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天飞龙》

第04章 武当显威

作者:上官鼎

东方发白,凛冽的晨风侵拂着人的肤肌,银般的雪掩盖了板桥茅舍,大地仍是那么冷清。

但在通往白杨坪的官道上,正有两骑并鞍齐飞。

转瞬间,便冲过枯林驿站,登上雪丘霜桥。

马上一对青绿人影,显得异常高兴亲密,笑声回响,打破冬晨的宁静。

这就是应清华和白如霜,渡江北上,驰往白杨坪,他们预计在此休息几天,顺便往巫山一游。

巫山,位于川东与楚西交界处,属巴山山脉的东南支,主峰十二,以神女峰最有名。

山势夹迫,形成长江三峡之巫峡,处处猿啼峭壁,瀑响悬崖,江流险阻,风景绝佳,来往舟只,均视为畏途,所谓“长江三峡巫峡长,猿啼三声泪沾裳”之句,即是形容舟行其间,惊心悚胆之险!

晚间,清华两人宿于白杨坪的长春居。

他们住在后楼的一间套房,设备尚称整洁。

晚饭后,清华乘如霜盥洗之际,独凭西窗,悠然闲眺。

只见大地茫茫,残月西挂,神女峰耸接云天,像是不动的巨灵,加以断续犬吠,炮竹声声,此景此情,真易使人兴起怀乡之念!

他默然对景沉思:“这是离家后的第五年了,父母家人,该都平安吧?梅表姐一定长得更美丽,更温柔,她更会时时盼着我回去的!这回,我也可以还给她一条小红马了,她将多高兴呵!”

他想到此事,微笑便挂上嘴角,但接着又想到眼前:“下山以来,经过了数次搏斗,证明自己所学确是武林绝艺,今后只要小心应付,定可达到两位师尊的愿望!最高兴的事,莫过于遇见霜妹!她美艳如仙,天真活泼,一片柔情,常使自己浸于甜蜜幸福之中!但是,梅姐是否喜欢她呢?否则,怎么办呢?将来……唉!”

他不敢再想下去,只有惘然长叹一声。

烦恼,出现在他平静的心湖!少年,开始认识愁的滋味!

渐渐地,他感到有双柔若无骨的手掌轻轻地搭上肩头,一团温软香馨的胭体,挨向背后,耳畔也响起一串细语。

“华哥,干嘛叹气?可以告诉我吗?”

他连忙转身笑道:“没有什么!不过是想起一些旧事而已。”

如霜看了他一眼,慢慢低垂粉颈,幽声说道:“你是不是讨嫌我?我知道自己不行,处处给你添加麻烦,但是,到竹山以后,我会回华山去的!”

这一来,清华可慌了,急得抓住如霜的双手,道:“霜妹,你这是怎么来的呢?这……这是……唉!……我的心意如何?你应该知道!这……”

如霜给他惶恐的怪样子,逗得“噗哧”一笑,抬头凝视着他。

笑靥梨涡,又使清华忘了一切,不禁双手一拉,低下头去,只闻如霜“嘤咛”一声,房中便归于寂然。

良久,才听得清华低声道:“今宵星月为证,应清华此心可表!天长地久,愿我俩永不分离!”

同时,他见白如霜娇羞不语,便侧转身躯,左手搂着她的纤腰,慢慢步入内房,掏出那对玉马,低声又道:“霜妹,你看这对玉马,是否一样?”

如霜羞红未褪,闻言便接过玉马,在灯下细心察看,一会儿,才向清华问道:“华哥,怎会多出一匹白的呢?它们除了颜色不同,完全一样!但看不出有何奇异之处!”

“玉马的奇处何在?将来或可找出,但须找回另外两匹,才能办到,关于白马的事,本是要向你说明的,但因风尘仆仆,无暇谈及此事,今晚你听了之后,希望你能原谅我!”

白如霜柔情似水的点点头。

应清华望着她,缓缓地道:“我有一表姐,叫郑春梅,住得很近,生得温柔大方,知书识礼,她从小就很喜欢我,这匹白马,便是送我的,但现在多年不见、不知她怎么样了?当她送给我白马时,我曾经有找回一匹给她的诺言。”

“这次蒙凌前辈赠我的红马,本可转赠给你的,但为了对梅表姐的诺言,我只得暂时留着,另外想给你一件东西,看你中不中意?”

他说着便起身出房,不久又回来笑笑向如霜道:“你猜猜!我给你的是什么东西?”

