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天飞龙》

第08章 黑魔初输

作者:上官鼎

箫声刚歇,众人才清醒过来,接着一声朗啸,又震荡着众人的心魂。

在他们一怔之间,场中已多了一位青衫书生,正笑向“酒仙”二人作揖行礼道:“前辈游戏人间,侠踪无定,晚辈能够二度重逢,真是眼福不浅!既然前辈有心为武林各派主持正义,晚辈自应追随以尽杰力;关于赌赛三项武功之举,可否让晚辈代而效力?”

“酒仙”似是高兴至极,闻言“呵呵”大笑一阵。

才侧顾“渔隐”笑道:“老渔夫呀!咱早知这位小弟弟绝不会放过这种好机会的!但没想到他,等到此际才出来;咱们就让他处理此事罢!”

接着,又转向书生道:“小兄弟,您好说!关干红星教的要求对象,是武林各派人士;你既是武当门人,当然有你的一份儿;咱和老渔夫就让你年青人去办吧!不过,这是关系众人的一次赌赛,你得小心应付啊!”

“谢谢前辈,晚辈自会留意!”

话落,便转身面向大众,似慾交代几句。

在他和“酒仙”说话之间,众人已带着奇怪惶恐的心惰,看清这青衫书生,正是最后到达,坐于末席的俊美书生。

现在,见他以文静之姿,竟敢大胆接替赌赛之事,更是出人意表,惊恐不已。

因为他们眼前所见,仅是一介俊美绝沦气质高贵的书生而已,以为虽是武当门人,亦不会有何惊人绝学。

何况如此年轻,竟敢自告奋勇,去和名震武林的“黑水飞魔”赌赛武功,真是奇闻异事!

所以,多数人在惊恐之余,都暗怨“酒仙”二人,做事过于儿戏!将这关系各派声誉的赌赛大事,竟轻易让给后辈书生去冒险。

如果落败下来,真不知如何向各派掌门人交代这丢脸的事。

但也有少数反应敏捷见识较广的人,除了惊奇以外,也相信这书生定有过人的地方;不然,他不会如此大胆。

酒仙二人也不会对他如此客气,随便让他接替这样重要的赌赛。

同时,也有三个对他极有信心的人,认定他必有获胜的把握,那就是陈威明镖头和面色焦黄的书生与丑小童。

另有那两位美艳的少女是毫不顾虑他的来历,与赌赛的影响,只知笑逐颜开,满心赞许,希望他在这群英咸集的场所,出奇制胜,一举成名!

此外,便是“黑水飞魔”和手下教徒们带着轻视的眼光,认为他一定落败。

这时,应清华得到酒仙二人的允诺,转身面向大众以后,即刻拱手揖个半环,开口朗道:“小生武当应清华,谨以至诚之心,向诸位贡献一点意见;刚才在酒席之间诸位已亲自听见与看见,今日红星教的势力已胁迫到武林各帮派的同道身上;情势危急,非可随便解决;但愿诸位速向贵掌门报告,寻找妥善办法,早作准备;以免到头来有辱师门!

“现在,小生以个人所能,接替吕老前辈,博此一场赌赛;请诸位放心观看,小生当尽力以赴,以期不负在场诸位厚望!”

跟着,又转身向“黑水飞魔”道:“请罗护法先提比赛手法之办法,以尽小生敬老之意!”

说完便卓立当场,背手以待;样子非常轻松潇洒,使人莫测高深!

“黑水飞魔”尚未答话,已被“五太保”中“金枪太保”高声大喝道:“酸小子,你是什么东西?竟敢和我师父比赛!告诉你,你不配!除非先闯过老子五人的阵法,才有资格参加赌赛!”

“黑水飞魔”也似是瞧他不起,冷笑两声接着道:“小酸丁,你有胆接替赌赛,当然不会畏惧什么阵法;只要你能破去他们的阵法,老夫一定亲自奉告。否则,你闯阵的一场结果,就算是手法武比的胜败;以后,再由老夫陪你比赛轻功和内功,便省时省事,容易解决了,你以为如何?”

