾看看这不可一世的魔头,究竟是怎么个长相。

“泰山驼龙”章藏松更看不惯这种作威作福的排场,向“酒仙”摇头大笑道:“老化子,你看这魔头多讨厌!在这月色如画的时候,叫人提着灯笼,摆出这种臭排场,真是棺材上扑粉,死要面子!”

“酒仙”也闻言一笑,轻松地道:“驼鬼,人家是教主嘛!当然会耍这一套啦!可惜,这魔头不懂享受,缺少几名魔孙子,替他抬上几潭好酒,配上一席好菜!”

“泰山驼龙”被他引得拍腿喜笑,连声说对,似乎对生死搏斗全不关心,反而对这缺少酒菜一事,觉得非常可惜,辜负了今宵。

旁边的老少群侠,见这两位以酒为粮的怪侠,在这身处险境,生死未卜的时候,仍能轻松喜笑,畅论酒经,真不愧是修养有素的武林健者。

大家不禁为之莞尔,情绪也跟着轻松起来,开始互相轻谈,谈论敌方的一切。

此时,忽有一名教徒,在庄门口大叫道:“教主驾到!”

群侠转头注目,再度静看着庄门口。

果然,门内又出来一批人物,为首一人,是个中等身材的老者,步履轻快,白面短鬓,全套灰绸穿戴,含笑而出,向群侠这边掠视一眼,即向左边走去。

这老者毫无出奇之处,使人不敢相信他,就是为害武林的大魔鬼。

但从他身后跟着的一批教徒身上,却证明这平凡的老者正是红星教主刘世泽。

因为,跟着他出来的,是身高盈大,凶恶无比的“塞北神屠”。

接着,是扭腰摆臀的“普度仙姬”,身如向球的“南荒二矮”,各缺一耳的“长折双尊”,手分长短的“怪手仙翁”,面平无鼻的“太湖水怪”,兔chún露齿的“青海一毒”和武功被应清华毁去的“勾魂尊者”。

最后才是“赤燕追魂”刘耀武,率领着男女徒众多人。

在徒众里面,则是分堂主和香主,像“崂山四鹰”,“关外五太保”川东三鬼中的两鬼,和武功已毁的“北极飞虎”范强麟,“雪地熊”雷猛“毒手金刚”潘骢,以及其他不知名号的教徒,前后排列,声势极盛。

依现场的情况而论,红星教真是精英全集,人多势众,除了已被应清华击毙的“黑水飞魔”和“辣手人魔”两人外,仅现有的“十二名老魔”,便足令“酒仙”等各门派来人无法与之抗衡。

刘世泽步上左边的看台后,站在台口微一摆手,台下的男女教徒即向两旁分开,身后的老魔们也一齐就坐。

他才向酒仙这边微一拱手,朗声说道:“刘世泽有幸迎得诸位驾临,‘无心山庄’增色不少,在此清风明月之夜,以武会友,实在是件武林盛事,诸位远道而来,希能兴尽而返,老夫当令敝教同寅尽力奉陪,决不令诸位失望!

“至于如何安排赛约,望诸位提出高见,老夫定以主随客便之旨,遵行无误!”

他这一串堂而皇之的开场白,可说是极为友善委婉,毫无敌意,但传入各门派来人的耳中,却感到他无限虚伪、阴险,骤生厌恶!

“酒仙”因是公推的主持人,只得起身走出台前,拱手回礼地答道:“老化子暂代主客,向贵教主进一言:贵教近年来对武林同道之所作所为,教主自己心中有数,不用老化子赘言,今日我等既来此地,你也不用假冒伪善,徒作客套,尽可直言无隐,提出你心中之计划。

“但有一点须在此预先声明,与贵教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4章 白于山恶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天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