如霜侧着螓首,想了一会,又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清华见她低头不语,色带幽怨,知是为了表姐之事。

只得从袖中取出那把“蓝虹”短剑递给她道:“霜妹,这是我在古洞中得来的先师遗物之一,你看如何?”

如霜无言地接过短剑,看了一下剑鞘装磺。便握着剑把一抽,“嗡”然一声,蓝光耀眼,闻声视色,即知是吹毛斩铁的好剑。

何况剑尖之外,犹有一两寸长的芒尾,蓝焰闪烁,更足证明是件难求难遇的宝物!

不禁使如霜“呵”的一声惊喜,笑逐颜开道:“华哥,这真是难得的宝剑!你给了我,自己没有了,那怎么行呢?”

“我还有,也是这么短的。不过剑光是白色而已!”

清华说到此地,便收起玉马,顺手拿出玉瓶,倒出两粒“九转回还丹”,托在手中道:“这也是我在古洞得来的灵葯,对练武之人有无穷妙用,来,你服下之后,即刻按照师门行功心法静坐行功,纵有些许痛苦,必须强行忍受!”

这时,白如霜已满心喜悦,知道师哥虽爱表姐,但也很爱自己,刚给一柄宝剑又要给她增长功力,这都是她梦寐以求的事怎不使她高兴万分呢?

所以,她连忙放下短剑,含笑吞下丹葯,即刻盘坐床上,闭目行功。

房中静悄悄地,窗外风声呼呼,他俩一坐一立,全神注意在行功反应上。

一阵沉寂之后,如霜渐渐呼吸响声,五颜通红,柳眉紧蹙,娇躯微抖,清华知是紧要关头已到,稍不小心,便会功亏一篑!”

因此,他连忙上前一步;伸出右掌,贴在她的命门穴上道:“霜妹,让我帮助你!”

一面用自己深厚无比的内力,化成一股热流,注入如霜体内,会合她停在任督二脉前的热流,向前猛冲。

只见如霜香汗如雨,猛地一抖,便觉热流一冲而过,直上“气门”、“脑海”,经“百汇”,绕“太阳”,转“肩井”,游四肢,历遍全身,复归丹田。

他撤掌轻声道:“霜妹,可继续运转十二周天,大功即可告成!”

接着,又是一阵沉寂,如霜才微笑、慢慢睁开似水眸波,注视清华的俊脸。

蓦地间,她一跳而起,双手环抱住清华的头颈,用樱chún代表了她的言语……

冬夜,仍是一样寒冷!北风,还在临窗呼啸!但室中灯下的两颗心,却有无限的幸福和温暖!

此后,他俩在白杨坪停留三天,渡过了新年。

白天,他俩往巫山探胜寻幽,顺便教如霜练习“述神幻影身步法”,和清华自创的“连环手法”,晚上,仍回长春居住宿。

白如霜自任督畅通之后。功力已突飞猛进,尤以一手“寒星剑法”威力更是惊人!

所以,她特别高兴,每天飞驰于断涧悬岩之间,嬉戏于幽谷绿树之上,引得应清华也童心大发,不时长啸惊天,应和她的娇呼笑语!

两天后,如霜已熟习身法和手法,轻功也跟着有惊人的进步,有时一纵十余丈,宛似飞鸟临空。

可是,这妮子内心明白,自己虽然进步惊人,但与这可爱的师哥相比,还相差甚远。

看他几次对敌的表现,和两日来,在此地上下绝壑的轻松情形,真是莫测高深,所以她也便存心一试。

第三日傍晚,当他俩游兴阑珊,准备返店之时,如霜笑对清华道:“华哥,下山十里之遥,皆无人迹,你让我先跑几百丈,再起步追来,试试何时可以追上?”

清华闻言知意,也笑着道:“霜妹功绝顶,恐我无法追上,何苦叫我出丑呢?”

“不嘛!你就会骗人!”如霜踩足不依,故作娇嗔。

清华也只得故作酸态,拱手躬身道:“不敢!霜妹闺令如斯,小兄尊行是也!”

如霜格格娇笑,只说一声“我走了”,便似宿鸟归林,眨眼去得很远。

清华看看她远去之后,才笑着摆摆头,提气运功,长啸一声,冲霄而起,两三个起落,便已看见如霜在前尽力飞驰。

欣赏她的美妙身影,感到异常高兴,因也存心逗她,加紧追去。

如霜正在满心喜悦,以为师哥要颇久才能追上,不料长啸甫落,便感到身旁一阵疾风,纤腰一紧,腿弯一软,整个身子已被人抱入怀中,破空飞起!