黑水飞魔的这段说话,听起来,似乎是好意安排,并无什么不公之处。

其实,骨子里正藏着阴谋!因为“黑魔”对应清华毫不了解,见他有胆接替赌赛之事,心知定有特殊长处,若以“黑水飞鹿”的武林地位和尊严,去和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赌赛,实在自感不值。

所以,“黑魔”慾借此机会,叫应清华先闯阵法,试探一下武功的根底,以便应付。

再就是希望应清华能破阵,借自己徒弟的手,杀死这骨路清奇,俊美绝伦的正派后起之秀。

谁料,应清华闻言一笑,点头应许道:“好的!小生就试试这场手法武比的赌赛罢!”

他这么轻松地答应下来,使不明底细的人替他非常着急,恐怕又像静悟大师一样,空有一身深厚的武功修养终于落得力尽而倒。

“关外五大保’们也在他应声一落之际,即刻跃出场中,分站在他的周围五角;仍是单枪微举,面向圈内不动,静等他引动阵势,再演变化。

清华在中央静立如故,只是向左右扫视一眼便昂首向天,毫不理会他们。

这一来,场中静得令人发慌!

尤其是那些各派观众,更被这突然的沉静,使心情更为紧张。

幸得时间不长,便见清华微微一笑,用背着的双手向前一甩衣袖;无声无势之间,已迫使“五太保”暴喝一声发动阵法,一圈缨枪人影,急速地团团运转。

旁观的人,原以为清华会拔出身边的佩剑,再去应付这十根缨枪的阵势;绝未想到他,竟以一双向掌去迎战对方。

然而,阵中的应清华仍是静立不动,面含微笑;一身青衫微摆,配上外面疾转不停的红光灰影,又幻成一幅悦目的图案。

不久,怪事发生啦!只见清华的双手稍一摆动,便使“五太保”的阵法运转不灵;他双手摆动的方向,阵势便突然脱节,向外溃退。

所有向他刺击的红缨枪尖似乎总是距离太远,无法刺到他的身上。

这时,敌我双方的观众才明白当前的美书生,真是不简单的人物!各派人士是宽心赞赏,黑水飞魔等人却是皱眉沉思,找不到答案。

尤其是那双美艳的姑娘,她们站在大石锁上面,红衣的“吃吃”娇笑,黄衣的,微笑不已,秋波隐视而出神。

又过不久时间,忽见阵法突然转变;外圈的灰影与红影一会儿左转,一会儿右转,交互运动,使人眼花目眩,无法看清!

而阵中也忽来一声清啸,即感青影乱晃,在红光灰影间钻来钻去卜‘五太保”的叫骂声不断地传入在场诸人的耳膜。

接着,又见“五太保”的阵图逐渐向外扩大。

阵中的应清华,又恢复以前的姿态,静立在阵势中央。

看着周围舞枪疾走的“五太保”,不由自主地向外旋转,感到滑稽而有趣,现出愉快的微笑!

旁观的众人,此时却莫名其妙地睁大双眼,目不转晴的注视着逐渐扩大的包围圈。猜不透是什么缘故?

只有酒仙等四个老前辈,才看出是清华用玄妙的功力,迫使“五太保”身不由己地后退;但也叫不出是什么玄妙,能够如此强弱随心,缓急如意。

因此,“黑水飞魔”和“大湖水怪”两人,才知道这小书生的厉害,惊得怪眼圆睁。

直到阵图扩到直径两丈的时候,才见静立中央的应清华开始用双手向“五太保”们临空又拍又抓。

每拍抓一回,即有一位太保无声倒地,缨枪也自动飞插在清华跟前。

这种变戏法般的表演,真使全场人士惊奇得说不出话来。

连那两位爱笑的姑娘,也收起笑靥,目瞪口呆。

“黑水飞魔”等红星教徒们更是心惊胆颤,脸如土包!

其实,只是清华“法天大乘合运玄功”的妙用而已,因为自从盘龙寺一役以后,他便发现“法天玄功”所化的“浩然刚气”,较“大清刚气”更为玄妙,所以在此存心再试,以证实自己内心的想法。

“五大保”被他用玄功制住以后,他又缓步踱出圈外,含笑向着“黑水飞魔”道:“罗护法,小生幸已闯过阵法这一场;现在是否开始较量轻功?”

各派人士也被他的话声惊醒过来,随即拍掌欢呼,声震全场。

弄得“黑水飞魔”本已难过的心情更是羞愤慾绝!

