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沙谷》

第12章 往事如烟

作者:上官鼎

想到畹儿,她便放缓了坐骑的脚力,因为,她有个责任感,她须要保护畹儿,虽然畹儿的身世对她还是陌生的,她甚至不关心这点,但她对畹儿的纯真,又带上了多少分的喜爱。

矛盾是女人的特性,尤其是在成长期中的少女。

于是,她渐渐已可听到畹儿那匹大黑马的蹄声。

接着,随风而至的,是畹儿急切的呼声:“查姊姊,查姊姊!”

她本想维持尊严,装作不睬她,但是,终于她忍不住了,她一拔坐骑,回头奔向畹儿。

两马相交,皆高嘶一声,前蹄高举。

两人不约而同地翻身下马,她们紧抱在一起,畹儿低声啜泣道:“我……我不应该不听姊姊的话,姊姊,你对我这么好。”

查汝明心中歉然倍增,她内心的激动到了极点,她强忍住眼中呼之慾出的泪珠道:“畹妹,你没错,我不该……”

畹儿抬头凝视着她的双睛,打断她的话道:“姊姊不必再讲了,我们还是赶路要紧。”

说着,先自上了马,查汝明更为感动,她方才明了,世界上除了自己之外,还有更重要的事,那么,一个陆介的来去,又有什么太多重视之处呢?

她觉得她真正了解了她的师父,她师父自少皈依佛门,红颜常伴青灯,而终生行侠仗义,她起先以为这是一种苦修的形式,她重重地叹了口气,她回顾周身景色,到底,尘世尚可留恋啊!

她注视着姚畹,她因过去完全以自我为中心的想法而感觉到惭愧。

而姚畹又哪能知道此刻她那千变万化的内心呢?她并不知道自己对查姊姊在无形中的影响是多大,她当然更不知道,眼前的查姊姊是她和陆大哥间最大的障碍,而她似乎已在心理上压倒了第一号的对手。

因此,她只有不安地回看查姊姊几眼,她对刚才自己违抗她的行为仍感到抱歉,她声道:“姊姊,我们走吧。”

查汝明木然地点点头,上了马,她们又并骑驰骋于北国的原野之上。

她们的行程仍是往西行,这路径并非是事先商议好的,而是不约而同地都有同感。

畹儿名为游历,实则是想陆介。

查汝明也想再和陆介见面;但她的自尊心,又禁止她作如是想,这就是何以她一度向东行,而折入伏牛山的理由,现在她聊可自欺的是,她是和畹妹妹同行,她不过是与畹妹妹同览天下之名胜而已,当然,如果因此遇见陆介,这也是十分合情合理的事。

少女的心理,就是这般的微妙。

但他们彼此并不知道,她们真正西行的目标,正如表面的理由一样,是完全符合的。

她们的足迹所及,曾到过西安城南慈恩寺雄伟的大雁塔,城东壮观的七十二孔灞桥,二处皆遍布了唐人的遗迹,她们也游览过咸阳城北的碑林以及周代诸王等的贵陵,她们也曾路过了词人墨客最喜提及的大散关,和今古兵家必争的渲关,但一切的一切,都不能吸引她们,使她们暂驻芳踪。

一路上,她们不止二三次地听闻到天全教的倒行逆施,但除了目睹以外,她们并不分心,而仍贯彻其路线。

她们也曾察觉到,陕甘两省的武林将有空前之争,但她们除了一个人之外,并不多关怀。

她们不断地听到蛇形令主,也就是天全教主种种今人发指的暴行,剑剑诛绝,甚至连初生婴孩都不放过,但她们抱着同一心理,等到找到陆哥哥再说。

只有关于陆介的消息,才能使她们驻足,但江湖上对这新起之秀,当代全真首徒的传说,竟是众说纷坛,甚至,到如今为止,还没有人送他一个绰号,这只是因为见过他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

她们继续西进,不管北国的旱季将临。

她们还是西进,也不管已渐脱离了汉族定居的范围。

她们更西进,绝不管眼前一切的困难!