因而“哎唷”一声,惊叫失色!

待她看清服色脸型,才喜得起纷拳,轻捣清华胸部道:“你坏!你吓我!我要打你!”

她轻打几下以后,又将脸儿紧贴清华左胸,伸手去拉清华的鼻子。

弄得他真气一泄,落地不动。

看着她淘气的样儿,哈哈大笑道:“好,好,该下来自己走啦!否则,白杨坪的人要笑话我们啦!”

如霜知是实情,只得含羞下地,白了他一眼,转身就跑,惹得清华又是一串笑声。

五日后,他们已抵达西河镇,这里是武当山麓,离峰顶仅有几十里路。

武当山,属巴山山脉北支,主峰高插云汉,相传是武帝升天的地方。

其中有三十六岩,二十七峰,最高是天柱峰,另外尚有南岩、紫宵、展旗等峰,都是道家修练之处。

入山五六里,即至解剑泉,旁有道院,游人香客至此,须解下兵器存放该处,然后盘蜒而上,越山即到玄真宫。

据说是武当祖师昔日修真之处,道院毗接,势象庄严。

武当现任掌门道号一清,乃慈善书生之师侄,与师弟玄清灵清,及俗家师弟,大湖庄主王一道,人称武当四剑。

自慈善书生骤返师门后,一清即传令门下严密注意,并与师弟二人加紧督导门下习技,以备将来应付劫运。

但在两年的时间内,红星教故意结仇,发生许多事故,如烧毁太湖山庄,杀死王一道全家二十口,劫夺威武镖局的红货等,都是针对武当派而发。

一清等明知其故,但因少林、昆仑、青城、峨嵋等派,毫无消息,仅凭本门弟子之力无法与之抗衡,只得强忍师弟毁家之恨,拟待连络各派而后动。

不料,在前月的一晚,宫内正堂的祖师法像不翼而飞,值夜弟子三人均被点倒,直到第二天才被发现。

并在宫门挂匾上,发现一纸留言:意谓武当妄自尊大,携去法像以示薄惩!限明年端午之前,全派归附“红星教”,如若不悟,决予严厉处死。

末后未书名号,只画红星一个。

这一来,真是损尽武当的威名,气得一清仰天长叹!但也无可奈何,只得严令保守秘密,分头探听下落,加强戒备,以防不测。

应清华两人到达解剑泉时,正是初午时分,甫下骑,即有道士二人,前来问讯道:“施主们,是否前来进香?请将兵器马匹暂存敝院。”

清华知是师门后辈,不慾表露身份,以添繁礼,故此拱手答道:“打扰道爷,容后再谢!清道爷指引,以便上山。”

如霜知他心意,不禁看着他莞尔一笑!其中一位中年道士也许看出有些异处,故即接着道:“施主们,请随小道上山!”

话落,即转身沿山道而行。

初时颇慢,经过解剑泉后,步履渐速,并不时回头察看二人。

直到玄真宫前,那道士回身向清华道:“施主除进香之外,尚有何贵干?请即明告,以便小道通报接待:”

清华因初返师门,不敢随便,当即肃容道:“请即转报掌门师尊,衡山应清华,偕华山白如霜师妹,一同晋谒。”

那道士是武当第三代弟子,闻言知是掌门师祖有关人物,但因二人年纪太轻,又未经掌门证实,故仍未行大礼。

仅躬身退步道:“两位请稍等一会,容小道进宫禀告!”

清华两人静立宫前广场上,观察周围环境,觉得宫院巍峨,景物清幽,使人处身此间,自然产生静穆出尘之感而带有肃然敬仰之意,实不愧为一派发祥地。

俄倾间,宫中钟板齐鸣,大门内涌出道士多人,为首三位均是白发老道,中间一人,身材较高,面目红润,日含微笑。

清华知是掌门师兄,率众来迎,连忙踏前两步道:“慈善门下应清华奉命下山,特晋谒掌门,并求教益!”

说完,便慾跪下,行大礼叩见。

却被一清双手扶住道:“师弟免礼!师叔可好?我等疏于问候,真觉惭愧!这是你两位师兄,谅师叔早已对你说过。”

清华又忙与玄清、灵清见礼,并招呼如霜上前道:“谢谢师兄!恩师甚好!这是华山了尘师伯的传人白如霜师妹,因途中巧遇,故一同晋谒。”

一清等见这对风华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武当显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天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