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天飞龙》

第06章 南昌途中

作者:上官鼎

第二天,应清华与展鹏程,再度聚会于岳阳楼,谈了许多有关各正派团结的事,都认为由武当少林昆仑三派的掌门联名发起,最为妥当。

但因两人都行道不久,认识的同道不多,尤以少林一派,更少机会接近,经他俩再三思索,都未曾想起一个熟人和促使少林参加大团结的办法。

最后,只得暂时作罢,容后再作打算。

同时,清华催促展鹏程赶快起程返山,商请紫气真人同意,先与武当掌门函商此事,再联名与峨嵋等派笔谈。

而展鹏程的意思是要等清华赴约红叶山庄之后,再专程回去!

但清华认为赴约一事是他个人的私事,各派团结之举,是众人的公事,他不愿因自己的私事影响到大众的公事!

他虽然很感激展鹏程能够为友助力,帮他赴约,但不同意这种做法!

所以,他极力主张展鹏程赶快回去,只要武林大团结早成一天,即可少受一日红星教的欺凌,至于他个人的成败,在所不计。

而且对赴约之事,自信可无危险,请展鹏程放心!

展鹏程为他的大义凛然所感动,毅然允诺!并希望他一切小心,提防敌人姦计!

于是,他俩人又开怀畅饮一番,直至华灯已上,才叮咛分手!

展鹏程于次日回昆仑。

且说应清华一人和展鹏程握别之后,乘着酒意,又在街上浏览一遍,待到二更鼓响,才慢步返店。

走进房中,不禁心头一震,知道已有人来过,连忙检视床头包裹的东西,衣物宝剑等物都还存在,来人似无盗窃之意!

但转身一看,又使他内心一跳!

一纸精制桃笺,墨迹淋漓,平摆案上,一阕忆江南,已赫然在目:

“人杳杳,斗室独徘徊!检点行装重细认,待君灯蕊已新开,何事未回来?”

他细味笔迹与词意,颇类岳阳楼和诗之人,因而暗忖道:看她两次词意,都是非关怀自己,可能是认识之人,但经自己多方思考的结果,除了梅姐与霜妹,确实未识其他女子,奇怪!

幸得她未存恶意!不然,将银钩剑和玉箫携走,那就糟了!

今后,我必须多自留心,将银钩和玉箫挂于腰间,免遭不测!

好在两件东西都仅两尺,挂于腰间亦不难看,反而像王孙公子的饰物一样,别有一种气派!

法像和梅姐的正确消息未明,赴约的时间尚远,不妨在此买匹健马骑着,一路缓缓北上,沿途或有发现,亦未可知!

这留词的女人真怪!既与我认识,又何不亲见一面呢?可惜峰弟不在!否则,我们可到岳杨楼去,三人举杯联吟,或分题赋诗,倒是件赏心乐事。

其实,从今以后,我要为应付武林浩劫而奔走,那能像峰弟一样,游学各地,藉诗酒以展情怀呢!

算了罢!一切让它自然发展好了,我又何须多想呢!

他站着默想一阵,觉得思维絮乱,赶紧自行警醒,上床静坐,藉每晚例行的玄功调息,渡此漫漫长夜。

出定醒来,已是朝阳蕉影映东窗的时候。

正在洗脸之际,店小二即交来一信,并说有人一早送马前来,指明要公子收下。

清华不禁大奇!一时持函愕然,猜不出是谁所为?

幸得店小二在旁说道:“公子,那匹白马还在门口,鞍缰齐备,非常漂亮!你是否就要出去?”

“呵!……是的,我收拾好就来!”

清华醒觉过来,一面拆信,一面回答。

内心还在暗笑自己,何以会因此小事弄得忘形!人家既是好意送来,不便退回,管他是谁,只有收下再说,将来水落石出之时,再致谢意即可。

等他一看信的内容,即知是昨晚留词之人所赠,不禁玉面含笑,感激此人的厚意!

原来,一张与前同样的桃笺上,娟秀的笔迹写着道:“知君行道江湖,关山远阻,往来途路亟须良骑,故遣人送上一匹,以壮行色!愿君毋笑驾劣,并善视之!

“此马名曰‘白龙’,脚程颇快,且能善解人意,趋吉避凶,对君涉险荡魔将有小助也!”

“匆匆致意,聊表寸心,任重道远,诸宜珍重!”

清华收起信笺,挂起箫剑,提着小包裹,充满微妙的心情,付账出门,一瞥之下,又不禁喜悦异常,脱口赞好!

