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天飞龙》

第07章 寿筵厮打

作者:上官鼎

应清华在赴武汉的途中,因在一批镖局人士口中得到南昌万胜镖局寿辰的消息,经他思考一番之后,决定转南昌一行。

拟在那群英聚会的寿筵中多认识些武林人物,并说明利害,使他们团结一致,为消灭红星教而努力。

他这种衷中的想法,适与不知名的赠马人意见不谋而合。

故即匹马长征,南下江西,途中并挑了红星教的南昌公堂,使盘龙寺复归少林僧侣主持,第一次使少林派惊觉武林局势的严重,并对应清华存下感激之心。

但因他心慈善,释放了该分堂堂主,留下了祸根。

他抵达安义县时,适被那位武功已毁,如丧家之犬的堂主窥见,乘他外出晚餐之际,偷进他的房中,在茶内放入“化骨销魂散”。

须知道“化骨销魂散”是红星教主刘世泽在罗刹国等地流浪时,从一批化外匪徒手中学来,无色无味,厉害非常。

不论武功多强的人,只要服下此葯,即时昏迷一天以后始能醒转,且醒后全身瘫痪,武功全失,如果不在七天之内服用特制的解葯,便会骨化魂销,终成一滩黄水而死。确是一种狠毒无比的慢性毒葯!

刘世泽返回中原,创立红星教以后,即配制这种毒葯,分给各地分堂的徒众作为对付正派人士之用。

本来,应清华武功高绝,又曾服过朱翠两种圣果,对普通毒葯而言,只要静坐行动,便可将毒排出体外而毫无影响。

可是,他这次所饮的“化骨销魂散”,是经过特殊配制的葯物;更因先喝了过量的酒,迅速地引发了葯性。

而且江湖经验不够,未曾提防敌人姦计,以致不能及时运功排毒,卒在短时之内,终被迷倒。

犹幸吉人天相,暗中尚有素心人在,不但为地杀敌谋取解葯,并守护他安眠一夜,至天亮才悄悄离去!不然,这后果便不堪设想了。

及至晨鸡三唱,更敲五鼓,应清华从睡中慢慢醒来,犹觉脑目昏沉,颇不舒适;故即起坐闭民运气行功,直到神清气爽,重复原来状态。

然而,当他睁眼一看之时,不禁惊得一跳起身,连忙检视自己衣物,只见自己长衣鞋袜已去,仅余箭袖紧身衣服。

箫剑革囊等物,均置于枕畔无缺。

房中一灯如豆,灯花未落。

他只得重又坐下,拥被抱膝,低头自忖道:奇怪!依据自己记忆所知,昨晚酒酣回来,渴饮案上之茶后,便已昏倒。

模糊间,似觉有人进房,并闻一声娇叱与尖叫,假如是敌人暗算的话,何以自己安眠一夜,衣物无缺呢?

是谁替自己退敌解衣呢?

他静坐默想半天,依然得不到答案,只得自恨不够小心,经验缺少,苦笑一声,下床穿衣。

他穿好外衣鞋袜,挂好革囊箫剑,转身向窗前走去;意慾打开窗门,探望一下天色;并检视壶中的剩茶,是否真的下有葯物。

不料,首先映入眼帘的,又是一件意想不到的事,使他心灵大震。

忙从身畔革囊中,摸出那对“真言玉马”,托在掌上细为比较抚摸;心中也充满了奇怪怀疑,而又感激不已的情绪。

这一来,饶他机智过人,反应快速,也弄得满脑纷坛,狐疑莫释,只是对着暗淡的灯光无语默想。

这是什么原因?会使他如此疑猜呢?

原来,是一幅水纹绣边的素帕横宽盈尺,正平铺在他身前的案上,上面字迹赫然,显然是有人故意留此。

素帕的左下角绣着两朵鲜红玫瑰,帕中央书有七绝一首:

冷风吹酒酒翻回,

艳茗藏姦敌暗来;

雪掩江湖多险薄,

留心途路莫贪杯!

旁边另书八字:“换君玉马,聊慰相思”;字体娟秀,似是眉笔所写。

因此,应清华一看以后,心灵震动,托着那对原是白红颜色,而今变成绿红的玉马,默然痴想道:好险啊!昨天晚上,真的遭受敌人暗算了!

但是,这退敌留诗的人是谁呢?为什么不留个姓名呢?

接着,他又想道:依照诗意与笔迹极似岳阳楼和诗的女子;假如真的是她,何故如此关怀我,又不愿正面相见呢?

