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天飞龙》

第35章 了结一代恶魔

作者:上官鼎

刘世泽却状若无事,可见其内力修为已较酒仙高出一筹。

酒仙本人也心中有数,知道硬拼下去,自己定将不敌,心念一转,即决定以“醉里乾坤步法”,配合擒拿三十六式,和对方游斗。

其实硬接两掌之后,酒仙果已吃了暗亏,第一次,酒仙以八成功力硬接,和对方拼个平手,但已两掌酸麻,心内暗惊。

第二次,酒仙再以十成功力硬接,原以为仍可保持不败,但接实之后,却被震得连退数步,双眉麻木,血气上涌,眼泛金星。

故即稳身调息,筹思对策。

他刚一决定对策,即问刘世泽冷笑道:“臭化子,现在知道厉害了罢!如不服输,可以再来,或者叫他们一齐上,老夫仍旧欢迎!”

刘世泽这番冷嘲热讽,气得酒仙心胸慾炸,怒火高烧,即刻忘了厉害,大喝出掌,猛运“纯阳气劲”,注入掌中出击。

无疑是动了真火,慾拼个你死我活。

刘世泽见他主动攻击,掌力较前更强,亦知这老化子不可轻视,故即运气行功,挥掌相迎,将“赤霞掌法”的绝招源源施展出来。

这“赤霞掌法”是刘世泽所得“赤煞魔经”中的绝学,招式诡异,路子特别。

刘世泽曾传授给刘耀武练习了十余年,怎奈游荡好色成性,仍旧未得神髓,故仍不能运用。

但刘世泽却不同了,经过他一甲子的漫融磨练,已使得出神入化,故施展开来,真是无法摸捉,怪异至极,无怪“酒仙”要吃亏了。

本来,“赤煞魔经”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即是“赤霞掌法”,第二部,是那柄“万能铡”招式,第三部,才是“赤焰魔功”的秘诀。

刘世泽对这三样绝艺均已练成。而且火候老到,不然,他便无法使“塞北神屠”等一般老魔头如此心悦诚服,为其所用。

当然,更谈不到创立红星教,图霸武林了。

所以,刘世泽尽量施展“赤霞掌法”后,“酒仙”便感到压力渐重,处处危机,被逼得无法还手,完全落于挨打的地步。

幸得“酒仙”的“醉里乾坤步法”和“纯阳气劲”功夫,也是武林一绝,故能在对方怪异的掌影中,支持闪避的局面。

三十招过后,刘世泽除了对“酒仙”的身法欣赏外,也发现他身外三尺有一层气幕,足以滑卸掌劲掌风,极具妙用。

同时,他觉得“酒仙”既有如此功力,其他四人也一定不弱,如果不施展本身绝学,将这五人制住,万一应清华及时赶到,那就麻烦了。

因此,他“嘿”的一声,即刻施展“赤焰魔功”。

这一来,酒仙更糟了。

只见刘世泽身外顿生一重薄雾,渐渐向外扩展,雾色微红,笼身不散,在明亮的月色中,像是红纱帐里的人,别有一种意境。

群侠一见刘世泽如此施为,心中不禁惊奇至极!虽然叫不出是什么名堂,却知道是绝顶的武功技艺,正如各门派的秘传玄功刚气,从体内发至身外,范围大小,要看各人的修为而异。

不过,这些玄功刚气,都是无质无色的,当对方施展的时候,只能从感觉上去证明它存在,绝不能用肉眼去察见其形态。

现在,刘世泽竟能练成有色有形的雾气,从体内扩展至支外,他的功力修为已可想而知。

所以,群侠一见心惊,惶惑不已!

心知除了应清华以外,恐已无人能敌住这个魔头,而且,应清华是否能不负众望,众人也毫无把握。

何况,应清华至今仍无踪影,能否赶来赴约,还是个大问题。

死亡的阴影一闪,掠过群侠的心湖;恐惧与忧愁,齐集在每个人的眉梢。

正和刘世泽交手的“酒仙”,此时更较别人难受!