只见良骑一匹挂于门侧,头尾丈余,身比人高,秀耳长鬃,全体雪白,额头一点黑星,尾部银丝拂云,真是人见人爱,千金难买的好马!加了鞍镫鲜明,色泛金黄,俨然是富豪饲养,世家所有!

也慢慢向前提防白龙欺生,不料,白龙见他前来,仅是昂首定睛轻嘶一声,随即点首踢蹄,状甚愉快!

待他走近身侧,挂好包裹,双手抚摸银鬃颈际时,又回首闻嗅他的青衫,轻擦他的身体,似是故主重逢,亲热非常!

引得他情不自禁,脸儿贴着马颈,也亲热地轻叹道:“白龙,白龙!我感谢你跟我合作!我会好好待你的!”

他这种带着稚气的轻叹,原是发泄内在感情所致,说完之后,犹在默念着赠骑之人,何以如此关怀自己?

但白龙又是一声轻嘶,似在回答他的说话,使他闻声抬头,为之莞尔!

接着解下缰绳,回身上马,才发觉店前已围着一大堆人,正在欣赏他人美马骏,互相亲热的镜头!

不觉玉面一红,催马沿街北去。

出得岳阳东门,直奔临湘大道,他为了试试白龙的能耐,是否名符其实?故一上官道,即乘晨间人少之便,放缰前驰。

白龙,不愧是匹难得的良驹,长嘶一声,音震林野,四蹄扬起,疾快如飞!跑得长尾如伸,与颈身成一直线,马身过处,劲气迫人!

但清华坐干鞍上,却平稳如故,只觉得路旁林舍疾退,瞬间即离甚远,恍如乘风驾云,轻快无以伦比!

经过一段疾驰以后,他为了爱惜白龙的体力,才勒缰缓马,慢慢而行。

这时,朝阳无力,才上东山,大地一片光辉,万物初从夜的怀中苏醒!

岳阳城的北门,又出来一匹全身火赤的良驹,神骏之态,堪与白龙并驾齐驱,马上驮着二个少女,共鞍而坐。

前坐少女较长,年约十七八岁,一身淡蓝色劲装,身体婀娜,生得柳眉杏眼,瑶鼻桃腮,樱chún贝齿,脸靥如花!加上秀发如云,蓝巾斜扎,背后剑穗飘风,红丝轻拂,真是美艳如仙,巾帼英雄!

后面坐的年稚,约在十二三岁,全套粉红劲装,模样玲珑可爱!

他们一出官道,便催马飞驰,好像是赶程办事,心有急务,幸得那匹赤马亦是千金难换之驹,虽是驮着两人体重,仍是脚程无减,快捷惊人!

约在已初时刻,即已追近应清华。

这赤马长嘶一声,引得白龙也引吭以和!

清华闻声转头,只见一围赤焰,载着蓝红人影,疾驰而至,连忙勒马让道,免碍他人。

忽闻几声娇笑,随着蹄声而过,他慾定睛辨认时,对方已驰出老远,白龙又长嘶扬蹄,似要从后直追。

但清华内心一转,便不让白龙后追,因他知道对方是女人,自己又不认识,若冒昧赶,必将招致轻薄的口实,所以制止白龙行动,不肯造次。

他依然缓马前行,听蹄声得得,恰然自乐!

在日挂中天的时候,已到达中村镇,此地恰在岳阳临湘之间,行客多在此镇午餐歇脚,所以商务颇盛,餐馆特多。

他一进街口,刚一下马之际,即见旁侧酒楼的伙计欢喜地跑来,笑脸相迎道:“相公,您来啦!令妹已过去一会儿了!请快上楼罢!”

他不禁愕然,接口问道:“什么?谁先走啦?你恐怕认错人了!”

“哪里,不会错的!令妹讲得很清楚,相公正是骑着白马,身穿青衣的读书人,请快进去用膳,免得耽误行程!”

他只得下来,将马拴在门口木桩上。

并向伙计要来上好的马粮,亲自喂饲白龙,同时又嘱咐伙计,不可近前,免得白龙性烈,致为所伤。

伙计虽是诺诺连声,但又暗地笑他,对一匹白马都如此重视,既要亲手饲料,又叫人不可近前,真时十足的书呆子,别有一种成见。

他旁听一阵,见白龙已吃了不少,才随伙计上楼。楼上客人不少,都为他的俊逸品貌而注目,他却泰然处之,含笑入座。

伙计不待吩咐,即送来许多名贵酒菜道:“这都是令妹预定的东西,也是小店上等的菜色!相公还要添点什么吗?”

