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天飞龙》

第05章 斗魔岳阳城

作者:上官鼎

“去年元月时,花市灯如画,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灯与月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青衫袖!”

这一古词,写尽了元宵怀人的意!使人读之,不禁为之同情一叹!

元宵,在中国社会的传统中确是个尽情欢乐的节日,不论男女老幼,或山村城市,都要结彩张灯,争奇斗巧,一片欢欣兴奋的景象,充分表示着春到的气息。

长沙,地当浏湘二水交会处,交通方便,人文蔚起,为湘省之冠,值此元宵之夜,更形热闹!

大街小巷攘往攘来,红袖青衫,摩肩接踵,花团锦簇,灯光字映升平,锣鼓笙歌,炮竹声传吉庆!好一幅狂欢景色,真教人留连通宵!

清平街北端,有一家丰益钱庄,此时,有个俊美绝伦的少年伫立门前,在灯光映照之下,使来往仕女都不禁回眸睇望!

只见他青绸穿戴,身材适中,衫袂临风,态度高贵潇洒,剑眉星目,胆鼻梨涡,脸蛋白中透红,贝齿微含笑意,真有点男生女相,分外迷人!

原来,这就是返家不久的应清华。

他在返家途中,船经襄阳水上,偶然听得红星教徒酒后醉语,意谓该教已设立长沙分堂,地址即在临江村内。

屋主郑某是个世家子弟,因不让该教进驻,以致全家被杀!

所以,他一时怒急攻心,悲愤慾绝,经过一阵迷惘,才被江风吹醒!誓灭姦魔,兴起又一次复仇之火!

于是,他毅然改变行程,舍舟登陆,从襄阳连夜出发,沿直线奔驰,越岭渡河,捷似星射鸟飞。

历两日夜的时间,便已渡长江,绕洞庭,赶回临江村,直扑郑承恩的老家。

适逢长沙分堂主潘骢正集合手下香主,讨论发展教务事宜,闻言终于证实,引发了他的杀孽。

这分堂主潘骢,人称“毒手金刚”,是刘耀武的师兄,生得体壮如牛,武功习性,皆得其师真传,凶婬狠毒,较其师弟亦毫不逊色。

最近始投效红星教,被派来担任长沙分堂主。

因在总坛暂住之时,获知师弟被人侮辱,赤龙堂主及三位护法都先前伤败而回,据说对手之人,均是喜穿青衫,非常俊美之少年,经过三方对证,知是武当后起之秀所为,但潘骢仍不相信,有此厉害的年轻高手。

潘骢手下的香主也都是凶名有素,气焰高涨的人物,其中三人号称“洞庭三蛟”,是“太湖水怪”的徒弟。

其余四个是“青海一毒”的得意传人。

不料,他们煞星高照,正在狂言阔论,商讨追查青衫少年的时候,偏遇着应清华回乡探查,愤恨之下,先以隔空点穴制住他们,再向毒手金刚要求独斗。

竟于顷刻之间,废了他的武功,限令解散分堂,退出长沙。

最后,又掌劈曾经参加屠杀郑家的“洞庭三蛟”。

事后,清华返回自己家中,又惊了一跳,发现父母家人均已杳无踪迹,连忙探问村人,始知自郑家遭难以后,便已迁往长沙城内。

这才又赶往长沙。

他到长沙数天,都是深居简出,尽量享受天伦之乐!

同时,应员外也告诉他,从慈善书生回来后,便替他定下了春梅表姐的亲事,准备他下山回家便举行婚礼。

不久,何强仁的父亲也派人去郑家说亲,被郑承恩说明原委,婉言拒绝。

直至去年冬天,郑承恩全家一夜被杀,只有梅姐弟二人事后未见尸体,何家也从此失踪。

他依理推测,郑家遭杀之事似与何强仁有关,春梅姐弟似被掳去,或临时逃脱,被人所救,但却下落不明,无从查探。

因此,他在家人之前,显得非常快乐!而在更深人静时,却又怀人不寐,尽在考虑今后的行动和探查的方法。

今夜,时逢元宵,满城欢乐!炮竹笙歌更增加他怀念表姐的情愫!

所以,他步出门口,小立一会,接着又沿街而行,慢步欣赏,意慾藉此夜市风光,消遣胸中积闷!