在骑虎难下的情况下,只得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硬着头皮回答清华道:“好!这次该你提出较量的方法了。”

清华见他这样回答,便用右手向倒地的“五太保”身上连挥五下,以“隔立解穴”的手法先行解开他们的穴道。

然后才含笑道:“刚才那场,小生侥幸占先;这场的较量的方法,实应由护法提出的;不过,护法既是谦让如此,小生只得再提供一点意见,看看是否适用。

“小生意慾在众人后面的大树顶上用两根缝衣用的小白线,同系在最高的小枝上,斜挂起来,拉直缚在这场中的右头上。

“然后,由我们两人,分别从这场中以白线为桥梁,用轻功经过线上,走到树顶;以线断者为负,不断者为胜。

“如果有断一根或断两根的,则以断两根者为负;若是两人都未断线,就以走过线上时的身法优为胜败!这种呆板的比法,护法是否同意?”

他这种闻所未闻的轻功较量方法,不但使各派人士惊奇至极;就是以轻功见长,号称“飞魔”的罗新也心灵大震!

在无可奈何之下,鼓足勇气道:“很好!我们就这么办!”

于是,旁边的镖局人士赶紧向万胜镖局的镖伙要来一大卷白线,交给“出云剑客”黄秀清。

因为“出云剑客”和“冲霄燕”、“云中鹤”等几人也是以轻功闻名的人物。

可是,要想跃登五六丈高的大树顶尖,并系好白线下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只见他接过白线迅速地分开人群,并请“冲霄燕”帮忙,将白线先行拉直,再从中折为两股,一齐并卷在一根短棒上;插在腰带上。

在离村两三丈的地上,碎步缓走一圈;接着一个箭步,身躯一伏一起,即似夜鹤冲天,跃起三丈多高。

跟着脚尖一点大树中间的枝叶,双臂平开向下一震,又升高两支左右。同时,缩腿俯身,轻落在离树顶近丈的小枝上。

速换一口清气,又手足并用,像猿猴爬树的向上几下,便达最高地方;双腿夹着摇摆不定的小树干,伸手将白线一端,缚在一根姆指粗细的小枝上。

然后将白线放松一段,再将短棒向树外空间一抛,使棒身带着白线,滚落斜挂到树下。

等他轻巧地跃落地面时,早已有人将白线全部放松,拉直到清华边旁,缚牢在大石锁的把手上。

白线从树顶斜向场中,长度足有七八丈,中间已向下微垂,上端在随着树枝轻摆,要想从这上面走向树顶,实在是件惊人视听的事!

如果不是内轻功都已出神入化的人,根本无法尝试的。

这时,清华已向“黑水飞魔”拱手道:“罗护法请先!小生随后学步!”

要知“黑水飞魔”罗新亦是狂做无人,功力高绝的人物,他一听清华提出的方法,便知是内轻功的总决赛。

他虽然已知道清华是不简单的人物,但以为自己一甲子多的修为功力,去对付一个年轻小伙子,纵然不胜,亦不会输给对方的!

所以,他只是微一颔首,表示应允。

即刻后退数步,昂首吸气,全身骨骼暴响;跟着面色转红,长衣鼓起;这正是“蚀魄魔功”运音十足功力的象征。

再见他双膝微屈,猛喝一声,身形冲天直上,高至三丈左右,随又一式“巧燕翻云”,成为头下足上向前斜落;接着,缩腿挺腰,便轻飘飘地恢复原来姿势;左足尖点在白线上,右足抬起,一个“金鸡独立”的架式,非常美妙!

又见他两手突向左右一伸,又是一声大喝,身向前倾,两足尖互轻点白线,很快地向前走去。

不一会,已沿着白线,到达树顶不远;最后两臂向下一震,便跃离白线,停立在一根小枝上。

在枝上稍一换气,又借枝叶起伏之势,跃起丈高;紧接一式“平沙落雁”,便轻轻降落场中。

他这一连串的表演,实在显示出高绝的功力。

连与他齐列二十八宿的酒仙、渔隐,也和声叫好!使他在回到场中的时候,觉得精神愉快,获胜有望!

可是,回顾静立而解的应清华依然负手微笑,并无任何钦赞的表示!

不禁使他内心一紧,冷“哼”一声道:“小酸丁,现在该看你的了!”

话声刚落,便听得一声轻啸;未见清华有何作势,人已原地斜起,两脚并立白线之上,全体观众也掌声暴响,欢呼不已!

又不禁使“黑魔”内心一紧,暗自叫苦!明知获胜的希望,已失去许多!

因为,“黑魔”在表演之前,先要运气行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黑魔初输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天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