“不用啦!”

他一面斟酒,一面又问道:“伙计,舍妹几时过去的?她自已一个人吗?”

他经过一阵时间的判断,认为又是留词赠马之人所为,所以故作不知,慾从店伙口中探听一些线索!

“令妹是午初来的,带着个女孩,共骑一匹赤马,在小店午餐之后,又留下银子,定下酒菜,要小的在门口等候相公,其实,相公是读书人,所以一人一马,反不如今妹练武之人,两人共骑来得快些。”

“呵!原来她已早到了!我还以为没有来呢!”

经过伙计的解释,他已明白赠送酒菜的人,即是晨间所遇,蓝红装束的驰马人,可惜没有看清面貌,未识老幼丑妍!更无法证实,是否留词赠马之女。

但对方一片厚意,无由致谢,只得以假当真,敷衍店伙,然后才举杯自酌,默想其中原因,直到他酒醺菜足,依然一无所得。

饭后,他又继续沿官道前进,晚上宿于临湘。

临湘是北湘边县,与楚南崇阳县接壤,商业尚称繁盛!

清华住宿之处,是临湘最大的一家酒店,食住齐供,楼院宽阔,招待周到,名闻全城,所以他择住此家,希望在客商咸集的场合中,能有意外的发现。

晚饭时,果在楼上遇见许多粗豪的武林人士,从他们高谈阔论之中,得到一件消息,使清华经过一段思考后,改变了他的行程。

翌晨付账起程之际,掌柜的却说已由一位公子付过,且留有书信给他。

他接过封好的信,一面走出店门,一面忖道:“难道又是蓝衣少女吗?不对!店内未见她俩的影子,何以知道我住在此地呢?何况掌柜说的是位公子,而不是姑娘!

等他走近白龙旁边,抽出封内的信笺时,心中猛然一跳,一张同样的桃笺字迹已呈现在他眼前,心知又是赠马之人所留,可能另有事情交代。

展视之下,只见写道:“君约期尚远,足有时间赴南昌一转,可趁万胜镖局聚会之便,多识些武林同道,或可藉此之机,对君寻人之事有所助益!

“君应由此直往通山,渡界碑南驰,经武宁安义,即至南昌,以白龙脚程之快,四日可达,诸宜自惜,前途再见!”

他看完之后,又不禁连声叫怪!

直至上马出城,犹在默然猜想,他认为这人真怪!

从未谋面,却常在自己身边,赠马关怀,使人盛意难却!

尤其对自己约会寻人之事,及昨晚得到消息后之决定,均了若指掌,而且为自己安排行程,叮咛再见,真似熟友良朋,亲切非常!

因此,他在不知不觉间,内心渐已产生一种好感!

或是三者各不相关,均有其人存在!

还是自己多心,牵强附会呢?

他越想越糊涂,愈猜愈复杂,最后弄得拍案自叹,哑然失笑!

白龙以为他拍鞍催行,竟然长嘶一声,扬蹄疾驰而去。

清华下山不久,江湖经验甚浅,却是事实,但他是个机警异常,修养有素之人,难道会因不熟之人的一纸留书,便轻易改变行程吗?

其实不然,原因在他自己的心,昨晚已有所决定,不过是留书人的看法,与他的决定巧合而已。

原来,昨晚用膳的时候,清华曾在酒楼上听到一批镖师之类的谈话:说要在月底之前,赶到南昌万胜镖局,参加老镖头孙震岳的七十寿辰和封刀礼。

并说武林各派的老幼英雄均被邀请前往,真是难得的机会,可以见到水陆各路的英雄人物!到时还有各种绝技表演,一定非常精彩!

因此,他心中一动,暗地忖道:“不错,这正是认识同道的好机会!红叶庄的约期还远,自己还有许多时间闲着,应该乘机去见识一下才对!

顺便探查梅姐下落,看看师侄陈威明的近况,问问他,是否知道师父被害之事!

所以,他假作问路,向邻桌的一位镖客问道:“大师父,请问此地往南昌的路,如何走法?从那方面走,比较近些?”

适遇那位师客,是个喜欢高帽子的人,被他叫作大师父后,弄得满怀高兴!而且震于他的高贵风度,和俊美的容颜,不禁满脸欢笑。

接口答道:“呵!公子也是往南昌吗?假如你是有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南昌途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天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