一路行来,发现一个广场上聚有许多观众,里面是个几文宽的戏台,台顶悬个大花灯,灯下陈列许多红纸包裹,几位办事人员正在往来忙碌。

台下围周,每隔数步有一木柱,柱上横拉细绳,挂着不少小灯笼,小灯之间,悬着许多红纸楷书的长条。

他走前观察,才知是灯谜大会。

由城中富商文人、名流逸士所合办,纸书长条均是编有号数的谜面,红纸包裹。即是准备的奖品。

他从小喜爱诗词棋谜之学,慈善书生授艺之时,也是文武并修,后于灵虚古洞,又熟读壁间藏书。

以他现在的聪明学识,实已博学惊人。

这灯谜大会之举,正是触其所好!他绕着人群细看一遍,觉得所有谜面,约可分为字、物、人、地、古迹等类,但佳作不多。

只有不少数字谜纯为诗词体裁之作,稍感耐人寻味。

观众老少咸集,以士商为多,有几位白发老翁也在拈须沉思,以期得到一彩。

他静立外围,负手以观,意慾查看看此中人士,谁能猜中那些较佳的字谜。

经过一段时候,已有不少人士猜中那些较为通俗简易的谜底,欢天喜地捧着奖品离去,而前来尝试的人亦复不少。

蓦然间,在他右侧不远的地方,一声清脆的嗓子喊道:“六十二号我知道!”

接着,又响起一声叱责道:“小兰,你又淘气啦?”

音韵娇柔,有点像娘儿腔,使清华闻看转头,意慾查看是谁?

但台上之人已大声问道:“六十二号的谜面,是“瀚海无垠”,射一地名,谁知道?”

此时,他已看清右侧之人是个蓝色儒装的年轻书生,身前有个小书童,正在低头不敢说话。

台上办事人员见无人回答,又再问一次。

他觉得那小书童聪明可爱,不应被责,便踱近其侧,轻声唤道:“小弟弟,赶快回答,台上在问你哪!”

那书童闻言回头望了书生一眼,似在等候主人的吩咐,使那书生莫奈何地笑着道:“小兰,淘气鬼,回答罢!”

并且转过脸来,向清华一瞥,巧遇清华也向他投来一眼,彼此眼前一亮,都被对方的容光吸住,成了无言呆望,忘其所以!

终因清华惊觉自己失态,速即点头招呼,讪然笑道:“对不起!替尊管找来俗事了!”

“那里!小兰自己淘气!”

那书生也警觉过来,倏然红脸低头,轻轻回答,似是娇羞不胜的样子,使清华看得暗笑!心道是谁家的哥儿?如此娇养伯生!与人说话都羞得低头!

可是,那付美艳的容光,却吸住了清华的心意,极愿藉此缔交,成为一位好友,故又接着道:“小弟姓应名清华,家在附近,以后请多多指教!”

那书生似已恢复正常,抬头含笑道:“小弟冷峰,敝处贵阳,年幼识浅,请应兄包涵!”他俩寒暄缔交,完全忘了小兰猜谜之事。

其实,小兰已因猜中刚才的谜底“长沙”,早已领到奖品,回到他们身边,高兴地看着两人谈话。

直到他们谈话稍停时,才接口道:“小……呵!公子!兰儿已领到奖品回来,你也猜猜嘛!”

“小猴子,惯会淘气!你高兴,就自己尽猜罢!”

清华也接着劝道:“冷兄,小兰说的亦是不错,你就猜猜,也无伤大雅!可惜好谜不多,只有那正面的几个字谜尚有点意思!哪!你看那五十五号的谜面: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是不是有点意思?还有那五十八号。

“是离愁!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五十九号是。

“夜合花开人未归,北归吹散各东西。芙蓉睡醒夫何在?雪拥葯关马竭蹄!”六十四号是。

“粉蝶儿分飞已去,怨才郎心已成灰,想当年人不见面,过阳关易去难还!”

“那六十九号的‘泰山之巅’也射个地名,小兰可以再猜猜看,冷兄对这些谜儿是否感到兴趣?”

冷峰静听他解说之后,微笑着沉吟一会,才低声道:“应兄若有此雅兴,弟愿奉陪!但必须叫小兰去出面,我们只将谜底告诉他就行了。”

显然清华的介说,已引起冷峰的爱好和兴趣,所以提出演双簧的办法。

“冷兄意见根妙!弟愿共谋一笑!小兰,你愿意吗?”

小兰高兴跳着道:“我愿意!”

“好!冷兄请先!”

冷峰闻言,低声在小兰耳畔道:“小兰,五十五号是‘冻’字!”

清华即刻赞道:“猜得妙!小弟心服!”