原因是刘世泽身形已缓慢下来,渐趋停止,只是面向“酒仙”跟着转动,双手不断拍点,发出锐利的劲力。

同时,身外的红雾,似是运用如意,收展随心,能将红雾逼成椭圆形,罩住“酒仙”闪动的身形,不论“酒仙”如何躲闪,均无法脱出红雾的范围。

最使“酒仙”伤脑筋的,是刘世泽的掌劲指力已跟着红雾的扩展,强烈出奇,“酒仙”的“纯阳气功”,有不足抵冲出之势。

而且劲风炽热,带有闻之慾呕的臭味,以“酒仙”身习“纯阳气劲”。可耐高热的人,仍旧觉得非常难受,渐有心烦意燥之感。

那重红雾更出人意表,自将“酒仙”的身形渐告迟滞。

但“酒仙”的掌劲仍能拍出,不至遭受强烈的反震,造成自己打自己的可笑事件。

“酒仙”在这种恶劣的情势下,弄得焦急如焚,除了极力挣扎外,别无办法可想。

旁观的群侠见“酒仙”如此处境,都握紧双拳。一齐注视着场中,准备随时出手。

“酒仙”的“纯阳气劲”似已无法支持,被刘世泽的指劲突破一洞,红雾一涌而入,“酒仙”虽未被指劲击伤,却也受不了红雾的烧灼。

只见他,双掌乱扬,身形摇晃,“唔”的一声,突然昏倒。

这一来,群侠大惊,一齐飞出,“黔南异叟”等四位前辈分四面围扑刘世泽,阻止他再下毒手。

乞帮帮主符仁直扑“酒仙’身旁,意慾抢救他的尸体。

其余群侠形成大包围之势,围在外面,但“塞北神屠”等一般魔头、已一齐赶出,接住群侠。

于是,混战再度形成,群侠又陷入极度危急之中。

“黔南异叟”等四人,因已知刘世泽身外的红雾厉害,所以出手即以兵器对敌,各展本门玄功绝学,全力攻击。

一时虽然阻住刘世泽,无法向“酒仙”再下毒手,却造成了四对一的群殴情势。

这种趋势正合了刘世泽的心愿,故即大笑道:“好呀!早知如此,不就省得老夫麻烦。”

得意之态,溢于言表,好像对“黔南异叟”等四人这样联手攻击,毫不在意。

“黔南异叟”等四人,都是前辈高人,本不愿群殴,但因一时情急,为了抢救“酒仙”,才造成这种局面。

而今,事已如此,只得以除恶为目的,撇开身分不谈,仍旧尽力施为,以期击倒刘世泽。

可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事情并不如想像的容易。

“渔隐”的如意渔竿,“点苍樵客”的铁折扇,“华山琴叟”的古琴,“黔南异叟”的青铜剑,四般兵器围攻下,刘世泽仍以一双肉掌迎敌,时掌时指,施展他的怪异招式。

他将身外的红雾幻为圆形,缩紧在身边数尺,密度极浓,红色更显,在月色映照中像是个红色水晶球,在地上缓缓滚动。

“异叟”等四人的兵器击在上面,除了要受到刘世泽的掌指劲力反抗外,觉得无法着力,并有一股热力从兵器上传来,使人心神震荡不已。

四人因有玄功护身,并不畏惧对方的掌指劲力,但对这种穿透兵器的奇异热力,却感到无法应付。

其中,以“黔南异叟”二人应感较微,可能是因他的“冷焰气功”正具有抵消热力的作用。

另一边,各门派的后辈门人也正惨烈拼斗,在“塞北神屠”等老魔的魔掌下,联手对敌,仍是伤亡惨重,但个个视死如归,毫不退缩。

尤以武当弟子中的云鹤道人率着师弟云虚等四人共斗“塞北神屠”,因对方功力太高,无法抵敌。

转瞬间,云真道人即被“神屠”一掌击毙。

而“神屠”对武当弟子特别痛恨,竟抓起地上的云真死尸,实行其啖脑为乐的把戏,一面施展“修罗玄功”,将云鹤等三人围住。

一面拍开云真的脑袋,吮得“啧啧”有声,津津有味。

这一幕惨绝人寰的食人脑髓,使云鹤等悲愤慾绝,血泪和流,拼命用剑击刺,意慾乘“神屠”啖脑之际,将他刺死,替云真报仇!

可是,实力悬殊,力不从心,他们被圈在修罗旋劲内,已经奇寒难耐,身不由主。

不要说替云真报仇雪恨了,连三人本身都是泥菩萨过河,自保甚难,不久之后,也会得到云真一样的命运。

在这混战群中,只有一清道长尚能与“黑矮”斗得精彩非常,保持平手。

其他如灵清斗“太湖水怪”,静性斗“黄矮”,灵气斗“普渡仙姬”,虽未挫败,亦已落入被动,迫处下风。

惨败之事,已可拭目以待。

在这千钧一发,危险万分的时候,忽见“无心山庄”左侧的红星教徒突然尖叫数声,火把齐灭,一哄而乱,直向混战场中冲来。

五个矫健的身影在月色下疾射而至,娇叱怒喝,齐向群魔攻击。

而且毫不留情,全以兵器击敌,从月光映照中,很清楚地现出五种颜色,身影兵器,相映成趣,使人一见喜爱,为之赞叹!