她们相互地说:“大漠落日,塞上飘雪,是何等壮观。”

而其实,她们的内心,只被同一因素所结合。

她们的友谊虽随时而增,但她们却相同地固守着心是的机密。

有人说,爱情是女人的全部生活,这话未必全对,但就初恋的少女而言,至少它百分之百是对的。

不过,她们在这方面有实质上的差别——

查汝明是成熟的美,她是知道恋爱而恋爱,因此她处处多幻想,多顾忌,怕失败。

而姚畹是待开的苞蕾,她是不知恋爱而恋爱,因此她不思而为之,连成收都不想,她根本未把对方的几种可能列入考虑之内。

但可怕的并不在于她们与日俱增的友情,也不是她们恋爱方面的差异,可怕的而是,她们有如此高贵而真纯的友谊,但也有同一爱恋的对象——陆介。

幸而人不能通晓未来,所以,至少现在她们仍是快活地共同生活在一起。但是将来呢?

管他的,将来总归是将来啊……

不消说,一剑双夺震神州查汝安赶向陇南去找查汝明,一定是落了空,因为查汝明和姚畹早就离开了甘肃。

随着气候的变迁,黑夜是愈来愈短了,昨夜她们是躲在一棵古树的村洞中度过的,在这附近她们曾发现了一个残毁大半的破庙,但是,她们对那破庙都怀着一种恐怖之心,于是她们宁愿睡在大树洞里。

姚畹扭动了一下身躯,她张开了双眼,头上洞口外还是一片黑,但是,这些流浪的日子的经验告诉她,天就要亮了。

她轻轻爬起来,看了看仍在熟睡中的查汝明,那向下微弯的眼缘构成了一条优美的曲线,她忍不住俯下身来,轻轻地在查汝明的额角上吻了一下。

她站起身来,爬出树洞,心中想到:“到什么地方去弄点清水来洗漱,也省得查姊姊老是笑我大小姐什么都不懂。”

她信步走了几步,远远又望见那座破庙,这时,天边已有一线曙光,照在那半边塌毁的古庙上,她心中暗道:“昨天晚止黑暗中看这破庙好像有点凄凄惨惨的模样,现在看来就不觉得可怕了。”

想到这里,她忽然想到:“庙里多半有井水,我何不去弄一点来?”

于是她就向那破庙走去。

晨风吹来一丝寒意,她白色的衣裙飘曳着,就像散花仙子一样。那古庙虽然已有半边墙垣全塌了,但是大门仍是好的,远远看去,似乎并没有上锁。

姚畹走到庙门口,轻轻一推,那扇黑漆半落的木门呀然应声而开,她向里面探视一会儿,便跨步走了进去。

她方一进门,那木门似乎久无人用,咆呀一声,又关了起来,藉着那淡淡曙光,只见左面梁上全是灰尘蛛丝,似乎有几十年没有人过问似的。再向右面一看,却使她芳心大天一惊——

原来右面黑暗中依稀有一个黑漆漆的人影,她吓得连忙向后退了两步。

这时那黑影忽然搐动了一下,发出一声沉重而倦累的叹息,这一下可把姚畹险些儿惊得叫出声来。

但是,姚畹毕竟有些胆气,她原先心中很是恐怖,到了这时,反倒镇定了一些,她定了定神,仔细一瞧,依稀可见黑暗中有一人盘膝而坐,那人浑身不住抖动,似乎受了极重的伤害。

姚畹生性感情丰富,想到这一点,立刻又生出一种同情之心,她壮着胆子走近一些,只见那人身着道袍,胡子雪白,看来是个老道士。

忽然,那人头顶上冒出阵阵蒸气,而且愈来愈浓,姚畹大吃一惊,她一看这情形,知道这个老道功力之深,只怕比她一生所见的任何高手犹要高出一筹,当下心中不禁又惊又佩,奇怪的是并不怎么害怕了。

但是,忽然之间,那老道头顶上的蒸气一敛,却发出一声废然长叹,喃喃道:“不料我……今日毕命此处……”

这句话的声音衰弱不堪,使人绝难相信是这等身具上乘功力者所发,姚畹聪明无比,心中暗道:“看来这老道士分明是练功走脱了窍,但是,方才他那等功力委实是超凡入圣,怎么一下子就如云花调残,废然如病?”

那老道又是长叹了一声,姚畹又走近了一些,藉着曙光可以看出这老道蒙着面目,皤然白髯中透出一种令人难以抗拒的凛凛正气,而姚畹却从老道的身上发现一种难言的慈蔼,她顿时忘却了一切恐怖,脱口叫道:“道长可是练功走脱了窍?”