冷峰白了他一眼,似嗔非嗔地道:“别先笑我好不!还不知猜对没有哪?”

“冷兄本来就猜得妙!那会不对的?说实在话,叫我来猜,还得多想会儿!”

人群中,也响起了笑声和赞叹声:“这孩子真行!”

“小娃儿,怎会猜得这么好呢?”

“这小鬼得去第三奖了!”

“这孩子……”

清华两人相对一笑,内心别有一番高兴!

小兰又已捧着奖品,兴匆匆地回来,清华随即低声告诉他,五十八号的谜底是“必”字。

小兰忙将手中纸包向清华一塞,又像小泥鳅般从人群中钻了进去。

冷峰也凝视着他的俊脸,赞叹地道:“应兄才真猜得妙呢!佩服!佩服!”

“哈!冷兄别笑啦!如你说的,还不知对不对呢?不过,我看小兰跑进跑出,忙得不亦乐乎,不如将后面的谜底再猜两个,一齐告诉给他,免得他双腿不停,看得使人难过!”

冷峰点点头道:“应兄如此体惜他,小弟只有同意!其实,这小鬼最喜欢热闹的!今晚出尽风头内心还不知多高兴呢?”

观众们,又因小兰再次猜中,更显得哄动!

及至小兰第四次出现,连着猜中五十九号是“燕”字,六十四号是“粼”字,台上台下,都响起一阵赞美的掌声和说话,直至小兰领奖回来才止。

这时,皓月高悬,流苏满地,灯光幻彩,上下交辉,真是良辰美景,赏心乐事!

但亦有异乡游子,深闺怨妇,却望月兴叹,触景生情!

清华也脑海来潮,心有所感,不觉低头默念,轻叹一声!

使冷峰心灵一震,接着问道:“应兄何以叹息?莫非弟有开罪之处?”

他闻声惊觉,脸上掠过一丝苦笑道:“呵……不!弟偶有所感而已,请冷兄不必介意!”

小兰正捧着奖品,仰着脸儿问道:“公子,这些奖品怎么办?”

清华接着又道:“小兰,全给你!”

说着,又将自己手中所拿的两份,一齐递给他。

“时间不早,冷兄,我们也该回去了,你住在何处?明天中午,我们在临江街的聚英楼再会好吗?”

“好的,我们明天见?”

“明天见!”

清华拱手揖别,缓步返家,路上满心愉快,尽在猜想冷峰的身份,觉得他有美艳绝伦的的风姿,和温婉典雅的谈吐,且具敏捷丰富的才情,实堪结为文字知交!可借是身纤体巧,稍嫌脂粉气重而止!

冷峰在清华离去之后,仍悄立原处,呆望着他的身影,直至他没入人潮之中,似乎心犹留恋不舍,不忍分手的样子。

幸得小兰精灵,见状便悄呼道:“公子,我们也该回去啦!明天可以见面的!”

冷峰闻言,啐了小兰一声,才烧红着脸儿,慢慢离开。

一宿无话,又是次日黎明。

早餐后,清华与父兄谈了些家常,又逗着侄儿玩了半天,才缓步走向临江街。

聚英楼,位于临江街的南端,建筑壮丽,风景特佳,登楼凭窗,即见湘江水色,帆影往来,水陆洲边渔村隐现,牛头屿上茅舍奕然,潆湾市隔江对峙,岳麓山远景迷濛,好一幅画图美景!

午初,楼上食客,已有五成,清华由堂倌引导,慢步上楼,略一环视,即见冷峰、小兰二人已在临窗座上等待。

因即上前招呼道:“冷峰兄早!叫你久等啦!”

冷峰二人亦已见他而起身相迎,笑着答道:“哪里!弟等亦刚到不久,应兄请坐!”

三人坐定后,向堂倌要来酒菜,便对着悠悠江水举杯倾谈。

这一次,两人谈得更是投机,终于互相爱慕,指江为盟,清华稍长一月为兄,冷峰为弟,彼此情谊更进一步。

小兰聪明伶俐,即刻称他们为大叔和二叔,更使清华高兴,答应以后给他找件好玩的东西。

当他们谈及身世时,冷峰的眉目间似有愁意,几次慾言又止,情态堪怜!

看得清华暗忖道:“峰弟可能有悲惨的身世,所以如此不乐!今后应尽力助他,才不愧盟兄之责;但看他身材纤小,却无不健之态,黑白分明的眼神,似是内功颇纯之人!

因而举杯向冷峰道:“我辈相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斗魔岳阳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天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