她怎么也有匹小玉马呢?这换来的绿马,真是完全一样,丝毫不差,这证实玉马的传说真有四匹。

幸得她未存恶意,未将三匹一齐携走,否则,真不知如何向梅姐和霜妹解说了!

他默想到此,又细看玉马一阵,才小心收入囊内;随又打开窗门。

窗外曙色已现,店伙及少数旅客也已起身,他深深地呼吸一口清新空气,又将视线收回到那幅绢帕上,凝视不动,细味着那首关怀倍至的诗意。

忽然,他右手一拍桌面,高兴地笑道:“啊!……她原来叫冷艳雪!唔……冷……艳……雪,这名字真好!和霜妹的姓名恰是各有诗意!”

他不禁满怀高兴,轻轻地拿起绢帕往鼻子上一闻,觉得幽香仍在,原是女人贴身之物!于是小心折叠妥当,放入怀内。

可是,心中又涌起了一阵思潮,使他呆立出神。

直到小二敲门进来,打水给他洗脸,才使停止遐想,重回现实。

应清华在早餐之后,继续单骑东赴南昌;但在他平静的心湖里,却多了一缕百解不开的意念,使他忘记赶路,任由白龙缓缓前进。

南昌府,古名豫章,亦称洪州,位于赣江下游东岸,为赣省政治商业的首府。

市况繁盛,水陆交通甚便;名胜古迹颇多,如滕王阁、百花洲等,都是风景幽美,使人留连忘返的好地方。

因为商贾来往频繁之故,镖局行业也随之旺盛,全城大小镖局不下一十余家;但最得商贾信赖的镖局,仅有万胜和威武、麒麟等三家。

这三家镖局中,威武是武当派门人,镖头陈威明,即是应清华的师侄。

麒麟是崆峒派门人,镖头徐宝财,是崆峒派现任掌门人的师侄,为人暴躁骄傲,缺乏道义之心。

自从崆峒与红星教合作以后,他也跟着师门行动,变得更加凶狠,暗中替红星教徒传递消息。

万胜镖局是少林派的门人,镖头孙震岳,是嵩山现任掌门人的俗家师弟,为人正直义勇,武功高强。

自从创设万胜镖局以来,已有四五十年历史,挟其一身名门业艺及师门威望,红货极少失事,渐渐声威所及,几乎成了长江以南各地镖局的盟主。

孙震岳行年七十,名成利就,儿孙绕膝;故慾在这次寿筵之前,当众封刀归隐,将镖局事业,完全交给儿子继承。

所以广发喜帖,邀请各派武林人士,及南北各地的同业光临。

万胜镖局,座落德胜门边,朝西门口,有一对五尺多高的石狮子,金字门匾,乃是少林上代掌门和尚的手笔。

里面除四进正房以外,尚有厢房甚多;镖伙镖师等人住在两旁厢房;孙镖头全家大小则住进正房。

房屋后面及两侧尚有一片园林及空地,莲池花圃,点缀得颇有情趣;这是供给镖局同寅们闲时游息及练武的地方。

尤以右侧那块练武场地,更较一般镖局的宽大,石担石锁梅桩环靶等练武设备,一应俱全。

镖局周围,是一堵丈高的红色砖墙,大门口两侧,尚有颇宽的地方,作为栓马套车之用。

这种宽广门面上,再配上那块一个大金字的招牌,和迎风招展的镖旗,气派实在不小。

几天来,为了老镖头的寿辰,全体上下都在忙着,里里外外也粉刷一新,中堂布设成辉煌的寿堂,大门及厅侧长柱,均贴着泥金红联,全局一片喜气。

寿辰这天,早饭以后,便有贺客上门。

少镖头孙继忠,穿戴整齐,忙着接待来客。

这些来客多数是武林人物,豪爽成性,不羁小节;所以哈哈大笑之声和粗犷的贺语,不绝于耳,来客愈多,愈显得热闹非常。

午末时刻,贺客已来得不少,各自在侧厅或厢房中休息喝茶;亦有不少年轻喜动之人,在参观练武场,或在园林散步。

已到来的成名人物,有青城派的“出云剑客”黄秀清,峨嵋派“冲云燕”梁英,华山派的“铁掌神鞭”何庆云,昆仑派的“云中鹤”叶飞,天山派的“雪里飞鹏”冯远志,乞帮的“喜乞”杨雄,江淮帮的“镇浪蛟”胡成仁等十余人。