那老道额门由红变白,这时,微一睁眼,没有答话。但姚畹知道那眼神告诉她“是的”。而且那眼神模糊不清,似乎视力已经衰弱。

她不知怎地,忽然动起侠义心肠来,大声道:“道长可需要晚辈一臂之力?”

那老道叹了一口气,轻声道:“你还是快离开此地吧,你不能助我的,快些走吧,等会儿我散功时一定十分可怕……你……你是一个好姑娘。”

姚畹和这老道素昧平生,她心中竟然生出一种莫名其妙的亲切之感,那老道说“你是个好姑娘”时,她心中竟然好像觉得是个慈祥的祖父在对自己说话一般,一时之间心中竟然一酸。

她低声道:“道长,晚辈不明白……”

老道双目紧闭打断她的话,道:“你是不是要问为什么如我这等功力竟会走火入魔?贫道因为急于恢复……你还是别问吧,此事说来话长——”

姚畹叫道:“是啊,我方才见到道长功力真是高不可测……”

老道摇了摇头道:“你还是快走吧…你小小的年纪,竟能看出贫道练功脱窍,想来必是高人弟子……我且问你一句,你学了一身武功,究是为了什么?”

姚畹见他在这时忽然说起这话来了,不禁大是惊奇,而且老道士的话着实有点使她不大明白,于是她困惑地摇了摇头。

那老道闭着眼睛竟如能见着她摇头一般,轻声叹了一口气道:“你去了以后可以记得,在一个凄清的黎明,一个荒凉的破庙中,没有亲人,没有朋友,一个天下第一高手就这样悄没声儿地离开了人间……”

姚畹被他那苍老的声音挑动了脆弱的感情,她忘了自己的来意,带着颤抖的声音道:“道长,您别说啦,我知道,只要点您‘玄机’‘玉关’、‘虹丸’三穴,就能导您真气归窍,就是我怕我的功力太差,恐怕会弄巧成拙……”

那老道似乎十分惊奇地睁开了一双眼,但是,显然他已看不清东西,他的声音更加低微了:“你……你竟懂得这个,足见你见识不少啊……”

姚畹是从张大哥那里听来的,她听张大哥说,替人引渡真气,最是危险不过,若是本身功力不够,适足加速对方痛苦死亡,当下大为踌躇。

那老道士沉默了一下忽然大叫道:“你快走,走得远一些!”

姚畹没有出声,那老道士忽然又道:“你可愿意为贫道做一件事?”

姚畹道:“有什么事道长只管吩咐就是。只是——只是道长当真无法自疗吗?”

老道摇头道:“趁着我还没有散功,我要告诉你一个故事,我要快一点说……”

姚畹双眉轻蹙,但却不敢多问,只听老道低声道:“十三年前,此日此夕,在江南扬州城郊,一个姓陆的富豪家中,忽然起了一场大火,贫道适逢其事,赶到火场时才发觉那场大火是歹人纵火,而且纵火之人毒辣无比,把陆家满门大小不留活口地赶尽杀绝……”

姚畹想到那黑夜中强人纵火杀人血淋淋的情景,不禁暗打了一个寒唤。

老道士的声音微弱得像蚊子,他似乎已知散功身绝之期已近,说得愈来愈快,加上声音低弱,姚畹不知不觉渐渐靠近他,才能听得清楚。

老道士继续道:“贫道赶到之时,正见一人全身黑布蒙面,手执一个髯龄男孩厉声吼问说:“快说!你妹妹躲在哪里?”

那男孩瞪着大眼,火光映在他的小脸上,我发觉那孩子脸上有一种令人难信的凛然之气,他尖声叫道:“你杀了我我也不告诉你!”

那人伸手一点,那小孩立刻痛得在地上乱滚,我见这厮竟以武林中残忍的分筋错骨手法加在一个孩子的身上,不禁勃然大怒,那孩子实是旷世难见的奇人,他在地上痛得连滚带弹,嘴都咬出了血,却是一声也不哼!”

姚畹忍不住哭叫道:“道长,你为什么还不救他?你为什么还不救他?”

老道叹道:“当时贫道一跃而下,先伸手解了孩子的点穴,那人未见贫道之面,突然一掌拍向贫道背上,贫道反手一掌把他震出三步,当时,贫道也不暇多顾,忙抱了孩子跃出火场,那黑布蒙面之人和贫道互相始终没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往事如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沉沙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