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沙谷》

第02章 风云伏波堡

作者:上官鼎

陆介万万没有料到“黄方伦”竟是武林三英中的人物,他心中感到一阵迷糊,真分不出是喜悦还是害怕。

“是他?……竟是他?……”

他喃喃自语,竟忘了身在酒肆,那镖师惊问道:“怎么?老弟你识得黄方伦?”

陆介陡然一震,支吾道:“没有,没有,我……觉得这……名字好熟。”

那镖师奇异地望了伙伴一眼,陆介已带着醉意跄踉付账,走出了酒肆。

天色渐渐暗了,荒野官道上没有一个人影,陆介扯开襟幅,任凉风拂着他火热的胸膛,白天那一幕幕惊心动魄的情景又印入眼帘。

山风吹着,他站在石岩上,呆望着丈外地上的尸身,霎时之间,他的血液像是冻结了,胸口中像是塞着一块大石头,逼得他透不过气来,过了半晌,他突然意识到:“呀!我杀了人!”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幽香冲进他的鼻子,一只温暖的手轻轻从后面替他除去了脸上的蒙巾,他一回头,正碰上那一双清亮的大眼睛。

那真是值得记忆的一刹那,那个女孩子瞪着眼睛,稚气中带着一种奇怪的严肃,似惊似怨地看着他,他像是鼓足了勇气,又像是极其自然地伸手握住了她的小手,费力地道:“我——我不该,杀了他。”

于是他偷偷看她的脸色,她凝视着地上的尸身,小嘴露出一个动人心扉的笑容,然而,霎时之间,两滴晶莹的泪珠顺着那苹果般的小脸颊落了下来,一滴落在石地上,另一滴落在他的手背上。

他感到一阵激动,紧捏着她的手,反复他说道:“我不该杀死他,我不该杀死他……”

她大声叫道:“不——不!”

他看了看她的脸孔,用力摇着头:“我不知道……”

突然她倒在他的怀中大哭起来,他不知所措地,让开也不是,闪躲也不是,一阵慌乱的结果,反而紧紧地抱住她。

他诧异地想着:“她不是说被这师兄逼得走头无路吗?怎么又哭得这么伤心?”

微风吹起她的秀发,轻轻地拂他的下颚,一种非兰非麝的清香散发在空中气中。

怀中的女孩子稚气地把眼泪揩在他的肩膊上,悄悄地抬起头来,蓦然之间,那双红红的大眼睛下绽开一个娇丽的笑靥。

他有些迷糊,于是也跟着一笑,怀中的姑娘却悄声道:“咱们快走吧。”

他看了看地上的尸身,轻叹一声,抱着小姑娘,牵着那两匹马,心不在焉地走下山坡……

他心中一直想不通的是:“干么她又哭又笑?……她笑起来,那模样真好看。”

“我真不明白,我杀她的师哥,她究竟是喜欢还是气愤……”

然后他自作聪明地判断忖道:“也许都有一点儿。”

直到走下了山坡,他才想到大白天抱着这么一个年轻姑娘实在不妥,低头一看,这女孩子竟蜷伏着睡着了,小嘴角上挂着安慰的微笑,睫毛上还留着泪珠哩!

陆介沉醉在这些思维中,马蹄有规律地敲在地面上,他不时下意识地抖出一鞭,“噼啪”之声在恬静的夜中清越地送出去。

于是他接着想下去……

他抱着怀中的小女孩,牵着两匹马,一直走回到路上斜停着的车厢,幸好这一路荒凉,并没有碰到行人。

等到他把马车修好,开始扬鞭发动的时候,车中的小姑娘才算醒来,她有些惊慌地自言自语:“咦,这是什么地方?”

立刻,她发现这是在那辆马车中,于是她掀开门帘,悄声道:“喂,大……大哥,咱们这到哪儿去啊?”

陆介拍了拍袖子上的灰尘,回答道:“当然是到水口去啊。”

那小姑娘想了想,喜孜孜地道:“你这人真会装,那么好的武功却假装赶车的,我瞧你必是高人弟子……对啦,你叫什么名字?”

陆介道:“我叫陆介。姑娘你呢?”

“我叫姚畹。你还没说你是什么名门弟子呢?”