镖行同业们,到得特别多,附近各省的,多是镖头亲自前来,远一点,则派女儿或得力镖师代表。

未刻已到,孙震岳父子两人正在中堂陪着各派知名人物在闲谈;忽有担任接待的镖伙来报,说是嵩山静悟大师等驾到。

他们父子俩一听之下,连忙向诸客告罪,一同亲趋大门迎接。

原来,这静悟大师是少林达摩院的监院,亦即是现任掌门人静修大师的师弟之一,身材高大,武功卓越,修为仅次于掌门人,是少林护法九僧之首;平时极少下山,只在重要环节上代表掌门人前往。

这次为了师弟孙震岳的寿辰,亲率二徒前来,可见少林对此事是何等的重视。

孙震岳父子迎进了静悟大师不久,又继续到来许多贺客,老幼高矮,俊劣不一,文武男女,装束各异。

甚且无名无派,素缺来往的人物也有许多,真是群英毕集,盛极一时。

各派和同业的代表们,及少数成名人物都坐在中堂席上;其余便不分彼此,随意安坐,致使孙震岳父子两人也弄不清楚究竟还有些什么人物,杂在这些贺客里面。

最后,只剩下左右厢回廊上的最末数席尚在空着。

但即刻又来了三批人物,补满全部席台,引起了主客全体的注意。

这三批贺客中,先进来的,是个灰布长衫的老者,长脸高鼻,浓眉细眼,嘴角下弯,肤色枯槁,身材瘦长,高出常人盈尺。

背后跟着另一老人,却是灰色短褂长裤,赤足光头,阔口塌鼻,高颧环眼,两人都在背上缚有兵器,斜靠右肩,非刀非剑。

再后便是十个灰色箭袖劲装,满脸凶相的下属门徒之类。

他们进门之后,依然是神色傲然,不言一句,任由接客的镖伙引导他们坐在左廊空席上。

接着进来的一批,却是两个十八九岁的姑娘,她们一进门来,使使全体贺客注目不已,甚至使少数好色之徒身骨酸软,神魂飘荡!

因为她们长得很美,所以引得贺客们忽然安静下来,只是用两眼跟着她们转移。

前面的那位姑娘是一身大红短装,腰缠白色罗带,瓜子脸,柳叶眉,杏眼含春,朱chún带笑,曲线玲珑,体态撩人。

加以她蛮靴碎步,扭臂摇胸,真是引入遐想。

后面的那位是全套淡黄短装,腰扎青绸软带,秀发披肩,眉目如画,较前面的那位更美,但体型较矮,低首含羞,另有一种楚楚可人之态。

她俩仅向寿堂裣衽一礼,便随着接引人走向右厢的一席,面向众人而坐。

这时,仅剩少女旁边的一台酒席,仍是空着,其余近百台席位均已洒满金樽客满座。

所以,中堂首席上的孙震岳便以主人身分,起立举杯,向静悟大师及全体贺客致谢干杯,一时厅堂之中,充满祝贺碰杯之声。

酒过数巡,孙震岳便起身出席,先向静悟大师一揖,再步出中堂檐下,向全体贺客作一环揖,面合欢笑,正待启口向大家申谢。

不料在话未离chún之际,却见镖伙又引见一位少年书生,只得含笑而立,静待来客入席后再说。

这少年书生全身青绸文生打扮,腰悬箫剑,步履安详,直到前厅檐下立定。

面向寿堂拱手一揖,抬头朗声道:“武当后学应清华,愿寿翁福寿双全,趋贺来迟,敬请赐谅!”

孙震岳及全体客人至此才看清这少年书生,竟是神清气朗,剑眉秀目,chún红齿白,俊美绝伦的人物。

尤其是他的言语举动之间,蕴有一种特别高贵的气质,使人一见之下,油生敬爱之心。

所以全体客人都转头向他注目,内心赞美不已。

孙震岳也忙着拱手回礼道:“少侠远道前来,老朽心感不已!请莫嫌非薄,不醉无归为幸!请坐!请坐!”

同时,因为孙震岳不知道对方的辈份,中堂席上又无空位可坐;所以让接引人领着清华走向两位姑娘旁边的最后一台酒席。

可是,在贺客中有几个人,却在暗笑孙震岳有眼不识泰山。

也有几个人,在怀疑清华的来历,或笑他艳福不浅,能有机会和两位姑娘隔席而对,可兼餐秀色!

其实,应清华根本不在乎这些,他来此的目的旨在结织正派的武林同道而已。

故此,他坐下以后,便开始慢慢饮食,并细细地观察全体贺客的面目表情。

但因许多背向或侧脸的关系,也无法一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寿筵厮打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天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