这五人正是人如花艳的武林后起之秀,应清华的三位未婚妻和两位好友。

身穿蓝色劲装,手挥“龙凤金环”,换下静性大师的是“金环玉凤”冷艳雪。

衣泛绿光,剑泛蓝虹,换下灵清道长的是“绿牡丹”白如霜。

白色劲装,刃闪红光,替下灵气真人的是“白衣仙姑”郑春梅,但群侠却弄不清她是谁?,竟如此深厚的功力和技艺。

还有一双黄色劲装的少年男女,男的手挥精刚剑,白光闪闪,女的却用黑色软带,卷舞如龙,男的一见而知是昆仑展鹏程。

女的却是极少人见过的“黄衫仙子”谷幽兰。

他俩剑带齐挥,替下少林弟子明心等三人,左右夹攻,缠住“怪手仙翁”,各展师门绝学,斗得有声有色。

明心等转身扑向“长白双尊”,帮助青城派黄秀清、峨嵋派梁英、和天山派冯远志、华山派何庆云,合力拒敌,挽救危机。

自这五位参战之后,群侠方面的情势已较前好转。

但还有“黔南异叟”对刘世泽,和云鹤对“塞北神屠”,以及不少后辈弟子仍旧危如垒卵。

在这一阵时间,和“黔南异叟”联手应敌的“华山琴叟”又已昏倒地上。

武当弟子云虚道人也沦入“塞北神屠”的魔掌,作了这怪物的点心!

但群侠都极有信心,认为白如霜等已经现出,应清华也定已赶到此地,故皆咬紧牙关,拼命奋战。

不错,他们猜对了!

“听到”一声清越的朗啸,起自“无心山庄”的屋面上,响彻云霄,声震九皋。

看!

一团身影,冲霄直起,在十余丈高的空中,俯身缩腿,张臂挺腰,化作平沙落雁之式俯冲而来,掠过众人头上,落在“塞北神屠”身前两三丈处。

这魔头正捧着云虚道人的头颅,吮得津津有味,浑忘身外之事。

应清华一见这幕惨状,怒火猛升。

原慾善意劝化这般魔头的心,化的一干二净,一声龙吟,“银钩”神剑立刻出鞘,左掌向前一探,将快要刀尽而倒的云鹤和云玄隔空吸出圈外。

同时,右手一挥,银虹暴涨,如钩的剑芒疾如闪电地卷向“塞北神屠”。

“塞北神屠”尚未看清来人。

只闻一声惊叫,即见血雨飞射,状似喷泉,“啪”的一响,掉下了“塞北神屠”的巨头,

银虹一敛之间,人已掠到刘世泽那边,紧接着“轰”然一响和一声轻喝道:“住手!等会再跟你算账!”

话落人杳,又已身似轻烟,飘向“长白双尊”。

应清华这串连续动作只是眨眼间之事,真如飞仙剑侠,使人无法看清,待“黔南异叟”等定神寻找时,他已制住“长白双尊”。

转向一清道长身旁道:“大师兄,我来啦!”

一清喜悦得尚未出声,他已晃身闪步,欺进“黑矮”右侧,左手一扬一拨,即将“黑矮”的掌喝卸去。

右化手掌为指,疾点“黑矮”的“将台”、“玄机”诸穴。

“黑矮”悚然一惊,连忙向左闪避。

可惜,技不如人,事难如意。

他刚挪得一步,已挨上应清华收而复出的左掌,虽有“灵龟功”护体,仍被击得肋骨折断,吐血倒地。

一清正想开口说话,应清华已递给他一个玉瓶道:“这是恩师所炼‘百草还魂丹’,劳师兄先给负伤的人服用,待弟将事处理完毕之后,再行治疗。”

说完,也不等一清回答,便以绝决身法扑向“怪手仙翁”。

人未到达,即向展鹏程唤道:“二哥和兰妹快退,让我来收拾他!”

声落人至,即向“怪手仙翁”出手,使展鹏程和谷幽兰来不及后跃,忙向左右闪开。

“怪手仙翁”也还弄不清是谁,即感到劲风罩体,压力万钧,吓得双掌前推,慾向后跃。

但应清华已存心严惩这般魔头,不容他有拖延的余地。

冷“哼”一声,人已晃至他的背后。

只听他“唉哟”一声,背上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5章 了结一代恶魔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