陆介听她喜意盈然,似乎对师哥之死早已忘怀,心中不禁有些轻松的感觉,笑道:“不瞒姚姑娘说,我连师父姓什么都不知道呢。”

姚畹轻摇着头道:“不可能,不可能,你别骗我。”

陆介道:“真的我不知道师父的来历,你到了水口之后,就……”

姚畹抢着道:“我哥哥就在水口,只要我到了哥哥家里,哼,师父追来我也不怕。”

陆介道:“你哥哥是谁?”

姚畹像是十分骄傲地瞪眼道:“你不知道‘伏波堡’主姚百森?”

他没有说什么,只用力抖出一鞭。

车到水口,毫不费力地找到了“伏波堡。”

伏波堡依山而建,墙高三丈,气势极是雄伟,陆介看着姚畹下了车,快活地跑上前去敲门。看门老头一开大门,喜叫道:“呀,小姐你回采啦!”

姚畹回过身来,同陆介招手;但是她发现陆介正凝视着天空,脸色有如罩了一层寒霜。

姚畹不禁大是奇怪,忍不住叫道:“喂,陆介。”

陆介的目光从“伏波堡”屋顶角上一支小旗上缓缓地收回,姚畹原想说什么的,见了他那模样,不禁止住了。

陆介一瞬不眨地望着她,使她感到一阵心慌,她不明白为什么他的脸色变得这么难看,她轻轻退了两步,张口说了声:“谢谢你,再见……”说完立刻退缩到门里面,看门老头惊异地望了望衣着楼褴的陆介,“碰”一声,关上了门。

姚畹不解而略带害怕地从门缝中瞧去,只见陆介抖着马鞭滚滚地去了。

“得得”“得得”……

马蹄响着,车轮毅毅作声。

陆介的思维回到现实,他茫然望着黑压压的地平线,轻声自语:“那旗儿,那旗儿,一点也不错……难道‘伏波堡’竟是毁我家园的点儿?那么——”

他眼前浮起那娇丽而带稚气的面孔,乌黑的大眼睛中闪动着荡人心魄的光彩。

“唉……”他烦恼地轻叹一声,敲了敲脑袋,自忖道:“还有十一天,等师父回来,就一切都能知道了。”

陆介的车子一回到“福禄客栈”,立刻被人围拢住了,那些人虽然一窝蜂般涌了出来,但是可怪的是并不喧嚷,带着奇异的脸色,齐齐望着陆介。

陆介冷冷地环视了一眼,静待他们开口。

那马胖子挤鼻弄脸地搞了好半天才算开口道:“陆小哥一路没——没事?”

陆介木然摇了摇头,霎时周围群众嘈杂声起,议论纷纷,陆介仍然耐性地缄默着。

“你可知道神拳金刚昨天吩咐下来,一个背上绣着梅花的姑娘乃是他师门逃犯,要俺们发现了立刻通报,你却专送她逃走,岂不……”

陆介用力点点头,表示早就知道了。

马胖子道:“你路上可碰上那神拳金刚?”

陆介摇头道:“没有!”

胖子大声道:“告你一事,那神拳金刚得知你驾车送那姑娘之后,急急忙忙赶将下去,哪知,嘿,在路上竟让人给宰啦!否则——你这场祸事可大了。”

陆介仍是点了点头,马胖子觉得没有什么话好说的了,干咳了两声,走回栈房,众人也七嘴八舌地散了。

陆介把车停放在街角上,也走进了栈房。

十天的日子,一晃就过了。

夜里,陆介躺在床上,但是满耳是窃窃私语,而且谈的仍是他,有的人说他透着古怪,有人说他鸿运齐天,也有的说他不识好歹,还有几个不干不净他说他是为了看人家姑娘生得漂亮才舍命相送……

他气闷地起床,悄悄走出栈房,天上明星荧荧,街上一片寂静。

他拖着自己瘦长的影子,从街心踱到街角,他想:“陆介,你真是一个冷血石心的人吗?你的赤子之心随着那一把火烧去你的家园,你的一切随大火而去了吗?”

他茫然爬上自己的车厢,懒散地靠在坐椅上,缓缓闭上了眼。

蓦然,一阵轻微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却停在他的车旁,他凭听觉估计,至少有四五人。

他隔着门幕,听得一人道:“方兄,那华山的黄方伦死得着实古怪。”

另一人道:“黄方伦出道较早,江湖上万儿虽大,却未见得尽得华山凌霜姥姥的真传,小弟前年碰过他一次。”

只听又一人道:“听说黄方伦死状似为最上乘的先天气功所伤,据小弟所知,自昔年塞北一役,武林各派精华无一生还之后,似乎再无人能有这等气功。”

原先说话的人道:“以小弟愚见,杀黄方伦者,不是少林传人就是全真弟子,昔日天下擅此绝顶气功者仅少林天一大师及全真青木道长二人而已。”

车厢中的陆介陡然吃了一惊,暗忖道:“师父他老人家正是道家全真,难道就是——”

陆介连忙专心听下去,只听一人道:“你们猜猜看,崆峒派会派哪个弟子前来?”

一人答道:“我猜必是‘神龙剑客’何摩。”

另几人也附和道:“何摩下山出道不到三个月,却连败陇南‘天全教’四大堂主,只怕要算崆峒近十年来第一高弟子。”

先前答话的道:“据何摩力挫‘天全教’白虎堂主的情形看来,何某的剑术分明已达剑气吞吐自如的地步,这个连小弟亦觉不如。”

另几人笑道:“方兄何必过谦,九华派‘火文剑’方平的万儿天下谁人不知?”

那人却道:“不是咱们夸口,就凭咱们四人再加上崆峒何摩,那‘伏波堡’就算是龙潭虎穴,好歹也叫它冰消瓦解。”

陆介听得“伏波堡”三字,心中一震,身子一个不留神,发出“吱”的一声。

“谁?谁躲在里面?”

陆介心一横,索性扯开门幕走了出来,只见车旁共是四个汉子,那四人盯着他,怔了一怔,忽然齐声恍然笑道:“阁下想必是‘神龙剑客’何兄了,哈,何兄端的称得上神龙不见首尾,原来早就在车中等俺们了,俺们还在等何兄哩。”

陆介不由大吃一惊,作声不得,那四人中一个高个子已开口道:“在下点苍吴飞,这位是九华方平。”

陆介瞧那方平年约二十上下,剑眉虎目,极是雄壮,方平向他一揖,他一时不知怎么是好,只好也回了一辑。

那点苍吴飞续指着左边一个白衫少年道:“这位是吕梁派‘散手书生’龚百安。”

那龚百安儒衫青巾,长得俊美潇洒,对陆介一揖道:“何兄英名久仰。”

陆介只得又还了一揖,吕梁又指着右边一个粗豪汉子道:“这位是雁荡的‘铁蛟龙’温嘉,前天在皖南大演身手,空手败了江南绿林总舵手,你们多亲近。”

那温嘉大笑道:“吴兄莫要往我脸上贴金,哈哈——”

陆介见这四人个个年纪轻轻,却是个个太阳穴隆起,神光逼人,心想:“这几个全是名门高弟,看来都是内外兼修的好手,不知……”

蓦然“伏波堡”三字飘上他的脑海,他忖道:“他们既把我认成什么何摩,我就索性冒充一下,瞧他们去‘伏波堡’干什么?”

一念及此,他插口道:“小弟路上来也听到有人谈起‘神拳金刚’被人击毙的事,这一下子,武林三英的其他两个怕不肯甘休。”

“铁蛟龙”温嘉道:“黄方伦我会过,这人仗着他师门威名,挤身武林三英之列,其实真功夫比三英中老大老二要差多了,这一下,只怕老大和老二说不得要设法查凶报仇的了。”

陆介像是有那么回事地点了点头,道:“伏波堡的姚百森堡主这人似乎有点……”

说到这里他故意停住,等人家接下去说,因为他只从姚畹的口中得知姚百森的姓名,其他一概不知。

果然那九华“火文剑”万平接口道:“这厮的确有点深藏不露,没有人知道他究竟有多大功夫。”

吴飞点头道:“有的人说他功力卓绝,脾气怪僻,也有人说他极是仗义疏财,暗中救助朋友,不过这人委实透着古怪。”

陆介一面装着点头点脑,一面用心聆听他们的每一句话,因为他要扮演那何摩,就得先摸清这些人的关系和企图。

“散手书生”龚百安道:“要不是为了那……有关咱们五派师门大事,咱们和姓姚的素不相识,也不去架这梁子了。”

陆介抢着应了一声:“是呀!”

心中却是猛然一震,龚百安说的“那……”却没有说清楚“那什么”,心忖道:“大约这龚百安所含糊的那什么就是这其中的关键了。”

那点苍派的吴飞道:“咱们既是到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风云伏波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沉沙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